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787不愿意和豆苗一起玩

2019-10-22 11:13 | 宝宝成长

2787-二零一九三十一日星期四多云4~-1℃客厅早晨温度12PM2.5-128

庆小兔现在好像有了主意,庆小兔不管做什么,庆小兔只要自己还没有满足,庆小兔就会继续要,庆小兔会用哭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庆小兔不想睡觉,庆小兔就会一直说:“我要玩。”

这时候谁说也不行,就是晚上妈妈要庆小兔睡觉也不行,妈妈给庆小兔念书也失去吸引力,牛奶一样打不动庆小兔的心。葡萄干庆小兔只要想吃,庆小兔就会说:“我要吃,葡萄干。”

但是庆小兔也不会没头没了,庆小兔哭闹一会,庆小兔会自动转换话题,吃东西庆小兔也不会漫无止境,庆小兔是吃好了就停。

早上才七点四十分,就听见庆小兔在喊,我以为庆小兔要喝牛奶,我问:庆小兔,你是不是要喝牛奶?

庆小兔断然拒绝,过一会庆小兔又想起来说:“喝牛奶。”

我看柜子上的牛奶瓶,两个那奶瓶都已经被牛奶污染,就是说庆小兔早上牛奶已经喝过了。

外婆还是给庆小兔冲了牛奶,牛奶庆小兔只是象征性地喝了一口。

庆小兔说:“我要看火车。”

于是庆小兔一边穿衣服,庆小兔一边看《火车宝宝》。

庆小兔每次从两个小区的路上走过,庆小兔就会捂着鼻子说臭,我和外婆不知道哪里有臭味,于是我和外婆沿路仔细闻,好像就是一点点潮湿的霉味。

今天妈妈让过来一个双肩包,这是春节庆兔兔庆小兔旅游的用品,庆小兔来到姨妈家,庆小兔要外婆给自己把背包背上。

庆小兔说:“上学去啰。”

庆小兔背着书包来到窗户跟前,庆小兔说:“外公,出去,我要上学了。”

庆小兔从窗户来到外边,庆小兔沿着木台阶往下爬。

庆小兔看着大毛在窝里,大毛的房子就在阶梯旁边。

庆小兔说:“大毛起来了,大毛上学去。”

大毛用奇异的眼神看着庆小兔庆小兔把身体探出去,庆小兔伸出手去摸大毛,庆小兔的重心偏移庆小兔从第二阶梯上滚了下去,庆小兔马上就大哭起来。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很快不哭了。

大毛起来在吃饭,庆小兔用手指着说:“大毛在吃狗粮。”

昨天在纸上写着爸爸妈妈的名字,庆小兔用手指着纸上的名字说: “爸爸妈妈哥哥。”

庆小兔把麦昆铅笔盒放在纸上,庆小兔拿着铅笔沿着铅笔盒在画,庆小兔说:“画车。”

庆小兔描汽车轮廓没有固定位置,庆小兔一直在描,庆小兔的汽车也不断地移动位置,庆小兔也不知道自己画的那一条线是对的。

庆小兔说:“梯子。”

我以为庆小兔要喂鱼,庆小兔要把人字梯放在客厅中央,庆小兔用刷子仔仔细细把人字梯刷了一遍。庆小兔把汽车铅笔盒放在人字梯上,庆小兔把一辆惯性汽车也放在一起,庆小兔让惯性汽车倒车。

庆小兔说:“倒车请注意

庆小兔在吃西瓜子,西瓜子在庆小兔嘴里嚼的稀巴烂,庆小兔把西瓜子给我,

庆小兔说:“去皮。”

姨妈家里夹西瓜子的夹子没有找到,我拿着钢丝钳来夹西瓜子。

庆小兔把钢丝钳要过去。

我说:“你不会夹。”

庆小兔说:“我会夹

庆小兔照着我的样子把西瓜子放在钢丝钳的开口里,庆小兔用两个手扳动钢丝钳的把柄,庆小兔夹不开西瓜子,庆小兔又把钢丝钳给看我。

庆小兔说:“外公,剥皮。”

外婆说:小九会唱,超级飞侠,我爱你。

外婆说:“小九,你唱给外公听。”

庆小兔马上就唱了一遍,当然庆小兔的歌没有那么动听,但是庆小兔唱的歌词还是听清楚了。

庆小兔在劈叉,庆小兔对着我说:“劈叉。”

庆小兔两条腿慢慢地展开,就在余承泽的下档里地面一拳的距离的时候,庆小兔身子往前一歪,庆小兔整个身体往前扑到地面上。

庆小兔说:“倒了。”

庆小兔又做了几个劈叉动作。

庆小兔拿起口琴在吹。

外边的门铃响了,原来是豆苗和她的外公外婆来了。

庆小兔看见大门打开,庆小兔迅速跑进房间,当豆苗外公外婆坐下来的时候,庆小兔又悄悄地从房间里出来。

庆小兔躲在墙角偷偷地往外看。

庆小兔看见豆苗站在那里,庆小兔向豆苗招手,庆小兔说:“妹妹来。”

