日记

《庆兔兔日记》2819有电,不能摸

2019-11-23 07:04 | 宝宝成长

2819-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星期一小雨14~2℃客厅早晨温度14PM2.5-85

天悄悄地在放晴,雾霾不知不觉在下降,温度也剧烈的升了起来。

昨天晚上妈妈就把燃气暖气关了,早上起来客厅的温度并没有跳水,只是微微地跌了半度。

庆小兔在看电视,我在整理以往的日记,看见日记上庆小兔在画画,这才想起来今天要带画画的样本过去,这也让我想起来这两天没有教庆小兔认字。

下楼,楼梯靠地面的墙上有一个木板盖子,庆小兔用手指着说:“有电线,有电。”

我说:“是的,这是电线箱,但是这是弱电的箱子,这里的电线电不死人。”

庆小兔说:“有电,不能摸。”

到了路上庆小兔说:“小九推。”

外婆说:“今天的车子上太多的东西,小九推不动。”

庆小兔说:“小九推得动。”

车上除了早上外婆买的菜,还有许多洗了以后没有干燥的冬装。

车子很重,庆小兔推起来有一点吃力,外婆帮着庆小兔扶一下车把,庆小兔马上哼哼几声,庆小兔把外婆的手推开说:“小九推。”

没有走十几步,庆小兔放弃了自己的努力,庆小兔停了下来。

外婆过来推车,庆小兔挡住外婆的手。

庆小兔说:“外公推。”

蓝天没有那么蓝,白色把蓝天涂抹的朦朦胧胧,阳光迎面照来,阳光照在身上还是有一点热乎乎的,但是阴凉处还是有一点凉飕飕的。

在人多车多的马路旁,庆小兔还兴致勃勃,来到没有什么人的路上,庆小兔坐上自己的车子。

我路上就给庆小兔念成语,念四个字的形容词,也和平时一样,真正的想用的时候反而脑海里空空荡荡。

今天妈妈家没有再开暖气,这几天洗的棉衣要拿到姨妈家阳光房里晒,路上虽然有一点凉风,但是终归温度是有一点起来了。

我有一点热,我进屋就把棉袄也脱了下来,我把带来的衣服搭到阳光房去。

我刚刚回到客厅,庆小兔喊:“外公擦鼻涕。”

一大坨又浓又黄的大鼻涕挂在庆小兔的鼻子下边。

我给庆小兔擦完鼻涕。

庆小兔说:“外公穿衣服。”

庆小兔不提醒,我也没有想起来重新把棉袄穿起来。

我把识字卡片让庆小兔认,庆小兔一边在做自己的事情,庆小兔一边不情愿地念,有时候我把卡片放在庆小兔的眼前,庆小兔有意把脸偏到一旁去。

好容易让庆小兔把学过的字认了一遍,庆小兔只能记起一半的字,其他字庆小兔还需要提醒。

庆小兔要看电视,外婆说:“你把生字念一遍再看电视。”

庆小兔骑在扭扭车上一边玩一边念,有时候庆小兔还要被说几句才念,这一次庆小兔又多熟悉几个字。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要出去,一个一岁半的小姑娘站在路口。

小姑娘短发头,一副胖胖的脸蛋。

小姑娘向着我们这边走来,庆小兔把两个手比着枪对着小姑娘,小姑娘看了一眼回头就走。

小姑娘没有走几步又转了回来,庆小兔看看走近的小姑娘,庆小兔骑着扭扭车转向旁边的小路。

我说:“庆小兔。小妹妹要跟你玩,你不跟小妹妹玩吗?”

庆小兔说:“不玩。”

说着庆小兔的扭扭车往一旁骑过去,小姑娘看庆小兔从旁边走过来,小姑娘也从另外的路口迎上来,庆小兔马上来了一个急刹车,庆小兔又拐回原来的路上去。

小姑娘也跟着换了一条路和庆小兔走一个对面,庆小兔停下扭扭车准备再回头,小姑娘的奶奶蹲下来,小姑娘爬上奶奶的脊背,小姑娘奶奶背着小姑娘走了。

我说:“庆小兔,你今天怎么了,小妹妹要跟你玩,你怎么不跟小妹妹玩呀。”

庆小兔的扭扭车已经驶向了侧门。

刚刚来到江边,庆小兔就发现一个不是很漂亮的风筝漂浮在空中,现在还没有到放飞风筝的时节,风筝在空中漂浮不定,放风筝的人要不断地拽着风筝在走。

庆小兔在一个长条椅子上坐下来。

我拿着带去的识字卡片让庆小兔念,庆小兔总是躲开我的卡片不看。

于是我就一字一句地说成语,成语庆小兔却认认真真跟着我在念。

庆小兔用手指着标志牌让我看,我就指着标志牌上的字句给庆小兔念,庆小兔就跟着我念。

庆小兔看见什么都稀奇,红绿灯摄像头的开关箱上的广告庆小兔一样看的津津有味。

移动通信在开关箱上的广告有飞机,庆小兔马上把两个手背在背后就像飞机在飞。广告上有三架飞机,庆小兔就飞了三次,每一次庆小兔都要飞五六米远。两个开关箱飞机就变成了六架飞机,庆小兔也就起飞了六次,庆小兔还要我跟着一起飞。

