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15连着躺倒在地上四次

2019-11-19 06:58 | 宝宝成长

2815-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星期四多云转12~6℃客厅早晨温度14PM2.5-69

昨天早上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下午阳光就悄悄地俯瞰着大地。

今天早上起来,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流入客厅里。

八点钟听见庆小兔的声音,庆小兔从被窝里爬出来,庆小兔爬到大床边沿。

我说:“你爬到被子外边不冷呀?”

我把被子给庆小兔盖好,庆小兔把脸埋向被子里面。

外婆说:“我们起来吧。”

庆小兔头也没有抬一下说:“看电视。”

外婆说:“你眼睛都没有睁开,就在喊看电视,我们先穿衣服。”

庆小兔趴在那里还是一声声地喊要看电视。

外婆说:“外公在开电视了,我们穿衣服。”

外婆想把庆小兔拉起来穿衣服,庆小兔犟着往被窝里钻。

当黑猫警长的枪声响起来的时候,庆小兔一咕噜就爬了起来。

我们来到一楼的时候,一楼的奶奶在向我们吐着苦水。

一楼外边是一个防水木地板小院,这时候木地板上滴了一滩水,楼上继续在滴答滴答往下滴着水。

三楼三个湿漉漉的拖把挂在窗外。

一楼要三楼把拖把挂在其他地方,楼上的回答干脆利落:“我不挂在这里,我往哪里挂。”

现在我们住的小区已经不似当年,文明生活已经深入人心,新式拖把比比皆是,就是你没有赶这个时髦,你就是不懂得现代小区文明,你也要适当地考虑一下邻里关系。

你把拖把挂在大楼门口影响市容,你把脏兮兮的水滴在楼下木地板上损坏了邻里关系。退一万步说,你把拖把稍微把水爽干一点再挂出来,多多少少让楼下人少了一个提意见的理由。

庆小兔要去地下车库,外婆就留下来陪着邻居说话,也适当安抚一下邻里受伤的心。

庆小兔用手指着汽车说:“这里还有车。”

庆小兔把手指向另外一边说:“那里也有车。”

庆小兔用手指着远处地下车库进口说:“外婆在那里。”

外婆这时候已经站在小区外边等着我们。

庆小兔看见穿着制服的保安说:“警察。”

我说:“这不是警察,这是保安。”

庆小兔跟着说了一句保安。

庆小兔不止一次把穿着制服的保安当做警察,我告诉庆小兔警察和保安的衣服不一样,庆小兔始终不能分辨出哪一些人是真正的警察。

经过数不清的阴雨天气。今天蓝天终于显现,蓝天上漂浮着蚕丝般的薄云,太阳也喜洋洋的露出脸庞。

庆小兔走路喜欢走奇形怪状坑坑洼洼的地方,马路上的窨井盖妈妈一直在告诫庆小兔不要在上边走。

外婆走到一个窨井盖跟前,外婆用手指着窨井盖说:“小九,你看,这个窨井盖就坏了,你要是走上去,一下子掉下去怎么办?”

庆小兔说:“掉下去。”

这是一个水泥制作的窨井盖,窨井盖已经裂成几瓣,其中有一块还塌陷下去了。

今天一路上我让庆小兔拿着播放器,播放器播放《外公是一个樱桃树》。

庆小兔多远就说:“跳舞。”

外婆推着庆小兔走过去,外婆才问庆小兔要不要看跳舞,外婆把童车又倒转回来。

耀眼的阳光迎面扑来,庆小兔用手遮挡在眼前,庆小兔说:“不能看。”

外婆说:“晒一晒太阳也好。”

我说:“这里是对着阳光,还是把庆小兔推到阴凉处,明天再来,我们就在对面看。”

茶几上放着昨天晚上没有吃完的菠萝,庆小兔用小叉子扎了一块拿着,庆小兔把菠萝放着嘴里舔一下。庆小兔又拿起一个叉子扎了一块菠萝来到我的面前,庆小兔说:“外公吃。”

庆小兔又给外婆送去了一块菠萝,庆小兔这才开始吃自己手里的菠萝。

庆小兔说:“看电视,看托马斯。”

庆小兔看过《火车宝宝》,庆小兔听过火车的故事,但是我们并没有跟庆小兔提及托马斯的故事,不知道庆小兔怎么会想起来要看托马斯的。

庆小兔并不贪得无厌,两集电视刚刚结尾,庆小兔就把电视机关了。

在阳光房,外边有人沿院墙边小路在走。

庆小兔说:“有人来了。”

庆小兔问:“我要不要叫?”

