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07小九上楼

2019-04-21 09:04 | 宝宝成长

2607-二零一八年八月四日星期六大雨转小雨33~24℃客厅早晨温度27PM2.5-50

八点钟庆小兔起来,庆小兔还没有下床,庆小兔坐在床上就要看电视。

妈妈这时候也出去了。

我要庆小兔尿完尿再看,庆小兔坐在床里不出来。

我打开电视机。

我说:“外公已经把电视打开了,我们去尿尿再看电视。”

庆小兔这才答应去尿尿,庆小兔看英文版动画片《米奇妙妙屋》。

昨天夜里的小雨多多少少降低了一点气温,天上的云薄而散,太阳的光芒也断断续续。

走远了,怕太阳突然大放光彩,于是带着庆小兔去三期,三期虽然没有锦鲤,三期一样有几个喷水池。

超高层的大楼遮挡着阳光,大楼的阴影也时有时无。

可能是天气太热的缘故,空旷的广场上几乎看不到几个小朋友,有的就是几个躺在童车里的婴儿。

要庆小兔下地,庆小兔不是很愿意,真的把庆小兔放下地,庆小兔还是跑起来。

水是小孩子最喜欢的,水里的六个笑容可掬的大青蛙微笑着看着庆小兔,庆小兔也喜欢青蛙。

我问:“小九,这是什么呀?”

庆小兔说:“呱呱。”

我说:“这是青蛙,青蛙是呱呱地叫的。”

庆小兔蹲在池塘旁边,庆小兔首先看到的是水中的垃圾,就在庆小兔用手指着垃圾让我看的时候,庆小兔发现了水面的虫子。

这是一种黑色身体细长的小虫,小虫伸展着又细又长的腿,以飞快的速度在水面上滑行。尽管它们的追逐嬉戏中时不时地来个三级跳,在水面激起一圈圈波纹,但是它们的身上却不会被水弄湿,更不会沉入水中淹死。

就在这个季节一直到深秋,人们在水塘河边常常会看到它们身影。

这种能在水面上自如滑行的小虫叫水黾,因为它在水面上滑行跳跃时激起的波纹,很像油滴落在水面后扩散在样子,所以人们又管它叫卖油郎。

我以前总是以为他们就是蚊子的幼虫孑孓,后来在网上查询了才知道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知道孑孓是生活在水中,却不知道水里的昆虫也是千千万万。

水黾能够在水面上滑行,是与水面特有的张力和它身体具有的特殊构造分不开的。水虽然是液体,但在它的表面会张力形成了一层膜。这层膜如果不被破坏,就能承受住一些很轻的物体。水黾的身体本来就很轻,再加上它细长的中后足极度地向身体两侧外伸,增大了与水而后接触面积,减少了单位面积水面所承受的重量,使它身体的重量不会破坏水面的那层膜,只是在水面形成一个凹槽。这凹槽就像是滑道一样,使水黾能够在水面上自如地滑行。

庆小兔没有见过水黾,庆小兔更没有见过能够在水面嬉戏的小虫。庆小兔用手在水黾上边挥动着。

喷水池的水面离池塘边可能有五十厘米,开始水黾发觉水面的反光还知道躲开,一旦水黾脱离庆小兔的正下方,庆小兔的挥手水黾就觉察不到了。

庆小兔要我去驱赶水黾,于是水黾被迫东奔西跑。

外婆说:“不要让小九趴在池子边上。”

我说:“不要紧,我就在跟前看着呢。”

外婆说:“你拉住他的衣服,万一他掉下去怎么办?”

我说:“小九比任何孩子都小心,我又一直在旁边看着,就是万一小九掉下去,就是把小九吓一跳,我们把小九抱回家洗一个澡,换一件衣服就行了。”

外婆还是不放心,外婆过来亲自拉着庆小兔的衣服,于是我还是替换下了外婆的保卫工作。

外婆买菜的时候,碰见豆苗的外婆也在买菜。

豆苗坐在童车里傻傻地看着我,豆苗一改以往的微笑姿态,我跟豆苗说话,豆苗也是愣愣地望着我。

我把庆小兔放下地,我让庆小兔站在豆苗的跟前,庆小兔把身体转向我。

豆苗并没有看着庆小兔,豆苗一直看着我。

豆苗的外公说:“豆豆,跟哥哥握握手。”

豆苗马上伸出手去握庆小兔的手,庆小兔马上把手缩了回来,就是离开的时候,我要庆小兔再见,庆小兔连头也没有回,庆小兔就是把手在后边摆了几下。

庆小兔坐在爬行毯上,庆小兔抬起一只脚让我看,我发现庆小兔的脚板底黢黑一片。

我摸摸庆小兔刚刚站过的地方,爬行毯干干净净,我又检查了一下庆小兔刚刚走过的地方,也没有发现哪里有黑色存在。

庆小兔拿着一张纸在擦白板,我这才发现庆小兔的手上也是黑乎乎的一片。

庆小兔站在门口在敲门。

我说:“外边有一点热,我们就在家里玩。”

庆小兔还是举着手咚咚咚地在敲门。

门被打开了,庆小兔推开门,庆小兔探出头往楼下看,还好外边走廊里还不是很热。

庆小兔一丝不挂地来到楼梯上,庆小兔扶着楼梯栏杆往下走,庆小兔还是昨天的庆小兔,可是庆小兔下楼的速度已经不可小视,真有一点“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看!”的感觉。

