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20小九有一点拉肚子

2019-05-04 10:40 | 宝宝成长

2620-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七日星期五小雨34~21℃客厅早晨温度28PM2.5-37

昨天晚上我跳舞回来还没有下雨,我洗完澡发现外边已经大雨哗哗了。

酷热的夏天终于迎来凉爽,这也是立秋以后的第一场雨。

睡觉已经不要再开空调,但愿秋雨一场接着一场,让风雨彻底洗刷夏日的痕迹。

一觉睡醒,觉得格外的凉爽,外边的马路上留下雨水的脚印。

忽然雨声大作,大雨就像给大山蒙上一层面纱,夏天的雨来的急走的快,转眼间江边晨练的人已经收起雨伞。

八点半我们买菜过去,庆兔兔庆小兔已经起来。

爸爸说:“小九拉肚子了。”

外婆问:“是不是昨天晚上回来小九又拉稀了?”

爸爸说:“是的,小九拉的都是稀巴巴,小九的巴巴里都是红色火龙果。”

外婆说:“昨天两兄弟真的很厉害,一个火龙果一会就吃完了。”

爸爸说:“今天要给小九喂姨爹治拉肚子的药。”

说着爸爸拿了一盒药给外婆。

家里昨天换了灯,客厅主卧的灯经常坏坏修修,主卧的灯已经几个月没有亮了。客厅里的新灯用法太复杂,而且不是灯光不合适就是灯光太亮,所以客厅里的主灯也很少用。

外婆突然发现小房间的灯也换了。

外婆问:“小房间的灯不是好的吗?”

爸爸说:“小房间的灯是日光灯的,要换就一起换了。”

我们这才发现家里里里外外所有的灯都已经换了。

爸爸把客厅的电灯打开,爸爸拿着遥控器在调节电灯的亮度。

外婆说:“这个电灯一圈的蓝光能不能关掉呀,这蓝光人看着不舒服,弄不好对眼睛也不好。”

爸爸说:“蓝色光是这种灯的特色,蓝光是不能关掉的。”

我们是一个家,我们这里不是宾馆,也不是旅游场所,花里胡哨会使人情绪亢奋。客厅是一个家庭的休闲的场所,就是一家人看电视聊天的地方,也是庆兔兔庆小兔玩耍的地方。庆兔兔庆小兔需要的是亮度,他们不需要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的灯光。

调节灯光的亮度这个好像还能够说的过去,但是人们需要的是一个能够根据环境亮度,自动调节人眼最适合的亮度,而不是凭各个人自己的感觉去胡乱地调节。客厅的主灯就是要一个亮,没有几个人每次开灯要调节亮度,夜里偶尔进客厅还有小夜灯。

我们抱着庆小兔出来了。

我说:“这是一个家,家就要简洁,越是方便,越是随意最好。”

外婆说:“这个都是他们一个个的家,这是他们的家,他们想怎么弄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我说:“我肯定不会去说,我只是说说自己的想法。”

回到姨妈家,庆小兔在不停地饶头,庆小兔还试图把上衣脱下来。

我说:“小九,你是不是头痒呀?”

我这才发现庆小兔头发都湿了,我再掀起庆小兔的上衣,庆小兔的衣服也湿漉漉的。我把手伸进庆小兔的背后摸一下,庆小兔背后全部是汗。

给庆小兔上衣脱了,我给庆小兔擦了汗,外婆给庆小兔拿来一件背心。庆小兔不愿意再穿上衣,庆小兔站起来,庆小兔想把裤子脱下来。

我说:“小九,你要脱裤子干什么?”

庆小兔用手捂住屁股说:“巴巴。”

庆小兔屙了很多巴巴,巴巴里有许多昨天晚饭吃的没有消化的玉米粒。

外婆正在厨房切南瓜,庆小兔径直走过去,庆小兔伸出手在盘子里拿了一块南瓜,外婆还没有来得及阻止,庆小兔已经把南瓜放进嘴里。

外婆把南瓜从庆小兔的嘴里拿出来。

外婆说:“这南瓜是生的不能吃,过一会外婆烧熟我们小九吃。”

庆小兔又伸出手去抓南瓜。

外婆连忙拿了一块菜瓜递给庆小兔,外婆说:“我们吃菜瓜吧。”

