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34五块钱零花钱是不是多了

2019-05-18 10:15 | 宝宝成长

2634-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星期五雷阵雨33~25℃客厅早晨温度28PM2.5-42

外婆昨天我说睡觉时候说:“妈妈说,明天庆兔兔报名,庆兔兔七点半就要去学校。”

早上我们早早地出门了,外婆推着童车去买菜,我就直接去家里招呼庆小兔。

我和外婆刚刚分头上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把我浇成一个落汤鸡。

爸爸没有起来,庆兔兔一样还在睡觉。

庆兔兔一个人睡在我们房间。

我问:“庆兔兔,你今天不是报名吗?”

爸爸从另一个房间里出来。

我说:“我还以为你们已经在等我们来了的呢,马上就要七点半了,你们还没有洗脸刷牙,也没有吃早饭。”

爸爸说:“今天是八点钟到八点半报名。”

爸爸的话音未落,就听见庆小兔在哼哼,我进屋去哄庆小兔,庆小兔已经坐了起来。

雨让温度降了下来,雨也让庆小兔不能出去,但是雨也让庆小兔以后有了出去的机会。

庆小兔不愿意自己玩,庆小兔几乎一直要我抱着,就是庆小兔站在地上庆小兔也要依偎在我的身上。

庆小兔把点读笔打开,庆小兔不是轻轻地点在书上,庆小兔是啪啪啪地撞击着书。点读笔是精细的电子元器件,撞击一下也许还会朗读,继续第二下第三下点读笔马上偃旗息鼓。

有时候受了刺激的点读笔声音变调,庆小兔还拿起点读笔看看。

我说:“小九,点读笔不能这样用,你这样点读笔会很不高兴的,弄不好点读笔还会受伤的。”

庆小兔把识字大卡抱过来,识字大卡是用几个很大的铁夹子夹着的。我打开一摞识字大卡,我给庆小兔看卡片上的物品,我给庆小兔念物品的名称。

庆小兔开始还跟着念,一会庆小兔改为形体动作。

我拿了里一张桃子的识字大卡。我让庆小兔看着,我在念:“桃子。”

庆小兔用手拿过桃子的识字大卡,庆小兔把识字大卡放到自己的嘴上,庆小兔做了一个吃桃子的动作。

我说:“桃子,桃子,你说桃子呀。”

庆兔兔这才说了一句桃子。

我拿了一张绵羊的识字大卡,我说:“绵羊。”

庆小兔用手捏着鼻子,庆小兔的嘴里发出:“咩咩,咩咩。”的声音。

这是庆小兔跟我学的羊的叫声,我可以模仿许多动物的叫声,很多动物的叫声我要用手给予配合。

我都一样样地告诉了庆小兔,所以庆小兔只要看见相应的动物,庆小兔就会马上学起来。庆兔兔的学羊叫没有我学的那么像,但是听到的人马上就会听出庆小兔学的就是羊的叫声。

到了十一点钟,庆小兔突然发现姨爹在书房里看手机,庆小兔这才离开我身边,庆小兔来到书房和姨爹玩起来。

庆小兔捂着屁股跑过来说:“巴巴。”

我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庆小兔就尿了一泡尿。

因为通知停水,卫生间里储存了很多水,庆小兔下地就开始玩水。

庆小兔把水从桶里舀到盆里,庆小兔又把盆里的水舀回桶里。

开始庆小兔舀水还稳稳当当,一会庆小兔把水越舀越多,勺子里的水一摇一晃地溅了出来。

庆小兔晃晃悠悠地拿着勺子,庆小兔把水开始往地上浇。

很快庆小兔的皮凉鞋就阴湿了,接着庆兔兔的皮凉鞋变得湿漉漉的。

我说:“小九,你这样舀水,你把你的皮凉鞋都打湿了。”

我抱起庆小兔,我把庆小兔的皮凉鞋脱了下来。

我把庆小兔重新放下地,庆小兔光脚战战兢兢地一动不动,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起来。

可能庆小兔光着脚站在地面上,庆小兔的脚有一点凉飕飕,庆小兔可能感到一丝不安全的感觉。

我这时候才想起来,庆小兔那一天在下涝溪,庆小兔为什么不愿意下水的缘故。

庆小兔从卫生间咚咚咚地跑了出来,我以为庆小兔不玩了,没想到庆小兔跑到自己的玩具箱跟前,庆小兔拿了一把小一点自己的玩具勺子。

因为在姨妈家庆小兔只有一双鞋,我拿着电吹风给庆小兔的凉皮鞋吹干。

庆小兔看见了,庆小兔马上跑过来,庆小兔拿过电吹风,庆小兔自己要拿电吹风去吹自己的鞋子。

电吹风不是庆小兔的玩具,电吹风是一个很危险的家用电器,但是我还是想让庆小兔知道什么是电吹风。

我把电吹风温度调到最低,我把电吹风的风量调到最小。

我说:“电吹风是吹干头发用的,电吹风很危险,只要是又电有热量的东西小朋友都不能玩。”

