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748庆小兔要外婆陪着睡觉

2019-09-11 11:05 | 宝宝成长

2748-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星期日多云12~4℃客厅早晨温度16PM2.5-100

雾气挥之不去,雾霾死皮赖脸,窗前就是脏兮兮的一块纱布挂着。

我们面前就像一副年代久远落满尘土的油画。

九点钟姨妈把庆小兔叫起来,庆小兔睁开眼睛就要喝奶。

庆小兔喊着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手里举着一辆警车。

庆小兔说:“外公,警车,呜呜,呜呜。”

姨妈拿着一个小包子过来说:“小九,我们吃包子吧。”

庆小兔马上把包子拿过来说:“吃包子了。”

庆小兔一边推着警车,庆小兔一边吃着包子。

包子庆小兔咬了两口,庆小兔把包子递给我。

我说:“庆小兔,你不吃早饭,你会没有力气玩的。”

庆小兔马上把包子又咬了一口。

庆小兔说:“有力气了。”

庆小兔又把包子递给了我。

庆小兔拿起一支笔,庆小兔在昨天的画纸上画了几下,昨天的画纸线条已经填满。

庆小兔说:“拿纸,画画。”

在书房我给庆小兔拿了一张纸,庆小兔拿着纸来到厨房,姨妈正在面盆里揉面。

庆小兔举着纸让姨妈看,庆小兔说:“姨妈,纸,大纸。”

姨妈说:“我们小九拿了一张大纸呀,我们小九要画画呀?”

庆小兔说:“画画,警车。”

姨妈说:“哦,我们小九还要画警车呀。”

庆小兔看了一眼面盆,庆小兔说:“和面。”

姨妈说:“姨妈给小九包包子吃。”

庆小兔拿起笔画了几下,庆小兔说:“要笔。”

圆珠笔线条画的不是很清晰,庆小兔要记号笔画画。

庆小兔画了几道,庆小兔把记号笔递给我。

庆小兔说:“画画。”

我把一辆警车躺在白纸上,我照着警车画了一辆警车。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警车。”

庆小兔把警车按在纸上,庆小兔拿着记号笔沿着警车边沿画着。

我跟外婆说:“你看,庆小兔在拿笔在描汽车。”

庆小兔只是在警车底部画了一条线,庆小兔举着画纸走到外婆跟前说:“外婆,警车。”

庆小兔又来到厨房让姨妈看,庆小兔说:“姨妈,警车。”

姨妈说:“哦,我们小九画的警车呀?”

庆小兔说:“画画。”

庆小兔继续自己的画作,庆小兔说:“七,八,九。”

庆小兔把记号笔递给我说:“七八九。”

我我在纸上写一个7

我说:“七。”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七。”

我一边写着8,我一边说八,庆小兔却用手指着继续说七。

我说:“八。”

庆小兔这才跟着说八。

我在写9,庆小兔在说:“七,八,九。”

我说:“九。”

庆小兔还是在说:“七,八,九。”

庆小兔拿着笔在纸上画了几下,庆小兔拿着纸去让外婆看。

庆小兔说:“七八九。”

庆小兔又拿着纸让姨妈看。

姨妈问:“哪个是我们小九写的呀?”

庆小兔只是继续说:“七八九。”

庆小兔把记号笔递给外婆,外婆拿着记号笔说:“我们画一个太阳。”

外婆让庆小兔跟着一起拿着笔,外婆一边画着一边说:“我们先画一个圆圈,我们在给太阳画一些光芒。”

庆小兔也跟着外婆说太阳光芒。

姨妈说:“小九,我们出去玩吧。”

庆小兔马上拉着自己的连衣裤棉袄说:“热。”

外婆过来把庆小兔连衣裤里的绒衣脱了下来。

姨妈说:“小九,我们出去骑扭扭车吧。”

姨妈很快就回来了。

姨妈说妈妈过来把庆小兔接走了。

很快妈妈带着庆小兔回来了。

庆小兔拖着扭扭车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拉着我就往门口走。

妈妈说:“还是我把小九带出去吧。”

庆兔兔庆小兔回来第一件事情,两个人一人一把枪开始打仗。

庆小兔开枪,庆兔兔身子往后一仰,急速往后退了几步。

庆兔兔开枪,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晃动身体,庆小兔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庆小兔身子往一旁一倒,庆小兔上身靠在了墙上。

庆兔兔中弹倒在地板上,庆兔兔刚刚举起枪,庆小兔也已经躺在地板上。

妈妈说:“庆兔兔,你的衣服还要不要了。”

庆兔兔马上爬了起来,庆小兔跟着也站了起来。

妈妈说:“弟弟还小,你往地下躺,弟弟就会学习你的样子。”

妈妈说:“小九,把你的衣服拍一下。”

