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76因材施教各尽所能

2019-06-29 09:54 | 宝宝成长

2676-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星期五多云23~12℃客厅早晨温度22PM2.5-61

爸爸送庆兔兔上学,我就留下来照看庆小兔睡觉。

看《中国经济大讲堂-怎么突破区域发展,如何突破不平衡困境》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家长,让所有人了解孩子与经济的关系,怎样才能进一步发展经济,孩子的教育就是根本的根本。

条条大路通罗马,这个道理很多人都知道,但是一旦实施起来就不知所措了。

并不是上北大清华才是唯一出路,能够顺利考上名牌大学是每一个父母的梦想。

但是不是每一个孩子都有这样的天赋,因材施教发现培养特长,让所有的孩子各尽其能,在不同的岗位上把自己的才能发挥极致。

现在的生活已经今非昔比,现在不是十年一个样,而是一年一个样,有一些地方,有一些方面,这个星期和上个星期不一样了。

我们来到宜昌,我们住过山顶的简易房,我们也住过没有卫生间的单间房。

我们住过阴暗潮湿的山脚下,我们也住过阳光充沛的楼房。

我们住过只能放下一个中铺的房间,我们也住过两室一厅有厨房有卫生间的房子。

不过我们的房子没有超过六十平米,我们的装修也是最最普通的样式。

这就是我们年轻的年代。

姨妈妈妈的房子已经超过一百平米,姨妈从医院搬到正规的小区,姨妈从高楼换到了新的小区。

我们现在住的就是姨妈的新房。

这是以前老一辈一辈子想不到的房子,现在的房子像宾馆,现在的小区像公园。

我坐在电脑跟前,窗外的风景一目了然。

大树灌木,青青的小草,轰鸣的汽车声音,川流不息的车流。

关键是我可以看见长江,我可以看见长江里来往的船,我还可以看到从长江大桥上飞驰而过的火车。

白天,蓝天白云,金色的阳光把长江对岸的大山染的金黄。

雨天,轻雾缥缈,蒙蒙的细雨把远处天边的群山变得更绿。

听到外婆说吃饭,庆小兔马上搬着小椅子坐了下来。

吃饭庆小兔不要人催,吃饭庆小兔不要人管,庆小兔想吃什么,庆小兔就会自己动手。

庆小兔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吃饭,庆小兔可以把餐盒里的饭菜吃的干干净净,庆小兔吃完饭还忘不了喝汤。

爸爸说:“我今天问了对面的乖乖兔奶奶,乖乖兔奶奶说,乖乖兔每天晚上做作业也要做到十点半。我也问了其他一些孩子的家长,好像大部分孩子晚上回来做作业都做的很晚。”

外婆说:“庆兔兔做事有一点磨磨蹭蹭,再说妈妈每天还要给庆兔兔另外增加那么多功课。”

爸爸说:“就是一些英语数学写字。”

外婆说:“庆兔兔已经好几天没有吃午饭了,今天星期五,让庆兔兔回来吃午饭吧。”

爸爸说:“今天不行,庆兔兔还要到市里上课,我晚上接了庆兔兔,我们在外边顺便吃一点。”

外婆说:“哦,我忘了今天星期五,庆兔兔要到市里上课,我还想让庆兔兔在家里吃一顿饭呢”

我刚刚躺下来,听见庆小兔说:“爸爸,手。”

爸爸说:“小九,你刚才拿什么了,你的手怎么划破了。”

外婆说:“外婆看看,哦,我们小九的手流血了,外婆给你抹一点绿油膏。”

紧接着听到庆小兔在敲门。

庆小兔喊道:“外公,油。”

外婆打开门把绿油膏拿了出去。

我在睡梦中,我听见庆小兔在喊:“外公。”

但是没有看见庆小兔敲门。

一会又听见庆小兔在说外公,于是我起来了。

庆小兔拿着外婆的手机在打电话。

外婆说:“小九拿着我的手机,小九把手机按亮了,小九就把手机放在的耳朵上喊外公。”

我带庆小兔去江边,我们刚刚走过斑马线,庆小兔回头看,庆小兔发现马路那边人流不断,庆小兔又要过马路这边来。

我这才想起来今天是星期五,今天金东方学校四点半放学,路上都是一些准备接孩子回家的家长。

到了学校门口,到了开门家长可以进学校的时候,庆小兔也要跟着一起进去。

我说:“今天是爸爸接哥哥,以后爸爸上班了,我们就来接哥哥放学。”

看看进学校的家长越来越少,另一边带着学生出来的家长也渐渐地稀少。

我说:“我们走吧,学校学生都已经回家了。”