当然广告上边的爱国术语,我还是教庆小兔说的,语句有一点长,庆小兔跟读不下来,于是我分段教庆小兔念,庆小兔也认认真真地跟着念。

垃圾箱上的字庆小兔也要念,垃圾箱上的字句不少于二十个字。

一个一岁多,刚刚会走路的小女孩,朝着庆小兔走来,庆小兔骑着扭扭车就跑。

我说:“小妹妹要和你玩。”

庆小兔说:“不和妹妹玩。”

出来还看见一点太阳的影子,顷刻间太阳淹没在浓云中,这个天有太阳就是温度,没有太阳就是瑟瑟寒风。

可能是温度有一点低的缘故,庆小兔提前回家了。

回到家就听见外婆说:“小九,你看谁来了?”

庆小兔看见豆苗站在客厅里,庆小兔马上就跑进卧室里。

豆苗外婆问:“小九,你今天怎么了?”

外婆去叫庆小兔。

外婆说:“豆豆妹妹来了,你不跟妹妹玩吗?”

庆小兔说:“不跟妹妹玩。”

外婆说:“姨奶奶来了,你去叫一声。”

庆小兔跑了出来,庆小兔对着豆苗外婆喊了一声奶奶。

外婆说:“还有爷爷呢?”

庆小兔看来一眼豆苗的外公,庆小兔没有喊爷爷,庆小兔马上又跑回卧室里。

豆苗外婆说:“豆豆,去跟哥哥玩。”

豆苗马上跑进卧室里找庆小兔。

庆小兔给豆苗拿了播放器。

我过去帮着把播放器的照明灯打开,豆苗拿着播放器到处照,庆小兔马上就去抢播放器。

我又把播放故事的播放器给庆小兔打开,播放器里马上开始播放《外公是一棵樱桃树》,同样照明灯也打开了。

豆苗看见庆小兔的播放器可以说话,豆苗要庆小兔的播放器,庆小兔把播放器关了。

庆小兔把播放器给了豆苗,豆苗不会打开播放器开关,庆小兔把播放器拿过来重新打开。

豆苗拿着播放器让自己的外婆看,豆苗外婆说:“哟,这个还会讲故事呀?”

庆小兔拿了一把手枪,庆小兔给豆苗拿了一把步枪。

庆小兔跑回卧室里,看见豆苗跟着跑进去,我也跟着来到卧室。

豆苗走到庆小兔跟前,豆苗举起手里的步枪,朝着庆小兔的头就砸了下去,还好步枪不是很重,庆小兔没有哭,庆小兔只是用手抚摸着自己的头。

我说:“豆豆,你怎么打哥哥呢。”

豆苗就是愣愣地看着我。

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打闹,莫名其妙豆苗就打了庆小兔、

看见庆小兔在揉眼睛,庆小兔在悄悄地抹眼泪。

我跟豆苗外婆说:“豆豆真厉害,抡起枪就砸到庆小兔的头上。”

豆苗外婆问:“豆豆,你怎么打哥哥了?”

豆苗理直气壮地说:“我没有打。”

豆苗外婆说:“你跟哥哥说,对不起。”

豆苗这才轻轻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豆苗走了,庆小兔只是机械地挥挥手,庆小兔没有把豆苗送到门口。

我在电脑跟前坐下来。

庆小兔晃晃悠悠地端着保温杯子走过来。

庆小兔说:“外公,喝水。”

我这才想起来我已经好一会没有喝水了。

庆小兔这几天几次给我端水过来要我喝。

已经十二点钟了,庆小兔拿着挖掘机要出去。

外婆说:“要吃饭了,不能出去了。”

庆小兔也不进来,庆小兔就是要出去,阳光房的大门庆小兔打不开,庆小兔没有哭,庆小兔带着哭腔叽叽咕咕地喊着。

我们的饭眼看就要吃完了,庆小兔从外边回到客厅,庆小兔说:“屙巴巴。”

把庆小兔的尿不湿扒开,庆小兔屁股里的巴巴正在往外边涌。

庆小兔用手捂着鼻子说:“巴巴臭。”

外婆说:“你怎么就不会早一点说呢?”

我说:“可能他的大便特别迅速,这边有迹象要屙巴巴,马上巴巴就会屙出来,这是好现象,说明庆小兔大便通畅,等大一点看怎么样。”

外婆说:“我们再屙一点巴巴。”

庆小兔说:“屙不出来了,臭,擦屁股,洗屁股。”

庆小兔穿衣服从卫生间出来。

庆小兔用手摸着肚子说:“饿,吃饭。”

我十二点半午睡,庆小兔拿着铲子跟外婆出去了。

我午睡四十分钟,我起来出去找庆小兔,庆小兔跟着外婆在回来的路上。

看见我,外婆说:“小九,我们去睡觉吧。”

庆小兔说:“不要,要玩。”

外婆说:“你不喝奶吗?”

