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71中午又没有过来吃饭

2019-06-24 09:45 | 宝宝成长

2671-二零一八年十月七日星期日小雨24~16℃客厅早晨温度24PM2.5-68

十二点钟了,外婆已经把饭菜端到餐桌上,还没有看见庆兔兔庆小兔一家回来。

姨妈打电话问:“你们怎么今天不吃饭了?”

妈妈在电话里说:“我们忘了吃饭了。”

一会姨妈的手机响了,妈妈说:“今天我和庆兔兔就不回家吃饭了,庆兔兔还要做作业,小九和他爸爸两个人过来吃饭。”

外婆嘟嘟囔囔地说:“做作业就是做作业,这和吃饭有什么关系。”

姨妈说:“妈妈都快急疯了,庆兔兔还是不急不躁地一边做作业一边玩。”

明天就要上学了,庆兔兔的假期作业可能还没有做完。

外婆说:“他妈妈从小就

外婆的话还没有说一个头,姨妈马上就打断了外婆的话。

姨妈说:“说什么说,庆兔兔今天这样,不是就他妈妈一个人的责任,我们大家都有责任。”

外婆愤愤不平地哼了一下,外婆进厨房收拾去了。

庆小兔进门就要我抱,我给庆小兔端尿,我给庆小兔洗手,庆小兔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庆小兔右手拿着勺子在吃饭,庆小兔换了左手拿勺子吃饭。

我说:“小九两个手都会拿勺子吃饭。”

庆小兔要吃花生米,庆小兔要吃腌黄瓜。

外婆说:“腌黄瓜有一点辣,腌黄瓜还有一点咸。”

庆小兔犹豫了一下,庆小兔又用手指着腌黄瓜。

外婆给庆小兔端来一些凉开水,外婆把腌黄瓜放在凉开水了涮了一下给庆小兔吃。

庆小兔转过身要我抱,我说:“小九,你还没有吃多少。”

爸爸说:“可能小九现在还不饿。”

我问:“你们早上几点钟起来的?”

爸爸说:“我们九点多就起来了,我买了小包子还有馒头。”

庆小兔还伸出手说:“抱。”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放在腿上。

姨妈说:“就是外公惯的,一天到晚就是,抱,抱,抱。”

姨妈把庆兔兔的不端行为归罪于我,姨妈和妈妈都认为庆兔兔今天的行为都是我的责任。

姨妈拿着一块脆骨给庆小兔。

姨妈说:“小九,把这一块骨头给大毛吃。”

庆小兔接过骨头,庆小兔迅速从我的身上下来。

庆小兔大声地喊道:“大毛,吃肉。”

大毛听到庆小兔的喊声,大毛马上从阳光房进来站在窗户上,大毛没有理睬站在客厅中央的庆小兔。

大毛径直来到餐厅里,大毛在餐桌下边转一圈,大毛没有发现有肉的迹象。

庆小兔举着骨头在喊大毛,大毛又从餐厅里跑了出来。

庆小兔喊着:“大毛,吃肉。”

大毛走到庆小兔的跟前。

姨妈连忙说:“小九,赶快把骨头扔到地上。”

庆小兔一下子就把骨头扔到地上,大毛正准备往窗外走,大毛听到掉在地上的骨头,大毛连忙回头把骨头叼在嘴里。

我午睡,我听见外婆说:“小九,我们跟外公睡觉吧。”

庆小兔推开门看了一眼,庆小兔还是跟着爸爸走了。

我还没有睡一会,就听见庆小兔在喊外公。

庆小兔又回来了,庆小兔跟着姨妈在阳光房。

姨妈提着水桶到院子里去浇水,庆小兔跟着姨妈来到院子里。

姨妈拿着喷壶在浇水,庆小兔也要喷壶浇水。

姨妈拿着舀子在浇水,庆小兔伸出手一个劲地要舀子。

水桶里还剩下一点水,庆小兔开始浇水。

庆小兔右手拿着舀子,庆小兔左手提着水桶。

水桶里的水虽然不多,但是水桶是白铁皮打造的,水桶还是有一点份量。

庆小兔不断地停下来浇花,但是庆小兔的舀子并不能随心所欲,庆小兔的手腕胳膊力量还有一点小,庆小兔不能随心所欲地操纵舀子。

庆小兔的胳膊不能把舀子抬起来,庆小兔就是两个手也不行,庆小兔的手腕也不能把舀子举平。

庆小兔提不动水桶了,庆小兔要我帮着提水桶。

庆小兔要浇水,庆小兔就要我把水桶放下来。

庆小兔往前走,我再提起水桶。

庆小兔竟然往另外一栋楼走去。

我说:“我们不要走了,我们就在附近给花浇浇水。”

