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70孩子要接受正面教育

2019-06-23 09:16 | 宝宝成长

2670-二零一八年十月六日星期六晴天27~13℃客厅早晨温度24PM2.5-69

虽然还在国庆小长假,妈妈和庆兔兔已经开始了上课学习了。

妈妈过来准备上课。

外婆问:“庆兔兔呢?”

妈妈说:“庆兔兔今天有机器人课。”

外婆问:“是不是爸爸去接庆兔兔。”

妈妈说:“庆兔兔上完课让他自己回来。”

九点半外婆犹豫再三,外婆还是决定去接庆兔兔回来。

庆小兔已经七岁了,是可以自己回来的年龄了,不是路途遥远,路上也不是车多人杂,培训班就在旁边的小区,关键庆兔兔上课还有一个硕大的机器人工具箱。

下课庆兔兔兴致勃勃的说:“外婆,我今天换了四张四十分的卡片。”

现在的培训班都在下课的时候发一个卡片,在培训班的橱窗里放在各式各样的玩具,意思是当积累多少张卡片就可以换取哪一种玩具。有时候孩子并不是为上课学习而上课,而是为了得多少卡片而报名学习的。

外婆说:“你箱子里那么多卡片就换了四张大卡片,是不是老师糊弄你了。”

庆兔兔说:“老师没有糊弄,老师说,这么多卡片就只能换四张。”

庆兔兔回到姨妈家,庆兔兔接着上英语课,接着庆兔兔又是写字课。

等上课的同学都走了,妈妈又给庆兔兔一个人讲英语。

爸爸和庆小兔来了,妈妈带着庆兔兔到卧室里继续讲英语。

庆小兔进屋看见电视柜上有许多橡皮筋,庆小兔一个手指头挂几根橡皮筋在屋里让所有人看。

看见飘窗上的枪,庆小兔扔掉橡皮筋,庆小兔拿起了枪。

庆小兔嘴里发出:“必呦,必呦,必呦。”的声音。

这几天庆小兔的枪声变成必呦必呦了。

庆小兔端着枪,庆小兔来到爸爸跟前,庆小兔把枪对着爸爸:“必呦,必呦。”

庆小兔的枪还会不断地颤抖着,庆小兔的枪还会随着枪声前后迅速移动着,就像庆小兔在真正地在开枪。

爸爸说:“小九,你怎么对着爸爸开枪呀?”

庆小兔不说话,庆小兔继续在开枪,庆小兔上身往旁边歪了一下,庆小兔做了一个被枪打到的动作。

爸爸这才明白庆小兔要自己倒下。

爸爸把身体歪倒在躺椅上。

爸爸说:“爸爸被打倒了。”

庆小兔这才停止射击。

庆小兔把腿抬起来,庆小兔想上健身自行车上。

爸爸把庆小兔抱到自行车的弯梁上坐下来,庆小兔又要爸爸把枪拿过来,庆小兔一边开着枪,庆小兔的屁股在自行车的弯梁上上下颠簸着,庆小兔就好像一个骑兵在骑着战马在打仗。

庆小兔泡泡也吹了,庆小兔小狗也逗了,庆小兔每天要做的,庆小兔要玩的一样不拉。

外婆在喊:“吃饭了。”

庆小兔咚咚咚地跑到餐厅里来,庆小兔来到圆桌跟前,庆小兔就往凳子上爬。

外婆说:“小九,你吃饭倒很积极嘛。”

外婆又喊了几声吃饭了,庆兔兔这才从房间里走出来。

外婆给庆小兔准备的菜还没有端来,庆小兔已经迫不及待地拿起勺子在吃白米饭。

庆小兔转动桌子上的转盘,姨爹在对面用手按住转盘,庆小兔看一边转不动,庆小兔又往另一边转,姨爹还是按住转盘不让转盘转动。

姨妈说:“不要弄了,开玩笑也要一个度,玩笑开过头了就不叫玩笑了。”

姨爹这才松开手,庆小兔把上海青转到自己跟前。

上海青没有切碎,给庆小兔夹的就是一些菜心,但是对庆小兔就有一点勉为其难了。

上海青不是很好嚼碎,庆小兔嚼了几下就往肚里吞,庆小兔噎住了。

庆小兔干哕着,庆小兔张开嘴露出痛苦的神情,一根菜叶进到喉咙里一点点,大部分的菜叶子还在嘴里,庆小兔咽也咽不下去,庆小兔吐又吐不出来。

姨妈连忙说:“赶快用手把菜叶子拉出来。”

其实这时候我已经把手指头伸进庆小兔的嘴里。

姨爹说:“不用弄,他会吃下去的。”

我把庆小兔嘴里菜叶子拉了出来。

我说:“你不知道这样小九有多难受,小九没有办法呼气,弄不好小九会窒息的。”

外婆给庆小兔端来一碗汤,外婆用勺子喂庆小兔,庆小兔根本就不张嘴,庆小兔两个手端着碗,庆小兔把碗送到嘴边就喝。

妈妈连忙用手帮着庆小兔端碗,庆小兔马上就把妈妈的手挡开了。

爸爸笑着问庆兔兔:“庆兔兔,你告诉外婆,你昨天晚上作业做到几点钟了。”

庆兔兔默默地在吃饭。

爸爸说:“昨天晚上哭那么厉害,今天起来就跟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我在午睡,听到庆小兔在要喝奶。

外婆说:“我们上床等妈妈冲奶好不好?”

门被庆小兔推开了,听到庆小兔在喊外公。

我起来说:“小九,过来尿尿上床。”

庆小兔转身就离开门口。

外婆说:“小九,我们上床喝奶好不好?”

