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06为什么会远离小朋友

2019-04-20 10:49 | 宝宝成长

2606-二零一八年八月三日星期五小雨33~24℃客厅早晨温度27PM2.5-48

庆小兔变成了如此内向我怎么都不会相信的,但是活生生的事实就摆在我眼前。

庆兔兔庆小兔都是我带的,两个人出现了截然相反的性格。

是不是庆小兔的环境变了。

庆兔兔两岁前我们是一个大家庭,我们三家人共同住在一个房檐下。

庆兔兔出生,庆兔兔周围每天积聚了十几个人,爷爷奶奶大姑妈二姑妈三姑妈还有他们的家人。

爷爷虽然先回去,奶奶在这里陪着庆兔兔十几天。

庆小兔的出生病房里每天看到的就是外婆和爸爸的身影,姨妈只能在下班的时候才能过来帮忙。

庆小兔小时候并不认生,是环境促使庆小兔走向孤独。

应该二胎会更加活泼一点,因为他们有一个为伴的哥哥姐姐。

但是庆兔兔一天到晚都埋没在了书堆里,庆兔兔自己就已经失去了玩耍的时间,庆小兔就好像没有这个哥哥一样,同样妈妈也成了庆兔兔的保镖,庆小兔看着妈妈,妈妈却没有看见庆小兔。

以至于昨天豆苗汪柳哲在玩的时候,庆小兔没有敢走进庆兔兔跟前,如果庆兔兔每天和庆兔兔玩在一起,庆小兔不会做出这样奇怪的举动。

庆小兔的出生,姨妈搬了新家,每天吃晚饭的时候庆小兔才能够看到姨妈。

我在停了一年多的活动,前两个月我又开始出去了,我不能为了庆兔兔庆小兔把我的身体彻底毁了。

庆兔兔小时候外婆的腰还没有问题,现在外婆已经不能抱着庆小兔出去玩。

庆兔兔小时候妈妈每天还要给庆兔兔念一会书,还要陪庆兔兔玩一会,现在庆小兔完全失去了这种待遇。唯一的就是妈妈下班回来,妈妈问一句:“小九,你不喊妈妈呀?”

然后一直到晚上二十二点钟,现在已经拖延到了零点,庆小兔才跟着妈妈上床睡觉,妈妈也俨然成为庆小兔心目中的一个符号。

本来姨妈休息日还可以把庆小兔带过去,白天晚上可以带着庆小兔去江边,也可以在姨妈住的小区和小朋友玩。

现在星期天妈妈一天在姨妈家给别人的孩子上课,姨妈也不能带着庆小兔去她家,姨妈怕庆小兔在会影响妈妈上课。

星期三晚上妈妈还要去市里去讲课,晚上只好外婆一个人带着庆小兔,外婆还要督促庆兔兔做作业。

自从温度急剧升高以后,白天庆小兔就再也没有出去过,晚上庆小兔也一直关在家里,庆小兔也不能和庆兔兔一起玩,庆小兔真正的成为一个孤家寡人。

庆兔兔小时候开始满地乱跑的时候,外边的温度一天天在下降。

那时候碰见的几个小朋友都是奶奶带的,于是庆兔兔一天到晚都是跟着他们在玩。

现在附近的几个小朋友都是妈妈带的,我和他们性别有差,我不能跟着他们一起走,大人不能在一起,自然庆小兔也不可能跟着他的小朋友在一起。

碰见几个奶奶带的孩子,我没有记性,我记不住他们的相貌和昨天说过的话。我不会家长里短的聊天,于是我就不可能和他们熟悉起来,自然庆小兔也就失去了交朋友的机会。

所有的这一切都可能促使庆小兔走到今天这一步。

昨天夜里睡觉,我和外婆说了很多。

妈妈是高级知识分子,妈妈的教育理念自然有妈妈的道理。

我们没有理由对妈妈指三道四,我们只能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

庆小兔不是天生的性格内敛,小时候我并没有发现庆小兔不喜欢接触人。随着时间的慢慢地推移,庆小兔开始远离小朋友了,既然庆小兔不是天生的内向,庆小兔就有可能恢复到原始状态。

七点半庆兔兔庆小兔就醒了,我打开喜马拉雅,我让喜马拉雅唱儿歌《数鸭子》《健康歌》,庆小兔跟着节拍不断地晃动脑袋。

庆兔兔要小雅播放《奔跑吧兄弟》,庆小兔在床上站起来,庆小兔在听歌曲,庆小兔摇头晃脑在床上蹦蹦跳跳。

庆兔兔在做作业,庆兔兔不断地进出我们的房间。

外婆说:“庆兔兔,你要查生字,你一次就查好,不要这样来来回回地跑。”

庆兔兔说:“我在找铅笔。”

外婆说:“妈妈说,不能让庆兔兔在电脑上查字典了,要让庆兔兔学会用字典查。”

我说:“这种事情你为什么要告诉妈妈呀?”

