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16浆糊还是唇膏

2019-11-20 06:56 | 宝宝成长

2816-二零一九年三月一日星期五小雨转中雨8~5℃客厅早晨温度15PM2.5-118

    庆小兔醒来第一句话就是喝奶。

庆小兔奶瓶拿在手里说:“看电视。”

庆小兔看英文版《乌咪123》。

穿衣服洗脸尿尿都不影响庆小兔的好心情。

庆小兔坐在椅子上看电视,庆小兔一旦看到精彩处,庆小兔把喝奶也忘记了,动画片结束了,庆小兔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把奶瓶递给外婆,外婆拿起奶瓶看了一眼,外婆说:“小九,你的奶没有喝完。”

外婆把奶瓶递给庆小兔,庆小兔用手把奶瓶推开,庆小兔说:“不要。”

外婆说:“你早上还没有吃饭。”

庆小兔还是不要奶瓶。

外婆说“看电视奶也不喝了,以后不喝完奶,就不能让他看电视。”

庆小兔来到楼下,庆小兔说:“去车库。”

我说:“外婆还没有下来。”

听见外婆关门的声音,庆小兔对着楼上喊道:“外婆,去车库。”

刚刚下到车库里,庆小兔用手指着跟前的汽车说:“汽车来了。”

原来的空车位上停了一辆汽车,庆小兔又转身回去,庆小兔对着上边喊:“外婆,车来了。”

我说:“外婆已经走了。”

庆小兔重新下来,庆小兔用手指着远处说:“出口在那里,外婆在那里。”

从地下车库出来。

外婆问:“小九,你坐车不坐车?”

庆小兔说:“戴手套。”

戴手套就意味着庆小兔要推车了。

庆小兔只是象征性地推了几步,庆小兔把手套摘下来,庆小兔说:“不戴了。”

庆小兔两个手握在一起,庆小兔右手比作一把手枪,庆小兔的左手托着右手。庆小兔的手腕微微有一点后倾,庆小兔眼睛瞄准前方,庆小兔嘴里发出子弹射击的声音。

庆小兔到处瞄准,庆小兔四处射击。

我问:“庆小兔,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在打人。”

我问:“好好的,你打什么人呀?”

庆小兔没有说话,庆小兔也退出了战场。

庆小兔解说着路过眼前的每一辆车。

“出租车。”

“外婆,垃圾车,臭。”

“公交车,公交车停在那。”

“外婆,警车,警察抓坏人。”

外婆问:“小九,你要不要吃小包子呀?”

庆小兔说:“吃。”

外婆准备过马路去买包子,庆小兔也朝着马路对面找着,庆小兔突然用手指着对面的包子铺说:“外婆,在那里。”

外婆拿着包子回来了。

外婆说:“包子涨价了,原来七块钱四个,我递了七块钱,营业员说涨价了,现在已经变成八块钱了。”

我说:“难怪现在包子店门口门可罗雀,没有以前那么热闹了。”

外婆说:“涨一块钱还是可以接受的。”

我说:“你是这样想,是不是别人都这样想,你突然涨价,很多人可能一下子不能接受,虽然老板前几天收入还可以,等老板清醒过来,可能门面的生意就会一落千丈,你不是百年老店,那些离开的客源可能再也回不到这里来了。”

一个怏兮兮的氢气球被挂在小树上。

庆小兔用手指着气球说:“气球,拿。”

外婆说:“没有气了要它干什么?”

庆小兔伸出手说:“拿不到。”

我说:“外公拿。”

庆小兔说:“超级飞侠。”

这是一个超级飞侠气球,气球里的气已经不是那么足了,庆小兔拿着还是兴奋不已。

庆小兔把气球抛起来,庆小兔不断地把气球往高处打,虽然气不足,但是比起一般的气球还是容易飘起来。

庆小兔从这边打到那边,庆小兔从茶几打到沙发上。

庆小兔发现可以用头去顶气球,庆小兔把气球打上去,庆小兔站在那里等气球掉在自己的头上,气球并没有直上直下,气球从庆小兔后脑勺后边擦过去。

于是庆小兔看着落下来的气球用头去顶,庆小兔头没有顶到气球,气球落了下来了,庆小兔抬起脚就是一脚,气球重新飞了起来。

庆小兔说:“用脚踢。”

