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94妈妈要接送小九去托托班

2019-07-15 08:31 | 宝宝成长

2694-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日星期二多云24~11℃客厅早晨温度20PM2.5-61

我很生气,我是舍不得庆小兔,庆小兔那么小的年纪,庆小兔还没有学会说几个字。

庆小兔很多事情都不明白,很多事情庆小兔还不能表达出来。

妈妈却要坚持把庆小兔送到托托班去。

你表达不出来,所谓的托托班老师就可能不知道庆小兔想干什么,老师要求的就是言必信行必果,何况这些托托班其实就是一些家庭创收的来源,他们不需要什么资质,也不需要办理工商执照,买一个小饭桌就可以收取学生。

这样的托托班我实在不放心,在这里庆小兔不可能学到什么,早期教育在大部分人的头脑里就是一个概念,具体什么是早教,应该怎样进行早教,早教没有系统的教材。

关键现在有关早教的概念,早教施教方法一千个人一万个说法,真正的认真学习研究过早教的人少之又少。

大部分人还停留孩子在三岁上幼儿园以后,一些先知先觉已经开始教育,但是具体怎么实施却千奇百怪,有一些我都弄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夜里睡觉我一直在想。

外婆说:“妈妈想把小九送到东城新宇上学。”

我说:“东城新宇没有幼儿园呀?”

外婆说:“妈妈说有,就是有了。”

我说:“家里又不是没有人带小九,把小九送到一个陌生人的家里,如果那个托托班也就小九一个人,和小九一个人在家里有什么不一样,我们把小九每天带到附近小朋友家里玩,带着小九去小广场玩,小九就连小区就不用出,就是小九去三期四期玩,也就隔一个院墙。”

外婆说:“妈妈要这样做,我们能够怎么办。”

我说:“东城新宇要走将近三百米左右的路,路上要过两道主要马路干道,要穿过汉宜公路,汉宜公路有斑马线却没有红绿灯。过了汉宜公路就是一个垃圾站,接着就是一个五十米没有人行道的狭窄马路,每天带着小九走这样的路你不害怕吗,如果妈妈要把小九送到那里所谓的托托班,我不会再管妈妈的两个儿子,妈妈不是有钱吗,让妈妈自己去请人带庆兔兔和小九去。”

说真的,外婆过马路我真有一点担心,外婆是处处为他人着想,外婆脑海里还没有现代化的概念。

过马路外婆有时候会往前急跑几步,外婆是为了躲开车辆而急跑。路上是最忌讳的就是跑,你的急速跑过可能会给司机造成假象,一般的司机会认为我的车来到的时候你已经跑过去了,可是马路上状况的千变万化,特别是一些不守规矩的电动自行车摩托车,随时随地可能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当你发现的时候,你突然地停下来躲避电动自行车,你却让急速驶来的汽车躲避不及。

马路上斑马线上汽车是要礼让行人的,有一次外婆已经从马路中间跨过去,一辆面包车一直冲过来,面包车试图直接冲过去,如果外婆继续走,面包车不敢继续往前。

结果外婆却退让了,外婆怕面包车撞着自己,外婆连续往后退了几步,外婆竟然退双黄线的后边去了,面包车得意洋洋地开了过去,外婆的举动却让我吓一跳。

我说:“在斑马线上你已经走到马路中间,你不能退回来让汽车。这时候这里不存在人让汽车,汽车走到跟前会停下来的。你不能往后退,你更不能退到后边的行车道上的。你已经过去了,后边的汽车摩托车肯定不会想到你会退回来,你身后的汽车摩托车可以毫无顾虑地快速走过。你突然退回来,后边的车辆会措手不及,不是汽车撞着你,就是汽车急打方向盘急刹车,可能就会发生惨烈的交通事故。你的这种行为不是在礼让汽车,而是你违反交通法规,出了事故你要付全责的。”

