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14爸爸回来了

2019-04-28 10:20 | 宝宝成长

2614-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一日星期六阴天36~24℃客厅早晨温度28PM2.5-51

昨天那么晚了,庆兔兔还没有睡觉,庆兔兔不睡觉,庆小兔一样不会提前睡。

妈妈说:“庆兔兔要睡觉了。”    

庆兔兔说:“妈妈,我好想爸爸呀。”

妈妈说:“爸爸回来了,你每天可以跟爸爸在一起。”

庆兔兔说:“我要等爸爸回来。”

妈妈说:“爸爸今天要很晚才回来。”

庆兔兔说:“我就等爸爸回来再睡觉。”

庆小兔跑过来。

我说:“小九,今天爸爸要回来哟,爸爸,爸爸。”

庆小兔还没有这个意识,庆小兔也没有跟着我说爸爸。

庆兔兔进屋就没有了声音,一会听到庆小兔不时地哼哼唧唧。

外婆推开门问:“小九怎么了?”

妈妈说:“小九还不想睡。”

小房间的空调还没有更换。

我问:“你们夜里怎么睡觉呀?”

妈妈说:“我们四个人挤一个床。”

我说:“在地上铺一个瑜伽垫。临时在地下打一个地铺。”

妈妈说:“那么多蚊子,夜里怎么睡觉呀?”

我说:“可以把小房间床上的蚊帐搬过来呀,这个蚊帐两个人可以轻轻松松搬过来。”

妈妈惊奇地问:“那个蚊帐可以搬过来呀,我怎么不知道呢?”

庆兔兔和妈妈一起把蚊帐搬进了房间。

说是爸爸二十三点钟以前回来,已经过了半个小时,爸爸还没有回来,屋里庆小兔的声音也没有了。

妈妈说:“火车晚点了,你们先睡觉,我来给他开门。”

我说:“是不是四川的大雨把铁路冲坏了。”

已经过了零点,才听到妈妈开门的声音。

爸爸风尘仆仆地站在门外,爸爸背着一个很大的背包,爸爸身后拖着一个硕大的旅行箱。

房间里静悄悄的,庆兔兔庆小兔还在梦里游荡。

一点钟我起来反锁大门,把该打开的窗户打开,要关的窗户关上,然后打开家里的报警器。

又是一天的早晨,天上一望无际的蓝色,没有一片云来到我们的头顶。

酷热始终伴随着我们,不过宜昌的盛夏还是小巫见大巫,虽然今年的滚滚热浪比哪一年都长,今年宜昌的最高温度没有越过三十五度。

八点钟庆兔兔跟着妈妈去市里上课去了。

八点二十分听见庆小兔说话的声音,庆兔兔已经在大床上边爬,爸爸也坐进大床的蚊帐里。

窗帘已经拉开了一些,一束阳光从玻璃窗玻璃上反射进来。

我问:“小九叫爸爸没有?”

爸爸说:“小九没有叫我,小九好像想说话了。”

我说:“小九最近有一些认生,不过小九看见你没有躲,说明小九对你还是有印象的,小九能够记住小时候发生的事情,也许是手机把你的影像留在小九的脑海里。”

我对庆小兔说:“小九,这个是谁呀?”

庆小兔回头看看爸爸。

我说:“小九这是爸爸,爸爸,爸爸。”

庆小兔还是一个人在床上玩,庆小兔嘴里还经常自言自语,庆小兔有时候走到爸爸跟前,庆小兔还在和爸爸说话。

庆小兔用手指着蚊帐让爸爸看。

爸爸说:“哦,蚊帐上边有一个洞呀。”

庆小兔不断地在蚊帐上搜寻小洞线头。

庆小兔在床单上找寻垃圾,其实就是庆小兔的光脚带到床上的东西。

我说:“小九,我们尿尿吧。”

我抱着庆小兔,我跟爸爸说:“你就继续睡觉吧。”