外婆说:“可能是庆兔兔自己告诉妈妈的,庆兔兔可能是想在妈妈面前炫耀自己已经会在电脑上查字典了。”

纸质字典不会很快消失,同样纸质字典会慢慢地远离我们的视线,现在的社会飞速发展,更新换代日新月异,人们的思想思路赶不上时代的进步。

印刷在纸上的东西不可能天天更新,除了已经在历史上凝固了的经典,书本很可能会被网络所替代。

学生用的新华字典不可能包罗万象,学生的新华字典也不可能用很大的篇幅,内容简单,字体又很小,不利于孩子的用眼的卫生。

我说:“庆兔兔的书包里还有交学费的收据。”

外婆说:“我看到了,就这几天课就要两千一百块钱。”

我说:“现在哪一家不是这样。”

我并不是文盲,我还是能够写一些简单的文章,可是妈妈不相信我,妈妈愿意把钱交给培训班。

庆兔兔的语文补习班,就是老师讲一些小文章,老师把文章里的重点找出来。老师再在投影仪上播放一个图画故事,然后要学生根据图画上看到短信勾勒出重点,要学生们写一篇类似的短文章。

以前我给庆兔兔念书,我念完了,我要庆兔兔把我念的故事内容大概复述一遍。庆兔兔没有听到的,庆兔兔忘记的,我就给庆兔兔提醒一下,然后再给庆兔兔念一遍故事,再叫庆兔兔把故事大概讲一遍。

妈妈不让我这样做,妈妈说:“你只要给他念书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我会给庆兔兔讲的。”

妈妈认为我的学历有一点低,给庆兔兔念书还勉强可以,给庆兔兔辅导讲课还达不到要求。

外婆说:“到外边不要抱小九,可以让小九坐车,让小九在地上自己走。”

我说:“小九不是不愿意走,小九只是在外边要抱,可能就是一段时间要抱。抱和坐车没有区别,我又不是抱不动。”

外婆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一直抱着可能庆小兔也会形成一直依赖,看见可以玩的东西能不下地就不下地,遇见小朋友可有可无,这样一来可能会让庆小兔远离外边的世界。

下楼以后我还是要庆小兔下地,庆小兔习惯于抱着外出,庆小兔不愿意下地。

我说:“小九,我们到外边就是要玩的,你不下地,你怎么跟小朋友玩呀。”

庆小兔还是有一点不愿意下来。

我说:“既然你出来不愿意下地,我们就回家玩。”

庆小兔这才从我身上下来。

庆小兔一路小跑,庆小兔沿着小路,庆小兔跑向小区侧门。

我以为庆小兔要去四期喂鱼,庆小兔却往江边跑去。

除了过马路跨高坎,庆小兔一直是自己在跑的。

过了沿江大道庆小兔也跑了五十米,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伸出手要抱,庆小兔是有一点累了,庆小兔确实跑了很远的路。

看见隔壁楼小三个月的小男孩,我把球拿出来,庆小兔抱着球。

我说:“我们和弟弟一起玩好不好。”

庆小兔不愿意下地了,不知道庆小兔为什么还是不愿意跟小朋友玩,还是庆小兔这一会有一点累。

又往前走了一段,我要庆小兔下来踢球,庆小兔还是不想下地。

我有一点生气了,我把庆小兔放下地,庆小兔抱着球大哭起来。

我说:“我们出来就是要玩的,你一直抱着怎么行呢。”

一个小姑娘用手指着庆小兔,庆小兔抱着球在哭。

我说:“小九,你看妹妹在笑你,我们跟妹妹玩球好不好?”

