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02庆兔兔咳嗽加重了

2019-04-16 10:12 | 宝宝成长

2602-二零一八年七月三十日星期一雷阵雨34~24℃客厅早晨温度27PM2.5-32

昨天庆小兔没有吃西瓜,我几次要庆小兔吃西瓜,庆小兔都摇头表示不。

我跟外婆说:“昨天小九不愿意吃西瓜,是不是今天再多买一些其他水果。”

外婆说:“小九怎么没有吃西瓜,小九昨天晚上一片西瓜啃的没有一点红色了。”

我说:“白天我叫小九吃西瓜,小九就不吃。”

外婆说:“小九还和庆兔兔抢吃葡萄,开始小九葡萄咬一口就放到盘子里,后来小九看见庆兔兔没有扔掉,小九也就没有再扔。庆兔兔一颗接一颗的吃,庆小兔也一颗一颗地往嘴里塞。我说,小九这葡萄不能吃多了,庆兔兔一把就把剩下的葡萄都抓在手里了,小九跟庆兔兔要,我说,你就给弟弟一颗,小九有了一颗也就不要了。”

我说:“小九还是不贪,小九只要有就可以,再大一点,小九就可能会比多少了。”

外婆说:“小九吃东西不是肆无忌惮,小九只要有,小九只要吃好了,小九是不会再要的。”

我说:“几个人在一起吃东西,可能会互相影响,小九看见庆兔兔在吃西瓜,于是小九也就要吃西瓜了。”

八点钟听见隔壁有说话的声音,我连忙从电脑跟前站起来。打开门发现庆兔兔庆小兔都已经起来,两个人都站在地板上。

床上放着游泳圈,地板上铺着瑜伽垫,瑜伽垫上放着枕头毛巾被。

庆兔兔说:“小九要在地板上睡觉的。”

庆兔兔在咳嗽。

外婆说:“庆兔兔要吃药了。”

庆兔兔说:“妈妈说,我今天要喝三包药”

外婆给庆兔兔煮的快餐面,自然庆小兔也要和庆兔兔一样吃快餐面。

刚刚喂了庆小兔几口,庆小兔就要拿着筷子自己吃,外婆给庆小兔拿来勺子。

外婆用筷子把面条放在庆小兔的勺子里,庆小兔再往嘴里送。

面条庆小兔很快就吃完了,外婆给庆小兔弄来水,庆小兔不让外婆喂,庆小兔要自己喝。

外婆说:“昨天小九吃饭喝水换了五件上衣。”

我说:“小九愿意自己动手是好事情,让小九自己动手可以早一点学会自立,可以锻炼小九的运动神经,衣服打湿了弄脏了就多换几次,哪一个小孩子没有经过这个阶段。”

外边的温度不是很高,偶尔还有一点小风。

我站在斑马线的路边等待绿灯,一辆双层大客车吱地一声停在斑马线上,斑马线被拦腰切断,红绿灯也被挡的严严实实。

我们只能根据判断,左转弯的车子走完就是我们过马路的时候。

我们只能从几辆汽车的缝隙里过斑马线,马路对面的几个推童车的奶奶也在问:“是不是已经绿灯了。”

我说:“是的。”

这时候斑马线端的绿灯已经开始闪烁了。

我想坐下来看看江水,江水今天又漫过了第一个台阶,台阶上的护栏已经只剩下一个脑袋在观望。

我把庆小兔放在长椅子上,庆小兔紧紧地抱着我,我用手拍拍椅子说:“我们坐一会,你可以在椅子上玩一会。”

庆小兔搂着我的脖子,庆小兔站在我的腿上,庆小兔使劲地把腿缩回来,庆小兔要我抱起来,庆小兔要我站起来。

我站起来了。

我说:“小九,你这几天怎么了,是不是在家里呆长了,出来就不愿意下地了,你看人家小朋友都在地上走。我们出来就是要玩的,不是出来要抱的。”

庆小兔一声不吭地趴在我的肩膀上。

庆小兔要看江水。

我说:“下去看江水,小九就要下来,要不我们就回家。”

庆小兔点点头,庆小兔真的在下边站在台阶上看江水。

在胭脂園看广场大妈们在跳广场舞。

一个我们厂的同事过来和庆小兔打招呼,庆小兔趴在我的身上。

同事问:“他是不是认生呀?”

我说:“以前他并不认生,这过夏天在家里几天,他出来就不下地了。”

同事要抱庆小兔,庆小兔并没有表示不愿意,庆小兔也没有表现出热情,同事站起来想走,庆小兔马上挥手说:“拜拜。”

可能今天的湿度有一点高,太阳刚刚露出一点脸庞,汗就开始涌了出来。

我要庆小兔吃西瓜,庆小兔向着我摇摇头。

庆小兔抱起地球仪,我们家的地球仪有五十厘米高,庆小兔把地球仪放到爬行毯上,地球仪没有站稳,地球仪倒了下来,庆小兔扶着把地球仪重新站起来。

庆小兔抱着地球仪来到屋里,庆小兔把地球仪放到床上,庆小兔爬到床上,庆小兔把地球仪站在大床最里面。

庆小兔拿起空调遥控器对着空调在按。

我说:“小九,现在我们还用不着开空调。”

庆小兔不把遥控器给我,庆小兔还在继续按遥控器。

我只好把空调插头的开关关了。

庆小兔把游泳圈套在头上,庆小兔用手指着上边的卡通动物。

于是我就一个个地跟庆小兔说。

庆小兔用手指着小狗。

我说:“小狗。”

庆小兔还是说汪汪。

庆小兔用手指着小猫。

我说:“小猫。”

庆小兔没有说喵喵。

庆小兔说:“猫猫。”

