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810庆小兔叠被子

2019-11-14 06:38 | 宝宝成长

2810-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三日星期六小雨转多云9~2℃客厅早晨温度14PM2.5-140

雾霾已经不是那么沉重了,虽然看四周还有一点浑浊,长江对岸大山的轮廓已经能够辨别出来。

姨妈问:“庆兔兔,你自己去机器人那里上课行不行呀?”

机器人培训班就在三期居民楼上,去三期就是出小区门口会有一点进出的车,这里是一个断头路,路旁有几个修车铺,只要稍微注意一点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我还是带着庆兔兔去三期去。

培训班就在对着大门的一栋楼上,我进来小区大门我就准备回家,我突然发现大楼的大门是关着的,以前每一次来大楼的门是开着的。

我来到大楼大门跟前,我拉了一下大门。大门果真打不开。

我按门铃,门铃里面说:“没有连接门铃。”

我以为我按的门铃次序不不对,我只好去求助于门卫。

小区大门和大楼近在迟迟,可能两者距离就三十米远,可是大门前一个半圆形的花坛,把大门和大楼的距离延伸了一倍。

没有事情散散步散散心是一种乐事,在人有事情的时候就会火急火燎,那真有点望山跑死马的感觉。

问了门卫,我按的房门号错了,应该1703,我按成了1701

我转回去重新拨,还是一样的回答,就是说这一层楼可能都没有住家户。

我又回到门卫室,我希望门卫能够帮助开门。

几个门卫不知道这里还有什么培训班,门卫要我拨打电话要机器人培训班下来人帮助开门。

我没有培训班的电话号码,门卫马上说:“你们就登记一下吧,就算你们来小区探访。”

登记了日期姓名和事由,登记了手机号码,门卫室这才叫一个门卫跟着我去开门。

远远地看见有人在开门,庆兔兔提着工具箱跟着进去了。

看来我的一番折腾化为乌有,门卫先生也少劳累一趟。

庆兔兔进门并没有上楼,我站在门口没有进去,我只是在外边要庆兔兔自己上去。

庆小兔醒了先叫外公,庆小兔要喝奶,庆小兔还没有完全睡醒,庆小兔含着奶嘴又闭上眼睛。

外婆怕庆小兔把奶滴到被子上,外婆把奶瓶轻轻地拿下来,庆小兔的嘴还紧紧地咬住奶嘴,庆小兔又把奶瓶要回去。

庆小兔迷迷糊糊地喝着奶,庆小兔一会功夫又不动了,外婆再一次想把奶瓶拿下来,庆小兔彻底地醒了。

庆小兔在洗脸,我把庆小兔的床上被子掀起了透透气。

我在卧室里记日记,听到姨妈说:“你和姨妈一起铺被子,你把被子头拽着。”

我过来看,庆小兔站在床上,庆小兔两个手拽着被子往一边拉。

庆小兔拉着被子中间,庆小兔有一点力不从心。

姨妈说:“你要一点点拉,你可以先拉一个被子角。”

庆小兔把被子一个角拉起来,庆小兔怎么也拉不动被子。

姨妈说:“你不能站在被子上,你先站在床头,然后你再去拉被子。”

庆小兔来到床头,庆小兔把被头拉起来,庆小兔还是拉不动被子。

姨妈说:“你不能站在被子上,你自己压在被子上,你怎么能够把被子拉起来呢?”

庆小兔站在床头,庆小兔把脚站在床上,庆小兔把被子拉平整,庆小兔再来到床头另一边,庆小兔又把被子另外一个角拉平展。

姨妈鼓掌说:“我们小九今天真行,我们小九会铺被子了。”

庆小兔又来到我们卧室,我们的大床三面不靠墙,庆小兔站在地上就可以拉着被子的一个角,我就站在庆小兔的对面,我配合庆小兔把毛毯,把被子一层层地拉平整。

庆小兔拍拍手说:“小九弄完了,我们出去玩。”

外婆说:“这一会出去是不是有一点早呀。”

我还是带着庆小兔出门了。

我说:“我们去小九家去看火车宝宝吧?”

因为姨妈家一台电脑不能上网,一台笔记本上网速度太慢,我今天还没有上传日记。

庆小兔看火车宝宝,我启动电脑工作,今天的电脑也出了问题。

已经十几分钟过去了,一篇文档还没有被打开,网页也没有一个被连接,我只好强制关机重新启动。

庆小兔看完两集火车宝宝,庆小兔还要看一集汪汪队,我的电脑还是赖在那里不愿意工作,我只好给电脑杀毒清除所有我不用的软件,只能祈求今天晚上电脑能够起死回生。

我在腿上挠痒,庆小兔低头看了一眼说:“外公,腿受伤了。”

一会庆小兔拿来一瓶药,就是我平常经常用的外敷的药,这个药我平时放的很高,药是放在六斗柜上的。

庆小兔把药瓶打开,庆小兔用手指头刮了一点药膏,庆小兔说:“外公抹药。”

庆小兔马上就往我的腿上抹。

我问:“庆小兔,你这个药在哪里拿的?”

