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12小九站在挖掘机上

2019-04-26 09:52 | 宝宝成长

2612-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星期四多云转小雨35~25℃客厅早晨温度28PM2.5-53

天上涂满了白色,唯一的区别就是有一些云层还能看到微微的蓝色。

坐在电脑跟前一动不动还可以,喝一口水,吃一口饭,身上的汗就像流水一样。

客厅的温度还在二十八度,但是空气中的含水汽已经到了七十八。

七点四十分,外婆换好衣服准备出去买菜。

外婆说:“庆兔兔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我说:“也许姨爹今天不上班,庆兔兔可以睡一个懒觉。今天买菜我就不出去了,我在家里等庆兔兔回来。”

我把童车拿下楼,我打开楼下大门把童车送到外边。

突然听到庆兔兔在喊:“外公,我回来了。”

外婆说:“庆兔兔,你回来了,我们就一起去买菜。”

阳光没有昨天那样火辣,太阳留下的脚印还有,就是不是那么黑白分明。

庆兔兔每过一个商店,庆兔兔就会钻进去,有一些商店,庆兔兔从这个门进去,庆兔兔又从那一个门出来。

外婆买菜,庆兔兔就到处巡视,庆兔兔说:“外婆我热爆了。”

外婆给庆兔兔一个纸扇子,外婆说:“你摇几下扇子就不会那么热了。”

看见庆兔兔跟着外婆进了菜店,等我再找庆兔兔,庆兔兔已经不在菜店里。

于是我一路走,我一边喊着庆兔兔,我从路的这一端,又走回另一头,我这时候有一点后悔,应该让庆兔兔戴上电话手表。

庆兔兔走丢了我不会相信,关键是大热天在外边来回找人有一点不适时宜,我有一点心急火燎。

从一个药店门口经过,我还是大声地朝门里喊了一声,很快就传来庆兔兔答应的声音。

我说:“庆兔兔,你出来不要到处跑,外公到处在找你。”

庆兔兔说:“是外婆叫我去药店里的,外婆说,药店里有空调。”

庆兔兔转身又钻进药店的柜台里面。

外婆买菜出来,外婆问:“庆兔兔呢?”

我说:“庆兔兔在药店里。”

外婆说:“庆兔兔说热,我说,旁边的药店不是有空调吗。”

在药店门口喊庆兔兔,看见庆兔兔在药店里,庆兔兔却迟迟没有出来,庆兔兔在和营业员在说话。

外婆去给他们买早点要我先回家。

庆兔兔说:“外婆,我要喝王老吉。”

我还没有过马路,就听见外婆说:“庆兔兔要跟着你回家。”

路过小超市门口,一转眼看见庆兔兔从小超市一个门进去,我站在马路的对面等着,我注意着小超市另外一个门,我一直没有看见庆兔兔出来。

我喊:“庆兔兔。”

听见庆兔兔答应,又看不到庆兔兔出来,我想庆兔兔就进去转一圈怎么还没有出来。

我继续喊庆兔兔,庆兔兔终于出来了,庆兔兔手里拿着一瓶饮料。

我问:“庆兔兔,你哪里来的钱买饮料的呀?”

庆兔兔说:“外婆给我的钱,四块钱一瓶,五块钱找了我一块钱。”

我说:“以后要少喝冷冻饮料。”

庆兔兔说:“这不是冷冻的,这是常温的。”

我说:“天热了,在外边,要喝水可以买一些饮料喝,在家里就要喝白开水茶叶水,这样有益于身体健康。”

回到家庆小兔已经站在客厅中央。

庆兔兔从童车上拿下来发糕,这是一块长方形的大发糕,我给庆小兔掰了一点,我把发糕放进庆小兔的嘴里。

庆小兔觉得发糕还可以,庆小兔伸出手就来拿发糕,我给庆小兔掰了一块发糕,庆小兔推开我的手,庆小兔要剩下的那一块大的发糕。

妈妈说:“庆兔兔,你怎么跟外婆要钱买饮料呀?”

庆兔兔说:“我想喝呀、”

妈妈说:“你要喝饮料,妈妈会给你买的。”

外婆提着早点回来了。

外婆说:“庆兔兔,你不是要买王老吉吗,怎么你又买了水了?”

庆兔兔说:“我没有看见王老吉。”

妈妈说:“庆兔兔,你把钱还给外婆。”

庆兔兔把找的一块钱给了外婆。

妈妈说:“外婆给你多少钱?”

庆兔兔说:“五块钱。”

外婆说:“钱不就是用的吗。”

妈妈说:“你喝过了,就赶紧做作业,今天继续做语文卷子。”

庆兔兔问:“妈妈,是不是改卷子呀?”

