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739庆小兔捡回形针

2019-09-02 09:40 | 宝宝成长

2739-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星期五多云9~0℃客厅早晨温度13PM2.5-158

冬天的天空,云始终不离我们左右,就连太阳也对云无可奈何。

云来了,太阳就隐藏在云的背后,云多了,太阳干脆放假休息。

今天的云又铺天盖地,看来太阳只能等到云彩回家了。

外婆回来说:“爸爸回来又上床睡觉了。”

我说:“庆小兔就是受爸爸的影响,现在每天睡到九点半还不起来,可能庆小兔醒了,爸爸还想睡觉,于是爸爸再把庆小兔拍睡着。”

外婆说:“黄耀虎是澳洲国籍哟。”

我说:“黄耀虎爸爸不是香港人吗?”

外婆说:“这是黄耀虎亲口跟我说的,也许黄耀虎爸爸是澳大利亚人,他爸爸是在香港工作的。”

我说:“现在是四海为家,到处藏龙卧虎,说不上我们周围有数不清的高人奇才呢。”

今天一天太阳也没有露面,到处就像环绕着雾气,整个天空阴沉阴沉的。

十六点钟庆小兔就来了,今天爸爸要带庆兔兔到市里上课。

看大熊是庆小兔的第一节课,接着才是庆小兔的自由活动时间。

庆小兔推着滑板车在客厅里走,庆小兔把滑板车开进储藏室,庆小兔拿了妈妈讲课用的两个锤子。

这是两个塑料空心塑料锤子,锤子击打在物体上会发出叽叽的声音。

庆小兔拿着两个锤子到处击打,庆小兔不是喜欢发出的这种噪声,庆小兔是喜欢击打东西产生的快感。

庆小兔只要看见的东西都会敲击几下,庆小兔每敲击完毕,庆小兔就会回头看着我们笑。

庆小兔从茶几上敲到电视柜上,庆小兔从地板上敲到玻璃门上,庆小兔敲打装咸鸭蛋的泡沫塑料盒子,这个盒子庆小兔已经三个月没有玩过了。

庆小兔把盒子放在地板上,庆小兔用一个脚踩上去,盒子发出嘎子嘎子的声音,庆小兔没有敢站上去。

庆小兔又轻轻地踩了一下,盒子还是发出嘎子嘎子的声音,庆小兔猛地站上去,庆小兔另外一个脚还没有抬起来,就听见泡沫塑料撕裂的声音,庆小兔马上停了下来。

外婆说:“是不是盒子破了。”

庆小兔拿起盒子看了一下说:“破了。”

我说:“几个月前,庆小兔站在上边没有事情,庆小兔还在上边跳了一次呢,没想到现在庆小兔体重已经能够把盒子压破了。”

庆小兔拿着锤子来到书房,庆小兔把书房里所有的东西都击打了一遍。

外婆说:“小九,你穿不穿小白兔鞋子。”

庆小兔摇摇头没有吭气。

外婆说:“你的小白兔鞋子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穿过了,你再不穿小白兔鞋,你以后就穿不上了。”

庆小兔说:“穿小白兔鞋。”

外婆把庆小兔抱到椅子上,外婆给庆小兔换了小白兔鞋。

庆小兔把一张拿过来,庆小兔拿起一支笔说:“写字了。”

外婆惊奇地说:“写字了,小九你知道要写字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台灯说:“开灯。”

我把台灯移到庆小兔跟前,庆小兔把台灯按亮了。

庆小兔在纸上画了几下,庆小兔说:“不亮。”

庆小兔把台灯连续调了几下,台灯变成了最亮。

庆小兔在玩具箱里找枪,庆小兔没有拿自己经常玩的弹簧枪,庆小兔选了那把笨重的气手枪。

庆小兔知道气手枪可以拉枪栓,庆小兔知道这把枪可以打响。

庆小兔拿着枪说:“去厕所。”

我是装填手,我负责庆小兔的拉枪栓,我拉完了枪栓,庆小兔再自己拉一下其实,这时候枪栓已经不用费力气了。

庆小兔负责把卫生间里每一样东西都对着开一枪。

水桶,拖把桶,拖把,刷子。庆小兔把柜子也拉开,庆小兔对着柜子里每一样东西都开一枪。庆小兔把挂在墙上的一只拖鞋也拿下来,同样拖鞋也身中一枪,然后庆小兔把拖鞋放回去,庆小兔再拿一只拖鞋下来。

庆小兔把两个胳膊背在身后张开,庆小兔俯下身子往前快速地跑着,庆小兔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妈妈问:“小九,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飞机。”

妈妈说:“飞机呀,赶快再飞。”

庆小兔就不停地在客厅里飞,每当庆小兔停下来。

外婆妈妈就会鼓励庆小兔继续飞。

我说:“你们看一看庆小兔是不是热了。”

妈妈看了一下庆小兔说:“刚刚有一点热。”

我说:“热了就要把衣服脱掉一些。”

外婆把庆小兔的罩衣解开了。

我说:“热了就要脱衣服,不要等汗流下来再脱,人热了有一个惯性,一旦热了就会越来越热。”

外婆这才把庆小兔的棉袄脱了。

庆小兔骑上扭扭车,庆小兔骑在扭扭车满世界跑,只要扭扭车能够走得的地方庆小兔都会骑过去。

庆小兔的扭扭车朝着客厅窗户跟前的墙壁撞过去,庆小兔调转车头驶向餐厅这边,扭扭车走到餐厅玻璃门跟前,庆小兔并没有过去并没有减速,庆小兔的扭扭车嘭地一声撞在玻璃门上。

外婆说:“骑车遇见障碍就要停下来,玻璃门就更不能撞,弄不好你会把玻璃门撞碎的。”

庆小兔不再往玻璃门上撞了,每次庆小兔骑在扭扭车过来,外婆就会挡住庆小兔的去路,其实庆小兔走到跟前就转弯了。

听妈妈说:“小九,我们要走了,赶快把衣服穿起来。”

庆小兔说:“我不要。”

妈妈说:“外边冷,外边会感冒的。”

等我洗完澡,庆小兔还在屋里和姨妈在疯。

庆小兔骑在扭扭车来找我。

我说:“庆小兔过来,外公看看你是不是热了。”

我摸了庆小兔背心一下,庆小兔后边的毛巾湿了,庆小兔后边的秋衣也湿了。

我连忙把庆小兔的棉袄又脱了。

我说:“又没有走,庆小兔一直在动,怎么又把棉袄穿起来。”

结果没有一个人说话。

姨妈找衣服准备给庆小兔洗澡。

姨妈突然说:“小九要屙巴巴了,小九的眼睛都红了。”

妈妈问:“小九真的要屙巴巴吗?”

姨妈把庆小兔抱进卫生间。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