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700血缘关系的奇妙

2019-07-21 09:18 | 宝宝成长

2700-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五日星期一小雨转中雨16~9℃客厅早晨温度18PM2.5-68

当闹钟响的时候,窗帘缝隙里才微微透过一点亮。

我还以为把时间搞错了,我拿起手机看,才发现已经六点半了。

拉开窗帘,外边一片朦朦胧胧,天昏暗昏暗,好像一块巨大的布幔压在我们的头上,阴湿的地面告诉我们,外边正在下雨。

外婆买菜回来了。

外婆说:“庆兔兔跟着爸爸去上学,我在客厅里听到小九在喊外婆,我进屋看,小九闭着眼睛说,睡觉。小九什么都懂,小九就是说话有一点晚。”

外婆说:“爸爸说外边下雨,今天小九不过来。”

我说:“小九不过来,小九吃什么?”

外婆说:“爸爸在跟前,你还怕小九饿着了。”

我说:“他们烧过几天饭,他们不过来吃饭就是将就过,大部分就是吃蛋糕饼干这些垃圾食品。”

外婆说:“又不是他们一家,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是这样。”

我说:“因为小九和我们有血缘关系,如果我们和庆兔兔庆小兔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会操那么多心。虽然很少有父母想虐待自己的孩子,但是慢待孩子的事情却天天在发生,过度呵护孩子还不是比比皆是。”

有父母工作很忙没有时间照顾孩子,有经济条件限制无法给孩子提高良好的生活学习环境的,也有让西方的生活方式强加给孩子的,更多的中国人把填鸭是教育添砖加瓦地堆砌孩子身上。

我们和庆兔兔庆小兔已经隔代,我们年事已高,我们可以不管不问颐享晚年。

可是我们就是这样的劳苦命,我们看不得姨妈妈妈在忙,我们不想庆兔兔庆小兔没有人招呼,更不愿意看到庆兔兔庆小兔由一个陌生的面孔在穿衣服喂饭。

庆兔兔庆小兔有一点不舒服,我也会一直忧心忡忡,我半夜都会爬起来好几次。庆兔兔庆小兔哪怕就咳嗽一声,比我自己咳嗽还要难受。

庆兔兔庆小兔没有生病要去看病,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去阻止。庆兔兔庆小兔生病了,我会问外婆庆兔兔庆小兔是不是喝药了。庆兔兔庆小兔的病已经好了,妈妈还继续给庆兔兔庆小兔喝药,我会要求不要再给庆兔兔庆小兔喝药。尽管姨妈妈妈不会听我的,我也会不顾一切地说明我的道理。

吃饭睡觉爸爸妈妈已经没有规律而言,爸爸妈妈是成年人,我们不能说,我们说了也没有用。

让庆兔兔庆小兔睡觉没有规律,我会发表我的意见,让庆兔兔庆小兔用垃圾食品代替正餐,我也会隔三差五地说一下。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和不足,庆兔兔庆小兔任何进步我都会兴奋不已,庆兔兔庆小兔不尽人意的地方我还是在不断地努力。

我的日常生活中不能没有庆兔兔庆小兔,在目前我心里最惦记的就是庆小兔。我不仅仅关心庆兔兔庆小兔的睡眠,我也关心庆兔兔庆小兔的吃饭,就是我怕庆兔兔庆小兔养成不良的生活习惯,我也怕爸爸妈妈的不良饮食结构影响庆兔兔庆小兔的身体。

我就是身体再差,我也愿意为庆兔兔庆小兔奉献一切,我想看的庆兔兔庆小兔欢乐的童年。

我不愿意看到庆兔兔庆小兔不能按时吃饭,更不愿意听到庆兔兔庆小兔饿肚子,也不想看见小九吃垃圾食品。

我也不想让庆小兔在还在朦朦胧胧的时候去上托托班,我怕庆小兔有意无意中受到伤害,哪怕受到低素质人无缘无故的呵斥。

我一直认为妈妈的英语十级一次通过,和妈妈月子里听英语磁带有关,但是妈妈一直不这样认为,妈妈说是她自己努力的结果。

我并不能肯定妈妈英语的成功和月子里听英语有关,但是我相信妈妈小时候和英语环境是有一定的影响的。

我通过给庆兔兔庆小兔创造良好的英语氛围,我要进一步验证人们小时候语言环境对一个人一生的影响。

妈妈不相信我的教育,因为我的文凭没有妈妈高。

妈妈认为我的教育耽误了她的前程,妈妈也怕庆兔兔庆小兔步她的后尘,于是妈妈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了庆兔兔,妈妈把庆兔兔庆小兔的前程交给培训班幼儿园和以后的学校。

我的身体在一天天恢复,虽然不时地还会有一点疼痛的感觉,但是已经不会影响日常生活,带着庆小兔的玩耍还有待时日。

十六点半庆小兔来了,爸爸又急匆匆地去接庆兔兔。

庆小兔看见爸爸关门走了,庆小兔没有喊爸爸,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

我说:“小九,外公受伤了。”

我把衣服搂起来,我用手指着我的肚子说:“你那天是不是看到外公的伤口呀?”