豆苗愣愣地注视着庆小兔。

豆苗外婆推了豆苗一下说:“哥哥喊你,快去跟哥哥一起玩。”

豆苗犹犹豫豫,豆苗慢慢地走向庆小兔,豆苗刚刚走到庆小兔跟前,庆小兔用手拉着豆苗的手,豆苗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庆小兔拉着豆苗就进了屋里,庆小兔把豆苗带到玩具箱跟前。

庆小兔拿起一个挖掘机递给豆苗,豆苗伸出手,豆苗犹豫了一下。

我说:“豆豆,拿着,哥哥给你玩呢。”

豆苗这才把挖掘机接过来,豆苗拿着挖掘机就想走开,庆小兔又拿起一个挖掘机递给豆苗。

豆苗还是离开了屋里,庆小兔拿着挖掘机就追了出来。

庆小兔没有往客厅里走,庆小兔站在走廊拐角处,庆小兔又在向豆苗招手,庆小兔举着挖掘机要豆苗过来。

我说:“庆小兔,过去找妹妹玩呀。”

庆小兔还是不愿意往前走一步。

豆苗的外公走了。

我说:“豆豆的外公走了。”

庆小兔这才拿着挖掘机来到豆苗跟前,我不知道为什么庆小兔不愿意来到豆苗外公跟前。

庆小兔把挖掘机递到豆苗跟前。

豆苗外婆说:“谢谢哥哥。”

豆苗还没有说,庆小兔却自己说:“谢谢哥哥。”

庆小兔拿起一把枪,豆苗伸出手要枪,枪庆小兔不愿意给豆苗,庆小兔拿了绒毛熊给豆苗。

豆苗把皮球抱起来

庆小兔说:“我要球。”

庆小兔过来夺豆苗手里的皮球

我说:外公给你再找一个球。

豆苗在玩具箱里看见一把奶粉勺子,庆小兔马上就跟豆苗要。

外婆说:“奶粉勺子到处都是,外婆给你找一个。”

庆小兔和豆苗一个人拿着一个奶粉勺,豆苗把勺子含在嘴里,庆小兔也把勺子含在嘴里,豆苗在舔奶粉勺子,庆小兔也用舌头在舔勺子。

十一点四十分,豆苗外婆说:“豆豆,我们回家吧?”

豆苗说:“我不。”

豆苗外婆说:“你不回家,奶奶就带小九哥哥走了。”

庆小兔马上就往门口走,庆小兔说:“我们走了。”

听见庆小兔说:“坐车走。”

一会就听见扭扭车的声音传出来。

豆苗走了,庆小兔骑着扭扭车走在豆苗在前边,外婆也跟着一起出去。

一会庆小兔回来了,庆小兔看见我,庆小兔挥挥手说:“外公,走。”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往小区里面走,庆小兔来到院墙跟前,这个小区的院墙跟前有一条供行人走路的小道,也可能是供保安夜间巡逻时候走的路。

庆小兔没有往家的方向走,庆小兔是背道而驰。

沿着小路扭扭车吱吱呀呀地走着,庆小兔已经走了很长时间,庆小兔来到小区堆砌建筑垃圾的地方,我要庆小兔拐弯把扭扭车骑到马路上,庆小兔用手指着更远的地方。

我说:“已经不早了,外婆已经烧好饭等着庆小兔了。

庆小兔还是骑着扭扭车离开小路,庆小兔在建筑垃圾场地停下来。

庆小兔说:“乱七八糟的。”

我没有想到庆小兔会说这句话,这是庆小兔第二次说形容词,没有人教过庆小兔,难道庆小兔是真的无师自通吗。

庆小兔用手捂着鼻子说:“臭。”

我说:“臭,我们就回家。”

庆小兔没有回家,庆小兔反而扭扭车上下来,庆小兔捡起一根木棍在玩水。

庆小兔把一个香烟头拨进水塘里,庆小兔抬起脚说:“捡回来。”

我连忙阻止庆小兔的行动,庆小兔是想到水塘里踏水。

庆小兔骑上扭扭车,庆小兔把扭扭车骑到一堆河沙跟前。

庆小兔说:“骑上去。”

我说:“你扭扭车进去就骑不动了。”

庆小兔坚持要往河沙里骑。

我说:“你不回家外公一个人回家了,你看外婆在那里等庆小兔呢。

庆小兔一动不动的坐在扭扭车上,我就一个人往前走,这里是小区最里面,马路上没有一辆汽车,远处开过来的汽车一目了然。

我走到马路拐弯处,庆小兔这才骑着扭扭车过来。

庆小兔透过灌木丛,庆小兔看见一只大白猫,庆小兔下来就去看大白猫。

庆小兔穿过灌木丛,庆小兔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