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30余承泽在咳嗽

2019-05-14 10:34 | 宝宝成长

2630-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星期一多云转晴天33~23℃客厅早晨温度28PM2.5-58

昨天晚上庆兔兔庆小兔一家人十八点钟才从当阳出发。

姨妈打电话问:“小九今天乖不乖?”

妈妈说:“小九今天一天都没有下地,几个人轮流抱着小九。”

今天早上去接庆小兔,我抱起庆小兔问:“小九,你昨天乖不乖?”

庆小兔稀里糊涂说了几个字。

我问:“小九,你在爷爷家看到鸡没有?”

庆小兔说:“看到了。”

庆小兔的话含糊其辞,说像又不像。

我问:“小九,你看到猪没有。”

庆小兔一样说了看到了。

庆兔兔说:“没有看到猪,爷爷家没有猪,大姑妈家里才有猪。”

当把庆小兔抱出来的时候,庆小兔不时地轻微地咳嗽两声,接着庆小兔的清鼻涕就流了下来。

可能昨天在汽车里,汽车的空调温度打低了,庆小兔有一点受凉了。

回到姨妈家,外婆就给庆小兔喝了蒲地蓝。

外婆把勺子送到庆小兔的嘴边,庆小兔痛快地把药喝进嘴里。

外婆又倒了一点蒲地蓝,当外婆再把勺子送过来,庆小兔就不张嘴了。

我说:“小九,你感冒了,刚刚你是不是咳嗽了,喝了药你就不会咳嗽了。”

好像庆小兔是听懂了,庆小兔扭过脸把药喝完了。

今天庆小兔最大的乐趣就是拿着钥匙开门关门,就这么一件事情庆小兔就玩了有半个小时。

先是阳光房外边的大门,接着是客厅的玻璃窗,最后转战到卧室里的窗户。

当庆小兔想起来去开大门的时候,庆小兔这才想起来要出去玩。

外边阴凉处还可以玩一会,庆小兔在路上捡起一块块石头,庆小兔把石头扔到灌木丛中。

一会庆小兔竟然向着开阔地走起来。

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我出来没有带任何东西,我更没有想到要带伞,庆小兔已经完全暴露在阳光下。

我说:“小九,那边那么大的太阳,我们到阴凉里玩。”

庆小兔就像没有听见一样,庆小兔兴冲冲地往前跑着。

树还有一点太小,树冠不足以留下阴凉,我们跟前就是一个活动的广场阳光毫无遮拦地照过来。

我想用身体给庆小兔带来阴凉,可是这时候的太阳阴影已经变得吝啬了,我必须紧紧地站在庆小兔的身旁,我才勉强能够挡在一点阳光。

一直走到庆小兔被绊倒,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起来。

我说:“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这才答应回家。

庆小兔在抽屉拿出一把指甲刀,庆小兔坐在地板上,我突然发现庆小兔竟然把指甲刀的扳把翻转过来,而且庆小兔还把扳把转过来,庆小兔就像我们剪指甲一样在剪指甲。

不过庆小兔是穿着鞋在鞋的外边在剪。

庆小兔想起来螃蟹,庆小兔迅速来到卫生间,庆小兔把装螃蟹的小桶拿下来。庆小兔把螃蟹倒进另外一个更小的小桶里,庆小兔把小小桶里的螃蟹又倒回来,这一下螃蟹可就受罪了,螃蟹不停地从一个小桶里跌落到另外一个小桶里。

我说:“小九,螃蟹住在一个地方就可以了,你这样来回让螃蟹搬家,螃蟹会很生气的。”

螃蟹不再搬家了,可是螃蟹的房子却一直在移动着,庆小兔抱着小桶,小桶一会放到洗脸池上,一会螃蟹的家又来到马桶盖上。

最后庆小兔把小桶放进整体浴室的澡盆里,庆小兔关上整体浴室的玻璃门,庆小兔想了一下,庆小兔又打开玻璃门把小桶拿出来。

拿出来再放进去,然后庆小兔关上门,就这样的动作庆小兔不厌其烦地做了无数次,最后庆小兔自己也站到澡盆里。

吃了午饭,外婆说:“小九是不是要端尿了。”

我刚刚准备去抱庆小兔,庆小兔咚咚咚地跑到卫生间。

尿庆小兔只尿一点点,庆小兔的右腿在上下摆动。这是庆小兔尿完尿的信号。

我说:“小九,你就尿那么一点呀?”