庆小兔用手挠着头。

庆小兔说:“痒。”

我说:“我们回家吧。”

回来抹了绿油膏,庆小兔要喝奶,要庆小兔去卧室床上喝,庆小兔要躺在沙发上喝奶。

我给庆小兔数数,我给庆小兔背乘法口诀。

庆小兔把空奶瓶递给我。

我说:“小九,打哈欠。”

庆小兔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我说:“小九,闭上眼睛。”

庆小兔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

很快庆小兔真的打哈欠了,庆小兔的眼睛也真的闭上了。

两个小时庆小兔醒了。

带庆小兔出去,庆小兔要抱着。

我说:“我们找蜗牛。”

庆小兔下来了。

听见球场有人在打球,庆小兔又要我抱起来。

我还没有注意,球场里的人在说:“哲兔兔,你看谁来了?”

原来是哲兔兔的妈妈外公陪着哲兔兔在打球。

我惊奇地问:“你们在这里买房子了吗?”

他们说:“我们还在二期。”

我说:“你们怎么跑那么远来打球,我们小区旁边的四期就有一个篮球场。”

说起庆兔兔,谈起哲兔兔,哲兔兔一样做作业困难重重,不过哲兔兔的各种培训班报的不多。

从外边回到阳光房,庆小兔看见喷水壶,庆小兔拿着喷水壶就开始喷水。

庆小兔不仅阳光房给花盆浇水,庆小兔还到院子里,庆小兔还是给花花草草喷水。

庆小兔不仅仅给姨妈家的花草浇水,庆小兔还走到姨妈家邻居的院子里浇水。

但是很快庆小兔在挠痒,庆小兔额头脖子耳朵上都起了红红的包。

十八点十分庆兔兔才回来。

我说:“小九,哥哥来了。”

庆小兔站在厨房门口看了一眼,庆小兔没有等庆兔兔,庆小兔走进餐厅里。

庆兔兔进门就在喊:“小九,哥哥来了。”

这时候庆小兔才从餐厅出来,庆小兔马上过去抱住庆兔兔。

庆小兔已经提前吃完饭,庆兔兔坐在餐桌跟前,庆小兔也要坐在庆兔兔旁边。

庆小兔一眼就看见毛豆,庆小兔伸出手就拿了一个毛豆放进嘴里,很快庆小兔就张开嘴,庆小兔把毛豆拿了出来,庆小兔皱着眉头,庆小兔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外婆说:“外婆给你们准备了不辣的毛豆。”

庆小兔拿了不辣的毛豆,庆小兔轻轻地咬了一下毛豆,接着庆小兔才把毛豆往嘴里放,庆小兔把一端的黄豆咬了出来,庆小兔就把毛豆荚扔到垃圾盘里。

妈妈拿起庆小兔的毛豆荚让庆小兔看。

妈妈说:“小九,你看,毛豆两头都有豆子,你吃了一头,你看这一边也有豆子呢。”

庆小兔把毛豆拿起来,庆小兔把剩下一端的毛豆也吃了。

一会功夫庆兔兔庆小兔就把一小碗毛豆吃完了。

庆小兔从餐厅出来,庆小兔用手指着地面说:“巴巴。”

我说:“垃圾。”

庆小兔马上到厨房拿簸箕扫把,庆小兔一个手拿簸箕,庆小兔一个手拿扫把,庆小兔哪一个也拿不好。

庆小兔把簸箕放下,庆小兔用两个手拿着扫把扫地。

庆小兔不是扫地,庆小兔是用扫把把垃圾推到不知去向。

庆小兔看见躺椅上有一块废纸,庆小兔用手指着说:“巴巴。”

我说:“这是垃圾。”

庆小兔拿起扫把,庆小兔说:“垃圾。”

庆小兔用扫把在躺椅上推,我连忙说:“躺椅是坐人的,不能要扫把扫,你只要把脏东西捡走就行了。”

庆小兔在餐厅推拉门跟前扫地,庆小兔被被推拉门的导轨绊倒了。

我说:“摔倒了就自己爬起来了。”

庆小兔爬起来,庆小兔两个手互相拍了几下。

庆小兔伸出一个手指头说:“疼。”

我看了一下庆小兔的手指头,庆小兔的手指头不红不肿。

我对着庆小兔的手指头吹了一口气,庆小兔马上就没有再说疼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