爸爸把头一栽,爸爸躺在枕头上就睡着了。

客厅里堆放着爸爸旅行箱,客厅沙发上还有爸爸的背包。

庆小兔去拉旅行箱的拉杆。

我连忙到旁边保护着,爸爸的旅行箱很大很重,旅行箱真的倒下来,旅行箱可能就会把庆小兔砸伤。

庆小兔也很小心,庆小兔想拉旅行箱,庆小兔又怕旅行箱倒下来。庆小兔很用力,庆小兔的力气还不够大,旅行箱还是纹丝未动。

庆小兔换了一个方向,庆小兔又用力晃了几下,没想到旅行箱下边的轮子起作用了,庆小兔不再去拉旅行箱的拉杆,庆小兔两个手扶着旅行箱往前推。

今天庆小兔起来有一点早。

外婆说:“现在还有一点早,外边还不是很热,我们带小九出去玩一会吧。”

庆小兔听说要出去,庆小兔光着脚就去推门。

我说:“外边不比屋里,外边我们要穿鞋,光着脚弄不好会把我们小九的脚划伤的。”

给庆小兔喷了防蚊水,我带上一盒绿油膏。

玩具是必须的,带上一辆汽车,带上一个皮球。

外边没有一丝凉意,热烘烘的地面让人不知所措。

出门庆小兔就把皮球扔到马路上,庆小兔在追逐着皮球。

皮球滚到阳光下,我把皮球赶回阴凉处,庆小兔一脚又把皮球踢到太阳底下。

外婆说:“小九,就在阴凉里玩。”

庆小兔还是赶着皮球在跑。

我说:“现在太阳刚刚升起来,太阳下边还不是非常烤人,小九还没有躲避阳光的意识。”

外婆做着夸张的步伐跑到旁边的林荫小道上。

外婆说:“小九,快一点来,你看这里多凉快呀。”

于是庆小兔拿着皮球跟着外婆走过来。

楼后有一块大理石地面,庆小兔高高兴兴地玩球。

楼后大树林立,楼后树荫成片,楼后的灌木丛此起彼伏。

庆小兔用手在身上摸,庆小兔用手在腿上挠。

我赶紧过去看,庆小兔的腿上已经起了好几个包。

我给庆小兔抹了绿油膏,外婆要庆小兔沿着鱼塘走,其实就是一个残破干枯景观池。

庆小兔一边走,庆小兔一边扔着球。

大理石板铺成的小路,大理石没有紧密相连,两块大理石之间空隙长着青草。

庆小兔从一块块大理石上走过,庆小兔从一片片青草地跨过去。

庆小兔在玩球,承泽不知不觉地跑起来,庆小兔看着大理石边沿跨过去,庆小兔一下子被前边的大理石绊倒在地上。

庆小兔趴在地上抬起头,庆小兔眼睛望着我。

我说:“小九很勇敢,我们自己爬起来。”

庆小兔爬起来了,庆小兔拍拍两个手。

庆小兔又跑了起来,只听见扑通一声,庆小兔又趴在地上,这一次庆小兔摔的很重,庆小兔的头匍匐在地面上,庆小兔只是眼睛看着我,我赶紧把庆小兔扶起来。

我刚刚把庆小兔身上的灰拍了几下,庆小兔又跑了起来,庆小兔又一次趴在地面上。

外婆说:“小九,你今天怎么了,一会就摔了几次跤了。”

这个还不能全部怨庆小兔,庆小兔本来走路还没有很利索,大理石板走路还可以,庆小兔跑起来就没有办法控制步伐,两块大理石之间的青草格外茂盛,绿莹莹的小草就像一堵堵矮墙,自然小草就成为庆小兔的绊脚石。

我把庆小兔扶起来,我牵着庆小兔走过类似桥墩的台子,庆小兔现在已经可以稳稳当当地跨过每一个沟豁。

外边蚊虫太多了,阳光又一步步逼近,庆小兔只是在外边象征性地玩了一会。

爸爸的时差调整还要有几天,爸爸在国外的单身生活要适应过来。

爸爸十二点钟起来,庆小兔没有喊爸爸,但是庆小兔跟着爸爸在走。

爸爸来到卫生间刷牙洗脸,庆小兔两个手扶着门框,庆小兔探过头看爸爸刷牙洗脸。

庆小兔拿着书要我念。

外婆说:“以后小九和庆兔兔一样会喜欢看书的。”

