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22下下涝溪见闻

2019-05-06 09:13 | 宝宝成长

2622-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九日星期日小雨转阴天35~25℃客厅早晨温度28PM2.5-48

今天九点钟我们家和三姨奶奶家全部人马去下涝溪去玩。

我们家没有车,出去旅行只能租车。

不是我们买不起车,而是买了车实际用途也太少了。买车对我们就是一个脸面,有车只是一个排场。我们是有车一样过日子,没有车照样上班买菜,有车可能空空的车位有了东西压在上边。

下涝溪以前我只是听说过,庆兔兔跟着姨妈去过,庆兔兔也跟着姨妈和妈妈去过,庆兔兔去过还不止二次。

井底之蛙只能看到进口大小的天空,我和外婆一样就看见我们住的小区上边的天。我们头顶的天就是宜昌的天,我们拿着雨伞出门,也就是宜昌市今天都在下雨。

我一直认为宜昌市一路公交车二路公交车的起点终点就是宜昌市的顶端,我们单位就是宜昌市的郊区,能够坐公交车走几站就是乡下人进城了。

因为我刚刚来到宜昌的时候,伍家岗就有两趟公交车,一个是一路,另一个就是二路车,我休息不喜欢游山逛水,七十年代的宜昌就成为了我永远的记忆。

租来的车并不能装下我们全家人的希望,我和外婆搭乘了三姨奶奶家的另外一台汽车上。

汽车从郊区来到我们一直认为的市里,又从古老的市区驶往郊外。

汽车走在去下涝溪的路上,宽阔的马路一直往前延伸着。

怎么看也不像城市的郊区,一排排漂亮的住宅楼一座紧挨着一座,甚至有一些地方楼挨着楼,路旁是楼,楼后还有楼,两个楼之间的缝隙里一样还是楼。

一个小时过去了,看到的还是一座新城,看到的还是数不清的刚刚发芽的楼盘,高高的塔吊站在新楼旁边,它们在为新时代摇旗呐喊。

外婆说:“哪来的那么多楼呀,这么多房子有人买吗?”

豆苗的爸爸说:“都是一些炒房客,晚上这里都是黑黢黢的一片。”

大山就好像突然从地底下冒出来,当大山迎面扑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了。

离开宽阔的公路来到一个只有两个车道的乡间小路,现在的大山里的路一样平整,不再是坑坑洼洼狭窄的小道了,汽车可以平平稳稳地开到任何想去的地方。这个就是改革开放的中国农村,这个就是现代中国的模板,中国不仅仅城里人富裕了,一个个农民也喜笑颜开,他们用灿烂的笑脸欢迎着四方来客。

我们天天看着长江对岸的大山,真正的来到山脚下还是少之又少。

放眼望去,再一次近距离的来到大山跟前,以前去宜都挂青,宜都的山是怪石林立,这里的山望去就是另外一幅模样。

绿油油满山翠绿,大山圆圆的山顶就像一个个绿色的大馒头。

小公路的两旁挂满了大红灯笼,就像来到一个古代的中国,古色古香一条通往古都的大道。

远处的马路上边一道道一排排三角彩旗,两栋二层楼的房子却没有了任何古都的韵味,这是改革开放初期刚刚富裕就在建造起来的房子。

一个显眼的标志《小哥农庄》,这就是我们今天郊外旅游的目的地。

一个戴着小毡帽的中年人在汽车前边指挥着倒车停车。

我们刚刚下车,戴毡帽的中年人用手指着远处说:“现在吃饭还早,你们可以先去下边的小溪里玩,你们下河的时候注意要穿上救生衣。小溪里有船,小朋友划船家长要照看一下。水里的大石头底下你们可以去抓螃蟹小鱼虾米,昨天还要小朋友抓到了两只乌龟。”

后来才知道戴毡帽的中年人就是这个农庄的主人,老板娘就是门口站柜台结账的人,农庄里里外外帮忙的人都是老板家里人。

不说不知道,顺着老板手指的方向,就在这条线路的下方,一大片鹅卵石石滩。

鹅卵石石滩面积很大,可能有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最远处可以看到一迋碧绿的水塘,其实水塘只是小河的一部分。

在小河的上游,也就是小哥农庄背后,两条高速公路从高空穿过,高速公路站在一个个高高耸立的水泥立柱上,在通过小河上空的时候才变成拱桥的模样。

小河远处的一侧也是一条公路,是劈山挖出来的公路。

山体直上直下就像一面墙,也不知道工人师傅怎么把大山劈成这个样子。

橘黄色石头就像一本本摞起来的书,重重叠叠,一层又一层,把书一直码到了天上。

山体之高令人咂舌,不仰起头是看不到山顶,至于山有多高我不知道,但是看着山脚下的汽车,那就不是几十分之一了。

外婆用手指着旁边没有修整大山的山腰上,外婆说:“你们看,那里有一个庙。”

抬起头看,果真一个古色古香的庙,红色的墙壁,橘黄色的琉璃瓦。

庙不大,也可能我们距离有一点太远了。

外婆说:“这么高,人们怎么上去的。”

我说:“山越高,离天就越近,人们越容易受到神的庇护。这是人的一种信念,人们只要想到了,人们就会不辞劳苦去崇拜神。”

外婆说:“这个山这么高,山又那么陡,上山又没有路,这个庙怎么盖起来的。”