庆小兔改用脚去踢,庆小兔还是按照皮球的方式在踢气球,庆小兔看着气球在慢慢的落下来,庆小兔抬起脚就是一下,结果庆小兔踢了一个空,庆小兔又抬起脚去踢第二下,气球已经落在地面上,但是庆小兔很快就适应了气球慢悠悠的性格。

庆小兔要我跟着一起打气球,庆小兔演示自己打气球的动作,庆小兔要我跟着他学。庆小兔两个手握拳,庆小兔用拳背往上去击打气球。

我在书房电脑上写日记,庆小兔把气球搬到书房地台上。

床上放着一个很小的包,庆小兔拿着包说:“小九的包。”

我拿起包看,我说:“我们庆小兔什么时候有了一个这样的包了。”

我拉开拉链看,庆小兔说:“里面是空的。”

庆小兔从电脑桌上拿了一个淡黄色的管子,庆小兔打开就往嘴唇上抹,庆小兔也把这个东西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抹。”

我说:“这是什么呀?”

我也是轻轻地摸了一下,我觉得有一点黏糊糊的感觉。

我说:“是不是哥哥用的浆糊呀?”

我把上边白色的膏体在一块抽纸上抹了几下,我把抽纸合拢起来按紧,抽纸竟然被粘住了。

我说:“说不定真的是浆糊。”

一会听到外婆说:“小九,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站在茶几旁边,茶几上排了一片抽纸,庆小兔还在继续抽抽纸,庆小兔往抽纸上抹浆糊,庆小兔把抽纸一张纸粘在一起。

我说:“庆小兔在做手工劳动。”

外婆看了一下管子上边的画说:“可能不是浆糊吧,你看上边还有一个太阳,会不会是防晒霜呀?”

反正我是看不明白,因为上边都是外国字。

庆小兔抱着两个挖掘机说:“外公,出去玩。”

这是庆小兔的宝贝,庆小兔几乎每天都要玩一会,两个挖掘机都有四十厘米长,一个就是纯净的挖掘机,一个是装在汽车上的挖掘机。

庆小兔没有走远,庆小兔就在门口被破坏植被的地方进行施工。

庆小兔戴上手套,庆小兔在扳板着挖斗在挖土,庆小兔把土运到一旁去。

泥土不比黄沙,泥土比较坚硬,庆小兔挖一会就不挖了。

庆小兔开始推着挖掘机行走在千山万水,庆小兔不辞劳苦,庆小兔弯着腰。庆小兔低着头,庆小兔嘴里振振有词,庆小兔推着挖掘机到处施工。

庆小兔发现地上掉了一个白色的塑料支架,庆小兔说:“外公,掉了。”

我检查了一下挖掘机,原来这是大卡车驾驶室顶上的喇叭,我把喇叭插销对准车顶的孔。庆小兔一把把一排小喇叭拿了过去,庆小兔说:“小九弄。”

这个喇叭和车顶的对接还是有一点难度,上边有两个不到一毫米粗的插销,两个插销距离三厘米,我以为庆小兔不可能装上去,没想到庆小兔马到成功。

当第二次喇叭掉下来的时候,庆小兔就自己装上了,庆小兔发现地上还有一块,原来是四个小喇叭断裂了一个。

我说:“这已经装不上去了。”

我随手把残片扔到一旁。

庆小兔马上捡起来说:“要扔到垃圾箱里。”

于是庆小兔把残片扔到很远的垃圾箱里。

外婆出来看庆小兔。

我说:“庆小兔做事情真的很有耐心,就这么一个挖掘机,庆小兔就玩了一个半小时、”

外婆说:“小九在家里还不是玩很长时间。”

外婆在吃苕金果,外婆把一根苕金果塞进庆小兔的嘴里,庆小兔咬了一口,庆小兔把苕金果拿了出来。

外婆连忙把庆小兔手里的苕金果拿了下来,外婆说:“你的手那么脏,这个苕金果不能吃了。”

庆小兔说:“小九要。”

外婆说:“要吃我们就回家,你看外边多冷呀?”