庆小兔从我身上下来,庆小兔拿起水桶里舀子,庆小兔舀起水冲到便盆里。庆小兔不是就舀一次,庆小兔一次又一次,不过庆小兔每次舀起来的水都不多。

庆小兔想打开水龙头往水桶里加水,可是庆小兔不知道淋浴喷头管道下边哪一个是水龙头把手。庆小兔还是摸到了水龙头把柄,但是庆小兔并不知道朝那个方向扳把柄。我也没有告诉庆小兔,我怕庆小兔一旦知道了,庆小兔会把水龙头当做玩具。

看见外婆进到屋里,庆小兔马上跟着外婆来到屋里。

庆小兔进屋就往床上爬,庆小兔的鞋还是湿漉漉的,我把庆兔兔抱到飘窗跟前。

最近我的眼睛看电脑屏幕有一点吃力,在外边太阳底下也不敢睁大眼睛,晚上和在家里做其他事情并不受影响。

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只是在庆小兔睡觉的时候才能记日记,如果外婆还在睡觉,我一样不能在键盘上操作,因为外婆听不得我敲击键盘的声音。以后我的日记可能会压缩到一千字以下。

我专门准备了小本子把要记的事情先记在本子上,等打开电脑再抄录到文档里。

庆小兔看见文档本子,庆小兔用笔在本子上画,庆小兔在上边画了几个道道,庆小兔把本子给我看,庆小兔用手指着说:“鱼。”

于是我就画一条鱼,庆小兔用手指着鱼说,庆小兔接着又自己在画鱼,庆小兔的鱼就是乱七八糟的圆圈。

庆小兔把自己的画撕下来,庆小兔把纸放在风扇前边,庆小兔以为这一张纸会像风车一样转起来。

纸很快飘向远处,我把纸拾起来,我把纸放在风扇的背面,纸噗嗤一声贴在了风扇的网子上。

我说:“这个不是风车,放在前边会被风吹跑的,把纸放在风扇的后边,纸就会被风吸住。”

庆小兔把纸从风扇上拿下来,庆小兔再把纸挨上去,庆小兔没有再把纸放在风扇前边了。

院墙外边一辆汽车跟前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准备上车,庆小兔隔着窗户在喊:“姐姐。”

小姑娘没有听见,庆小兔用手指着外边看着我。

我说:“姐姐有一点远,我们还关着窗户呢,姐姐听不见。”

外婆过来睡觉了,庆小兔马上爬上床,庆小兔躺在自己的枕头上边。

外婆拍庆小兔,庆小兔把外婆的手推开,庆小兔转过身拉着我的手,庆小兔要我拍他睡觉。

外婆打了一个哈欠,庆小兔也跟着哈了一声。

外婆还没有笑出来,庆小兔把一个指头竖在外婆的嘴唇上边。

外婆睡觉了,庆小兔用手捂住外婆的眼睛。

我说:“外婆睡觉了,我们小九也睡觉。”

庆小兔用两个指头分开外婆的眼皮,庆小兔对着外婆在笑。

庆小兔还是要睡觉了,庆小兔也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庆小兔闭上眼睛睡着了。

外婆突然说:“大毛好像生小狗了。”

大毛做妈妈了,大毛生了两只小狗。

下午喝药庆小兔完全就不配合,强迫庆小兔喝,很快药从庆小兔的嘴角流了出来。

庆小兔好像非常喜欢看学习机器人的广告。

庆小兔嘴里咕咕唧唧,庆小兔又像唱歌,庆小兔又好似和尚念经。

我问:“小九你在唱什么歌呀?”

爸爸说:“小九是要说话了。”

爸爸问:“小九,你叫我什么呀?”

庆小兔大声地说:“爸爸。”

庆小兔爸爸两个字说的清晰洪亮。

姨妈下班回来,大毛继续在生,大毛一共五个宝宝。

可惜的是,大毛最开始生的两个狗宝宝已经没有了生命特征。

庆兔兔正在厨房飘窗上看着狗房子里的大毛,大毛也一直注视着庆兔兔。

外婆说:“庆兔兔,你不要离大毛太近了,当心大毛咬你。”

庆兔兔说:“我是大毛的主人。”

姨妈说:“大毛刚刚生了狗宝宝,你不能靠的太近了,大毛会要保护它的狗宝宝,大毛弄不好会咬你的。”

庆兔兔生气了,庆兔兔抱着两个胳膊继续坐在那里,庆兔兔的两条腿就在大毛面前晃动着。

我说:“庆兔兔,你不能这样,狗不是人,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会护犊之心。你离大毛这么近,大毛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如果大毛怀疑你要伤害狗宝宝,大毛就会上来咬你一口。狗不是人,如果人生气了,怀疑看要打的是谁,还要看看是不是能够大事化小。狗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大毛可能会不顾一切冲过来保护自己的孩子。”

姨妈对我说:“我们已经说了,你就不要再说了。”

可是庆兔兔还是气呼呼地坐在那里,我真的有一点害怕大毛突然发狂。

外婆叫爸爸把庆兔兔叫出来,爸爸也是和风细雨地跟庆兔兔在说,我不知道怎么了,我总认为该严肃的时候一定要严肃,绝对不能拖泥带水。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