我突然发现就在庙的一旁,就在劈山修路的山体上,有两个很大黑黝黝的山洞。

我说:“山洞,是不是这里是石灰岩,这里是有溶洞的,人们可能是通过溶洞上山的。”

豆苗爸爸说:“这里就是喀斯特地貌,这里有很多溶洞的。”

我这才想起来,宜昌是有很多溶洞景点,我以前在三游洞还去参观过。

一路下坡,在一个敞开的屋顶里面挂着几十个橘黄色的救生衣,

庆兔兔王柳虎一个人穿上一身救生衣,两个人一人拿着一把水枪。

看着小河就在眼前,却让人遥不可及,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铺满前行的道路。

这不是在长江边看到的小小鹅卵石,这是一个个极大的鹅卵石,像篮球一样大小的鹅卵石都不能滥竽充数,大一点的鹅卵石竟然比床头柜还要大。

踩在鹅卵石上一个个小心翼翼,我还要抱着庆小兔,不是怕鹅卵石松动,而是怕脚下打滑。

河水被鹅卵石分解的支离破碎,本来水量不是很大,河水被砂石滩展开,河水在石头缝隙里艰难前行潺潺流动。

小河拐弯处有一片深绿色的水洼,水的颜色有一点深,就意味着这里不适宜游泳。

细心的老板在岸边放着四艏游船,这是一种在五一广场看见过的船,一个人坐在上边,船一边一个手摇的把柄,当摇动把柄小船两边的叶轮就会拨动水。

过去这一片深水区,水的颜色明显浅了许多,大部分地方都可以看到水下的鹅卵石。

庆兔兔王柳虎两个人马上就下到水里,豆苗爸爸牵着豆苗的两个手在水里走着。

我说:“小九,我们也到水里去。”

我给庆小兔脱了鞋,我让庆小兔脚慢慢地往水里靠,庆小兔的脚还没有挨到水,庆小兔的脚已经卷曲起来。

我说:“不要紧,你看豆豆妹妹都在水里走了。”

我让庆小兔把手放进水里,庆小兔紧紧地抱着我,庆小兔把手高高地举起来。

妈妈说:“是不是小九没有穿鞋,小九不敢光着脚到水里。”

妈妈拿来一双塑料拖鞋要庆小兔穿,庆小兔很早就在试穿庆兔兔的拖鞋,但是庆小兔只是把一只脚伸进去,庆小兔在地上往前拖着走一步就脱了下来。

妈妈特地给庆小兔买了一双拖鞋,庆小兔根本就不屑一顾,庆小兔连看也没有看一眼。

庆小兔还小。庆小兔穿着鞋子走路还差不多,要庆小兔穿拖鞋走路还是有一点早。

庆小兔做事是小心谨慎,庆小兔会尝试所有的新鲜事物,庆小兔不会做自己还做不了的事情。

拖鞋庆小兔根本就不穿。

爸爸把庆小兔抱了过去。

庆兔兔和王柳虎在水里打水仗,庆兔兔脚底一滑,庆兔兔一屁股就坐在水里,庆兔兔站起来,庆兔兔用手摸着自己打湿了的裤子,庆兔兔干脆噗通一声趴到水里面。

看到庆兔兔全身进到水里,王柳虎也仰面朝天倒在水里,水推着两个人往下漂了下去。

妈妈惊呼:“庆兔兔当心,不要往底下漂了。”

其实妈妈是多了一份紧张,这一片水面能够让庆兔兔漂起来的水面少之又少,庆兔兔还没有漂两米远,庆兔兔的身体已经被河底的鹅卵石挡住了去路。

有河就有鱼,有水就有虾蟹,马上就有人叫起来。

姨妈说:“我抓住了一个螃蟹。”

马上所有人都聚拢过来看看姨妈的战利品。

水桶里已经有了三只螃蟹,姨妈用网子又罩住一条小鱼。

这条小鱼刚刚放进水桶,姨妈高声地说:“小鱼被螃蟹夹成两截了。”

一条小鱼刚刚上岸就成了螃蟹的牺牲品。

外婆说:“小九下水了。”

爸爸两个手牵着庆小兔的两个手,庆小兔脚上穿着出去就穿着的凉鞋,庆小兔在水里一步步地走着。

妈妈拿着手机给庆小兔拍照,妈妈和庆小兔站在一起让姨妈拍照,于是我也拿起手机给庆小兔录像。

庆兔兔王柳虎上岸了,所有人离开浅水区。

庆兔兔王柳虎来到深水区,两个人各自爬上一条船。

深水区已经离开大山的庇护,太阳公公乐呵呵地看着庆兔兔王柳虎在划船,姨妈头上顶着衣服坐在岸边招呼两个人。

所有人都回农庄里,我和外婆呆在一个很大没有四壁的大棚子里,我和外婆远远地看着庆兔兔王柳虎在划船,我们也要尽一份长辈的义务,以防庆兔兔王柳虎发生意外。

这是一个专门供游客烧烤的大棚,这里有自来水,这里有洗菜的池子,这里有烧烤的炉子,还有风扇和桌椅板凳。

很快来了很多提着大包小包的游客,他们把带来的食材搬出来,架起烤炉就开始一天的野炊。

现在人们的提高了,而且是确确实实地提高了,一个小店前前后后被十几辆汽车锁包围,还有一辆中巴车。

从早上我们来一直到下午我们走,厨房里的几个人就没有停下来过。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