于是庆小兔提着抱着两个挖掘机回家了。

庆小兔来到阳光房,庆小兔就在大毛背上抚摸着,大毛并没有刻意躲开。庆小兔又去摸大毛的尾巴。老虎尾巴摸不得,同样大毛也不让庆小兔摸它的尾巴,庆小兔过来摸,大毛就转过身用嘴去闻庆小兔的手。

庆小兔用手摸着大毛的尾巴说:“好暖和。”

我说:“当心大毛咬你一口。”

庆小兔竟然把手伸到嘴跟前,庆小兔让大毛去舔自己的手。

庆小兔把一个长把的网子拿了出来,这是捉蝴蝶捞鱼的网子。

庆小兔说:“套大毛。”

我说:“大毛会不高兴的。”

庆小兔往大毛跟前走去,长把的网子一步步逼近的大毛,大毛只好逃离自己的安乐窝,大毛钻到藤椅下边藏起来。

庆小兔把网子伸到藤椅下边,大毛已经没有了退路,大毛任由庆小兔的网子把头套上。

庆小兔说:“大毛套上了。”

庆小兔还没有高兴一会,大毛把头就缩了回去。

庆小兔拿了一起夹蜂窝煤的火钳过来,庆小兔拿着火钳夹每一样东西,庆小兔把皮球夹起来,庆小兔把皮球夹到大毛嘴的跟前。

庆小兔说:“大毛不吃。”

我说:“大毛是吃饭吃肉的,大毛不吃皮球。”

大毛喜欢追逐皮球,这个没有气的皮球就是大毛的杰作。

庆小兔还是第一次来姨妈家逗大毛,庆小兔把皮球扔到大毛跟前,皮球从大毛面前迅速滚向远处,大毛一下蹦起来,大毛像箭一般地冲向皮球,皮球是被大毛叼了回来,从此皮球再也鼓不起来了。

庆小兔拿着火钳去夹刚刚扔进阶梯先把的铲子,铲子庆小兔能够夹起来,但是庆小兔却不能把铲子从阶梯里夹出来,连续几次的努力,庆小兔都不能成功,庆小兔说夹不出来,庆小兔也就放弃了努力。

庆小兔说:“夹螃蟹。”

我进屋拿装螃蟹的小桶。

昨天就没有让庆小兔复习生字,我把一摞汉字卡片拿出来。

我拿起第一张牛字。

我问:“庆小兔,这个是什么字?”

庆小兔眼睛根本就不朝着卡片看,我把卡片靠近庆小兔的脸,庆小兔马上就把脸扭到一边,我把卡片跟着转动,庆小兔的脸比我转的更快。

庆小兔拿着火钳去夹螃蟹。

我说:“螃蟹可以看,不能用火钳夹,火钳夹螃蟹,螃蟹会很疼的。”

庆小兔用脚踢了小桶一下,庆小兔说:“螃蟹不动了。”

庆小兔用火钳在螃蟹旁边碰了一下,螃蟹又开始爬了起来。

庆小兔在拖一个花盆,这个花盆里是姨妈专门的营养土,

我问:“庆小兔,你拉花盆干什么?”

庆小兔用手指着花盆刚刚的位置说:“脏。”

花盆地上一片撒出的营养土,庆小兔拿着簸箕扫把在清扫垃圾。

庆小兔一个手拿扫把扫地,庆小兔还没有这个技术,庆小兔只是装模作样地比划着在扫地,簸箕里几乎没有什么进账。

庆小兔放下簸箕扫把,庆小兔拿了铲子,庆小兔拿了一个小簸箕,庆小兔在把花盆里的营养土挖出来,庆小兔把营养土装进簸箕里。

庆小兔又给我一把铲子,庆小兔说:“外公也挖。”

我说:“你都不好好认字,你认字外公就一起挖。”

我又把那一张牛字让庆小兔看,庆小兔马上就说:“牛。”

当我拿出另外一张卡片的时候,庆小兔拿着铲子递给我说:“外公挖。”

