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18小九和大毛一起嬉戏

2019-05-02 10:18 | 宝宝成长

2618-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五日星期三阴天36~24℃客厅早晨温度27PM2.5-52

刚刚起床打开房门,一股米酒的飘香就钻进鼻腔,空气中还散发着烤饼的味道。

姨妈只要有一点时间都会想尽办法做各种各样的美食。

外婆说:“他姨妈真的耐得烦,每天一大早就在忙忙碌碌的做早饭,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人还在家里做早饭呀。”

我说:“像她这样的人确实为数不多,妈妈就不一样,妈妈就是用钱,妈妈用钱大手大脚。”

外婆说:“姨妈和我们一样什么事情都精打细算,能够自己做的绝对不要别人帮忙。”

我说:“姨妈比妈妈只大五岁,两个人就像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一样。”

外婆说:“姨妈有一点像我们。”

我说:“姨妈遗传我们的多一些,但是姨妈接触的新事物比我们多一点,我们还停留在三十年前。”

蓝天上飘着一片片薄云,云稀薄的可以看见蓝天。

买菜的时候我说:“给他们买一些早饭吧。”

外婆说:“昨天好像爸爸给庆兔兔炒的鸡蛋饭。”

外婆买了很多小包子,外婆好买了两杯豆浆。

爸爸说:“庆兔兔昨天还给他买了面包了。”

爸爸拿出面包在微波炉里热。

我说:“以后庆兔兔尽量不要吃蛋糕面包,这些东西又甜有一些还有很多油,糖分和油脂没有什么营养,有的就是热量。你看庆兔兔今年明显发胖了,这样等年龄大了,就很容易得心血管疾病。”

给了庆小兔一个小包子,庆小兔看见庆兔兔在吃面包,庆小兔也跟着庆兔兔要面包。

庆兔兔掰给庆小兔一小块,庆小兔咬了一口,庆小兔好像不习惯面包的味道,庆小兔就把面包给了我。

我打开冰箱看,前天给他们留下的西瓜还在冰箱里。

我说:“给你们留的西瓜怎么没有吃呀?已经切开的瓜果,没有封装的食品是不能放的,就是在冰箱里一样不能放时间长。”

爸爸说:“我们没有想起来。”

我说:“你们要学会吃时令瓜果蔬菜,那些加工食品,那些反季节的水果要少吃一点,现在是盛夏要每天吃一点新鲜瓜果。”

我把妈妈家冰箱里的西瓜带回来,给他们又留下一块今天新买的西瓜。

回到家庆小兔就要出来去。

我说:“我们去阳光房。”

庆小兔拉着我来到大门跟前。

我说:“小九,我们带一个玩具出去玩。”

庆小兔找了一辆比较大的挖掘机。

我说:“小九,我们出去要下地哟,要跟小朋友玩哟。”

天上的云已经稠密多了,白色已经一统天下,浓重的乌云已经在点缀在大片白云下边。

虽然看不见太阳,太阳的威严依旧。

虽然几乎看不到大树的阴影,热气仍然包围在我们的身旁。

酷暑下,长江边,没有什么树荫,也就没有几个人在走。

自行车运动的雕塑立在路旁,我让庆小兔站在雕塑低矮部位,庆小兔把挖掘机放在高处,庆小兔用手拍打着空芯焊接的雕塑。

庆小兔站在大石头旁边,庆小兔要站在大石头上,庆小兔要站每一块大石头,就是一块块景观石。

路上的小朋友不是很多,有几个小朋友都是坐在童车里,小朋友一声不吭,庆小兔也没有意愿跟前打招呼。

虽然太阳已经没有那样灼热烤人,终归已经热了几十天了,全国许多地方暴雨成灾,我们这里雨已经成为稀罕之物。

外婆到阳光房晾衣服,庆小兔也跟着来到阳光房。

外婆拿着勺子给一盆花浇水,庆小兔把外婆把勺子要过来。

水桶在高高的水池里,由我给庆小兔舀水,庆小兔拿着勺子给花浇水。

庆小兔浇水是随心所欲,想起来就浇一勺子水,高兴起来庆小兔就会浇两次三次水,有的花盆庆小兔几过家门而不入。

庆小兔突然把一勺子水倒进狗的食盆里,狗粮都被水冲了出来。

我说:“这个是大毛的饭碗,大毛喝水是在旁边的碗里。”

地板砖上到处可以看到庆小兔浇水的痕迹,我在庆小兔的后边小心翼翼,我怕庆小兔的脚踩在湿滑的地面上。

庆小兔要到外边去浇水,我开了一下门,我发现大门是锁着的。

我说:“大门是锁着的。”

我还特地扳动了一下把手,庆小兔还是不相信,庆小兔还要出去。

我说:“外边有蚊子,你刚才已经浇过水了,我们还是回家吧,晚上我们再和哥哥一起浇水。”