庆小兔说:“不要。”

庆小兔扭头就往回走。

庆小兔走到侧门另一端的两家园子里。

我说:“庆小兔,不要往那边走了。”

庆小兔还是继续往前走。

我说:“你不回家,外公一个人回家了。”

我躲在一棵小树后边,庆小兔走了几步,庆小兔也躲在一簇灌木的后边偷偷地看我,我觉得庆小兔看不见我,庆小兔却回头继续往最边上那一家鱼塘走去,可能庆小兔从小树下边看到我的下半身了。

鱼塘是高离地面,庆小兔不可能掉进去的,鱼塘是很大的鹅卵石砌的将近九十厘米高的一个围堰。

庆小兔两个手扒着顶端的鹅卵石,庆小兔脚下踩着鹅卵石的缝隙,庆小兔探出头去看鱼塘里的鱼。

其实鱼塘里几乎没有水,可能就是一点点雨水,还有三条很小的锦鲤。

围堰参差不齐,庆小兔看的不是很舒服,庆小兔爬下来,庆小兔又换了一个位置。

庆小兔从鱼塘下来,庆小兔悄悄地往我们家方向看,我已经来到距离庆小兔不到十米的一棵树后边,庆小兔可能又发现我的藏身之处,庆小兔重新爬到鱼塘上边。

外婆没有回去睡觉,外婆从远处走来,外婆把庆小兔从鹅卵石上抱下来,庆小兔哼哼两声,庆小兔乖乖的跟着外婆回家睡觉了。

一百五十毫升牛奶喝完,庆小兔还要喝奶,给庆小兔又冲了一点牛奶,庆小兔放在嘴里就喝几口就不要了。

现在我已经很少唱儿歌,我就是数数乘法口诀,现在多了一点唐诗和成语,我在说成语的时候,庆小兔有时候还要跟着我学说一遍。

庆小兔睡觉好像有一点规律,早一点庆小兔怎么也不会去睡,就是早二十分庆小兔也不会有睡意。

到时间庆小兔不用叫,庆小兔也会去睡觉,中午好像就是十四点钟之前的那么一会功夫。

早上还有一缕阳光,等庆兔兔放学的时候,外边到处都是花伞在移动。

我没有穿雨鞋,路上的水渗进我的皮鞋里。

我走进教室,庆兔兔还在整理书包,教室里就剩下庆兔兔一个人在整理书包。一个小姑娘一直在催促着庆兔兔,他们准备把椅子扣在书桌上好早一点扫地。

庆兔兔回来就问外婆烧好饭没有,庆兔兔说:“我饿穿了。”

庆兔兔做作业,庆兔兔在做语文填空题。

庆兔兔问:“的微风,怎么组词呀?”

如果单纯是微风,可以组很多词,比如,微风阵阵微风习习微风拂面,前边加一个的就不是很好组词了。

我说:“可以组一个暖暖的微风,还有我一下子想不起来。”

我再想总觉得不是很好组词。

外婆说:“你可以查字典呀?”

我说:“微风可以查字典,的微风就很难查到,像这样词可以用电脑查。”

在电脑上输入:的微风,马上出现:和煦的微风暖暖的微风恰到好处的微风,迎面吹来的微风姗姗来迟的微风吹面不寒的微风凉爽的微风一阵淡淡的微风和煦的微风、凉爽的微风、清凉的微风、轻柔的微风

外婆看了说:“庆兔兔,你看这么多微风。”

我说:“查电脑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学校老师只是给我们引到路上,真正的补充知识还是需要我们平时的学习。”

庆小兔找到一个喷水壶,庆小兔说:“浇水。”

庆小兔来到阳光房,庆小兔要我给喷水壶装水。

我给庆小兔用盆子装了水,庆小兔把喷水壶放进盆里,喷水壶比水面高,水灌不进喷水壶里。

庆小兔把两个手一摆说:“没有水。”

我把喷水壶扳倒说:“你让喷水壶倒下,这样水不就灌里去了。”

庆小兔端起喷水壶浇水,再接下来庆小兔就要喷水壶躺下,庆小兔用手按住喷水壶沉到水底,庆小兔让喷水壶灌满水。

吃饭去的时候庆兔兔狼吞虎咽。

姨妈问:“你在学校没有吃饭吗?”

庆兔兔说:“我出来拿的时候,已经没有饭了。”

姨妈说:“你没有拿到,你为什么不跟老师说。”

妈妈问:“不是下午有点心吗?”

庆兔兔说:“我出来就没有了。”

我说:“可能是老师叫大家去拿点心,庆兔兔一个人还在玩,等庆兔兔想起来,食堂的炊事员就已经把没有人拿的点心都收走了。”

    因为下雨,妈妈今天没有回去住,我们所有人都住在姨妈家。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