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19小九好像说他不舒服

2019-05-03 10:42 | 宝宝成长

2619-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六日星期四阴天转雷阵雨34~254℃客厅早晨温度28PM2.5-42

昨天乌云压城,结果只是让人空喜欢一场,今天早上又是蓝天一片。

外婆说:“到底要不要给他们买早点。”

我说:“他们想吃,就给他们买。”

外婆说:“昨天给他们买了,庆兔兔已经在吃了。”

买菜一圈准备进小区,外婆说:“庆兔兔喜欢吃肉包子,还是给庆兔兔买一点吧。”

外婆怕庆兔兔有早饭吃,但是外婆又怕庆兔兔吃不好,外婆犹犹豫豫终于买了包子和豆浆。

打开门就看见庆兔兔已经坐在餐桌跟前吃饭,外婆的心又凉了半截。

外婆说:“庆兔兔已经在吃了。”

走到跟前外婆发现庆兔兔在吃蛋糕。

外婆说:“庆兔兔,你怎么又在吃蛋糕了,这些都是垃圾食品,这些都是一些糖分和油脂,外婆给你买了肉包子了。”

爸爸说:“这有什么呀,别人都是这样吃的,吃这些没有什么问题。”

我说:“面包牛奶是西方人的饮食结构,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是农耕民族,西方人的饮食不见得中国人能够适应。糖吃多了,油脂超标了,会给我们的身体以后留下隐患。”

爸爸在叫庆兔兔做作业,我们给庆小兔洗脸洗屁股。

我们给庆兔兔留下西瓜,还有一串青葡萄。

外婆给爸爸留下一坨瘦肉,爸爸说:“不是冰箱有瘦肉吗?”

外婆说:“冰箱里的瘦肉上边有不少肥肉,今天我买的是里脊肉,是纯瘦肉。”

外婆把冰箱里昨天没有烧的蔬菜拿出来,外婆又把刚刚买的蔬菜放进冰箱里。

庆小兔的精神好像不太好,我给庆小兔洗过,庆小兔就一直要我抱着。

我跟庆小兔说:“你跟着外婆,外公把车子搬下去。”

我刚刚抬起车子,庆小兔就哭了起来。

外婆抱起庆小兔说:“外公搬车子下楼,外公马上就上来抱你。”

庆小兔一直到了的我怀里,庆小兔这才停止呜咽声。

来到姨妈家,庆小兔就要出去,今天外婆陪着一起出去。

早上出去买菜天上还是很少稀薄的白云,这一会天上已经白云朵朵,白云像一座座小山,云彩就像一朵朵巨大的棉花垛。

长江岸边云朵就像一个巨大的阳伞,为我们遮挡阳光的直射。

我把庆小兔放在一块景观石旁边,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要我抱起来。

外婆用手指着景观石说:“小九,你看这个多么像大乌龟呀,这是乌龟头。”

庆小兔不看乌龟,我把挖掘机放在景观石上,庆小兔没有去玩挖掘机,庆小兔一副哭相,庆小兔要我抱他。

我说:“小九,你怎么了,出来一直抱,脸上总是哭哭兮兮的。”

外婆伸出手要抱庆小兔,庆小兔开始还有一点犹豫,庆小兔看我没有走过来,庆小兔还是要外婆抱了。

外婆抱着庆小兔蹲在自行车道上,外婆把挖掘机放在马路上。

外婆说:“小九我们下来开挖掘机。”

庆小兔坐在外婆的腿上,庆小兔没有去推挖掘机。

外婆用劲把挖掘机往前一推,挖掘机迅速地滑了很远。

外婆说:“小九,你看挖掘机跑的好快呀。”

外婆把庆小兔放下地。

外婆说:“小九,去把挖掘机拿回来。”

庆小兔紧紧地依偎在外婆的怀里,庆小兔只是看着挖掘机的方向,我把挖掘机又推了回来。

外婆按住挖掘机说:“小九,你看挖掘机又回来了,我们小九也来推。”

庆小兔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我和外婆来来回回推着挖掘机,庆小兔丝毫没有想动手参与的感觉,没有办法,外婆说:“你既然不玩,我们就回家吧。”

回到家外婆端过来青葡萄,庆小兔马上拿起来就吃。

昨天外婆也买了青葡萄,我把青葡萄端到庆小兔跟前,庆小兔用手把盘子推开,庆小兔第一次看见青葡萄。

我说:“青葡萄也很甜的。”

我往嘴里放进一颗葡萄,我夸张地嚼着青葡萄让庆小兔看,我往庆小兔嘴里也放进一颗青葡萄,青葡萄刚刚进去就被庆小兔的舌头推了出来。

我又让庆小兔看着我吃了一颗青葡萄,我又给庆小兔嘴里塞进一颗青葡萄,这一次青葡萄幸运地被咬成两半,但是青葡萄还是被庆小兔吐了出来。

可能是庆小兔的舌头感到青葡萄的美味,庆小兔把吐出来的青葡萄又塞进嘴里,后来不用说庆小兔开始了吃青葡萄的旅程。

最开始庆小兔吃巨峰葡萄都是剥了皮,然后再分成小块喂的。等庆小兔知道自己用手吃东西的时候,庆小兔看见巨峰葡萄是不要的,你只要把巨峰葡萄放进庆小兔的嘴里,庆小兔就会毫不犹豫地把葡萄推出来。

好不容易让庆小兔了解巨峰葡萄,庆小兔只是把葡萄放进嘴里咬几下,庆小兔刚刚尝到葡萄的味道,庆小兔就把葡萄吐了出来。

后来外婆买了小颗粒的紫葡萄,庆小兔一样不愿意吃,但是外婆把葡萄皮剥了庆小兔还是吃,结果无数次的演示,庆小兔终于才开始吃整颗的葡萄。

现在葡萄颜色变了,庆小兔又一次上演不吃葡萄的过程。

外婆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挤出了两滴稀巴巴。

外婆说:“这几天小九精神不好,是不是小九身体不舒服呀?”