妈妈说:“卷子不是昨天改完了,今天开始做新的卷子。”

庆兔兔做作业。

庆小兔打开点读笔开始在书上点读。

水果洗好端了过来,李子,庆小兔吃了两口,庆小兔把李子递给我。

葡萄,庆小兔只是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就不要了。

我说:“小九,你不是喜欢吃葡萄吗?葡萄很甜很好吃的。”

庆小兔根本就不张嘴,庆小兔拿起庆兔兔的饮料。

庆小兔要外婆把盖子打开,外婆还停留在几十年前,外婆不知道瓶子盖怎么打开。

外婆问我,我一样还没有赶上这个快节奏的时代。

我说:“庆兔兔刚才好像是把整个盖子拧下来的。”

盖子最终还是打开了,庆小兔抱着瓶子就喝。

瓶子里还剩下很多饮料,瓶子还有一点重,外婆怕瓶子里的饮料洒出来,外婆的手还握住瓶子,庆小兔用劲把瓶子夺过去。

外婆说:“你瓶子拿不好,瓶子里的水会洒出来的。”

庆小兔两个手牢牢地抱着瓶子不给外婆。

外婆说:“要不我们把水倒进杯子里喝好不好?”

我说:“可能吗,小九要的一种气氛,小九并不是想喝水。”

外婆要我把床上的枕巾枕套拿过来放在洗衣机里洗。

我来到屋里,庆小兔也跟着过来,我把枕巾递给庆小兔,我要庆小兔把枕巾送给外婆。

庆小兔兴冲冲地抱着枕巾来到卫生间门口。

我说:“你把枕巾给外婆呀。”

庆小兔只是看着外婆,庆小兔还是紧紧地抱着枕巾。

外婆说:“我们把枕巾放在洗衣机里洗好不好?”

庆小兔探过头看看洗衣机,庆小兔马上把枕巾递给了外婆。

我又过来拆枕套,我要庆小兔拉着枕套的一端,我拉着枕芯要把枕套拉下来。

庆小兔没有拉枕套,庆小兔抱着枕头躺下来,庆小兔把头枕在枕头上。

枕套庆小兔还是送给了外婆。

庆小兔爬上床,庆小兔抱起我盖的小被子,庆小兔一拱一拱地从床上下来。

庆小兔抱着小被子往客厅里跑。

我问:“小九,你抱着被子干什么?”

庆小兔把被子递给外婆,外婆已经打开洗衣机,外婆已经在客厅里收拾玩具,庆小兔用手指着卫生间里的洗衣机。

外婆笑着说:“哦,我们小九要外婆洗被子呀,洗衣机已经装不下了,我们以后再洗好不好。”

庆小兔爬上自己的大床。

外婆说:“小九,你上床干什么,你的脚就像一个爪子。”

我抱起庆小兔说:“我们去尿尿,我们去洗脚。”

洗完脚,我把庆小兔放在沙发上,庆小兔马上就从沙发上滑下来。

外婆说:“你刚刚洗干净的脚又下地。”

我说:“脚不就是走路的吗。”

庆小兔又爬到自己的大床上,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

我说:“妈妈在家里,你去找妈妈。”

庆小兔摇着头,庆小兔摆着手,庆小兔不愿意去找妈妈。

我只好出来跟妈妈说:“小九要你。”

外婆悄悄地问:“怎么了?”

我用手做了一个手势,我告诉外婆庆小兔想看电视。

妈妈进屋问:“小九,你要干什么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妈妈当做没有看见。

妈妈说:“屋里那么热,我们出来吧。”

庆小兔还是用手指着电视机。

妈妈说:“我们要小雅给我们唱歌吧。”

妈妈休息在家里,庆小兔的动画片被禁止了,外婆的电视剧不能看了,就是我想看的新闻一样成为奢望。庆兔兔肯定也什么电视也不能看,包括我希望庆兔兔多看新闻,要多关心国家大事也变得渺茫。

庆小兔手里拿着一支彩色笔到我跟前来拉我,沙发上放着一本白纸,白纸上已经画满了圆圈。

我说:“小九你在画画呀,小九的画画的很好嘛。”

庆小兔的画说不上好不好,因为庆小兔的画就是数不清的圆圈,但是庆小兔的线条连续不断又比较匀称。

庆小兔把笔递给我,庆小兔要我也在白纸上画画。

我画了一条鱼,庆小兔用手指着说:“鱼。”

我又画了一个猫头。

妈妈问:“小九,外公画的一个什么呀?”