庆小兔带着我走到六斗柜跟前,六斗柜跟前放着一个椅子。

庆小兔说:“上去,拿。”

我没有让庆小兔给我抹,我把药膏弄到我的手指头上,庆小兔马上又用手指头挖了一坨药膏。

我把药膏刮到我的手上。

我说:“药,我们庆小兔不要随便弄,外公自己会弄,庆小兔会给外公帮忙了,外公很高兴哟。”

庆小兔把手上残留的一个抹在自己的脸上。我给庆小兔换了一个米老鼠的扭扭车。

庆小兔说:“不对,不是这个。”

我说:“这个米老鼠多好看呀。”

庆小兔说:“不对,我要那个。”

我说:“那个扭扭车少一个轮子。”

庆小兔说:“我要那一个。”

我只好把原来的扭扭车换回来,庆小兔马上就骑到扭扭车上。

米老鼠扭扭车体态大一点,米老鼠扭扭车造型可爱,关键是米老鼠扭扭车完整无缺,现在庆小兔骑的扭扭车还少一个前边的小轮子。

扭扭车前边是四个轮子,两个大一点的轮子是着地滚动的,两个小一点的轮子平时并没有什么用处,两个小轮子只是在扭扭车前倾的时候才能起作用。

庆小兔知道扭扭车少一个前轮,但是少一个前轮并没有影响庆小兔热爱。

从小区侧门出去,我准备给庆兔兔打电话,我想庆兔兔是不是已经回家了。

打开小区侧门就看见庆兔兔提着工具箱从三期大门出来,跟着出来的还有一个小男孩和他的妈妈。

我说:“庆小兔,你看看那边是谁呀?”

庆小兔赶紧推开门出去,庆小兔看见庆兔兔站在对面大门跟前跟前。

庆小兔大声地喊:“庆兔兔,庆兔兔。”

庆小兔一直喊庆兔兔为哥哥,今天不知道庆小兔怎么了,庆小兔一声一声地喊庆兔兔。

庆兔兔迅速地跑过来,庆兔兔站在庆小兔面前说:“哥哥,哥哥。”

庆小兔还是:“庆兔兔,庆兔兔。”

庆兔兔抬起一条腿说:“哥哥,哥哥。”

庆小兔这才改口叫哥哥。

“庆兔兔。”庆小兔喊道。

阿姨问庆兔兔:“这个是你的弟弟吗?”

庆兔兔说:“是呀。”

庆小兔喊:“阿姨。”

我说:“庆小兔,我们要走了,我们跟阿姨再见。”

庆小兔马上举起手说:“阿姨再见。”

庆兔兔不用说,礼貌待人是庆兔兔的特色。

我把庆兔兔的工具箱接过来,庆小兔跟着哥哥一路狂跑。

我把工具箱放在扭扭车上,咕噜噜走的扭扭车很快把工具箱掀翻在地,庆兔兔把自己的外套也递给了我。

于是我一个手提着扭扭车,我胳膊下边夹着庆兔兔的外套,我另外一个手提着工具箱。

进到小区里庆兔兔几步就跑到家里,庆小兔却不愿意走了,庆小兔坐在扭扭车上,庆小兔要我把工具箱放在他的背后,我扶着工具箱,庆小兔又不让我扶。

庆小兔还没有走两步,工具箱桄榔一声就翻到在地上。庆小兔把工具箱抱着,工具箱有一点大,庆小兔勉强能够抱起来,庆小兔扭扭车又没有办法骑了。

于是庆小兔从扭扭车上下来,庆小兔提着工具箱走,庆小兔晃晃悠悠地提着工具箱,工具箱有一点重,庆小兔走了几步就提不动了。

于是庆小兔工具箱不要了,庆小兔的扭扭车也不要了,庆小兔望着小广场走去。

我说:“庆小兔,我们先回家吧,你看哥哥已经回家了。”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要不我们先把哥哥的衣服和工具箱送回家,我们再出来玩。”

庆小兔也不听我在说话了,庆小兔径直往前走。

外婆到小广场来找我们,庆小兔这才跟着外婆一起回家。

庆小兔张开嘴说:“鸡蛋。”

外婆来了。

庆小兔说:“还要鸡蛋。”

外婆说:“我们吃包子好不好?”

庆小兔两个手握着包子,庆小兔张开嘴大大地咬了一口。

我说:“看着庆小兔吃包子,就让人产生食欲。”

没有几个人像庆小兔这样吃饭的,庆小兔的胃口就那么好。

外婆说:“今天小九弄不好中午饭就不会吃了。”

包子已经吃了三分之一,庆小兔就是把包子皮吃进去了。

突然庆小兔张开嘴,庆小兔把嘴里的包子馅吐了出来,庆小兔嘴里哈哈地大出气。

我问:“你怎么把包子吐了?”