当我们准备再一次过斑马线的时候,听到爸爸在叫庆小兔。

马路旁人声嘈杂庆小兔没有听见。

爸爸伸出手说:“小九,你怎么也来接哥哥了。”

庆小兔这一次听到了,庆小兔也俯下身子要爸爸抱。

爸爸伸出手的手停下来,爸爸可能意识到不应该叫庆小兔,爸爸迅速把自己的手缩了回来。

爸爸说:“爸爸要去接哥哥,小九跟着外公去玩。”

这一下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马上大哭起来,庆小兔看着爸爸进到学校里,庆小兔非要跟着一起进去。

我只好连哄带骗地把庆小兔抱开。

我说:“小九,你看那里有一只麻雀。”

庆小兔不看麻雀,庆小兔还要去找爸爸。

我用手指着远处说:“小九,你看校车。”

其他东西庆小兔这时候都不感兴趣,唯独校车庆小兔喜爱有加。

橙色的校车远远地就可以看见,校车顶端四个闪烁的警示灯更加吸引庆小兔的注意。

一辆辆校车从我们面前驶过,这些校车不是送学生离开,这些校车是送学生回来的返程车。

庆小兔拿起识字大卡在看,庆小兔拿起一张我就念一张。

庆小兔拿起一张七星瓢虫。

我说:“瓢虫。”

庆小兔说:“瓢虫。”

庆小兔拿起一张奶牛。

我说:“奶牛。”

庆小兔学着奶牛的叫声:“牟,牟。”

这是一张绵羊的图片。

我说:“绵羊。”

庆小兔学着绵羊的叫声:“咩,咩。”

看见螃蟹的图片,庆小兔横着在地上走路几步。

庆小兔说:“爬呀爬。”

庆小兔把螃蟹图片翻转过来,反面的图片是一只蜗牛。

庆小兔马上喊起来:“蜗牛。”

庆小兔把图片往那里一放,庆小兔就往阳光房跑去,因为庆小兔在阳光房发现过几次蜗牛。

天晴了几天,地面已经不是那么潮湿了,庆小兔在阳光房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一只蜗牛。

庆小兔又来到草地里寻找蜗牛,灿烂的阳光让蜗牛早就躲藏了起来,庆小兔转了一圈,庆小兔无功而返。

庆小兔回阳光房看见喷水壶,庆小兔拿着喷水壶浇花,经过几天的磨合,庆小兔操作器喷水壶游刃有余。

阳光房里的花浇完了,庆小兔来到外边的草地里。

阳光房外除了原先园林种植的树木灌木,这里是园林工人遗忘的世界,地面上的青草好像从来没有人整理过。

庆小兔拿着喷水壶到处留下水的脚迹,但是庆小兔的脸上胳膊上都留下蚊子的亲吻。

庆小兔用手在受伤的地方抚摸着。

我说:“小九,我们回家吧,外边的蚊子也太多了。”

庆小兔把喷水壶递给我就往回走。

隔壁的门旁边有一个水泥斜坡,这是供摩托车进出的斜坡。

斜坡有一米多长,斜坡有三十厘米高。

庆小兔刚刚走到斜坡上准备下来,庆小兔停下来站了一下,庆小兔转过身,庆小兔竟然想退着下来。

庆小兔把左脚往后探出很小的一步,庆小兔转过头我后边看了一下,庆小兔这才把左脚踏实。

庆小兔把身子往右侧过来,庆小兔把右脚往后踏下来。

庆小兔一步步退着走了下来。

庆小兔第一个吃完晚饭。

庆小兔拿着一把很小的冲锋枪,庆小兔拿着冲锋枪对着姨妈在开火。

姨妈在说话,姨妈没有注意到庆小兔向着开枪,庆小兔一边开枪,庆小兔一边朝姨妈走去。

姨妈还是没有听到庆小兔的枪声,庆小兔把冲锋枪抵在姨妈的身上。

姨妈这才知道庆小兔在和自己玩。

姨妈说:“哦,我们小九来了。”

庆小兔拿着冲锋枪在姨妈的身上戳着,姨妈这时候才发现庆兔兔手里拿着冲锋枪。

庆小兔的嘴里的枪声不断。

姨妈说:“小九在开枪呀。”

姨妈马上把身子一歪。

外边大毛在叫,庆小兔拿着冲锋枪来到大毛跟前,庆小兔拿着冲锋枪在大毛身上戳着,庆小兔嘴里的枪声连续不断。

大毛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毛一直在躲着冲锋枪的打击。

我说:“小九,不要这样和大毛玩,当心大毛咬你一下。”

庆小兔一样不知道利害关系,庆小兔只是把大毛当做自己的玩伴,庆小兔继续对着大毛在开枪,庆小兔的冲锋枪一直在大毛的身上点击着。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