我说:“既然菜瓜可以生吃,南瓜冬瓜也应该能够生吃,可能是南瓜冬瓜生吃的口感不好的缘故吧。”

庆小兔的菜瓜掉在地上,庆小兔马上趴在地上,庆小兔不是用手去捡,庆小兔是把嘴贴上去吃。

我迅速把菜瓜捡起来扔进垃圾桶里。

我说:“掉在地板上的东西不能吃了,最起码也要洗一洗,外公给你再拿一块。”

西瓜切好端了过来,外婆给庆小兔一片比较小的西瓜,庆小兔不要外婆拿的西瓜,庆小兔自己拿了一片大一点的西瓜。

庆小兔把西瓜咬了几口,庆小兔把西瓜放在茶几上,庆小兔趴在那里啃西瓜,庆小兔还把嘴贴在茶几上舔食桌面的西瓜水。

我说:“小九,你今天怎么了,你今天喜欢趴着吃东西,你怎么不用手拿呀。”

外边传来敲门声,是维修工人来修洗衣机,工人师父进门随手带上门,庆小兔马上跑到门口去敲门。

庆小兔对着门喊道:“妈妈,妈妈。”

我说:“妈妈还没有下班,刚刚是工人师傅来修洗衣机的。”

庆小兔也不玩了,庆小兔一直看着工人师父修理洗衣机。庆小兔只是呆在洗衣机旁边看,庆小兔没有要到跟前去看,庆小兔全神贯注看着工人师傅的每一个动作。

洗衣机修好了,维修工人走了,庆小兔用手指着门口。

我说:“叔叔把洗衣机修好了,叔叔要去其他地方去工作了。”

庆小兔还是要出去。

今天明显比昨天温度低了一点,我说:“外公,带你出去玩一会,外公去换衣服。”

庆小兔喊着来到我和外婆住的房间,我换好衣服说:“我们小九拿一样玩具。”

庆小兔马上找了一个光头强的惯性车。

刚刚打开大楼铁门,一个五六岁的哥哥站在大门口,庆小兔停下来不走了。

小哥哥爷爷说:“弟弟你不出来吗?”

庆小兔反而又往门里退了一点回来。

小哥哥看见庆小兔手里的光头强汽车,小哥哥说:“弟弟,你你不能把汽车给我看一看。”

庆小兔马上把汽车移到背后,小哥哥进去了,后边又来了一个拉着买菜车子的奶奶。奶奶让庆小兔先出来,庆小兔呆在门里一动不动地看着奶奶,奶奶这才说:“那奶奶就先进去了。”

庆小兔看见门外已经没有人了,庆小兔这才跨出大门。

天上的云已经铺的滴水不漏,只不过偶尔可以看到太阳的影子。

这是小区的一个活动场地,一个标准篮球场,一个健身器材活动场地。

太空步踏板庆小兔试图站上去,踏板摇摇晃晃,庆小兔最终伸出手要我扶着。

庆小兔在踏板上晃了几下就下来了,庆小兔去推另外一个踏板,踏板被推了出去,踏板又返了回来,庆小兔还没有这样的经验,踏板撞在庆小兔的肚子上。

于是庆小兔站到踏板一旁去推踏板,庆小兔又把旁边的几个踏板都推的晃动起来。

一个用两个手扳动的踏板,庆小兔用手在推动踏板,庆小兔惊奇地发现对面的踏板也跟着一起在动,而且对面的踏板饭运动方向是相反的。

庆小兔抓紧扶手推杆,庆小兔想站上去,我就用手扶紧扶手不让扶手动弹。庆小兔站在其中一个踏板上,我让庆小兔轻轻地晃动。庆小兔想把一个脚去踏另外一个踏板,两个踏板距离有一点宽,庆小兔的腿还不敢张开那么大,于是庆小兔两个脚都站在中间的固定支架上。

庆小兔去摇自行车的踏板,这种自行车的惯性很大,庆小兔还是把它们摇转起来。

健身器材场地的每一样器材庆小兔都亲手体验,这时候的太阳不时地抛洒出一些来。

我说:“庆小兔,太阳出来了,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不愿意回来,我只能用我的身躯去为庆小兔遮阴。