我怎么再让庆小兔认,庆小兔的眼睛也不会看着卡片一眼。

庆小兔挖土兢兢业业,我对庆小兔的挖土就是敷衍了事,我用铲子在花盆里戳了几下就放下了。

庆小兔把花盆里的营养土都装进簸箕里,庆小兔再把簸箕里的营养土倒进花盆里,接着庆小兔重复刚才的轨迹。

姨爹回来了,姨爹在叫庆小兔,庆小兔这才从阳光房回来吃饭。

我午睡刚刚起来穿衣服,外婆就把庆小兔抱了进来。

庆小兔说:“喝奶。”

外婆对庆小兔说:“赶紧钻进被窝里,外婆给你去冲奶。”

我问:“给小九端巴巴了?”

外婆说:“端巴巴,我一点钟给他端巴巴,他不屙,在外边一会功夫他就把巴巴屙了出来。”

我说:“庆小兔,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为什么每天还是把巴巴屙在尿不湿里呀?”

外婆冲了牛奶过来,庆小兔对着奶瓶喝了一口说:“烫。”

外婆说:“烫什么烫呀,不烫,外婆试过了。”

庆小兔举着奶瓶说:“烫。”

我拿着奶瓶在外边走一圈进来,我说:“不烫了。”

庆小兔刚刚喝了一口,庆小兔又把奶瓶举起来说:“烫,对水。”

这一次我真的往奶瓶里加了一点点凉开水,庆小兔就好像感觉到一样,庆小兔举起奶瓶就喝起来。

我刚刚启动电脑,听见庆小兔在叫我的名字,我连忙去屋里看,庆小兔举着空奶瓶给我说:“外公,喝完了。”

外婆说:“小九,长辈不能直呼名字,这是不礼貌的行为。”

外婆又对我说:“小九把奶喝完了,我要把奶瓶给我,他不给,他在喊外公,他连着喊了几声你没有来,他就开始喊你的名字了。”

我看庆小兔还睁着眼睛,我说:“闭上眼睛,外公给你背乘法口诀。”

乘法口诀一到一百还没有念完,庆小兔已经一动不动的睡着了。

十六点钟给庆小兔播放唐诗,十六点半庆小兔还没有醒,接着播放《外公是棵樱桃树》。

庆小兔醒了第一句话是《外公是棵樱桃树》里小狗的名字。

准备回家打开门发现外边下雨了。

雨不是很大,出门的时候还是要打伞,走一会雨就渐渐地稀疏起来。

庆小兔往居委会门口的斜坡上走,庆小兔往上了几步庆小兔转身回来,不知道为什么庆小兔会回来,可能是这里没有灯光,庆小兔才往回走了两步庆小兔就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

这个残疾人的通道,这个坡道不是防滑的路面,就是一般的地板砖,只要有一点点的雨水,就可能变成一个让人站立不稳的滑道。

庆小兔站起来说:“地上有水。”

庆小兔回来就玩乐高积木,乐高积木这几天成为庆小兔的新宠,庆小兔把门让我按在墙面门框上,庆小兔让小人推着车子走路,庆小兔让车子从门里经过。庆小兔打开门,门马上就从门框上掉了下来,庆小兔要我把门重新装上,庆小兔又把门打开,门又掉落下来。

庆小兔拿着门说:“掉下来了。”

我说:“这个门不是平常我们家里的门,这个门也不是玩具房子,它是积木,它们很容易掉下来的。”

外婆要庆小兔洗澡,庆小兔要继续玩。

我说:“我们洗完了,我们就看电视。”

于是庆小兔把澡洗了。

我首先让庆小兔看了图片,我让庆小兔看家里人的名称照片,因为都是熟悉人的照片,庆小兔看的还是很认真,庆小兔跟着念爸爸妈妈姨爹姨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庆小兔也念着照片上的名字。

英文版《托马斯和他的朋友们》一集刚完,庆小兔就把电视机关了,玩了一会功夫,庆小兔说:“我要看米老鼠。”

外婆发现庆小兔又在看电视。

外婆说:“不能让他老是看电视。”

我说:“托马斯庆小兔只看了一集,庆小兔过来又玩了一会。”

外婆说:“谁家晚上让小孩看那么长时间呀?”

