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25小九恢复一点生气

2019-05-09 17:07 | 宝宝成长

2625-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星期三多云转阵雨33~23℃客厅早晨温度28PM2.5-47

早上的天终于阴了下来,整个天空看不到一点蓝色,满天就是灰扑扑的一个色彩。

屋里还没有开灯,窗帘还没有拉开。

我和外婆刚刚在准备东西,爸爸抱着庆小兔出来了,庆兔兔好像早就醒了,庆兔兔同时出现在了客厅里。

旧的古老的爬行毯已经消失,新的爬行毯替代了原来爬行毯的位置,大一点的玩具和积木还留着玩具架的盒子里,所有的小一点的玩具都被掩埋在了大的塑料箱子里。

妈妈用庆兔兔的年龄在要求庆小兔,妈妈又用幼儿园的那一套教育庆兔兔。

爸爸说:“昨天晚上小九没有屙巴巴。”

刚刚庆小兔还好好的,我准备搬童车下楼,庆小兔哭泣起来。

外婆说:“外公把车子搬到楼下就回来抱我们小九。”

庆小兔并没有听外婆的解释,庆小兔还是在哭。

外婆说:“外婆抱我们小九好不好?”

庆小兔站在爬行毯的那一边哭丧着脸一动不动。

外婆说:“外公,我们就等一会再搬车子下楼。”

我过来坐在爬行毯上,我坐在庆小兔的对面,我要庆小兔过来,庆小兔站在那里伸出手。

我说:“你过来呀,外公抱。”

庆小兔举着的手没有放下来。

我说:“我们小九跑,小九,斑马是怎么跑的呀?”

庆小兔今天穿的是海魂衫,就是庆小兔让我看的斑马衣服,我摆出一副跑步的动作。

庆小兔只是看着我,庆小兔没有一丝兴奋,庆小兔还是阴沉着脸。

我说:“小九,你过来呀,你不过来,外公就走了。”

庆小兔马上就哭了起来。

我没有走,庆小兔的哭声也没有继续,但是庆小兔也没有过来。

我说:“小九,你再不过来,外公真的走了。”

庆小兔的哭声马上起来。

我假假地往门口走,庆小兔的哭声马上升高八度,但是庆小兔往我这边走过来。

我把庆小兔抱下楼,我把庆小兔递给外婆,我再上楼去搬童车。

把童车上的东西卸在姨妈家,把庆小兔的玩具都挂在童车上,还给庆小兔的水枪灌满水。

要庆小兔下来走,庆小兔牢牢地抱着我。

来到自行车雕塑的跟前,我让庆小兔站在上边,庆小兔转身就要我抱。

来到像一个乌龟的景观石跟前。

外婆说:“小九,我们给大乌龟洗一个脸好不好?”

外婆拿着水枪在往乌龟的头上浇水,外婆把水枪递给庆小兔说:“我们小九来给乌龟洗脸。”

庆小兔扭转身体,庆小兔没有要外婆手里的水枪。

胭脂園广场的胭脂鱼的浮雕跟前有五六个孩子在玩。

外婆说:“那么多小朋友,小九我们过去跟他们玩去。”

我们也在一个大石墩上坐下来,我让庆小兔站在石墩上,庆小兔紧紧地搂住我,庆小兔的脚就不愿意落下来。

外婆指着不锈钢焊接的江豚的雕塑,外婆说:“小九,我们去那边玩好不好?”

庆小兔终于下地了,庆小兔去拿童车里的水枪,这一种水枪是打气的,庆小兔只能象征性地打几下,庆小兔还不能真正的给水枪打气。水枪的储水罐装满水也很重,庆小兔抱着就什么也做不成了。水枪是扳机扣动的,庆小兔一样手指头没有那么坚强。

我给水枪打气,我扣动扳机射水,庆小兔用手指着要我去打。

庆小兔用手去挡水流,开始庆小兔只是远远地挡,慢慢地庆小兔把手紧紧地挨着水枪口。

外婆说:“小九,你会把衣服打湿的。”

我说:“不要紧,只要小九能够玩就好,衣服湿了可以回家换。”

地面上已经流淌了一片水,庆小兔蹲下来,庆小兔用手在水里来回抹着。

外婆说:“小九地上多脏呀,小九赶快起来。”

我说:“这就是小孩子的游戏,小孩子没有那么多干干净净,也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只要小九没有在污水横流的地方玩就可以。”

外婆拿出来惯性汽车,外婆把惯性汽车放在基座上推,庆小兔想玩又不想玩,庆小兔用手摸摸,庆小兔又把手缩了回来。

看见庆小兔在玩汽车,一个大一点的男孩走过来,男孩用手指着汽车说:“这是消防车。”

说着男孩去拿开到跟前的消防车,男孩爷爷马上说:“这是弟弟的汽车。”

外婆说:“不要紧,你看把汽车往下一按在往后拉。”

外婆一松手消防车快速地往前驶去,男孩也试了一下,庆小兔看着男孩在玩自己的汽车,庆小兔没有过去阻拦。

又来了一个小一点的男孩,男孩过来拿着消防车就走。

男孩的奶奶说:“这个汽车是弟弟的。”