庆小兔来到门口,庆小兔探出头看了一眼,庆小兔拿着奶瓶又走了。

外婆跟妈妈说:“你们在这里小九也不想睡觉了。”

妈妈说:“小九,去跟外公睡觉。”

庆小兔喊着爸爸跑了过去。

外婆正在卧室门口,外婆说:“小九,你进来不进来,你不进来,外婆就睡觉了。”

庆小兔过来看了外婆一眼,庆小兔又走了。

外婆躺在床上,外婆时时刻刻在想着庆小兔进来,外边稍微有一点动静,外婆马上翻身起来问。

一会庆小兔和妈妈来到我们卧室外边的窗户跟前。

庆小兔在喊:“蜗牛。”

妈妈说:“哟,真的是蜗牛哟,那么大的蜗牛。”

庆小兔大声地喊道:“爸爸,蜗牛。”

爸爸只是答应着,爸爸没有过来。

于是庆小兔一遍遍地大声喊爸爸。

我们躺在床上听的真真切切,外婆本来睡觉就不是很好,庆小兔的说话声音让外婆睡不着了,外婆起来了。

我们起来的时候爸爸妈妈和庆兔兔已经离开,庆小兔正在跟着姨妈在一起。

庆小兔看见我说:“抱。”

姨妈说:“就是你们惯的,看见外公就要抱。”

我对庆小兔说:“你怎么又要抱呢。”

庆小兔举着手继续在说抱。

庆小兔对外婆说:“奶奶。”

外婆说:“不是吃完饭就喝奶了吗?怎么现在又要喝奶了。”

我说:“我们到屋里等外婆不好好?”

庆小兔不要去屋里,庆小兔要坐在沙发上。

奶,庆小兔很快就喝完了。

我说:“小九,我们去屋里床上,外公给你数数。”

庆小兔是:“不。”

庆小兔就地躺在沙发上。

于是我给庆小兔数数,背乘法口诀唱儿歌。

我说:“小九,你打一个哈欠。”

庆小兔张开嘴打了一个哈欠。

我说:“小九闭上眼睛。”

庆小兔把眼睛闭上又睁开,庆小兔用手在揉眼睛。

庆小兔睡着了,庆小兔静静地躺在沙发上,庆小兔睡熟了,我把庆小兔抱到床上去睡觉。

庆小兔午睡起来了。

姨爹说:“小九,我们去江边看别人钓鱼好不好?”

庆小兔马上跟着姨爹走了。

庆兔兔和爸爸妈妈十八点钟回来,庆小兔跟着姨爹还在外边玩。

等庆小兔回来。

外婆喊:“吃饭了。”

庆小兔第一个来到餐桌跟前,庆小兔马上就往凳子上爬。

外婆说:“小九,你还没有洗手呢?”

爸爸说:“回来小九就把手洗了。”

妈妈说:“小九刚刚又在地上爬了的。”

庆小兔开始吃饭,庆小兔在转盘上舀菜。

藕片、豆腐干、白菜庆小兔都吃了,萝卜菜沫沫庆小兔好像有一点喜欢。

姨妈说:“小九特喜欢剁碎了的菜,什么萝卜菜沫沫,什么豇豆沫沫呀,小九特喜欢吃。”

庆小兔大口地往嘴里塞着萝卜菜沫沫。

姨妈说:“萝卜菜,萝卜菜。”

庆小兔刚刚把勺子伸过去,不知道谁转动转盘,萝卜菜沫沫盘子就转开了,庆小兔够不到萝卜菜沫沫。

庆小兔人小手短,庆小兔伸出手勉强才能够到转盘上的菜,如果菜盘稍微离开一点,庆小兔的勺子就够不着了。

庆小兔用手转动着转盘,庆小兔把萝卜菜沫沫盘子转到自己跟前,庆小兔把勺子伸进萝卜菜沫沫里。

庆小兔还没有把萝卜菜沫沫舀起来,转盘又转到一边去了,庆小兔看着萝卜菜沫沫,庆小兔舀不到萝卜菜沫沫。

这一次庆小兔把豇豆盘子移到自己的跟前,庆小兔马上把萝卜菜沫沫盘子从转盘上端下来,庆小兔把萝卜菜沫沫盘子放到自己餐盒旁边。

姨妈说:“小九,你不能这样,菜是大家吃的,你不能把菜放在自己跟前。”

妈妈把萝卜菜沫沫盘子端起来,妈妈把盘子放到转盘上,庆小兔哼哼着马上把盘子又端来下来。

姨妈说:“不能这样惯着小九。”

妈妈把盘子端到庆小兔的餐盒上边,妈妈要庆小兔先用勺子舀一些萝卜菜沫沫,庆小兔拨了一些萝卜菜沫沫到餐盒里。

妈妈要把盘子放回转盘上,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两个手牢牢地抓住盘子不放。

妈妈只好把盘子放在庆小兔旁边。

妈妈说:“今天就把菜放在你的旁边,以后你就不能这样了。”

我只是注意庆小兔在争抢盘子,我没有注意到是谁故意在转动转盘。开玩笑可以,但是不能不分场合不分时间,更不能不分孩子的大小。

小孩子是要接受正面教育,不能用反面教材开玩笑方式,孩子可能会信以为真。

庆小兔本来是规规矩矩吃饭,现在变成庆小兔一个人霸占一盘菜,并不是庆小兔本意是想吃独食,而是不适当的玩笑让庆小兔变成人们不愿意看的一幕。

姨妈说:“小九,姨妈想吃萝卜菜沫沫。”

庆小兔把萝卜菜沫沫盘子放到转盘上,姨妈夹了萝卜菜沫沫。

爸爸说:“爸爸也想吃萝卜菜。”

庆小兔把萝卜菜沫沫转到爸爸跟前。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