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703口在哪里

2019-07-23 09:03 | 宝宝成长

又一篇日记出了毛病,是我自己由于好奇心造成的,我把这篇日记加密了。原来我是用网名进入WPS的,后来改为用QQ登录,两个都是一个电话号码,结果原来的目录就进不去了,等于是我自己把日记封存在玻璃柜里,现在是看得见却打不开。

《庆兔兔日记》2702庆小兔在扔垃圾,也就成了永远的记忆。

 

2703-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星期四晴天转多云16~6℃客厅早晨温度17PM2.5-53

    地上已经没有了雨迹,天上的云好像薄了许多。

“来客人了。”听到外婆在喊。

豆苗已经站在门口,豆苗对着我在微微地笑。

豆苗的头发还没有长起来,豆苗的头发不长,豆苗远看像一个男孩,可是看一眼豆苗的脸庞,就可以看出豆苗还是一个女孩子。

豆苗外婆说:“喊爷爷呀。”

豆苗马上就细声细语地喊了一声。

豆苗外公提着一包自己在楼顶上种的上海青。

由于豆苗来的突然,家里什么都没有准备,外婆把葵花籽盒子打开来。

外婆说:“豆豆,吃葵花籽不吃?”

豆苗外婆说:“葵花籽,她什么瓜子都吃。”

豆苗看见葵花籽走到茶几跟前,豆苗拿起葵花籽的盒子,只听见哗啦一声,一盒葵花籽都倾倒在茶几上,地板上稀稀拉拉地落了不少葵花籽。

豆苗外婆说:“豆豆,你吃多少就抓多少,你怎么把葵花籽都倒了出来。”

外婆说:“不要紧,小孩子又不是有意的,她们还不知道怎么拿。”

我说:“小九偶尔也会把瓜子倒到地上,小九不是有意把瓜子倒出来的,小九是不知道倒瓜子要控制角度和速度,小九是把盒子一下子倒扣下来,不过小九拿瓜子一般是直接从盒子抓几颗葵花籽放在茶几上。”

豆苗外婆说:“豆豆可会吃瓜子了。”

豆苗拿起一颗瓜子塞进嘴里,很快豆苗张开嘴,豆苗把嚼碎的葵花籽吐在地板上。

豆苗外婆说:“豆豆,你怎么把瓜子壳吐在地板上了。”

又一颗瓜子壳从豆苗嘴里露出来,豆苗走到茶几跟前,豆苗探出头,豆苗噘着嘴,豆苗把瓜子壳吐在茶几上。

庆小兔吃葵花籽不是这样,庆小兔用手捏着葵花籽的大头,庆小兔用牙齿把葵花籽壳轻轻地咬破,庆小兔用舌头把瓜子仁弄到嘴里,庆小兔用手把葵花籽壳放在垃圾盘里。

豆苗好像在唱歌。

我问:“豆豆,你在唱歌呀?你在唱什么歌呀?”

豆苗疑惑地看着我。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我念道。

豆苗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豆苗唱的字不是很清楚,豆苗能够唱三个字,后边豆苗是哼哼,接着豆苗又唱三个字,接着豆苗还是哼哼。

庆小兔现在大部分还是说两个字,有时候庆小兔还用一个字表达意思,三个字的句子庆小兔说的很少。

豆苗看见火火兔,豆苗把火火兔来回翻弄着,豆苗不知道火火兔是干什么的。

外婆把火火兔打开,火火兔的耳朵发出美丽的光芒,接着火火兔开始唱起儿歌。

外婆把火火兔递给豆苗,豆苗提着火火兔,豆苗看见手推飞机,豆苗把火火兔放在墙角里。

豆苗拖着飞机在走,外婆推着飞机演示给豆苗看。

外婆说:“豆豆,你看这样推飞机。”

豆苗接过手推飞机,豆苗推不好飞机,豆苗把飞机扔在地板上。

豆苗外婆说了二姨奶奶从北京回来了。

外婆问:“她们在这里呆几天。”

豆苗外婆说:“不知道,反正他们说他们带不好孩子,现在家里还有一个保姆。”

像这样的事情不是一件两件了。

孩子小没有人带,自己带不好,带孩子又太辛苦。

请保姆带孩子不放心,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最贴心,孩子的吃喝拉撒睡面面俱到,孩子的零食玩具基本上不用过多的操心。

孩子上幼儿园了,孩子能够上学了,老一辈还是可以接送孩子,但是晚上休息日好像家里不怎么方便了。

老一辈思想陈旧已经赶不上时代的步伐,爷爷奶奶的文化水平已经不是一个档次,教育孩子外公外婆已经与培训班天壤之别。

不是儿女嫌弃父母,而是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生活,新一代有了新的天伦之乐。

爷爷奶奶身体很好,外公外婆工资很高,老人不分昼夜的为家人操劳,如果另一边风雨飘摇勉强维持就另当别论了。

豆苗外婆说:“豆豆,我们要回家了。”

豆苗去盘子里拿起一片梨子塞进嘴里,接着豆苗用手又拿了一块梨。

豆苗外公说:“豆豆,爷爷去推自行车车了,我们还要去接哥哥放学呢。”

