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786屋里有老虎,好害怕

2019-10-21 09:12 | 宝宝成长

2786-二零一九年元月三十日星期三小雨转雨夹雪5~0℃客厅早晨温度14PM2.5-258

七点五十分庆小兔就在喊,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

我打开电视机,外婆给庆小兔穿衣服。

庆小兔不是很喜欢外国的神笔马良,庆小兔还是喜欢英文版的《火车宝宝》。

今天姨爹要从武汉回来,姨爹没有带钥匙,我们还要提前去姨妈家。

外婆说:“我们走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

外婆说:“今天姨爹回来哟。”

庆小兔马上站起来,庆小兔过去把电视机关了。

楼下已经有了湿痕,雾霾似乎小了一点。

庆小兔说:“外公看,猫。”

一只大花猫从马路的一边跳到马路上,大花猫往两旁看了一眼,大花猫稍微迟疑一下,大花猫迅速从马路上跑过去。大花猫没有任何停留,大花猫纵身一跃,大花猫就跳进另外一个小区的院墙里。

庆小兔说:“猫走了,猫看不见了。”

姨爹来电话说小区侧门回来。

我说:庆小兔,我们去侧门接姨爹去。

庆小兔马上开门出去,庆小兔来到侧门门口朝外看。

庆小兔说:“口袋。”

原来庆小兔的罩衣口袋挂在铁门的铁上,庆小兔用手去拉,庆小兔不知道怎么拉开

我帮着庆小兔把口袋脱离险境,庆小兔反而把罩衣口袋故意往铁门上靠,庆小兔想知道自己的罩衣口袋是怎么挂上的。

看见姨爹背着背包过来,庆小兔喊:“姨爹,姨爹。”

姨爹要去杨岔路去交燃气费

姨爹问:“小九,我们去交燃气费好不好?”

庆小兔麻利的答应说:“去交燃气费。”

庆小兔交燃气费回来

庆小兔去储藏室把吉他抱到沙发上,庆小兔用手拨响琴弦。

庆小兔说:“我弹吉他。”

庆小兔又来到储藏室,庆小兔拉开抽屉,庆小兔说:“螺丝刀呢?”

庆小兔却拿出一把油漆刷,庆小兔说:“刷子。”

庆小兔拿着刷子在刷门,庆小兔把门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刷了一遍,庆小兔用手指着门说:“门好脏,门上有巴巴。”

庆小兔来到走廊里刷墙,一段小小的走廊都刷了一遍,不过庆小兔只是刷了自己手那么高的位置。

庆小兔来刷鱼缸,我问:庆小兔,你在给鱼缸刷呀。

庆小兔说:“我在刷鱼草。”

庆小兔刷的位置鱼缸里是一丛假水草。

庆小兔看见我在往纸上写字,庆小兔这才想起来自己几天没有画画了,庆小兔拿了笔开始画画。

庆小兔画画已经紧凑了许多,庆小兔在小小的一块地方可以画很多笔。庆小兔用手指着画说:“鱼。”

我说:“哦,你画的是一条鱼呀。”

庆小兔又画了一坨出来,庆小兔说:“小鸟。”

早上庆小兔就少喝了一顿牛奶,为了赶时间,来到姨妈家才给庆小兔喝奶。庆小兔来了吃了两个砂糖橘,吃了一个椪柑,庆小兔还吃了十二颗葡萄干。

外婆要庆小兔吃饭的时候,庆小兔不要吃饭。

姨爹说:“小九,姨爹要去松滋去看奶奶,小九是不是要跟着姨爹一起去呀?”

庆小兔马上就说:“哦,我们去看奶奶啰。”

庆小兔马上就往门口走。

姨爹说:“姨爹现在还没有走。”

于是庆小兔跟着姨爹走,姨爹去房间换衣服,庆小兔也跟着来到房间里,姨爹去上厕所,庆小兔也来到卫生间。

外婆说:“小九,外婆带你外边去玩。”

姨爹只是跟庆小兔开玩笑,庆小兔却认为这是事实,外婆带着庆小兔出去,姨爹这才得以抽身走

我午睡起来,庆小兔看见我,庆小兔说:“外公走。”

庆小兔去开阳光房的门。

一只白色的京巴从远处走来。

庆小兔说:“小狗。”

我说:“小白狗,白色的京巴

庆小兔“白狗来了。

庆小兔在草地里走着,庆小兔突然用手指着地上说:“下雪了。”

我还有一点奇怪,我看庆小兔手指的方向,地上草叶上星星点点的白色,是有一点像下雪

我说:“这个不是雪,这是园林工人给树干刷石灰滴下来的。”

可能是一个马马虎虎的园林工人,在给几棵树刷了石灰,树的四周的地面上都沾了石灰的光。

不过庆小兔还是有一定的想象力,庆小兔可能看到过下雪,但是我没有想到庆小兔会联想到下雪。

天上淅淅沥沥地冒起几滴雨点。

庆小兔用手摸摸头说:“下雨了,回家了。”

庆小兔要从灌木丛的缝隙里走出去,我伸出手说:“外公牵着。”

庆小兔说:“不要,不要外公牵。

灌木丛缝隙有一点小,庆小兔侧着身子一点点挤过去。

庆小兔回到阳光房,庆小兔拿了一个抓蝴蝶的网子。

庆小兔说:“抓蝴蝶。”