外婆过去把电视机关了,庆小兔咕咕唧唧地不愿意了。

外婆说:“我们一起搭积木吧。”

庆小兔这才同意和外婆一起搭积木。

妈妈带庆兔兔去市里上数学课。

庆兔兔不是天才少年,庆兔兔也没有数学天赋,庆兔兔要的是反复的训练练习,庆兔兔需要的是千百次的加深印象。

本来在家里两三句话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在培训班就要一个小时,还要搭上家里其他人两个多小时。在市里上课那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两个小时,最短也要三个半小时,妈妈经常请不到假接送庆兔兔,妈妈就要姨妈请假接送。

姨妈不是不愿意接送庆兔兔,庆兔兔不是姨妈的儿子,姨妈偶尔请一次两次假还情有可原,次数多了,说闲话的人自然就多了,姨妈也十分为难。

我们平时都很少出远门,我们更不可能去市里去接送庆兔兔,何况我还有一个庆小兔在身边,外婆还要给大家炒菜煮饭。

一百以内的加减乘除,基本上大部分家长都能够胜任,妈妈却要舍近求远,去遥远的地方去请名师给庆兔兔上课。

二十一点一场大雨把庆兔兔和妈妈浇了回来。

庆兔兔有了新的收获,妈妈给庆兔兔买了一把特战火力步枪。

庆兔兔回来就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装,庆小兔看见了枪,庆小兔看见了新玩具,庆小兔也眼前一亮,庆小兔跟在旁边帮着庆兔兔拆卸。

庆兔兔抱起枪在瞄准着,庆兔兔嘴里发出子弹射击的声音,庆小兔并没有去夺庆兔兔的新玩具,庆小兔只是看着庆兔兔哈哈大笑。

这是一种射击泡沫塑料子弹的步枪,步枪带了八颗黄色泡沫红色吸盘的子弹。庆兔兔往枪管里塞着子弹,庆小兔也用手在掰包装盒里的子弹。

庆兔兔说:“小九,不要动,这是哥哥枪里的子弹。”

庆小兔不管,庆小兔继续在往下掰,子弹塞的有一点紧,庆小兔拿不出来。

我突然发现这种子弹和前天晚上庆小兔玩的手枪的子弹有一点相像。

手枪也是活塞气枪,手枪上边的五颗子弹早就不知去向,我把新枪的子弹试了一下,子弹竟然和手枪的口径差不多大小。

我拉了枪栓,我把手枪递给庆小兔,庆小兔手里撰著手枪,庆小兔的眼睛却一直注视着庆兔兔手里的枪。

庆兔兔戴着专门的眼镜,庆兔兔在四处瞄准着。

妈妈说:“你们两个人打枪不能对着人,你们可以对着墙对着门射击。”

庆兔兔把枪对准玻璃门,只听见嘭地一声,子弹瞬间从枪管里飞了出去庆兔兔的新枪威力十足,子弹几乎在同时嘭地一声粘在玻璃门上。

庆小兔的枪也同时开火,庆小兔的子弹也粘这里玻璃门上。

庆小兔的手枪和子弹不是原配夫妻,子弹和枪管不能严丝合缝,庆小兔能够把子弹打出去,子弹的威力却大打折扣。

到底庆兔兔玩的是新枪,庆小兔一直缠着庆兔兔要枪。

庆兔兔说:“哥哥还没有玩好呢,让哥哥再玩一会。”

庆小兔就跟着庆兔兔后边转,庆小兔一直想去抓住新枪。

我说:“庆兔兔,你就让弟弟玩一下。”

庆兔兔这才把步枪递给庆小兔,真的新枪拿到手里,庆小兔又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这种步枪是大孩子玩的,庆小兔的小手根本就握不好抢,庆小兔握着后边的手没有办法扣动扳机,庆小兔前边的手抓不住前边的弹仓,最后庆小兔只好知难而退,庆小兔把新枪还给了庆兔兔,自己重新拿起了手枪。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