我说:“别人看着你,你就可以叫。”

庆小兔马上就大声地喊起来,路上的爷爷奶奶也对着庆小兔挥手说话。

庆小兔拿了姨妈种花的铲子说:“挖土。”

我说:“你自己不是有铲子吗?”

庆小兔回到屋里拿了铲子,庆小兔刚刚走到侧门。

庆小兔说:“扭扭车。”

过来马路庆小兔就忘了挖土的事情,庆小兔的扭扭车一路向前。

天终于有了起色,江边小路上的人也渐渐地多了起来。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一路高歌,庆小兔不知道哪来的精神,庆小兔一边走,庆小兔一边大喊大叫。

两个身体魁梧的爷爷,两个人迈着蹒跚的步伐从后边走来。

庆小兔调转车头迎着两爷爷开过去,庆小兔猛然刹住车停在两个爷爷的前边,庆小兔仰面望着爷爷,两个爷爷稍微迟疑了一下,庆小兔从两个爷爷中间开过去,庆小兔又转回头从两个爷爷中间开了出来。

两个小姑娘骑着滑板车从草地里来到路上,庆小兔马上骑着扭扭车跟了上去,庆小兔扭扭车风驰电掣,庆小兔紧紧地挨着小姑娘滑板车旁边驶过去。

两个小男孩骑着自行车在挡车石跟前停下来,庆小兔的扭扭车也冲上去,庆小兔的扭扭车重重地撞在挡车石上。

男孩在用手推挡车石,男孩的奶奶说:“太重了。”

庆小兔用手推了一下挡车石,庆小兔说:“搬不动。”

这几个挡车石也太大了,圆滚滚的大理石球直径有七十厘米。

听见江边有人在吹箫,庆小兔站起来就往下边走,庆小兔并没有去看别人吹箫。

庆小兔看见地面上雨水,庆小兔慢慢的把脚探过去。

我说:“庆小兔,不要踩水。”

庆小兔的脚已经在稀泥上滑过,江边的稀泥不是一般的稀,是很细很细的泥粉。

我说:“这里的泥很滑的,会把庆小兔滑倒的。”

庆小兔还是把脚在泥地轻轻地往前滑,泥地上马上出现一条鞋子滑行的痕迹。

庆小兔抬起脚看了一眼,庆小兔说:“泥巴。”

庆小兔捡了一片树叶在擦鞋,鞋上边的泥巴不是那么好清理的。

庆小兔把树叶递给我:“外公擦。”

一片树叶远水不解近渴,我说:“这里没有树叶了,我们上去去找大一点的树叶。”

庆小兔趴在台阶旁边的斜坡大理石往上爬。

我说:“庆小兔,你这样爬上去,你的棉袄就洗不干净了。”

庆小兔站起来说:“洗不干净了。”

庆小兔的棉袄棉裤免去一劫。

庆小兔沿着雨水盖板上边走到坡顶。

来到珍惜鱼类流放点,庆小兔马上就要往上爬,我把庆小兔抱了上去。

庆小兔一个手牵着我,庆小兔就往上走,碑的顶面坡度有一点大,庆小兔的鞋底有一点滑,庆小兔走不了几步就滑倒了,庆小兔想爬起来,庆小兔没有办法起来,庆小兔只能顺其自然地往下滑下来。

庆小兔望着高高的碑顶,庆小兔只能望洋兴叹,庆小兔的一双手完全成了一双黑爪子。

庆小兔用手指着远处的卫生间说:“洗手。”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我还没有来得及给庆小兔打开水龙头,庆小兔说:“小九会。”

水流有一点小,庆小兔说:“小九调。”

庆小兔又把水龙头开大了一点。

一个小男孩也来到卫生间,男孩比庆小兔小六个月。

男孩奶奶说:“你要不要跟哥哥玩呀?”