大毛走到庆小兔旁边来,庆小兔把网子扣在大毛的头上。

庆小兔说:“抓大毛。”

大毛迅速把头缩了回去,大毛回到狗窝里,庆小兔赶到狗窝跟前,庆小兔又把网子套在大毛的头上。大毛已经没有了退路,大毛想把头缩回窝里,网子让大毛头不能动弹。

庆小兔上床睡觉,我给庆小兔冲一百五十毫升牛奶

一会外婆说:“小九还要喝奶。”

我又给庆小兔冲了六十毫升牛奶。

一会我突然听见庆小兔在喊我的名字,我进屋看庆小兔。

外婆说:“小九刚刚喊你的名字了,小九要你哄

庆小兔看见我进来,庆小兔又喊了一声我的名字。

庆小兔要我陪着睡觉,我给庆小兔唱儿歌,我给庆小兔背乘法口诀,我数一到一百。

庆小兔很快就睡着了。

庆小兔已经睡了两个小时,我把火火兔打开,火火兔空唱了二十分钟,火火兔没有一个听众。

我大声地把庆小兔喊起来,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闭着眼睛哭着,庆小兔大喊大叫。

我说:“我们起来看飞侠。”

庆小兔哭着不要看飞侠。

外婆说:“我们起来去接哥哥。”

庆小兔哭着说:“不要。”

我说:“我们去接姨妈下班。”

庆小兔挥着手,庆小兔哭的更厉害。

我从屋里出来,庆小兔大声地在喊,外婆进屋去看,庆小兔在喊外公。

我进去要庆小兔起来,庆小兔继续大哭不起来。

我和外婆都出来了,庆小兔又在喊外公。

外婆说:“那家喂鱼的爷爷说,把他的一棵蔷薇苗踩倒了。”

我这才想起来,在鱼池边缘有几棵瘦弱的没有一片树叶的蔷薇,我还以为是野生的树苗,庆小兔每次往鱼池上爬,庆小兔的衣服就会被蔷薇的刺挂上,于是我把蔷薇枝条往外压了一下。

这个小区一楼各家各户都是开放式庭院,有钱人把庭院装修的豪华体面,有一些人家就大概修一条园林小路或种几棵果树修一个养鱼池。

这一家就修了一个养鱼池,养鱼池高高地耸立在地面上,上学的孩子都看不到鱼池里的鱼。其实鱼池里的水几乎干渴,就在靠外边的地方有一点雨水,里面有三条很小的锦鲤,

住家户用心装饰自己的庭院,就是为了显示自己高雅的素养,也是夸耀自己的财富富有。

这家的鱼池实在不敢恭维,却还要种一些有刺的灌木防止孩子们的到访。

虽然这里属于公共绿地,但是总归这是人家窗户外边的一亩三分地,住户不愿意别人过来情有可原。

庆小兔来到卧室门口,庆小兔没有进去,庆小兔探头探脑地往屋里张望看一下,庆小兔跑了回来,庆小兔装着很害怕的样子说:“屋里有老虎,好害怕。”

妈妈说:“老虎,老虎在哪里?”

庆小兔把手往大门外一指说:“在那里。”

转眼间庆小兔已经进入卧室。

庆小兔晚上从来没有惧怕过黑暗,房间里不开灯,不管看见看不见,庆小兔都敢进去。

今天庆小兔不知道在演那一出,突然冒出来屋里有老虎了。

庆兔兔拿着一本书出来问:“这个词还有哪一些?”

庆兔兔问的都是一些词组,都是一些近义词,比如温和写出相近似的词组:温柔、和蔼。比如叮叮当当要写类似是词组:慢慢悠悠、急急忙忙。

我就告诉庆兔兔一些选项。

我说:“这些东西都是书上的东西,你看了那么多书,就要把看过的东西都要记住,如果你看完一本书,你不知道书上在讲什么东西,拿你就会失去看书的意义。”

吃完晚饭庆小兔坐在童车里回家,进到小区,外婆抄近路先回家,庆小兔突然发现外婆不见了。

庆小兔说:“外婆不见了,外婆去买菜了。”

我说:“买菜,晚上外婆不会去买菜的。”

妈妈说:“外婆抄近路了,近路车子不好走,庆小兔坐车子要走马路上。”

回到家庆小兔说:“玩玩具。”

突然听到庆小兔在说:“疼。”

我问:“怎么了?”

庆小兔举起手指头让我看,庆小兔手指头上吊着一个塑料螃蟹。

庆小兔说:“螃蟹咬,疼。”

我说:“螃蟹在咬庆小兔呀?”

庆小兔说:“螃蟹厉害,螃蟹咬,疼。”

庆小兔拿着架子鼓的鼓槌,庆小兔拿着鼓槌到处敲,庆小兔走到门口去敲防盗门,防盗门咚咚咚地响起来。

外婆说:“这个又不是架子鼓。”

庆小兔说:“打鼓。”

庆小兔把非洲大鼓搬出来,庆小兔咚咚咚地敲着非洲大鼓,庆小兔的鼓槌并没有全部敲在大鼓中央,我演示给庆小兔看。

庆小兔重新敲起非洲大鼓,非洲大鼓咚咚咚地响起来。

庆小兔一个手拿着鼓槌在敲,庆小兔一个手捂住一个耳朵。

庆小兔说:“响。”

妈妈说:“小九,我们要念书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