豆苗又伸出一个手,豆苗又抓了一块梨子在手里。

豆苗外婆说:“豆豆,你不是已经拿了一块梨子了。”

外婆说:“不要紧,梨子吃了可以去火。”

外婆给他们自行车上挂了一袋地瓜,在自行车龙头另一边挂了一袋绿豆皮。

经过几天修整的太阳公公终于露出了笑脸,爸爸没有带庆小兔过来吃饭,庆小兔只能跟着爸爸吃蛋糕饼干了。

爸爸把庆小兔送过来,庆小兔有一点怏兮兮地坐在童车里。

爸爸说:“小九出来要我抱,我没有抱小九,我把小九放在车子里,小九还哭了好一会。”

爸爸去接庆兔兔放学了。

外婆把童车的围栏打开。

外婆说:“小九,下来吧。”

庆小兔马上伸出手把围栏又横在自己的身上,外婆只好把围栏重新插到锁孔里。

庆小兔终于下来了。

庆小兔拿起一根木棍,木棍并不是很粗很重,但是木棍很长,木棍有一米五长。

庆小兔拿着木棍在走,庆小兔一边走。庆小兔一边将木棍锤击地面。

我问:“小九,你是不是拿的金箍棒呀?”

庆小兔又转了回来。

我说:“小九,我们小九是不是孙悟空呀,我们小九就是属猴的。”

庆小兔来到窗户跟前,木棍撞击地面,木棍弹起来,木棍的上边倒向窗户玻璃,玻璃也跟着咣铛一声。

庆小兔发现了新大陆,庆小兔不停地用木棍撞击地面,木棍的另一端也不停地撞击在玻璃上。

我说:“小九,当心把玻璃窗打碎了。”

庆小兔继续在欣赏木棍撞击玻璃演奏的打击乐。

外婆听见玻璃咣当咣当的声音。

外婆从厨房跑出来。

外婆说:“小九,玻璃会打碎的,我们去敲木箱子吧。”

木盒子也能发出声音,打击木盒子音调有一点低,庆小兔敲了两下,庆小兔就把木棍扔了。

庆兔兔回来就做作业,爸爸抱着庆小兔坐在躺椅上。

爸爸问:“小九,你的脸在哪里?”

我不知道爸爸为什么要这样问,庆小兔知道眼睛鼻子在那里,庆小兔知道耳朵在那里,但是庆小兔并不知道脸在哪里,因为脸是一个笼统的话题。

爸爸用手指着庆小兔的脸颊说:“这个就是脸。”

爸爸的解释我不知道是不是准确无误。

爸爸问:“小九,你的口在哪里?”

爸爸又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庆小兔还在想,庆小兔还不可能知道那么多不一样不同。

庆小兔不是文人墨客,庆小兔还刚刚在接受最简单最原始的认识。

庆兔兔面前一碗饭,庆兔兔又拿了一个包子。

外婆说:“庆兔兔,你的饭是不是有一点多了。”

庆兔兔说:“不多呀。”

爸爸说:“庆兔兔,你不能再吃那么多了,你看你的肚子都鼓了起来了。”

庆兔兔这几个月明显胖了起来,庆兔兔的肚子也高出来许多。

庆兔兔现在不是要少吃,庆兔兔是要多吃正常的饭食,庆兔兔现在吃了过多的垃圾食品,现在庆小兔每天也以蛋糕薯片沙琪玛这些垃圾食品为主食,我真的担心庆小兔也会受到不健康食品的伤害。

庆兔兔问:“外婆,你还要在姨妈家住呀?”

爸爸说:“外婆在家里你什么事情都不要做,外婆可以给你做饭炒菜,外婆可以给你洗衣服收拾屋子。”

我们在家里,他们会觉得我们碍手碍脚,我们可能还会唠唠叨叨。

我们不在家,他们的家里会乱七八糟,吃饭的时候要走那么远。

庆兔兔转动转盘,庆兔兔把花菜炒肉片往自己跟前转,庆小兔也把花菜往自己跟前转。

庆小兔没有庆兔兔力气大,庆兔兔夹了一些花菜放在自己的碗里,庆小兔这才把花菜盘子转到自己跟前。

庆小兔把装花生米的小碗转到自己跟前,庆小兔拿着勺子在舀花生米。庆兔兔马上也要吃花生米。玻璃转盘在庆兔兔庆小兔两个人面前晃动着,庆小兔眼看拉不动转盘,庆小兔把花生米的小碗从转盘上拿下来放在自己跟前。

庆兔兔马上就过来抓住碗边,两个人你来我往,庆小兔夺不过庆兔兔哭了。

妈妈把小碗拿过来说:“你是哥哥,弟弟还小,弟弟也就要一点点花生米,你就先让弟弟拨一点花生米。”

庆小兔并不贪心,妈妈在庆小兔的食盒里拨了几颗花生米,庆小兔就放下了手。

庆兔兔不高兴了,庆兔兔恨恨地瞪着庆小兔一眼,庆小兔也翻着白眼看着庆兔兔。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小胖狗毛毛

小胖狗毛毛 2019-07-26 14:20

哈哈哈,两个小朋友多热闹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