庆小兔说:“喵喵。”

我说:“这是一只猫,喵喵是猫叫。”

庆小兔继续要我画,我又画了一只和平鸽,庆小兔不说和平鸽,庆小兔在学鸟叫,庆小兔两个手背在后边在飞翔。

庆小兔拿了装玻璃球的盒子,庆小兔把玻璃球从轨道车轨道最高处滚下来,我拿了光头强的安全帽在下边接着。

玻璃球跳跃着噼噼啪啪地落入安全帽中,玻璃球在安全帽里来回晃动着。

庆小兔拿起安全帽,庆小兔两个手捧着安全帽在来回晃动着,庆小兔还不知道怎样控制晃动的力度,很快玻璃球从安全帽中一个个逃脱出来。

于是庆小兔从盒子里再拿玻璃球放在安全帽里,庆小兔不断地往安全帽里放玻璃球,玻璃球也奋不顾身地跳出牢笼。

我伸出脚挡住一个滚动的玻璃球,庆小兔捡起这个玻璃球,庆小兔用手一挥,我还没有来得及阻止庆小兔,玻璃球已经腾空而起飞向冰箱跟前,接着玻璃球就滚进冰箱下边。

庆小兔趴在冰箱跟前的地上,庆小兔的脸颊紧贴在地面上,庆小兔在看滚进冰箱下边的玻璃球。

我拿来竹竿,我用竹竿把玻璃球从冰箱下边掏出来,同时被解放的还有好几个冰箱贴。

庆小兔捡起冰箱贴往冰箱上贴,数字1,数字5,庆小兔还会说,庆小兔拿着9,庆小兔说:“八。”

我说:“九。”

庆小兔说一声九,庆小兔再拿起8,庆小兔又说是八。

庆小兔把冰箱贴拿下来,庆小兔一个手拿着一个冰箱贴,庆小兔又去拿冰箱上其他冰箱贴,没有想到庆小兔一个手竟然能够拿住两块冰箱贴。

庆小兔要我拿人字梯,庆小兔往人字梯上边爬,庆小兔的两个手不空,庆小兔没有办法抓住梯子,我把庆小兔抱了上去。

庆小兔站在人字梯顶端,庆小兔不让我扶着,庆小兔把手里的冰箱贴扔到地板上。

庆小兔慢慢的蹲下来,庆小兔的屁股坐在顶端的踏板上,庆小兔慢慢的伸出一条腿,庆小兔坐稳以后,庆小兔把另外一条腿也放在踏板外边。

一个人站在人字梯顶上有一点心惊胆战,要一个人坐在人字梯的最高处,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心平如水。

我正想给庆小兔拍照,庆小兔扶着梯子站了起来。

十一点四十分,庆兔兔终于从小房间里出来了。

庆兔兔说:“妈妈,我的卷子已经做完了。”

妈妈说:“你站在窗户跟前看看远处吧。”

庆兔兔没有去看远处,庆兔兔一下子半躺在沙发上,庆兔兔是有一点累了。

午饭,庆小兔刚刚坐好,庆小兔就看见桌子上的鱼。

庆小兔用手指着鱼说:“鱼。”

外婆说:“鱼,你碗里有鱼。”

庆小兔拿着勺子就在鱼盘子里挖鱼。

妈妈说:“鱼有一点辣。”

庆小兔还是用勺子在鱼盘子里戳。

妈妈说:“那给你弄一点鱼尝尝。”

妈妈弄了一点鱼肚皮的肉塞进庆小兔的嘴里,很快庆小兔用舌头把鱼推了出来。

妈妈说:“我说吧,这个鱼有一点辣。”

外婆说:“鱼里没有放多少辣椒。”

妈妈问外婆:“家里的鳕鱼吃完了吗?”

外婆说:“鳕鱼没有吃完,小九的饭里就有鳕鱼。”

庆小兔又伸出勺子指向鱼盘子。

妈妈说:“这个鱼不是辣吗,你还要吃吗?”

妈妈又给庆小兔弄了一点鱼,这一次的鱼上边没有鱼皮,就是雪白的鱼肚皮。

庆小兔砸咂嘴,庆小兔很快把鱼吃掉了。

妈妈说:“小九,你还喜欢吃有味的东西呀?”

庆小兔要西红柿,这是一盘白糖腌渍的西红柿,外婆给庆小兔夹了一小片。

西红柿转眼间消失在庆小兔的嘴里,庆小兔接着又要,外婆又给庆小兔夹。

庆小兔接连吃了几片,庆小兔还是要西红柿。

外婆说:“你已经吃了不少了。”

外婆没有给庆小兔再夹西红柿,庆小兔就自己在盘子里抓,庆小兔还抓了一片很大的西红柿。

外婆说:“不吃了,你还用手去抓。”

庆小兔马上就把西红柿扔了出去,庆小兔同时也把手里的勺子扔了出去。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