我真的有一点生气了,也可能就是昨天在家里的事情对我的影响。

我说:“你不玩我们就走。”

我往回走了几步,庆小兔伸出手,庆小兔用更大的声音在哭喊着。庆小兔没有理会小姑娘的指指点点。

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企图让庆小兔走下去,可能是庆小兔走的有一点多,庆小兔一直在哭。

我说:“我们到航标灯跟前玩,到航标灯我们再抱。”

庆小兔怎么也不答应,我装着视而不见,我往前走,庆小兔哭着就跟着过来。我过来牵着庆小兔的手,庆小兔一样不愿意走。

又走了一段路,我抱起庆小兔,来到航标灯跟前,庆小兔也不愿意下地玩了。

我想到四期看喷泉喂鱼,庆小兔根本就不下地,庆小兔就是一个劲地哭。

回来给庆小兔脱着衣服,庆小兔也在哭,庆小兔上身的衣服完全被汗浸湿了。

给庆小兔拿来一片红心火龙果,庆小兔马上笑容满面。

庆兔兔把二位数的加减法要我检查。

庆兔兔做两位数加减法现在已经比较流利,庆兔兔就最后一道题错了,40-39庆兔兔是等于19

接着是外婆拿二位数的加减法卡片让庆兔兔算。

看见庆小兔跑进厨房,等我来到庆小兔跟前,庆小兔手里已经端着一碗绿豆汤。

这是外婆煮的绿豆汤,外婆盛在碗里凉着的,庆小兔把绿豆汤碗端下来,厨房地下留下一点绿豆汤。

庆小兔先把绿豆汤喝了,庆小兔再用勺子吃绿豆沙,快要吃完的时候,庆小兔把碗扣到嘴上,庆小兔仰着头把绿豆沙往嘴里倒。

庆兔兔开始描红,庆兔兔要削铅笔,庆兔兔刚刚把铅笔放进机器人里,庆小兔也过来要机器人铅笔刀。

外婆说:“庆兔兔,你就换一个铅笔刀。”

庆小兔放下机器人铅笔刀,庆小兔用嘴在庆兔兔的胳膊上亲吻着,我把庆小兔抱了出来。

庆小兔要看电视,庆小兔不看《汪汪队》,庆小兔要看《海底小纵队》

看了两集《海底小纵队》,庆小兔还要看,我说:“你已经看了,现在不能再看了,我们以后再看。”

庆小兔哭了,庆小兔哭的很伤心。

我把英语小狗播放器打开,听到小狗的叫声,庆小兔马上就笑了起来。

看见外婆从外边进来,庆小兔光着身子跑出去。

今天庆小兔从外边回来,庆小兔脱了满身汗渍的衣服,把身体浑身上下又洗了一遍。

因为庆小兔还在继续流汗,后来就没有再给庆小兔穿衣服。

庆小兔没有往楼下走,庆小兔是朝楼上爬的。

庆小兔还不能完全靠两条腿直接上楼,庆小兔还要两个手扶着楼梯扶手。

我们爬楼梯轻而易举,庆小兔就是有一点上山的感觉了,庆小兔的每一步都要付出汗水。

庆小兔左手先往前拉住栏杆,右手扶着跟前的栏杆,庆小兔左腿跨上去。

庆小兔把右手往前移动,庆小兔的右手往上抓住栏杆,庆小兔这才把蹬起右腿,把左腿站直起来。

庆小兔勇敢地爬上一步,庆小兔就这样像一个螃蟹横着一步步往楼上爬。

功夫不负有心人,虽然慢一点庆小兔终于来到了五楼,再往上爬庆小兔有一点力不从心了。

庆小兔转身坐在了楼梯上,休息一会庆小兔恢复了体力,庆小兔没有再往上攀登,庆小兔转身下楼了。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下楼庆小兔比上楼更加困难。

庆小兔没有继续扶着楼梯扶手下来,庆小兔是转到楼梯靠墙的一面下楼。墙面光滑的一望无际,墙面没有任何可以抓手的东西,庆小兔两个手掌紧紧地贴在墙面上。

庆小兔还是左脚朝前,本来下楼就有一点危险,现在庆小兔两个手几乎悬空。庆小兔下了一个台阶,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抬起头看着我,

我说:“不要紧,外公在看着你呢。”