庆小兔来到一楼门口,庆小兔对着玻璃门大喊大叫,也不知道是走道回音,还是庆小兔的声音嘹亮,庆小兔的声音那么清脆悦耳,当然在其他人听了就不会这样想了,也可能庆小兔的喊声变成了噪音。

庆小兔喊起来有一点上瘾,庆小兔一遍遍地喊,庆小兔喊完了还回头看着我在笑。

可能庆小兔还是知道外边很热,庆小兔并没有要我开门。

庆小兔往回走了,但是庆小兔是往后退着走的,庆小兔往后走几步,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回头看一下路,庆小兔又继续往后退。

三米长的过道庆小兔回头看了四次,最后一次庆小兔没有回头,庆小兔直接就往后边坐。

这最后是两个台阶,庆小兔并没有直接坐上去,庆小兔是两个手先试探着去接触台阶,然后庆小兔再回头看一下,庆小兔这才安心地坐在台阶上。

庆小兔上了台阶,庆小兔转身走过去,庆小兔突然伸出手就去敲面前的大门。

我连忙说:“小九,不要随便敲别人的门,这样是不礼貌的行为。”

还好楼下的哥哥姐姐和家里人在阳台位置在说说笑笑,他们没有听到庆小兔的敲门声音。

上楼庆小兔一样顺风顺水,庆小兔一丝不挂确实不太雅观,万一这时候有人上楼出去实在有一点不妥。

我敲门让外婆给庆小兔找一件背心穿上。

庆小兔比我还要积极,我敲了一下,庆小兔敲了无数下。庆小兔开始是用手掌拍打门,接着庆小兔是用手背去打门,庆小兔拍几下,庆小兔停下来看看对面,庆小兔接着敲。

外婆出来了,外婆回去拿衣服,外婆刚刚转身,庆小兔已经把门关上了。

庆小兔接着继续上楼,一层两层三层,庆小兔并不知道劳累,但是只要庆小兔的路上看见垃圾,庆小兔就会捡起来,庆小兔把垃圾交给我。

庆小兔说:“垃圾。”

庆小兔是不允许面前出现垃圾的。

已经开始往五楼冲击,庆小兔可能有一点力不从心,庆小兔开始在楼梯上爬。

下楼,经过别人家门口,庆小兔就想去敲门,我连忙过去阻止庆小兔这样做。

我十三点十分午睡起来,庆小兔还拿着一个竹刀在拍打皮球。

外婆睡觉,庆小兔继续在爬行毯上。

看见庆小兔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我知道庆小兔尿了,爬行毯上已经有了尿液的反光。

我说:“小九,你尿尿怎么不去坐痰盂呀?”

我把庆小兔放到便盆上,庆小兔坐在便盆上,庆小兔并没有要起来,庆小兔可能要屙巴巴了。

我说:“嗯,嗯,我们小九梗巴巴。”

庆小兔老老实实地坐在便盆上。

我看见庆小兔想站起来,就在庆小兔站起来的那一刻,便盆边沿上出现一坨巴巴。

我以为是小九站起来屙下来的巴巴,我连忙拿着卫生纸把便盆外边的巴巴大概清理一下,庆小兔站了起来。

我这时候才发现庆小兔的背心包裹着屁股,庆小兔的屁股上到处都是黏着的巴巴,庆小兔的背心下沿里已经露出许多巴巴来。

我开始只是想着庆小兔要尿尿,我没有想到庆小兔要屙巴巴,我更没有想到庆小兔的背心会挽留庆小兔屁股里的排泄物。

我连忙把庆小兔的背心脱下来,庆小兔还用手在自己的屁股上抹了一下,庆小兔举起手让我看他手上的巴巴。

我用卫生纸湿巾给庆小兔身上擦巴巴,我用旧毛巾给庆小兔擦。

庆小兔除了胸口一片,我哪里也不能抱,我也顾不得什么了,我一个人也不可能给庆小兔倒温水,我打开水龙头就把庆小兔冲了一个干干净净。

庆小兔没有继续纠缠着我,庆小兔就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照样在玩,我这才腾出手来清洗巴巴,关键是庆小兔背心上的巴巴要洗一个差不多。

庆小兔看见塑料袋里的大西瓜,庆小兔想把大西瓜拿出来,西瓜太大,庆小兔还不知道怎样把西瓜从塑料袋里解放出来。

我把大西瓜的塑料袋脱下来,庆小兔蹲下来想把大西瓜抱起来。

庆小兔两个手从下边兜住大西瓜,庆小兔竟然把大西瓜抱离开地面。我说:“小九,当心。”

我并不担心庆小兔会把大西瓜抱起来,因为庆小兔还没有这个力气,但是庆小兔已经把大西瓜抱离开地面,我怕大西瓜会从庆小兔的手里滑落下来,那么大的西瓜要是砸在脚上可能就不会那样舒服了。

庆小兔放下大西瓜,庆小兔用手去撕西瓜上边的8424的商标,我试着撕了几下根本撕不下来。

庆小兔用手比着一把大刀,庆小兔用大刀在西瓜上砍着。

我说:“我们小九马上就要睡觉了,等我们小九睡觉起来,外公给我们小九杀西瓜。”

庆小兔并没有非要我把大西瓜切开,庆小兔用手在大西瓜上拍了几下,庆小兔站起来要我抱。

庆小兔很快就睡着了。

五点钟姨妈带着庆兔兔回来了,姨妈是回来接庆小兔去她家的。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