男孩没有跟庆小兔玩,男孩走了。

我问:“你怎么不和弟弟一起玩呀?”

庆小兔说:“弟弟已经走了。”

就在扭扭车离开胭脂园的那一刻庆小兔停下来。

在出胭脂园出口的地方是一个不长的斜坡,坡的长度有一米长,但是坡度可能会有二十度以上。

庆小兔的扭扭车走到跟前,庆小兔往前走了一步,扭扭车又退了回来。

我过来拉住扭扭车的方向盘,我想帮助庆小兔把扭扭车骑上来。

庆小兔说:“不要,小九会。”

庆小兔又开着扭扭车往上走,庆小兔抬起车头往上走,坡还是有一点长,庆小兔提着扭扭车只是走了两步,庆小兔又坐了下来,扭扭车反而往后滑的更远。庆小兔终于开口要我拉他的扭扭车上去。

扭扭车开上去,庆小兔并没有往回走,庆小兔调转车头来到坡道边沿。庆小兔小心翼翼地往前一点点下移,庆小兔看看没有什么问题了,庆小兔抬起两个脚,扭扭车载着庆小兔飞驰下去。

胭脂园是在江边,所以广场是一个漫漫的斜面,雨水可以顺利流向长江里,庆小兔的扭扭车也顺势冲了出去。

飞驰的扭扭车让庆小兔感到兴奋异常,庆小兔翘着两条腿,庆小兔两个手也松开方向盘,庆小兔高高的举起两个手,庆小兔欢呼着驶向更远处。

庆小兔的扭扭车开了回来,庆小兔扭扭车站在起跑线上,庆小兔稍微迟疑一下,庆小兔的扭扭车就开了出去,扭扭车刚刚离开斜坡,庆小兔就高举两个手,庆小兔喊着跑向远方。

这一次庆小兔毫不犹豫地滑了下去,庆小兔同时也松开双手,扭扭车的速度太快,庆小兔松开手,庆小兔的上身随即向后仰去,庆小兔的两个脚把扭扭车刹住。我这时候正在旁边给庆小兔录像,我根本就来不及反应,我只是说:“不能松手。”

我眼睁睁的看着庆小兔从扭扭车上滚了下来。

扭扭车已经停下来,庆小兔穿着一身厚厚的棉袄棉裤,庆小兔本能地努力把头抬起来,庆小兔头没有落在地上,庆小兔很快爬了起来。

庆小兔还没有忘记飙车的快感,庆小兔重新站在起跑线上,庆小兔还是小心了一点点。

但是庆小兔很快好了伤疤忘了疼,庆小兔这一次刚刚启动,庆小兔就得意忘形地把两个手举起来。

扭扭车刚刚把速度提升起来,庆小兔一下子往后仰起身子,庆小兔身子往右滚到地上,扭扭车并没有因为没有人而停下来。

庆小兔还是没有被碰伤,但是这一次把庆小兔吓一跳,庆小兔趴在地上不起来了,庆小兔很生气。

我说:“扭扭车刚刚往下滑,速度很快,这时候不能松开手,只有扭扭车走到平地上,没有那么快了,你才能松开手。”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庆小兔已经不愿意再蹬扭扭车了,接下来都是我用绳子拖着走。

我也疏忽了扭扭车的转向,我在转弯的时候就没有顾及扭扭车,结果我转向太急,扭扭车两次被我拉倒,当然庆小兔也被翻到在地上。

姨爹从武汉回来了,姨爹回来就去学校接庆兔兔放学。

庆小兔起来以后才想起来接哥哥,庆小兔看见庆兔兔的时候,庆兔兔手里正拿着东西在吃。

庆兔兔首先发现庆小兔,庆兔兔马上走到灌木丛的另一边,庆小兔大声地在喊哥哥,姨爹递过来一个椪柑,庆小兔这才没有要庆兔兔过来。

姨爹带着庆小兔,庆兔兔牵着大毛去溜弯。

庆兔兔正准备去做作业,姨妈回来了,姨妈说:“你现在精神很好,你就先做俯卧撑和跳绳。”