我往前靠了一点,我就站在庆小兔下边的一层楼梯上,庆小兔又往下走了两层楼梯。

庆小兔气喘吁吁地坐下来。

庆小兔两个手撑着楼梯往后退着下楼,下了两层楼梯以后庆小兔好像有一点累了,庆小兔又一次坐在楼梯上。

庆小兔没有再继续往楼下走,庆小兔顺着楼梯往上爬,庆小兔是手脚并用,庆小兔是在楼梯上爬着往上爬的。

再次上到楼梯拐弯处的平台上,庆小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听见楼下外面有声音,庆小兔扒着栏杆往楼下看,这是楼下奶奶在倒捡回来的瓶瓶罐罐。

接着庆小兔听见有开门的声音,这就是刚刚倒完瓶瓶罐罐的那个奶奶,庆小兔用手指着楼下门洞上边的废品让奶奶看。

奶奶说:“我们小九好乖哟。”

奶奶开门准备进屋,庆小兔举起手和奶奶再见。

奶奶也举起手说:“小九,你还跟奶奶再见呀。”

外婆在楼下喊着:“下来吃饭了。”

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着回家。

洗完手,庆小兔看见餐桌上放着的面条,庆小兔拉出凳子就要往上爬。

筷子庆小兔还不会用,庆小兔用了最原始的方法用手去抓。

面条鸡蛋放进餐盒里,庆小兔就是一个少数民族,一把一把的面条往嘴里送。

餐盒里面条越来越少,庆小兔又要我添加面条。

庆小兔的脸上身上都是油光光的面条水的身影,面条的身影无处不在,餐桌上凳子上地板上,庆小兔的脸颊上,庆小兔的上身腿上,都可以看到面条挂在上边。

庆小兔还是非常在意,庆小兔不断地把掉落的面条捡起来,庆小兔把面条重新放进嘴里。

碗里的面条都倒进庆小兔的餐盒里,庆小兔看见餐盒里还有一点点面条汤,庆小兔端起餐盒送到嘴边喝起来。

餐盒不像碗一样好拿,餐盒底面那么大,餐盒又那么重,餐盒面积比碗大五六倍。

庆小兔还是把餐盒里的面条水喝完了,整个餐盒几乎完全扣在庆小兔的脸上。

餐盒里其他空格里的面条也跟着从餐盒里逃亡出来,于是庆小兔又把掉在身上的面条送进嘴里。

庆小兔看见我在收的妈妈的浴巾,庆小兔把浴巾抱到房间里,庆小兔把浴巾放在椅子上,庆小兔把头枕在浴巾上。

我说:“小九,你是不是要睡觉呀?”

庆小兔把浴巾抱到床上,庆小兔一边上床,庆小兔一边在喊:“奶奶,奶奶。”

湛蓝湛蓝的天空,火红火红的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

地面黑白分明,阳光下灼热刺眼,阴影处阴凉阴暗。

不时地刮起一阵小风,让雨伞几乎翻转过来。

还在中伏,房屋的阴影已经拉长,有一些地方的阴影已经连接在了一起。

庆兔兔和一个小姑娘一起从教室里走出来。

小姑娘说:“庆兔兔,你爷爷来了。”

庆兔兔说:“外公,我告诉你,我们班的同学我都认识,我都知道他们的名字。”

我问:“小姑娘是在哪一个学校上学呀?”

庆兔兔说:“她妈妈就是金东方小学的老师。”

在一个童装店的门口,停着两辆自行车,庆兔兔用手指着一辆自行车说:“这个自行车是黄耀虎的。”

庆兔兔马上就想进这个商店里去,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黄耀虎和妈妈正在商店里。

自行车千千万万,同一型号的自行车也不止十辆八辆,余坤灿能够一眼认出黄耀虎的自行车确实不易。

庆兔兔的记性并不差,只是庆兔兔有一点拖拖拉拉的习惯,庆兔兔还没有把自己从幼儿园的环境里脱离出来。

庆小兔拿着坏了的电话手表在玩,庆兔兔在背诗词,庆兔兔把手表也拿过来玩。

我说:“庆兔兔,你就不会学习的时候不能玩呀?”

庆兔兔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说:“庆兔兔,你不要这样,你学习不是为了别人而学习,你学习好了,你就可以上一个好学校,长大了就可以找一个好工作。”

外婆说:“庆兔兔,你不是笨,你其实很聪明,你的缺点就是有一点懒。”

庆小兔把手表夺了回来,庆小兔拿着表带就甩到庆兔兔的头上。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