妈妈要送庆小兔上托托班,妈妈想让外婆每天去接送庆小兔,这个我绝对不能允许的,我不想让外婆倒在无谓道路事故中。

如果只是让外婆带庆小兔去小广场或者去旁边的几个小区还是可以的。

我就是最近几天不能带庆小兔出去,十天以后我还是可以跟外婆一起带庆小兔出去玩,一个月以后我一个人还是能够带庆小兔出去玩的。

十六点半爸爸推着庆小兔来了,爸爸去接庆兔兔放学去打架子鼓。

外婆把童车推进来。

外婆说:“小九我们下来吧。”

庆小兔不愿意从童车里下来。

我过去说:“小九,你喊我没有。”

庆小兔只是看着我,庆小兔没有喊我。

外婆推着庆小兔在客厅里转,外婆要炒菜了,外婆把庆小兔推到厨房里。

庆小兔喊起来。

我说:“小九,外公在这里。”

庆小兔继续在喊。

外婆说:“外婆马上就来和你玩。”

我把庆小兔从厨房里推出来,庆小兔要到外边去玩。

我说:“外公的身体还没有恢复,我们在家里玩。”

庆小兔不愿意了。

我把庆小兔推进卧室里,我拿了识字大卡过来,我一张一张地把识字大卡递给庆小兔,庆小兔有时候会说图片上的物品动物,有时候庆小兔会用声音描绘物品的声音,有一些庆小兔还不能够说出来。我把每一张图片都念一遍。

我拿点读笔给庆小兔,庆小兔马上从童车上下来,庆小兔用点读笔在有声读物成语故事上。

庆小兔在骑扭扭车,庆小兔在推小飞机,庆小兔在开汽车。

庆小兔爬上床。

庆小兔说:“脱鞋,睡觉。”

庆小兔拉着毛巾被,庆小兔躺在枕头上,庆小兔把毛巾被盖在身上。

时间有一点长了,我让庆小兔看《熊熊乐园》《超级飞侠》

外婆从窗户里看见姨妈回来了。

外婆说:“赶紧把电视机关了。”

姨妈要庆小兔跟着她去浇水,庆小兔站在窗户跟前看着姨妈,庆小兔今天没有出去。

妈妈回来了,庆小兔马上跑过去喊妈妈。

吃完晚饭,庆小兔又在骑扭扭车,庆小兔骑车的方式各式各样。

庆小兔两个手推着扭扭车走,庆小兔骑在扭扭车上走,庆小兔两个手扶着茶几上,庆小兔把屁股坐在扭扭车方向盘上。

庆小兔反着坐在扭扭车上,庆小兔背靠在方向盘上。庆小兔想让扭扭车走,庆小兔还没有想到怎样让扭扭车倒着走。

庆小兔把手往背后去摸方向盘,庆小兔的手已经摸到方向盘,方向盘在庆小兔背后依靠下扭扭车开始转动方向,庆小兔马上就坐直起身体。

妈妈说:“小九,你这样怎么开车呀,我们还是反过身子来骑。”

妈妈把庆小兔从扭扭车上抱下来,庆小兔重新骑在扭扭车上。

我跟妈妈说:“你要把小九送到东城新宇,东城新宇要走那么远的路还要过两条主要马路干道。外婆身体不好,外婆过马路有一点犹犹豫豫,外婆送小九我不放心。”

妈妈说:“我可以去接送小九。”

我说:“我还是建议你不要小九送进托托班去。”

听外婆说,托托班八点半才开门,妈妈早上七点钟出门上班,妈妈起床洗脸刷牙换衣服慢慢悠悠,那就是说一个是妈妈每天请假接送庆小兔,一个是妈妈早早地把庆小兔送到托托班,妈妈晚上十九点钟才能把庆小兔接回来。

托托班的作息时间可能会因为庆小兔而打乱,妈妈不可能天天请假,只能是妈妈出更多的钱,庆小兔会更加没有了童年的自由。

这些只是我一个人的臆想,现在只能过一天说一步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