庆小兔马上放下手,庆小兔自己去玩了。

庆小兔看见夹在夹子上的卡片,最上边就是那一张皱皱巴巴的牙字。

庆小兔一个手拿着铁夹子,庆小兔一个手往下一扯,牙字卡片就来到庆小兔的手中。

庆小兔麻利地把这一张牙字卡片叠了两下,牙字马上变成一堆歪七八钮的豆腐块。

庆小兔举着手中的牙字说:“垃圾。”

庆小兔马上就往厨房跑。

我不知道庆小兔为什么对这个牙字那么深仇大恨,庆小兔三番五次想把这个牙字抛进历史的垃圾堆里。

我说:“小九,这个牙字你学会了吗,你要是已经认识了,你就可以把它当做垃圾扔掉。”

庆小兔猛然停下来,庆小兔转身跑回来,庆小兔把牙字扔在那一摞卡片上边。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来到卧室里,承泽扭扭车又骑到大床和柜子之间。

如果这时候道路狭窄,庆小兔就会直接把扭扭车倒了出来。

现在扭扭车已经横了过来,就差了那么一点点扭扭车转不过来,这时候庆小兔反而不知所措。庆小兔转动方向盘,庆小兔努力在移动扭扭车的方向,扭扭车一动不动地横在路上,庆小兔觉得用力就可以转过来,庆小兔就没有想到往前走到宽阔的地方再调转船头。

庆小兔把屋里的亮灯打开,庆小兔趴在床上说:“鞋。”

庆小兔走到床上枕头旁边,床边放着一床踏花被,踏花被下边是一条布毯子,最下边是一床叠的整整齐齐的毛巾被。

庆小兔把踏花被搬开,庆小兔把布毯子拉到一旁,庆小兔把毛巾被放在床中间,毛巾被是庆小兔御用的被子。

庆小兔马上横倒在枕头上。

庆小兔说:“冷。”

我把毛巾被盖在庆小兔的身上。

庆小兔举起一个手说:“冷。”

这时候我就不知道庆小兔在说什么,我只能根据庆小兔说的谐音去猜。

我猜了好几个字都不对,庆小兔继续挥动着说:“手冷。”

我这才知道庆小兔是说自己的手露在毛巾被外边了。

我连忙把毛巾被拉到庆小兔的胳膊上,自然庆小兔马上举起另外一个手。

庆小兔到现在说话还不是很清楚,我真的担心庆小兔去上托托班老师会不会生气。

庆小兔想干什么,庆小兔却说不清楚,老师老是不理解,老师就会不耐烦,庆小兔可能会急会哭,老师就可能大声呵斥庆小兔,也可能会暗地里对庆小兔实施软暴力。

庆小兔只是象征性地躺了一会,庆小兔爬起来倒我的电脑旁边,庆小兔把插座的开关关了,还好我已经把文件保存了。

听到开门声,庆小兔喊:“姨妈。”

姨妈站在庆小兔跟前,姨妈喊着:“齐步走,一,二,一。”

于是庆小兔也喊着一二一,庆小兔跟着姨妈像模像样地走着。

姨妈说:“立停。”

庆小兔学着姨妈的样子,庆小兔两个手靠着两旁,庆小兔的右脚猛地靠向左脚。

外婆喊:“小九,吃饭了。”

庆小兔嘴里也喊着:“吃饭了。”

庆小兔迅速走着行军步走进餐厅,庆小兔来到自己位置跟着,庆小兔就往凳子上爬。

姨妈说:“小九,吃饭要先洗手。”

庆小兔举着两个手,庆小兔喊着:“洗手了。”

庆小兔走到水池子跟前。

庆小兔在吃饭,外边的大门响了。

庆小兔回头喊着:“妈妈。”

妈妈来到餐厅,妈妈说:“小九,你在喊妈妈呀?”

这时候的庆小兔正在埋头吃饭,庆小兔的嘴里塞满了馒头。

吃完饭妈妈回家,姨妈抱着庆小兔打着伞,姨妈把庆小兔送回家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