庆小兔要往餐桌椅子爬,我把庆小兔抱了上去,庆小兔在转动餐桌上边的玻璃转盘。转盘上是一个罩着饭菜的罩子,庆小兔把罩子掀起来,庆小兔把头伸了进去。

转盘上一个碗里有一块早上准备给庆小兔留的煎饼,庆小兔伸出手去拿煎饼。煎饼放在玻璃转盘的中间,庆小兔伸出手就差那么一点点,庆小兔想把头往里进一点,庆小兔的手扶着玻璃转盘,玻璃转盘在来回晃动着。罩着饭菜的罩子压在庆小兔的脖子上,庆小兔伸出手在背后把罩子抬高,庆小兔刚刚松开手,庆小兔想往玻璃转盘中间移一点,罩着饭菜的罩子又挂在庆小兔的衣服领子上。

庆小兔开始往餐桌上爬,这样的高度对于庆小兔是小菜一碟,但是站在椅子上,再往更高处爬庆小兔就有一点小心翼翼了。庆小兔的身体几乎完全趴在桌面上,庆小兔的一个手紧紧地抓住餐桌的边沿,庆小兔的一个手紧紧地贴在玻璃转盘上。

我把煎饼递给庆小兔。

我说:“你是不是要吃这个呀?”

庆小兔在吃着煎饼,大毛就站在庆小兔的背后,庆小兔爬上沙发上坐下来,大毛就在庆小兔的脚跟前趴了下来。

庆小兔津津有味地吃着煎饼,大毛就眼巴巴地看着庆小兔手里的饼。庆小兔把嘴里已经嚼过的饼吐到手里,庆小兔再把稀烂的饼扔到大毛面前,大毛马上就站起来用舌头一卷就送进嘴里。

看见大毛站在自己的跟前,庆小兔把嘴里的饼又吐出来一块。

大毛吃东西不是那么秀气,这边刚刚把饼卷进嘴里,这边大毛又看着庆小兔手里的饼。

庆小兔咬下一块饼扔给大毛,庆小兔开始用手去撕饼。

我说:“小九,这个煎饼是给你的,大毛有它吃的狗粮的。”

我把饼从庆小兔手里拿了下来,庆小兔非常生气,庆小兔使劲地摆着手。

庆小兔从装饰品柜子里拿起一个狮子,这是一个红木雕刻的母狮,母狮眼望远方安静地趴在那里。

爸爸从非洲回来的时候买过八九个这样的木雕,这个母狮木雕有擀面杖那么粗,有十五厘米长,但是这些木雕很重。

庆小兔拿着母狮去赶大毛,大毛不知道庆小兔手里拿的这个是什么,庆小兔走到大毛跟前来,大毛就紧跟着往前走几步,庆小兔拿着狮子跑到大毛前边,大毛的鼻子稍微动了一下,大毛可能觉得这个不是可以食用的,大毛连忙扭头就走了。

外婆在茶几上放下一盘西瓜。

庆小兔拿起一块西瓜就啃,没有一会功夫一块西瓜就啃的只剩下皮了。

外婆给庆小兔擦手,外婆给庆小兔擦嘴。

外婆说:“小九的衣服也要换了。”

庆兔兔的衣服已经被西瓜水染红。

把庆小兔的衣服脱来,外婆给庆小兔拿来干净衣服,我刚刚把衣服套在庆小兔的脖子上,庆小兔就把上衣脱了下来。

外婆说:“小九,现在开着空调呢,你不能光着脊梁,你这样会感冒的。”

外婆给庆小兔穿衣服,庆小兔一样不愿意,庆小兔把外婆手里的衣服夺过来,庆小兔把衣服远远地扔了出去。

外婆说:“小九要端尿了吧。”

我把庆小兔的裤子脱下来端尿。

庆小兔从卫生间出来。

外婆说:“小九,我们把裤子穿上。”

庆小兔两个手放在大腿上,庆小兔不让外婆穿裤子。

外婆说:“你上衣不穿,你裤子也不穿呀?”

我说:“小九,你是不是野人呀,你看大毛还穿着皮大衣呢?”

外婆说:“我们还是把裤子穿上,大毛看见会笑我们的。”

我们连哄带骗让庆小兔把裤子穿上。

庆小兔到房间里把那一个硕大的绒毛熊拖了出来。

庆小兔把绒毛熊放在沙发上躺着,庆小兔用手拉着我看,庆小兔把自己的上衣放在绒毛熊的胸脯上。

我说:“你给大熊穿衣服呀?”

庆小兔又拉着我,庆小兔用手指着大毛让我看,原来庆小兔把衣服又放在大毛的头上。

庆兔兔和爸爸来了,爸爸抱起庆小兔,外婆这才给庆小兔穿起上衣。

姨妈家有一个播放器,我一直不知道怎么用,原来这个和喜马拉雅一样的播放器。

庆兔兔喊道:“小爱同学,我要听婷婷诗教。”

小爱同学还没有说一会,庆兔兔马上说:“小爱同学,我要听脑筋急转弯。”

十八点了,妈妈还没有回来。

姨妈问:“妈妈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庆兔兔说:“妈妈今天还要上课。”

姨妈说:“不是放假了,怎么又开始上课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