姨妈给庆兔兔准备衣服,姨妈给庆兔兔准备洗澡用品,姨妈用电吹风给庆兔兔吹头发。

庆兔兔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完了,妈妈这才带着庆兔兔去复习英语,我们走了,姨妈继续给庆兔兔复习语文数学。

我让小爱同学给庆小兔播放《巴布工程师》,庆小兔就站在小爱同学旁边听故事。

妈妈说:“声音太大了。”

外婆说:“那就把它关了。”

我正在屋里写日记,我说:“总不能为了一个而牺牲另外一个吧。”

没有了巴布工程师,庆小兔来到我的电脑旁边,庆小兔坐在我的腿上,庆小兔开始操作鼠标了。

姨妈说:“小九,你怎么在看电脑呀?你跟姨妈一起捉迷藏好不好?”

庆小兔马上喊着捉迷藏,跟着姨妈跑到客厅里。

姨妈说:“小九,你躲起来,姨妈找。”

庆小兔把两个眼睛用手捂住,庆小兔说:“我躲好了。”

姨妈说:“你走都没有走,你怎么躲好了?”

庆小兔说:“我看不见了。”

姨妈说:“你看不见,就是别人也看不见你呀,你是不是鸵鸟呀?”

姨妈说:“小九跟姨爹捉迷藏。”

庆小兔马上推着姨爹到卧室里,庆小兔说:“姨爹,捉迷藏。”

庆小兔跑回客厅里,庆小兔还没有站稳,庆小兔马上就往卧室里跑,姨爹这时候也刚刚从屋里出来,庆小兔一把抓住姨爹,庆小兔哈哈大笑起来。

姨妈说:“小九,你躲起来让姨爹找。”

庆小兔环顾四周想往哪里藏,姨妈说:“你躲到沙发里面去。”

庆小兔来到靠窗户跟前的沙发跟前,庆小兔蹲了下来,姨妈说:“小九,你要把头低下来。”

庆小兔把头往下低了一点,庆小兔的眼睛还在看着姨爹的方向。

回到妈妈家。

庆小兔按了一会有声挂图,庆小兔要我抱起来,庆小兔在柜子里找零食,庆小兔找了一包饼干,饼干板栗大小,饼干上边都是一些格子。

庆小兔自己拿了一块,庆小兔往我的嘴里放了一块,我很快一块饼干吃完了,庆小兔一块还没有吃三分之一。

庆小兔又给我了一块饼干,我的一块饼干又没有了,庆小兔的饼干还没有吃完,庆小兔又给我抓了一块饼干,我说:“外婆出来了。”

庆小兔马上喊:“外婆,吃饼干。”

外婆说:“外婆不吃,小九吃。”

我说:“给你你就吃,小九是一片好心,你不吃,辜负了庆小兔的一片好心,庆小兔就要多吃一块饼干。”

结果庆小兔也只吃了两块饼干。

庆小兔要外婆把遥控汽车放起来,庆小兔要外婆把小猪存钱罐拿下来。

听到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庆小兔说:“乱七八糟。”

外婆问:“什么东西乱七八糟呀?”

庆小兔说:“钱。”

外婆问:“怎么钱变得乱七八糟了?”

庆小兔把小猪储蓄罐里的钢镚都倒了出来,小猪储蓄罐里钢镚不是一模一样的。

外婆说:“不是乱七八糟,这是不一样。”

庆小兔说:“装不进去。”

外婆说:“这个不叫装不进,这个叫倒不出来。”

有几个钢镚在小猪的脚里倒不出来,外婆帮着庆小兔把小猪里面的钢镚都倒了出来,庆小兔又一个个把钢镚塞进小猪存钱孔里。

听见客厅里叮铃东隆一阵响,我来到客厅看小猪存钱罐滚落在地板上,庆小兔站在柜子跟前的椅子上。

我问:“庆小兔,怎么了?”

庆小兔说:“放小猪。”

原来庆小兔想把小猪存钱罐放到柜子上,小猪存钱罐不是很重,但是小猪存钱罐很大,小猪存钱罐有五号篮球那么大,庆小兔站在椅子上,庆小兔两个手举不起来小猪存钱罐。

我说:“外公放。”

庆小兔马上用手挡住我说:“小九会。”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