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18流鼻涕了

2019-11-22 06:57 | 宝宝成长

2818-二零一九年三月三日星期日多云转晴天14~5℃客厅早晨温度15PM2.5-83

庆小兔醒了就要喝奶,妈妈吃完早饭就走了。

庆小兔在说:“流鼻涕。”

庆小兔说的不是很清楚,也可能是因为庆小兔不是经常说流鼻涕,我听的一头雾水,我模仿庆小兔的话说了一遍,庆小兔继续在说流鼻涕,我还是没有听明白,我还是比葫芦画瓢地说了一遍。

庆小兔有一点急了,庆小兔用手指着他的鼻子,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庆小兔说的流鼻涕了,这时候不管庆小兔怎么说我都听的一清二楚。

庆小兔鼻子的跟前鼻涕刚刚露出一点头。

其实昨天庆小兔就在说有鼻涕,庆小兔不想自己鼻子上挂着鼻涕,开始庆小兔说鼻涕,我一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庆小兔打开智能超级宝宝,庆小兔说:“我的小主人。”

超级宝宝这才开始说:“我的小主人。”

庆小兔说:“超级宝宝。”

超级宝宝随后才说了超级宝宝。

我说:“我们起来。”

庆小兔说:“看电视。”

电视机打开,庆小兔马上起来穿衣服。

在卫生间尿尿洗屁股,庆小兔用手指着喷头说:“喷水,洗澡。”

外婆说:“这个叫喷头。”

庆小兔看完一集《火车宝宝》,庆小兔就把电视机关了。

我说:“像庆小兔这样自觉的小朋友也太少了。”

外婆给庆小兔一个小包子,庆小兔一边吃着包子,庆小兔这边拿起枪,庆小兔马上把一个包子全部塞进嘴里。

我说:“吃完了再打。”

庆小兔嘴里嚼着包子说:“吃完了。”

庆小兔往枪管里塞子弹,我负责给庆小兔拉枪栓,庆小兔拿着枪对着玻璃门开枪,听到一声闷响,子弹牢牢地粘在玻璃门上。

庆小兔拿着枪说:“外公,打枪。”

我又给庆小兔拿了一个包子,庆小兔马上把包子塞进嘴里。

我说:“我们吃完了再打。”

庆小兔几下就把包子咽了下去,庆小兔说:“吃完了。”

庆小兔来到储藏室人字梯跟前,庆小兔说:“搬梯子。”

我又给庆小兔一个包子,庆小兔嘴里吃着包子,庆小兔手里拿着枪,庆小兔就往梯子上爬。

庆小兔拿的枪体积很大,比庆小兔平常玩的枪一倍还要大,庆小兔拿着枪就会没有办法爬,庆小兔把枪递给我说:“外公拿。”

庆小兔爬到梯子顶端,庆小兔这才把枪接过去。

庆小兔吃力地提着一本精装书过来了,庆小兔说:“海底小纵队。”

庆小兔拿的是一本《海怪传奇》,这是一本海底小纵队故事集锦。

庆小兔用手指着封面上的人物说:“这是呱唧,这是谢医生,这个是章鱼堡。”

外婆惊奇地说:“他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说:“很小的时候,我让他看过几次硬盘里的的电视。”

庆小兔拿起一个奥特曼,庆小兔想把奥特曼站在爬行毯上,庆小兔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庆小兔把奥特曼递给我,庆小兔说:“奥特曼站不住了,外公站。”

我把奥特曼接过来,我发现奥特曼所有的关节都松松垮垮。

我说:“这个很小螺丝有一点松了。”

庆小兔两个手撒开说:“螺丝刀不见了。”

外婆在收拾茶几,外婆发现垃圾盘里有许多彩色笔。

外婆说:“好好的彩色笔怎么都扔了。”

我说:“不是现在鼓励消费吗,这是消费升级。”

外婆拿起一支彩色笔在纸上画了几下。

外婆说:“是有一点写不出来了。”

我说:“这些笔只要一次没有盖,笔头就会干枯画不出来的。”

外婆说:“那天我用微波炉加热菜,一个盘子裂了,我还不是有一点心疼。”