外婆的这一席话让我马上警觉起来,庆小兔最近经常不高兴,庆小兔经常会要抱着,庆小兔还喜欢摆出一副哭相,有时候还会流下眼泪。

庆小兔偶尔一次两次我还能够接受,庆小兔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耷拉下来脸,庆小兔大部分时间都要抱着,庆小兔有时候连外婆要不要,庆小兔就只要我一个人。

庆小兔的个性突然的大转折,确实让我感到不知所措。我也阴沉下脸说过几次庆小兔,庆小兔并没有多少改观,是不是庆小兔真的病了,是我没有注意到庆小兔的变化。

庆小兔又想出去,我说:“外边太阳多热呀?”

庆小兔不相信这一切,我只好打开门让庆小兔看,庆小兔要到阳光房去打水枪,我让庆小兔看阳光房的太阳。

庆小兔把一块放在厨房阻挡大门出来的纸板放倒在地上,庆小兔庆小兔撅着屁股趴在地上。

外婆说:“小九,你在干什么呀,那个纸板有一点脏。”

庆小兔扭头看了外婆一眼,庆小兔干脆把头低下来,庆小兔把右侧的脸颊贴在纸板上。

庆小兔站起来了,庆小兔用手摸着屁股说:“巴巴。”

我连忙抱起庆小兔,我一边往卫生间走,我一边给庆小兔脱裤子。

庆小兔的裤子刚刚扒开一条缝,就发现庆小兔的裤子里已经有了一点稀巴巴。

我连忙说:“小九拉稀了。”

我给庆小兔端巴巴,外婆给庆小兔洗裤子。

巴巴庆小兔很快就屙了很多,但是庆小兔的巴巴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恐怖,庆小兔的巴巴没有平时那么成型,但是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稀,庆小兔的巴巴高高的堆起一大坨。

庆小兔可能是病了,可能庆小兔就是受凉了。

外边的风声呼呼作响,还不是一般的风,风从从树丛中穿过,风从屋子门窗缝隙中流淌,就会发出深山老林里传出来的一样呼啸声。

爸爸的电话把庆小兔惊醒了,爸爸在家里有事,爸爸让庆兔兔一个人自己过来。

我还不是很放心庆兔兔一个人走路,我去接庆兔兔,庆兔兔坐在小区围墙外边看围墙里的小狗。

西瓜庆小兔不吃,剥了一个火龙果,庆兔兔庆小兔马上胃口大开,一人一根牙签在吃。火龙果是红心的,我端着盘子在庆小兔的最下边接着,我一个手还拿着抽纸在旁边随时随地为庆小兔服务。

一块火龙果吃下肚,我要帮着庆小兔用牙签扎火龙果,庆小兔不让我帮忙,庆小兔要自己扎。火龙果果肉比较松软,庆小兔要扎好几次才能把火龙果扎起来。

庆小兔只要扎起来,庆小兔马上就会送到嘴里,有时候庆小兔会扎起来两块火龙果,庆小兔一样一次都要塞进嘴里。

庆兔兔比庆小兔操作熟练了许多,但是庆兔兔不满足这样的吃法,庆兔兔干脆用手在抓。

外婆说:“庆兔兔,你回来洗手了没有?”

庆兔兔嘴里塞的满满的,庆兔兔只能点点头。

当庆兔兔又把手伸向盘子,庆小兔把自己的牙签递给庆兔兔。

我说:“庆兔兔,你不要用手去抓了,当心小九看到了,小九会跟你学的。”

庆兔兔还是用手在抓,庆小兔也没有学习庆兔兔的榜样。

外婆说:“一个火龙果两个人有一点多了吧。”

于是我就帮着吃了几块火龙果。

一个火龙果风扫残云,没有超过五分钟,盘子里边只剩下一点点红色的水。

姨妈回来了,庆兔兔说:“姨妈好。”

姨妈说:“哥哥真有礼貌,我们小九不喊姨妈呀?”

庆小兔绕过姨妈,庆小兔跑到门口去敲门,庆小兔在喊:“妈妈,妈妈。”

姨妈说:“妈妈还没有下班,姨妈带你们出去玩吧。”

姨妈打着阳伞,姨妈抱着庆小兔,庆兔兔背着水枪的水箱,庆小兔走在姨妈的前边,去江边玩去了。

外婆说:“外边那么热怎么玩呀?”

我说:“外边是干热,在阴凉处感觉不是很热。”

庆兔兔庆小兔回来了。

姨妈说:“今天小九下水了。”

妈妈惊奇地问:“下水。”

姨妈说:“小九站在水里,小九玩的好高兴,小九还用水在身上拍呢。”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