庆小兔用手在裤腿上拍了一下,庆小兔马上端着枪又投入了战斗。庆兔兔爬上床,庆小兔也跟着爬上床。

庆小兔趴在床沿,庆小兔努力在甩动两条腿,庆小兔想把鞋子甩掉。

两个人在床上进行枪战,虽然两个人并没有接触身体,我还是时刻准备着,我怕庆小兔从床上滑下来。

吃饭了,庆小兔大口地吃着米饭,庆小兔又一次次地要往餐盒里放菜。

庆兔兔站起来帮着庆小兔夹菜。

妈妈说:“小九,你看哥哥多好呀,我们小九长大了,我们小九也要给哥哥帮忙。”

庆小兔说:“嗯,给哥哥帮忙。”

妈妈说:“你要谢谢哥哥呀。”

庆小兔嘴里嚼着菜说:“谢谢,哥哥。”

姨妈说:“庆兔兔,你做作业要像这样就好了。”

爸爸说:“我们房子已经交了定金。”

妈妈说:“就是那种老房子,里里外外重新粉刷了,门口还修了一个门卫。”

姨妈说:“庆兔兔,你就不能把学习提高一些,不要爸爸妈妈为你操那么多心。”

爸爸说:“要是他考不上金东方中学,只好让他到市里上学了。”

姨妈说:“彤彤有一次数学考了一个九十九点五分,他妈妈就恨不得打她一顿。”

妈妈问:“考那么好还不行呀?”

姨妈说:“她妈妈认为那是不应该错的地方。”

外婆说:“庆兔兔又不是不会,几天的题目我都看了,六八四十八两次都是对的,有一次庆兔兔写成六八四十六,其实就是庆兔兔没有细心。”

我说:“还是练习少了,熟能生巧,如果记得滚瓜烂熟,当听到六八,根本就用不着想,就马上会脱口而出。”

妈妈说:“小九,你穿的衣服很漂亮哟。”

庆小兔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庆小兔又看看妈妈的衣服。

庆小兔说:“妈妈的衣服漂亮。”

庆小兔又看看自己的衣服,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衣服说:“漂亮。”

中午睡觉的时候,外婆说:“我们上午也去看了两套房子。”

外婆是想和姨妈合伙买一套房子。

外婆说:“妈妈可能想辞职。”

我说:“她考到教师证,以前就在大学当过老师,其实还是应该去当老师。”

外婆说:“妈妈是听她的老师说,当老师没有意思,妈妈可能要想办英语班。”

我说:“妈妈只会讲课,她根本就不懂经营。”

外婆说:“妈妈可以跟着别人合伙办班呀?她的同事朱磊不是就很会管理吗。”

我说:“朱磊不会轻易辞职的。”

外婆说:“妈妈最近也不会辞职的。”

我们午睡起来,庆兔兔跟着爸爸妈妈已经走了。

庆小兔一个人正趴在茶几上画画,庆小兔这几天每天都要写字画画,庆小兔最起码要画三到四次,每天庆小兔要用掉两张4K纸,一旦白纸上画满了庆小兔的杰作,庆小兔马上就要拿一张新的白纸。

庆小兔喝完奶,我就给庆小兔念儿歌。

我给庆小兔背乘法口诀,庆小兔大声地说:“七八九。”

于是我就给庆小兔念:“一二三。”

庆小兔继续念:“七八九。”

我念:“四五六。”

庆小兔跟着我念:“四五六。”

我说:“七八九。”

庆小兔也念:“七八九。”

我再从头念一二三,庆小兔开始跟着我在念。

庆小兔在喊外婆,外婆过来坐在庆小兔旁边,外婆看看庆小兔睡着了,外婆刚刚离开,庆小兔又在喊外婆。

外婆只好重新回来,外婆一直等了十几分钟才离开房间。

十六点钟妈妈回来一趟,庆小兔还在睡觉,妈妈带着庆兔兔去理发。

十六点半庆小兔才睁开眼睛。

我带着庆小兔去找庆兔兔。

我说:“我们去找哥哥去。”

庆小兔说:“找妈妈。”

我说:“妈妈带哥哥去理发了。”

庆小兔说:“我们找爸爸。”

我说:“爸爸这一会在哪里呀?”

庆小兔说:“爸爸在家里睡觉。”

妈妈和庆兔兔已经回家,我把庆小兔送到楼下。

晚上十八点半庆兔兔一家人还没有来,打电话过去问,妈妈说:“我说过晚上不来吃饭了。”

外婆没有听说,姨妈也没有听说,我一样没有听说。

外婆对我说:“肯定是你把小九送回去,他们就决定不来吃饭了。”

我说:“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我只是想让庆小兔和庆兔兔玩一会,稀里糊涂地就把庆小兔送了回去。”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