庆小兔说:“辣,好辣,哈哈。”

庆小兔继续大出气。

我把剩下的包子让外婆看。

外婆说:“这包子没有放辣椒呀?”

外婆把剩下的包子放进嘴里。

外婆疑惑地说:“我没有放辣椒呀,怎么这个包子馅有一点辣呀?”

我让庆小兔复习了生字笔和牛,我又教了庆小兔床和门两个字。

庆兔兔让姨妈检查作业。姨妈看了以后说:“庆兔兔,你今天很棒,每一道题都做对了。”

姨妈说:“你继续做数学题。”

庆小兔挤在庆兔兔和姨妈中间。

庆小兔说:“数学题。”

姨妈说:“哥哥在做除法。”

庆小兔说:“七八九。”

姨妈说:“十八个苹果。”

庆小兔说:“七八九。”

姨妈对庆兔兔说:“十八个苹果分几份。”

庆小兔还是说七八九,姨妈只好不说了。

我拿着卡片让庆小兔给姨妈念,庆小兔看着卡片在犹豫中。

我说:“床。”

庆小兔跟着说了一遍。

我拿着门让庆小兔念,庆小兔大声地告诉了姨妈。

庆小兔在吃车厘子。

姨妈说:“小九,你教姨妈认字好不好?”

庆小兔拿着门的卡片说:“门。”

姨妈说:“我们小九说的真好,姨妈一下子就学会了,还有一个字呢?”

庆小兔想不起来了,我歪下头轻轻地说:“睡觉的。”

庆小兔马上也把头斜下来,庆小兔说:“睡觉的。”

我和姨妈都笑了。姨妈说:“床。”

庆小兔这才跟着说了一句床。

庆小兔要吃葡萄干,我给庆小兔四颗葡萄干。

庆兔兔也要葡萄干,我让庆兔兔自己抓,庆兔兔抓了一大把葡萄干。

庆兔兔手里掉下一颗葡萄干,我把葡萄干递给庆小兔,庆兔兔马上伸出手要这颗葡萄干。

我说:“你已经吃了那么多了,弟弟才吃了几颗葡萄干。”

姨妈说:“你不要这样说。”

我不知道我说错了什么,兄弟姐妹之间是不分高低贵贱的,兄弟姐妹之间应该平等相待,家长不能因为喜欢或者小而有所偏向。平等不等于完全一样,身体状况不一样,年龄大小不一样,家里的经济条件不一样,也会有一点点差别。

孔融让梨,同情弱者,感恩一切,也是中华民族的美德。

我拿起卡片给庆小兔认,庆小兔把床说成床上。

庆兔兔来到我的电脑旁边,庆小兔骑着挖掘机跟在后边。

庆兔兔说:“外公,你可以去我的房间了。”

也就是说我要换一台电脑了。

庆兔兔把小爱同学接通电源,庆小兔迫不及待地喊着:“小爱同学,汪汪队。”

庆小兔也太性急了,庆小兔不停地喊,但是庆小兔的手也没有闲着,庆小兔不断地扳动开关,小爱同学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小爱同学就失去动能。

庆小兔发现小爱同学没有了动静,庆小兔再把电源开关合上,小爱同学还要有一个启动过程,庆小兔又在命令小爱同学。

外婆喊大家吃饭。

庆兔兔说:“等一会。”

庆小兔说:“不要。”

姨妈说:“庆兔兔,你下午还要打跆拳道,你吃完饭还要睡一会,这样你下午去就会有精神。”

庆兔兔跑过来吃饭了,庆小兔还在那里大声喊着。

外婆说:“小九在喊什么呀?”

我说:“庆小兔在喊小爱同学,庆小兔想让小爱同学播放汪汪队。”

外婆说:“昨天晚上小九听汪汪队就那么认真。”

庆小兔在喊:“汪汪队,汪汪队。”

庆小兔想让小爱同学播放汪汪队。

姨妈说:“不要管他,他不过来吃饭,大家都不要理他。”

庆兔兔跑到庆小兔跟前说:“小九,一会我们吃完饭,哥哥和你一起看汪汪队好不好。”

姨妈把庆兔兔叫了回来。

庆小兔骑着挖掘机来了,庆小兔喊我,我没有做声。

庆小兔喊外婆,外婆也没有说话。

庆小兔用挖掘机的挖臂敲打庆兔兔的凳子,庆兔兔夹了一块莴笋喂庆小兔。

庆兔兔吃完了,庆兔兔说:“我吃完饭可以不可以看一集动画片?”