我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外婆说:“姨爹也是这样说,你老是东西不坏,别人还生存不生存了。”

我先把童车搬下楼,我刚刚放下童车,庆小兔在楼梯拐弯处,庆小兔两个手拉着两根栏杆在喊:“外公,我在这。”

我突然发现庆小兔拉着的一根栏杆在晃动,栏杆的底下焊接位置已经断裂,因为庆小兔是抓住栏杆上边,庆小兔并没有觉察到栏杆已经松动

我说:“庆小兔,这栏杆下边断了,我们庆小兔当心掉下来。”

庆小兔看着悬吊着的一个栏杆,庆小兔还用手去碰一下栏杆的下边。

我说:“庆小兔,不要碰了,再碰几下说不定真的就掉下来了。”

楼梯上栏杆的断裂应该属于小区物业的巡视范围,也属于政府部门监管的范畴,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没有人从楼梯上掉下来,你好我好大家好,一旦出现命案,一家人哭的天昏地暗,政府部门马上大会小会连轴转。

这个断裂的栏杆好像出现很多天了,因为我们每天晚上回来已经很晚,早上我们出去又匆匆忙忙,所以没有放在心上,不是庆小兔的手抓在断裂的栏杆上,我还没有那么在意。

我是要跟物业说一下,我也要亲自动手把栏杆绑扎起来,我最起码要对庆小兔负责。

庆小兔的手马上像触电一样缩回来,庆小兔伸出手说:“外公牵。”

庆小兔一边走着,庆小兔一边说:“掉下去,滚下去。”

庆小兔一个手在转动,庆小兔的头在转动,庆小兔说:“掉下去,很疼。”

我说:“摔下去不仅仅是疼,弄不好以后就不能走路了。”

庆小兔推着童车在走,前边一辆汽车亮着车灯转过来了,庆小兔马上把童车推到一旁,庆小兔探出头看着汽车的方向。

庆小兔说:“汽车来了。”

汽车并没有继续在走,汽车在路旁停下来。

我说:“汽车没有走,汽车要停下来了。”

汽车的双闪灯在闪动,庆小兔用手指着汽车灯说:“一闪一闪亮晶晶。”

这是庆小兔最早也是最喜欢说的口头禅。

庆小兔说:“擦鼻涕。”

庆小兔好像是有一点受凉感冒了,庆小兔不时地就要提醒我们给他擦鼻涕。

庆兔兔庆小兔喜欢吃葡萄干,外婆今天买了一斤瓶装的葡萄干。

庆小兔抱着葡萄干瓶子说:“葡萄干。”

我把瓶子接过来,庆小兔把两个手摊开说:“大。”

我说:“不是大,应该说多。”

庆小兔说:“不是多,是大。”

庆小兔到现在还把多当做大。

庆兔兔上完课去打架子鼓了,姨妈在园子里整理花草树木,庆小兔拿着铲子出去挖土,我让扫地机器人在家里扫地。

庆小兔回来了,庆小兔抱起扫地机器人说:“充电。”

庆小兔刚刚准备离开,庆小兔被椅子绊了一下,扫地机器人咣铛一声掉在地板上。

我说:“你把机器人摔疼了。”

庆小兔说:“机器人没有哭。”

我问:“机器人疼不疼呀?”

庆小兔说:“机器人,病人,机器人要看病。”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在电脑桌上找到一个记事本,庆小兔拿着记事本说:“画画。”

庆小兔找了一支铅笔出去了。

很快庆小兔又转回来,庆小兔说:“要纸。”

庆小兔又拿了一张白纸出去。

一会庆小兔拿着纸过来,庆小兔说:“外公,太阳。”

白纸上多了几个不是很规整的圆圈。

庆小兔把铅笔递给我说:“外公画。”

我给庆小兔画了一个太阳,就是一个工工整整的圆圈,圆圈四周画了许多光芒,庆小兔拿起铅笔又在太阳四周多画了几道太阳光芒。

庆小兔举着画好的太阳,庆小兔用手指着窗户外边,庆小兔说:“外公,太阳。”

