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2691-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七日星期六多云20℃~11℃客厅早晨温度19℃ PM2.5-67 早上查

2019-07-14 10:00 | 宝宝成长

2691-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七日星期六多云20~11℃客厅早晨温度19PM2.5-67

早上查房刚刚结束,护士推着操作车来了。

门口的两个病患都挂起吊瓶,护士走到我的跟前,护士看了一下操作车处方单说:“怎么没有你的输液药呢?我去值班室查一下。”

很快护士回来了。

护士说:“爷爷,是没有你的处方,可能是医生忘了给你开药了。爷爷你不要急,我一会就去给你问一下。”

我也有一点奇怪,第一床的病患和我一样的手术,他在我出来才进手术室的,他怎么今天就在打吊针了呢?我记得好像以前我做盲肠手术打了一个星期的针呢。

一会主任急匆匆地来了。

主任说:“你手术在完全无菌的环境做的手术,你手术中也一直给你输液,你从今天起就不要输液了。”

中间病床上的病患笑着对门口的病患说:“可能是你们家是挣大钱的,要挣钱就要保重身体,这样你们以后就可以挣更多的钱。”

经过聊天我才知道,我确实是一个穷人,我是社会最底层最普通的一员,我的退休工资还没有老者的三分之一,我的收入不如中年人的五分之一,他们没有嘲笑我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这不是一个社会笑话,这是活生生地社会现实,社会不可能完全人人平等。

不同的历史阶段,不同的工作岗位,不同的行业,不同的省份地区,都会有千差万别。
    就是同一个单位也可能就是天壤之别。

我们从学校毕业分配的国企,我们日日夜夜加班加点,在企业我是一个大拿,解决不了的问题领导就会找来,为的就是中国的现在。

不是国家对我们不公平,是我们不能预见未来,国家也不可能面面俱到。

我从小就喜欢科学,我喜欢数理化,尤其喜欢和有电有关的事情。我想报考的是和电有关的专业,如果我歪打正着报了电力通信,我今天就不会这个样子了,

同样我们厂的职工学校,没有文化,没有技术,烧开水,看大门,打扫卫生的都享受老师的待遇,我们这一大批兢兢业业的一线技术人员成了被遗忘的人。

改革开放总有一些人会占据先机,一部分人可以多多地获得社会的红利。开始让人羡慕的大部分国有企业变得没落,公务员老师垄断企业的员工走在大家的前列。

靠门口的一个病患是和我一样的疾病,他今年六十三岁。

他去年已经动同样的手术,今年他来做另一边的手术。

这也让我不知道以后能不能继续跳舞,我会不会走他一样的老路。

他是二十几岁就当农村乡村干部,在家里是一个能干的好丈夫,买菜做饭做家务。

他老伴自豪地说:“我炒的菜家里人都说不好吃,孙子要等爷爷回家烧红烧肉。”

他的一个儿子大学毕业给外企打工,后来觉得给外国人打工还不如自己做老板,现在这个儿子就有了自己的公司。

一个儿子是学燃气的,毕业时中国正在发展天然气业务,现在在燃气公司当一个不大不小的领导。

他以前是在深圳给姑娘带孩子,现在又来到宜昌给儿子带儿子。

中间的病患是铁路职工,今年四十八岁,还是一个火车站的干部。上一辈他们一家就是铁路员工,现在家里所有人也在铁路上奉献。

不幸的是他的血糖有一点高,他的姐姐他的弟弟都是高血糖,他的父母也都是高血糖。

他说:“听说糖尿病是遗传的,我的爸爸妈妈是糖尿病,自然我们一家人都是糖尿病。”

我说:“糖尿病是遗传的,但是糖尿病很大的因素和家庭的生活习惯有关。父母生活条件好就大吃大喝,没有大鱼大肉就可以几顿饭饿肚子,人的胰腺不能够平稳运行,一会加班加点,有时候很长时间没有工作,就像一台精密机器经常停停歇歇,机器的寿命就会打折扣。父母的生活习惯也传递给了自己的子女。并不是所有的子女都会得糖尿病,因为在新建的家庭另一边可能不是这样的生活习惯,人是会被被对方同化的,这样的家庭得糖尿病的风险就少了许多。”

住院他并不是因为糖尿病,他是胆囊结石,他是来切除是胆囊的,高血糖让他的伤口不容易愈合。

他们是幸运的,他们的家庭属于中国的中产阶级,他们首先获得最多的改革开放的红利。

中间病患问门口的病患:“你们从老家出来了,你们在老家是不是什么也没有了。”

门口病患说:“有,我们在老家有一个三层楼的大房子,现在租给别人了。”

中间病患问我:“你们单位没有了,你们房子也拆迁了,你们现在买的什么地方的房子。”

外婆说:“房子,他不要买房子,我们要的钱。”

中间病患说:“怎么不要房子呢,现在谁家没有两三套房子。”

我说:“我们厂很穷,我们一直没有涨过工资,我们退休工资才两千块钱。”

中间病患说:“你们是宜昌市的最大的国有企业,我还以为你们退休工资再少也要有五六千块钱。”

外婆说:“我们厂有一个怪现象,工厂欠厂长的钱,工厂拿工厂的东西抵押给厂长。”

中间病患说:“房子可以留给儿女呀。”

我说:“钱是好东西,没有钱万万不行,但是钱可能会成为祸害。我们只要有住的地方,我们不为吃饱穿暖发愁,再有一点钱预防以防意外的事情发生就可以。我们虽然退休工资不高,但是我们并不会饿肚子,我们也不会露宿街头,现在的生活我已经很满意了。我喜欢平静的生活,如果买了房子我们不去住,房子出租出去我没有那个精力去伺候。”

外婆说:“我们的原来老房子租出去,等我们去接收房子,家里的冰箱洗衣机就连床也搬走了。”

中间病患问:“你们没有报警呀?”

外婆说:110还不是来了,警察说,这样的事情多了,你们可以去找原来的租户去协商。”

我说:“我根本就没有想过给后代留下钱财,儿孙自有儿孙福。作为父母是给孩子创造生活环境,还有就是良好的受教育的氛围,如果像流水一样的用钱,可能给孩子们造成钱来的轻而易举,孩子可能会不好好的学习,孩子会不思上进。钱要用在刀刃上,如果孩子在创业,如果父母有条件,这时候可以适当给孩子一点资金的支持。”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