姨妈说:“你如果把钟看对了,就让你看一集动画片。”

庆兔兔说:“现在已经十二点十五分了。”

姨妈说:“回答正确,你可以看动画片。”

庆兔兔还没有走到电视机跟前,庆小兔已经把电视机打开了。

姨妈说:“庆兔兔,小九没有吃饭,你这一次就不要看了吧。”

庆兔兔过去把电视机关了,庆小兔马上大哭起来。

没有人理睬庆小兔,庆小兔跑过去搂着庆兔兔,庆小兔说:“抱。”

姨妈说:“你把小九抱到凳子上。”

庆兔兔把庆小兔抱到凳子上,庆小兔马上就从凳子上滑了下来。庆小兔还是搂住庆兔兔要抱,庆兔兔要庆小兔来到沙发跟前,庆兔兔坐在沙发上抱着庆小兔。

庆小兔拿着一个蛋挞过来,庆小兔说:“外公吃。”

我说:“这个叫蛋挞,蛋挞好吃不好吃呀?”

庆小兔说:“好吃。”

我问:“你谢谢姨妈没有呀?庆小兔走到厨房,庆小兔也忘了谢谢姨妈,庆小兔又拿了一个蛋挞给外婆。

庆小兔说:“外婆吃。”

庆兔兔下午去打跆拳道回来就在球场玩。

姨妈要庆小兔去叫庆兔兔回来,我跟着庆小兔来到球场。

庆兔兔在球场看高年级女生在打篮球,庆小兔自己一个人在转圈。

回来姨妈说:“小九身上哪里破了,小九身上那么多血。”

我说:“在外边庆小兔哪里也没有去,就是在路上跑了一会,在球场站了一会功夫,庆小兔什么也没有摸过。”

给庆小兔洗完手,发现庆小兔的右手食指割破一个口子,捏了好一会还在流血,外婆哆哆嗦嗦地给庆小兔裹创可贴,庆小兔哭着不让贴,外婆的创可贴没有贴上。

给庆小兔用纱布捏一会,庆小兔指头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外婆又拿了创可贴,外婆已经不敢再给庆小兔贴,还是姨妈给庆小兔贴了创可贴,庆小兔用手撕扯创可贴,我说:“我们看动画片。”

庆小兔说:“外公抱。”

姨妈说:“小九罩衣上那么多血,妈妈回来就会不高兴的。”

外婆给庆小兔换罩衣,庆小兔的罩衣上竟然有七八处血的痕迹。

外婆问:“你是怎么带小九的,小九手上受了伤。小九手上流了那么多的血都不知道。”

我说:“我不可能一直看着庆小兔身上每一部分,我只要庆小兔不磕在碰着,没有摔倒,没有被别人欺负就可以了。”

吃饭了,妈妈要庆小兔坐到凳子上,庆小兔举着手指头不上去。

庆小兔来到姨妈跟前,庆小兔伸出手说:“疼,姨妈抱。”

姨妈抱着庆小兔吃饭。

外婆说:“小九,我们坐在姨妈跟前吃饭好不好?”

庆小兔把受伤的手指头让外婆看,庆小兔说:“手疼。”

吃完饭妈妈给庆兔兔复习功课。

姨妈饭也没有吃完,姨妈把庆小兔抱到沙发上坐着,姨妈给庆小兔念《笨狼的故事》,姨妈把一本书都讲完了,姨妈每讲一样东西,姨妈就会让庆小兔说一次。

姨妈突然想起来庆兔兔的校服,姨妈推开门问:“庆兔兔,你外边的衣服呢?”

庆兔兔说:“我没有拿。”

于是庆兔兔马上出去到球场找衣服,姨妈也连忙跟着到球场找衣服。

还好这个小区的人没有那么杂乱,庆兔兔的衣服还放在那里。

庆小兔来到我的电脑跟前。

庆小兔说:“小爱,飞侠。”

于是让小爱同学播放超级飞侠,庆小兔整整听了两集超级飞侠。

庆兔兔没有回来睡觉,我们都回到妈妈家睡觉。

庆小兔把十二生肖挂饰拿出来玩,这是妈妈在西安上学时候买的,还有一个是姨妈去陕西旅游买的。十二生肖挂饰是卡通造型,庆小兔只有老鼠牛虎龙和猪没有认出来。其实十二生肖庆小兔大部分都认识,只不过经过艺术加工,一个个体太小没有办法充分表达。

妈妈的电话响了,外婆拿着电话给妈妈。

庆小兔指着卫生间说:“妈妈在洗澡。”

庆小兔看着手机说:“爸爸,我在吃椪柑。”

爸爸问:“小九,你今天在哪里玩了?”

庆小兔没有说话。

妈妈说:“你今天不是在江边玩了吗?”

其实妈妈也不知道庆小兔今天在哪里玩的。

庆小兔说:“我在外边玩。”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