今天终于迎来了久违的的太阳,虽然不是金光闪闪,但是所有的高楼大厦都点亮起来。

庆小兔又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说:“要灯。”

我问:“要什么灯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脑桌上边的台灯说:“就是这个灯。”

庆小兔要我把台灯放在他画画的地方。

庆小兔要我画画,我给庆小兔画了一艘船,庆小兔还要我画,我又画了了一架飞机,庆小兔要我画鸟,我就有一点为难了。

我说:“外公是一个笨外公,外公会画画,但是外公是照本宣科,外公必须要有一个样子才能够画。”

庆小兔跟着说:“外公是一个笨外公。”

我说:“外公,明天带一些画画的书过来。”

外婆喊:“吃饭了。”

庆兔兔庆小兔异口同声地说:“等一会。”

大家都坐在桌子跟前了,庆兔兔庆小兔还没有过来。

妈妈说:“有草莓哟。”

庆兔兔马上飞一般地跑了回来,庆兔兔问:“草莓在哪里?”。

庆兔兔是两个手开弓,抓起草莓就往嘴里填,盘子里的草莓一个个在减少。

外婆说:“草莓不能吃那么多,还要给小九留几个。”

庆兔兔说:“我给小九留三个。”

外婆说:“那么多,你就给小九留三个,这一个你不要吃了,这四个就给小九留下来。”

妈妈说:“草莓还有那么多,下午回来再让外婆给你们洗。”

等外婆转身过来,盘子里只剩下了三颗草莓。

妈妈喊庆小兔回来吃饭,庆小兔拿着铲子还在辛勤劳作。

妈妈说:“小九,你不吃草莓呀?”

庆小兔说:“不要。”

妈妈问:“小九,你不吃饭呀?”

庆小兔说:“不要。”

妈妈说:“盆子里有虾哟,是很大的虾哟。”

庆小兔眼睛一亮,庆小兔放下铲子就跑了回来。

庆小兔说:“虾,看虾。”

妈妈抱起庆小兔,虾子还放在水池里的盆子里,庆小兔伸出手进去抓虾。

妈妈说:“虾,外婆晚上才烧呢,我们先洗手,洗完手吃饭,吃完饭我们再来看虾。”

庆兔兔嘴里哼着架子鼓的乐曲。

妈妈问:“庆兔兔,你现在架子鼓就是打这个曲子吗?”

庆兔兔说:“不是,是

庆兔兔两个手就像打拍子在晃动着,庆小兔看着庆兔兔也扭动身子,庆小兔在凳子上转过来转过去,兴奋起来庆小兔使劲地摆动身子。

姨妈说:“小九,你听就听了,你在凳子上晃,弄不好会从凳子上滑下来的。”

妈妈说:“庆兔兔,你不要唱了,这时候唱歌就是一个噪音。”

庆兔兔的歌声继续,庆兔兔一边哼着,庆兔兔拿着筷子在击打着,庆小兔也在桌子上拿了一双筷子在敲。

姨妈说:“吃饭不要玩筷子。”

庆兔兔说:“我就是用筷子吃饭的呀?”

妈妈说:“你放下筷子,小九就放下来了。”

庆兔兔马上把筷子放在自己的面前,庆小兔顿时也把筷子放在庆兔兔的筷子上边。

庆兔兔去拿庆小兔的勺子,庆兔兔假假地用勺子吃饭,庆小兔马上伸出手把勺子拿了过去。

我午睡起来,庆小兔在厨房玩虾。

庆小兔拿虾不是拿着虾子的身体,庆小兔是两个指头捏着虾子长长的胡须。

虽然虾子是活的,但是这种虾比较文静,在水里偶尔才动一下。

庆小兔捏着虾子的胡须让我看。

我问:“庆小兔,你不怕虾呀?”