我告诉庆小兔只要拿着电吹风把柄,我告诉庆小兔电吹风哪里是不能碰的。

庆小兔两个手握住电吹风,庆小兔还有一点拿不动,我两个手就紧紧地挨着庆小兔的手的旁边。

庆小兔拿电吹风吹了一会皮凉鞋,我把电吹风接过来。

我说:“电吹风小朋友是不能当玩具的,你现在已经知道电吹风是怎么回事了,你就不要再拿了。”

庆小兔还是有一点不高兴,但是这个是没有商量余地的,危险就是危险,孩子就要远离危险,但是必须要让庆小兔明白什么是危险,哪一些东西小朋友是不能接触的。

新闻报道教育部联合八部门要求小学一二年级不安排家庭作业,就是为了努力将中国学生的近视眼的数量降下来。

妈妈从小就不让庆兔兔庆小兔看电视,妈妈的理由就是不能让庆兔兔庆小兔像她一样带眼镜。

可是妈妈却要庆兔兔一天到晚在学习,庆兔兔从早上起来,庆兔兔一直到晚上十一点钟,庆兔兔还在书桌跟前做作业写字看书,不管我怎么说,妈妈都听不进去,妈妈口口声声说:“我知道怎么教育自己的儿子。”

庆小兔在屋里看见一把刷床上的刷子,这是原来纺织厂织布用的长柄刷子。

庆小兔拿着刷子到处刷。庆小兔不知道这把刷子是刷床的,庆小兔当做扫把刷地,庆小兔拿着刷子刷墙壁,庆小兔还用刷子刷柜子。

庆小兔在抽屉里找到一盒彩色回形针,庆小兔要我帮着打开。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怎么都没有能够把塑料盒子打开。

外婆说:“打什么呀,他要打开你就大打开,连大米都让他玩。”

外婆三番五次的提及,我不知道外婆为什么这样反对让庆小兔玩。

外婆说:“那么多玩具可以让他玩呀。”

我只能无奈地叹一口气,外婆也认为庆小兔应该玩玩具店买来的玩具。

在孩子们的脑海里,没有明确的玩具概念。

只要是不一样的,只要别人在玩的,在孩子们看来都是玩具,哪怕就是一颗石子,一根树枝,一片树叶,都是可以玩一会的玩具。

对家长和社会来说,只要孩子们玩的东西没有危险,不可能对孩子造成伤害就可以。同时危险和伤害是相对,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安全,关键是在与人是怎么理解和对危险的防范。

电视上正在播放越剧选段,庆小兔停下来注视着屏幕上演员的表演。女演员婀娜多姿,演员轻飘飘地行走,美女舞动两个手。

庆小兔看着看着,庆小兔也举起两个手,庆小兔也模仿女演员的身段舞姿,庆小兔在电视机前边跳起来。庆小兔动作没有那样到位,但是庆小兔学的像模像样。

十七点二十分庆兔兔才过来,我连忙把电视机关了。

爸爸说:“庆兔兔现在可有钱了。”

庆兔兔说:“我已经有了一千二百块钱了。”

姨爹说:“庆兔兔,你可以把钱拿出来买西瓜吃。”

庆兔兔问:“外婆,西瓜多少钱一个呀?”

外婆说:“一个西瓜二十几块钱。”

庆兔兔在计算着:“一个二十块钱,两个四十,三个

爸爸说:“一个西瓜二十块钱,你一千二百块钱,可以买六百个西瓜。”

姨爹说:“庆兔兔,你一次买那么多西瓜,那就是批发价,你还可以买更多的西瓜。”

庆兔兔说:“爸爸,我想看一会电视。”

爸爸想了一下说:“你就看一会吧,等开学了,你就没有时间看电视了。”

爸爸说:“庆兔兔昨天给爸爸妈妈请客吃饭,庆兔兔是用的自己的零花钱。”

姨妈说:“庆兔兔,姨妈的拖把你准备什么时候买呀?”

爸爸说:“庆兔兔,你每天五块钱零花钱,你可以给姨妈买一个很高级的拖把哟。”

外婆说:“你们不能每天给庆兔兔五块钱零花钱,这是不是有一点太多了,以后庆兔兔上中学你们怎么办,如果庆兔兔上大学你们又要给庆兔兔多少钱呀。”

钱是父母的,不管父母怎么富裕,孩子的零花钱就要适当地控制。孩子就要和最大多数的孩子过一样的生活,孩子无缘无故地获得比其他孩子多得多零花钱,孩子可能会觉得钱来的太容易了,用爸爸妈妈的钱天经地义心安理得,也可能孩子会贪得无厌,孩子可能会不断地向着爸爸妈妈提出新的要求。

父母不可能一辈子成为孩子的提款机,一旦孩子失去经济支柱,这样的后果不可想象。

爸爸和妈妈争吵起来,可能是爸爸说了庆兔兔,庆兔兔打电话跟妈妈告状。

庆兔兔经常跟妈妈告状,妈妈总是和风细雨地跟庆兔兔解释一遍。

爸爸说:“应该让我在家里树立一些尊严。”

后来也不知道都说了一些什么,爸爸晚饭也没有吃一甩手就走了。

外婆连忙赶到外边去喊爸爸,妈妈对外婆说:“我们的事情以后你们少掺和。”

外婆说:“我看他没有吃饭。”

姨妈要庆兔兔今天不要走了,今天晚上就住在姨妈家。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