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75庆兔兔没有过来吃饭

2019-06-28 09:00 | 宝宝成长

2675-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星期四晴天230~10℃客厅早晨温度22PM2.5-53

今天早上我才知道,昨天爸爸庆兔兔晚上没有过来吃饭。

外婆说:“妈妈说,庆兔兔过来吃饭就会耽误时间,庆兔兔还要抓紧时间复习功课做作业。”

我说:“他们爸爸妈妈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学习就那么重要吗?是金子擦拭一下就会金光闪闪,是鸡再用心培养也不会变成凤凰。不吃饭身体还要不要了,没日没夜地做作业庆兔兔的眼睛早晚会变成近视眼,如果以后学业不成,想找一个体力工作也变得渺茫了。”

外婆说:“庆兔兔是他们的儿子,我们想操心,他们不让怎么办。”

妈妈嘴里说着不和别人比,妈妈却要让庆兔兔学习十八般武艺。

妈妈的饮食结构完全照搬西方民族,面包蛋糕牛奶鸡蛋就是一个人的饮食,再加上数不清的瓶瓶罐罐的维生素微量元素。

妈妈的教育方式就是中国典型的填鸭式教育,妈妈的宗旨就是一寸光阴一寸金。

吃完饭庆小兔来到爸爸跟前。

庆小兔一个手拉着爸爸,庆小兔一个手指着窗户外边。

庆小兔说:“爸爸,玩。”

爸爸说:“爸爸还没有吃完饭,你先一个人玩。”

庆小兔还是拉着爸爸的衣服。

爸爸说:“爸爸吃完饭就带你出去玩。”

庆小兔看见我在充电的剃须刀,庆小兔把剃须刀从插座上拔了下来。

庆小兔拿着剃须刀放在自己的下巴上,庆小兔抬起头看着我,剃须刀在庆小兔的下巴上边移动着。

庆小兔把剃须刀拿在手里看了一眼,庆小兔试图打开剃须刀的电源开关,打开开关庆小兔的手指头还没有那么坚强。

庆小兔把剃须刀递给我,庆小兔用手指头比划着剃须刀的头。

我说:“剃须刀没有电了,我们先给剃须刀充一下电,我们小九还小,我们小九还没有胡子,等小九长大了,小九有胡子了,我们再用剃须刀。”

爸爸吃完饭走出来,庆小兔跑过去拉着爸爸说:“外边玩。”

爸爸说:“你的球呢?”

庆小兔就跑进屋里拿出了皮球,

庆小兔午睡起来就要出去玩。

刚刚走出大门,庆小兔晃动两个手。

庆小兔说:“国旗,加油,加油。”

国庆节已经很多天了,我抬头看,原来在对面的大楼楼顶有一面五星红旗在微风中飘扬。

篮球场上有一个比庆小兔小几天的男孩在骑一个不一样的扭扭车。

庆小兔把惯性消防车推了出去,小男孩马上从扭扭车上下来。

男孩朝着消防车走了过来。

男孩的爷爷说:“别人的东西都是好的。”

男孩停下来,男孩只是看着消防车,庆小兔对男孩的扭扭车无动于衷。

来了几个从幼儿园回来的小姑娘,庆小兔走了过去。

我说:“我们跟姐姐一起玩。”

庆小兔没有走过去,庆小兔只是站在小姑娘旁边。

庆小兔有时候也会用手指着东西要小姑娘看,小姑娘没有理睬庆小兔,庆小兔也没有走过去。

江边自来水厂的水泵房旁边的灌木丛,那一棵结满圆形种子的灌木,现在上边的豆豆已经变黄变红了。

庆小兔开始摘豆豆,庆小兔摘了一把豆豆,庆小兔把上衣拉起来,庆小兔在找衣服上的口袋。

我说:“你的衣服上没有口袋。”

庆小兔又低下头在裤子上找口袋。

庆小兔的裤子上有口袋,庆小兔用手去扒口袋,口袋没有被拉开,原来庆小兔的裤子上的口袋是假的,庆小兔的裤子口袋只是个装饰品。

庆小兔把豆豆递给我,庆小兔不断地摘,我的手里的豆豆也越来越多。

庆小兔把豆豆都放到台阶上,庆小兔把豆豆铺成一片,豆豆一会都铺到草地上。

庆小兔用手指着江水里,江水里一个橙色充气的袋子在漂浮着,原来是一个游泳爱好者。

庆小兔要下到江边看游泳。

高高的江堤庆小兔一步步走下去。

在走向最下边的阶梯上站着几个准备游泳的人,刚刚在江面上游泳的壮汉带着一身湿漉漉的水上来了,地上马上出现一滩水。

几个人相约慢慢的走进水里,很快江面上变成一个个脑袋,后边跟着一个橙色充气的袋子。

庆小兔两个手学着游泳的样子在划动。

庆小兔说:“游呀游。”

庆小兔在吹泡泡,庆小兔看见外婆在开门,庆小兔迅速跑到门口。

庆小兔喊着:“爸爸,爸爸。”

门口进来的是庆兔兔。

庆兔兔说:“我是哥哥,爸爸在后边。”

庆小兔来到大床跟前,庆小兔先把电灯打开了。

卧室的主灯是双色的,第一次打开是暗淡的红色,再打开就是瓦数比较大的白光。

这种灯的不同之处就是如果是连续开关,就会先红色再出现白色的灯光,如果间隔一段时间打开开关还是暗淡的红色,这样有利于夜里开灯不会出现白色的强光。

我说:“小九,睡觉是要关灯的,太亮了人是睡不好觉的。”

庆小兔不让关灯,庆小兔把牛奶喝完,庆小兔才想起来关灯的事情。

庆小兔今天睡了三个小时。

我把窗帘打开,我让小爱同学播放英语儿歌,庆小兔这才睁开眼睛。

庆小兔没有起来,庆小兔也不要穿衣服,庆小兔还赖在床上玩了好一会。

庆小兔和我在客厅玩惯性汽车,庆小兔的汽车方向还不能控制的很好,庆小兔把汽车开到沙发下边。

庆小兔趴在沙发跟前的地板上,庆小兔伸出手去够汽车,庆小兔没有把汽车取出来。

庆小兔去拿晾衣杆,庆小兔拿着晾衣杆在沙发下边掏汽车。

晾衣杆有一点长,茶几有一点碍事,庆小兔换一个短一点的杆子,庆小兔还是没有把汽车掏出来,庆小兔还是求助于我。

庆小兔六点钟早早地就把饭吃完了。

妈妈下班买了一点卤菜和葵花籽,妈妈坐下来吃了一点菜。

庆小兔拉着妈妈说:“出去玩。”

妈妈说:“妈妈还在吃饭,妈妈给小九盛一点汤。”

庆小兔在喝汤的时候,妈妈就一个人悄悄地走了。

晚上庆兔兔又没有过来吃完饭。

外婆就开始每天给妈妈家里放过蔬菜肉蛋,爸爸很少做饭炒菜,放在冰箱里的蔬菜都蔫了枯黄了。

爸爸也没有做过一两次菜,后来外婆就没有再往那边留蔬菜了。

现在庆兔兔做作业连饭也省下了,不知道庆兔兔是不是吃了一些饼干蛋糕没有。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