庆小兔说:“不怕。”

庆小兔不断地把虾子提起来,虾子又不断地跌落下去,庆小兔一下子提起两只虾子。

庆小兔提着虾子让我看,庆小兔说:“两只虾子。”

外婆说:“小九,屙巴巴吧。”

庆小兔说:“不要。”

外婆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头也不抬地说:“不要。”

我说:“外公冲奶,我们喝奶睡觉。”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你不喝奶,外公让外婆喝奶了。”

庆小兔说:“外婆喝奶。”

庆小兔把餐厅玻璃门关上,三扇玻璃门庆小兔推上一扇门,庆小兔发现门那一边又开了,庆小兔又把这一扇门推回去,庆小兔从一旁拉过一扇门关上。

庆小兔已经把三扇门已经关上,庆小兔忘了还有一扇门在面前挡着,庆小兔走到一边想探头看看我是不是还在餐厅外边,庆小兔额头一下子撞在玻璃门上。

庆小兔楞了一下,庆小兔把头又往玻璃门上靠一下,庆小兔想不通为什么自己被玻璃门撞了一下。

我转回来,我没有看见庆小兔在餐厅里,几个房间看了也没有发现庆小兔。

我喊庆小兔,听见庆小兔还在餐厅里,庆小兔拿了一个铝制保温杯,庆小兔站在餐桌最里边。

我问:“庆小兔,你在干什么?”

庆小兔说:“躲猫猫。”

我说:“我们屙巴巴吧,外公端。”

庆小兔说:“不要。”

说着庆小兔又蹲了下来。

姨妈从外边回来,姨妈也没有看见庆小兔。

姨妈说:“小九不错吗,到点就睡觉了。”

我说:“庆小兔躲在餐桌后边躲猫猫呢?”

姨妈说:“小九,你还不睡觉呀?”

庆小兔站起来说:“屙巴巴了。”

姨妈连忙抱起庆小兔去屙巴巴。

庆小兔说:“我屙巴巴了。”

打开尿不湿,庆小兔的巴巴已经屙了出来。

姨妈说:“小九,你为什么屙巴巴不说呀,你是一个巴巴儿是不是呀?”

庆小兔用手捂着鼻子说:“臭。”

姨妈说:“能不臭吗,你就不能早一点说屙巴巴吗?”

等给庆小兔洗完屁股,庆小兔说:“喝奶。”

还没有一会功夫就听见庆小兔在喊外公,庆小兔举着奶瓶让我看,我过去想把奶瓶接过来。

庆小兔举着奶瓶说:“还有。”

奶瓶里已经没有奶了,就是奶瓶壁上流淌着的一点奶。

我说:“哪里还有呀?”

庆小兔把奶瓶一直举着,奶瓶底下慢慢的又积累了一点点奶,庆小兔说:“还有奶。”

庆小兔重新把奶嘴含在嘴里,庆小兔举起奶瓶看,庆小兔说:“还有奶。”

我说:“这一点点奶也算奶呀,你早上剩下那么多奶,你都不心疼,现在怎么那么节约了,奶牛妈妈知道了会多高兴呀?”

庆小兔说:“奶牛妈妈高兴。”

我给庆小兔背乘法口诀,我给庆小兔数数,我给庆小兔唱儿歌,现在我又多了背唐诗,我还说几句成语。

我说成语,庆小兔也跟着说,可是我的成语刚刚说出来,马上就觉得水源干枯,我想不起来还有什么成语。

平常写日记,我只要写到什么事情,成语就可能不知不觉地冒出来,但是到我给庆小兔说成语,我就不知道成语都去了哪里了。

庆小兔睡了两个半小时,庆小兔睁开眼睛就说:“看电视。”

庆小兔拿着那把极小的狙击枪,庆小兔朝着姨妈开一枪。

庆小兔说:“我朝姨妈打了一枪。”

我问:“你为什么要打姨妈呀?”

庆小兔说:“姨妈打倒了。”

庆小兔拿着枪对在外边每一样东西开火。

庆小兔说:“猫,一只猫。”

庆小兔举起枪瞄准猫,猫一猫腰就跑了,庆小兔要我牵着去找猫。

自从妈妈说过窨井盖不能走,庆小兔看见带孔的雨水进口,庆小兔就会说:“有洞,不能走。”

草地里有两块水泥板,上边一样有洞,庆小兔用力把我从上边下来。

庆小兔说:“外公下来。危险。”