篮球场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水塘,就是说大雨并没有离开多么长时间。

水是许多小朋友的所爱,庆小兔也不例外,篮球场上的水看着那么大一片,其实就是摆摆样子,水面大而水不多。庆小兔啪嗒啪嗒地跑进去,庆小兔又用劲地跑出来。

水溅的高高的,水花四溅庆小兔高高兴兴,庆小兔踏遍篮球场所有的水塘。

听到外婆要我们吃饭,庆小兔马上就在喊:“拜拜。”

接着庆小兔就往家里走。

庆小兔的饭是面条,庆小兔吃了很多面条,庆小兔一个手拿着勺子,庆小兔却是用手在抓面条,庆小兔还趴在食盘上直接用嘴去吃。

庆小兔午睡起来,庆小兔要去外边玩水枪。

我给水枪的水箱里灌满水,我说:“我们去给姨妈的花去浇水。”

来到阳光房,庆小兔不下来,庆小兔也不接水枪,庆小兔要到阳光房外边。

可是到了外边庆小兔还是不下地,庆小兔就是用手指着往前走,经过篮球场,我说:“小九,我们下来玩水枪。”

庆小兔也不下来,我把庆小兔放下地,庆小兔哭起来。

庆小兔不哭了,我说:“我们去接哥哥好不好?”

我伸出手要牵着庆小兔,庆小兔的手不抬起来,庆小兔就低着头看着地面。

我说:“是你要到外边玩水枪的,你出来却不下地玩水枪,你如果不玩,我们就回家。”

回到门口,我把庆小兔放下地,我把水枪递给庆小兔,庆小兔根本就不抬手接水枪。庆小兔一副哭相的脸,我要庆小兔去接姨妈,庆小兔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说:“你不玩我们就回家。”

庆小兔还是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我伸出手要庆小兔牵着,庆小兔手没有伸过来。

我真的有一点生气了,我不知道庆小兔最近怎么了,是不是庆小兔不舒服,也许是我过分娇惯庆小兔了。

我说:“要你玩,你不玩,要你走,你不走,外公自己回家了。”

庆小兔马上就哭了起来,我往门口走,庆小兔就大声地哭。我站在门口看着庆小兔,庆小兔不哭了,庆小兔看着我。

我站在门口看着庆小兔,庆小兔也看着我一动不动。我故意往墙角走,庆小兔马上又大哭起来。

庆小兔是站在马路旁,我不敢看不见庆小兔,我躲在灌木丛后边,庆小兔可能看见我,庆小兔反而不哭了。

可能时间过了十几分钟,庆小兔竟然站在那里没有移动一步。

我过来伸出一个手指头,我要庆小兔抓住我的手指头,庆小兔看着我的手没有动。

但是庆小兔在抓自己的腿,我再看庆小兔的腿,原来有一只大蚊子叮在庆小兔的腿上。我赶紧把蚊子赶走,庆小兔的腿已经伤痕累累。

我说:“你是不是不愿意走呀?你看蚊子都把你的腿咬肿了。”

庆小兔又哭了起来,不过庆小兔还是伸出手抓住我的手指头。

回到家没有一会功夫,听到庆兔兔在外边喊外婆的声音,庆小兔马上跟着跑了出去。

庆兔兔去阳光房,庆小兔也跟着来到阳光房。

吃饭外婆给庆兔兔做了面条,外婆也给庆小兔食盘里放了一点面条。看见外婆端过来稀饭,庆小兔又要稀饭,外婆在餐盒的另外一个格子里倒了稀饭。

稀饭吃完了,外婆要给庆小兔再倒稀饭,庆小兔用手指着餐桌上。

外婆夹了生菜,庆小兔摆摆手,外婆给庆小兔夹了豆角,庆小兔把外婆的筷子推向一边。

姨妈说:“是不是小九要土豆。”

外婆又夹一块土豆给庆小兔,庆小兔手里拿着土豆,庆小兔要放到跟前的菜盘里,爸爸连忙用碗把土豆接过来。

姨妈说:“小九要哥哥的面条。”

外婆给庆小兔夹了一根面条过来,庆小兔马上就吸进嘴里。

外婆又从庆兔兔的碗里夹了面条。

庆兔兔说:“为什么你们都要给小九夹面条。”

妈妈说:“因为小九碗里没有面条呀。”

外婆说:“小九要端尿了。”

妈妈说:“小九,来,妈妈给你端尿。”

庆小兔马上跑到我的跟前,外婆说:“小九要外公端尿。”

我抱起庆小兔说:“小九,外公给你端尿。”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