男孩不管自己拿的玩具是不是弟弟的,男孩头也不回地继续往远处走,男孩奶奶把汽车夺了下来。

汽车被送了回来,男孩也跟着走回来。

外婆说:“你是不是喜欢汽车呀,奶奶教你怎么玩。”

外婆演示一遍,男孩抓起消防车马上转身离开,这一次男孩奶奶真的生气了,男孩奶奶一把夺下消防车放下来。

男孩奶奶说:“别人的东西,你怎么说拿就拿呢,你这样不听话,我们回家去。”

上午七点半我们出来,现在已经十点半了,外婆还没有休息过。

外婆说:“小九,我们去亭子里坐一会。”

三个小小的别致的亭子,亭子的四根立柱是在亭子的中间,四个椅子椅背背靠背的连接在一起,坐在椅子上可以毫无遮拦地看到远处的一切,又用不着担心四目相对的尴尬。

两个亭子已经坐满休息的人们,有一个还是空空荡荡。我把庆小兔放在椅子上,庆小兔勉强站了下来,庆小兔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我用手指着中间的空档说:“小九,要不要到里面玩一会。”

庆小兔有一点犹犹豫豫,外婆站在椅子上,外婆想跨到椅子背后去。

我说:“你多大年纪了,你下去了,你又怎么上来呀。”

一个我们以前厂里的同事,牵着一个小姑娘过来了。

同事说:“我们跟小弟弟玩一会。”

小姑娘个头比庆小兔矮一点,身体有一点单薄,问过以后才知道比庆小兔大两个月。

小姑娘也有一点腼腆,在奶奶的引导下,小姑娘喊了爷爷奶奶,小姑娘没有笑,小姑娘也没有跟庆小兔玩,小姑娘一直牵着奶奶的手。

外婆说:“我们跟姐姐一起玩。”

庆小兔只是看着小姑娘,庆小兔没有一点想过去的意思。小姑娘走了,庆小兔也才离开。

庆小兔下地了,庆小兔从包里取出皮球在玩,庆小兔一路走,庆小兔一路扔着皮球。

庆小兔把皮球往灌木丛上扔,我连忙用手去挡,庆小兔的皮球还是扔了出去。灌木丛有那么宽,庆小兔还没有那么大的力气,皮球落在灌木丛的中间。

我说:“小九,这里是马路边,你看马路上那么多汽车,你把皮球扔到马路上多危险呀。”

外婆用手指着前边的人行道说:“小九,我们就往前边扔。”

庆小兔没有再往灌木丛上扔,庆小兔继续在人行道上扔。这里人行道这一会看不到一个人,因为在那一边靠近长江的那个方向,还有一条人行道和一条自行车专用道。

庆小兔被绊倒跪在那里,我用手比划着说:“小九,站起来。”

庆小兔站起来了。

皮球再一次被扔出去,庆小兔抬腿就去追皮球,庆小兔再一次被绊倒,庆小兔再这一次是整个身体趴在路面上。

外婆要庆小兔起来,庆小兔露出一副痛苦的相,庆小兔伸出手要拉他起来。

外婆跟前去牵庆小兔的手,庆小兔把外婆的手打开,庆小兔把手伸向我这边,我把庆小兔扶了起来。

庆小兔已经不愿意再走了,庆小兔要我抱起来。

刚刚还阴沉沉的天,这一会似乎有了一点太阳的影子,现在还没有离开三伏天,阳光就意味着热量,虽然只是似有非有,但是经过一个夏天,人们已经对阳光有一点退避三舍。

外婆说:“刚才还有一点凉风,现在马上就开始冒汗了。”

我说:“今天小九还是玩了一会的,我们还是回家吧。”

中午睡觉,我刚刚躺在床上,庆小兔也过来躺在我的旁边。

外婆说:“你睡吧,我来照看小九。”

庆小兔没有睡,庆小兔一会把脸靠着我的脸,庆小兔一会用手在我的身上点几下。

外婆在给庆小兔念识字大卡,我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午睡我一般就睡二十分钟,我起来外婆接着睡觉,庆小兔拿了一个小枕头放在外婆的旁边。

庆小兔拿着毛巾被盖在肚子上,我把一个手扶着庆小兔的身上问:“小九,要不要拍呀?”

庆小兔用手在自己的肚子上拍了两下,很快庆小兔就趴在枕头上睡着了。

庆小兔在玩气球,庆小兔站起来,庆小兔用手捂住屁股说:“巴巴。”

我连忙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我脱下庆小兔的短裤,庆小兔还没有屙巴巴,但是庆小兔很快就屙了巴巴。

吃晚饭的时候,庆小兔吃着饭,庆小兔突然做了挑逗的眼神。

庆小兔微微低下头,庆小兔黑眼珠上翻,庆小兔看着外婆。

姨妈说:“小九,你做的真的很像哟。”

庆小兔接着又做了几次,而且庆小兔的头在缓慢地移动,庆小兔的眼睛也在缓缓地漂移。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