庆小兔爬到沙发上,庆小兔把沙发背的泡沫垫拉了下来,庆小兔扒着沙发背往沙发背后看。

我看了一下沙发背后,沙发背后什么东西也没有,庆小兔用手指着长柄夹子。

我说:“沙发后边没有东西呀。”

庆小兔还是要我拿长柄夹子,我把长柄夹子递给庆小兔,庆小兔在沙发背后陶了一会,庆小兔把长柄夹子递给我,庆小兔要我继续掏。

沙发背后没有东西怎么掏呀,我给庆小兔一个海洋球,庆小兔把海洋球扔到沙发背后。

我拿着长柄夹子来到沙发上,沙发背后已经没有球了,海洋球已经滚到其他地方去了。

我又给庆小兔一个汽车,庆小兔转身就把汽车扔到沙发背后。

电子琴放在沙发背后的暖气片上,庆小兔用手在电子琴上按着,庆小兔用手指着电子琴上边的指示灯。

电子琴指示灯亮了,庆小兔开始弹琴。

今天庆小兔弹琴不是用手指头,庆小兔是两个手用劲拍打琴键。

庆小兔自己拍打几下,庆小兔要我也弹琴,我给庆小兔弹一支儿歌,接着庆小兔继续他的演出。

生蛋的鸭子在说:“我的蛋在哪。”

庆小兔把陀螺放进鸭子背上的洞里,陀螺比鸭子身上的洞大,陀螺掉不进洞里面,庆小兔用手拍打着陀螺。

我说:“这个不是鸭蛋,陀螺放不进去。”

一会庆小兔把陀螺发射器插进鸭子身上的洞里。

我午睡起来,庆小兔和爸爸呆在小蚊帐里玩、

我说:“小九,要睡觉了。”

庆小兔马上爬上床,庆小兔躺在枕头上说:“奶奶。”

我说:“喝牛奶,我们小九先尿尿。”

庆小兔马上爬起来。

我把纸尿裤从庆小兔的屁股上取下来,我就感觉到手上有湿乎乎的感觉,我以为庆小兔刚刚尿完尿。

继续把纸尿裤往下扒,就觉得手上粘上黏糊糊的东西,我连忙把庆小兔翻转过来看,庆小兔的屁股上已经糊满了巴巴。

爸爸的时差还没有调整过来,我说:“你就陪着小九睡觉吧。”

庆小兔拿着奶瓶躺在枕头上,我关了门出来,屋里再也没有发出然后声音。

十六点半庆小兔才醒来,庆小兔一直跟在爸爸在玩,庆小兔拿起一本《矿山宝藏》要爸爸念。

外婆在收拾衣服。

外婆对我说:“妈妈说,以后我们就搬到姨妈家了,小九在这里影响庆兔兔学习。”

我说:“庆兔兔和他爸爸吃饭怎么办?”

外婆说:“妈妈说,要他们自己做饭。”

我说:“爸爸好不容易回来几天,庆小兔还没有看清楚爸爸到底长得什么模样,就把小九和爸爸分开了。小九本来这些天已经有一点认生,如果还是让小九一个人在家里,小九看不到哥哥,小九也看不到爸爸,小九会越来越认生的。”

我说:“我不会把小九放在姨妈家,我还是把小九放在自己家,如果晚上不方便或者是因为现在的空调问题,我们可以晚上去姨妈家睡觉。我们并不要爸爸白天带小九,我要的是爸爸能够一直看到小九在跟前,同样小九一会看到爸爸,小九会牢牢地记住爸爸就在自己的身旁。”

外婆说:“我还不是跟她们说了,她们几句话就把我抵了回来,他们说已经跟爸爸说明了的。”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爸爸,爸爸说:“我只是听她们说了,我并没有答应不答应。”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