十七点四十分庆兔兔打跆拳道回来了,庆小兔正在客厅里骑扭扭车。

庆兔兔把两个透明塑料盒子拿出来,里面都是一些印章,一个盒子里是红色染料,一个盒子里是绿色印泥。

红色的印章就是勾、正确、对、好,绿色的不用说就是相反的叉错一些印章。

庆兔兔拿着印章在纸上印着,庆兔兔教庆小兔玩印章,庆小兔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用,庆小兔两种颜色混着用,庆小兔还把手指头按在印泥里,一会功夫庆小兔的手上脸上都涂抹上了颜色。

妈妈看着庆兔兔书桌上的盒子里许多印章。

妈妈说:庆兔兔,你这是什么呀,不要了就把它们扔掉。

庆兔兔说:“这个我还要的。”

妈妈说:“你要,你就把它们放好。”

庆兔兔带回来一只绒毛狗,是一只毛茸茸纯白色可爱的小狗,庆小兔拿着小狗来到外边。

庆小兔把小狗放在路上,庆小兔用手抓住小狗在地上走,庆小兔嘴里还不断地学着狗叫。

我说:“你这样会把小狗弄脏的。”

庆小兔还是让小狗在马路上走。

庆小兔说:“去江边。”

在江边,庆小兔一个小男孩拿着一个白色绒毛狗有一点奇怪。

庆小兔拿着狗专门找高处爬。

庆小兔把绒毛狗递给我,庆小兔说:“外公拿扭扭车。”

我说:“要拿扭扭车,我们就回家。”

庆小兔用手推我说:“外公回家拿。”

我说:“外公回家,如果有小狗咬庆小兔怎么办?如果我们庆小兔遇见坏人怎么办?”

庆小兔这才同意回家拿扭扭车。

回到家,庆小兔没有去拿扭扭车,庆小兔拿了一辆挖掘机,庆小兔说:“外公去江边。”

这时候已经十八点十分了,外婆在喊大家吃饭,庆小兔坚决不回来吃饭。

一直到姨妈抱起庆小兔,庆小兔这才从阳光房回来。

庆小兔要吃虾,庆兔兔给庆小兔剥虾,庆兔兔把虾肉递给庆小兔。

妈妈说:“小九,你不谢谢哥哥呀?”

庆小兔说:“谢谢哥哥。”

庆兔兔把手伸到妈妈面前说:“妈妈,我已经不能剥虾子了。”

妈妈问:“怎么了?”

庆兔兔说:“我第三个指头流血了。”

妈妈说:“这一点点伤不要紧的,你就不要给小九剥虾子了。”

庆兔兔还是继续给庆小兔剥虾子。

庆兔兔说:“哥哥受伤了,哥哥不想给你剥虾子,哥哥还是给你剥了。”

外婆说:“你不想剥,就不要剥呀。”

我说:“这就是说,庆兔兔带伤工作,证明庆兔兔对弟弟好呀。”

我先吃完饭在卧室里听新闻,突然我听到庆小兔在外边喊:“哥哥等等我。”

窗户外边庆兔兔牵着大毛,大毛好容易得到放风,大毛拽着庆兔兔向前飞跑,庆小兔跟着后边要庆兔兔等他。

庆小兔跟前一个人也没有,我急忙跟着往外跑,外婆在厨房了洗碗,姨妈在厨房里打扫卫生,妈妈这时候却不知道在哪里。

庆小兔说:“哥哥不见了。”

庆小兔跑到侧门去拉门,因为平常庆兔兔是到江边溜大毛的。

我说:“哥哥没有出去。”

庆小兔从园林里穿过,园林里有太多的不高树木,很多小树上边长满了尖刺,前几天庆小兔眼睛充血,就不知道庆小兔什么时候被树枝刮碰了。

现在天色渐渐地暗下来,我真的担心庆小兔会受伤,尤其担心庆小兔的眼睛。虽然庆小兔平时小心翼翼,在庆小兔追庆兔兔的时候,庆小兔可能会忘记危险。庆小兔去追庆兔兔,如果这时候有人从侧门出去,庆小兔可能会跟着别人出去。侧门外就是川流不息的大马路,到江边就必须穿过马路。到时候再去找庆小兔,就不是哭鼻子那么简单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