庆小兔用手指着小蜜蜂。

我说:“小蜜蜂。”

庆小兔说:“嗡嗡嗡。”

庆小兔指着青蛙的时候,庆小兔说:“呱呱。”

外婆说:“听说家委会给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都上了意外保险,我们也去居委会看看。”

来到居委会马上就有工作人员递给一张《致宜昌城区老年朋友的一封信》,拿在手里用手机拍一张像,一切就办好了。

宜昌市民政局为每一个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统一购买了《高龄老人意外伤害保险》。保期从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到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五日,这是政府给老年人的一种福利,也是对老年人的一种爱护尊重。

我在吃西瓜,我拿起一片西瓜送到庆小兔的嘴边,庆小兔还是犹豫了一下,庆小兔小心翼翼张开嘴吃了一口。

可能庆小兔觉得今天的西瓜味道还可以,庆小兔就吃了第二口第三口。

庆小兔伸出手把西瓜接了过去。

西瓜汁多味甜,庆小兔的嘴边,庆小兔的胳膊上,都流淌着红色的西瓜水,庆小兔的上衣也被西瓜水染红,庆小兔站着的地板上也是一片西瓜水。

我拿着毛巾在给庆小兔擦西瓜水,我用毛巾垫在庆小兔的脖子下边接西瓜水,我的脚下拿着一个毛巾在擦地板上的水。

庆小兔吃西瓜是干干净净,已经看见西瓜青皮了,庆小兔也不会放下,我只好拿着一片西瓜跟庆小兔换。

庆小兔一块接着一块,庆小兔已经吃了三块西瓜,庆小兔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说:“小九,西瓜是很好吃,但是西瓜也不能吃太多,我们睡觉起来再吃。”

庆小兔把手里快要吃完的西瓜扔到了地上。

庆小兔说:“巴巴,巴巴。”

我连忙把庆小兔放到便盆上,看见庆兔兔在梗巴巴,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就站了起来,庆小兔没有屙巴巴,庆小兔就尿了一泡尿。

庆小兔用手指着写字板说:“笔。”

接着庆小兔跑到小房间里,庆小兔用手指着写字台上的彩色笔盒,给庆小兔拿了一支粉红色彩色笔。

庆小兔拔下笔帽就在写字板上画起来,写字板上已经画满了道道,庆小兔在写字板的边框上画,庆小兔用笔在磁性写字板上画。

很快磁性写字板慢慢地由白转红,一会功夫写字板红多白少,写字板马上变成红彤彤的一片。

庆兔兔画画就是折线圆圈,庆小兔就是满满当当的涂满,庆小兔是随意画一些线条,庆小兔是不留空隙的填满。

我说:“小九,这个不是用这种笔画的。”

庆小兔又在爬行毯上画起来。

庆小兔把彩色笔递给我,庆小兔又来到小房间,我拿了一支彩色笔给庆小兔。

我说:“小九,你还知道要换一种颜色呀。”

庆小兔不要一支笔,庆小兔要一盒子彩色笔。

庆小兔把笔盒打开,庆小兔把盒子里的彩色笔都倒了出来。

庆小兔把一支支笔的帽子拔下来,庆小兔打开一支笔,庆小兔就在爬行毯上画一下。

庆小兔把篮球架搬出来,庆小兔两个手去拔中间的立柱,立柱有一点紧,庆小兔拔不出来。

庆小兔放倒篮球架,庆小兔趴在地板上用手指头在篮球架基座下边的孔里转,庆小兔想在底下能不能把立柱拿出来。

庆小兔把篮球架拿到我的跟前,我帮着庆小兔把立柱拔下来,庆小兔马上拿着立柱往基座上插。

外婆说:“小九模仿能力特强,什么东西看一眼,庆小兔马上就会学着做。”

外婆正趴在爬行毯上擦庆小兔刚刚的杰作,。

外婆说:“小九,你尿尿怎么不说呀。”

庆小兔的一泡尿尿在爬行毯上。

庆小兔在喊:“巴巴。”

我连忙跑过去问:“小九,你是不是要屙巴巴?”

庆小兔手里拿着一点垃圾让我看,庆小兔用手指着昨天妈妈腾空的架子空隙里的垃圾。

庆小兔跑到厨房,庆小兔一个手拿着簸箕,庆小兔一个手拿着扫把,庆小兔兴冲冲地来到支架跟前。

我还以为庆小兔要扫地,庆小兔把扫把高高地举起,庆小兔把扫把放在支架上,庆小兔一个手在支架上扫,其实就是让扫把在支架上来回移动。

今天庆小兔几次劳动的场面都没有能够录下来,今天就录了庆小兔吃饭的镜头。

我说:“小九,我们吃饭吧。”

庆小兔马上就去拖餐桌下边的圆凳,我帮着庆小兔把凳子放好,庆小兔又不让我给他喂饭。

庆小兔吃饭已经像模像样,但是庆小兔还不能完完全全控制好勺子,勺子是送到嘴里,饭却里里外外都留下踪迹。

庆小兔用勺子在碗里舀饭,饭菜跟着勺子往碗边移动,当庆小兔的勺子抬起来的时候,勺子里多余的饭菜就从饭碗里掉了下来。

外婆回来了,外婆看着庆小兔满身的饭菜,外婆说:“小九,你这是吃饭呀。”

外婆再看桌子上地板上就是天女散花。

外婆说:“就是你这样惯的他,小九这哪里是在吃饭,小九是在种饭。”

我说:“难得小九愿意,小九能够主动学习吃饭是好事情,弄不好小九到两岁的时候就会用筷子吃饭了。”

白云慢慢地散开,太阳注视着大地,宜昌重新进入夏季。

庆兔兔从教室里走出来,一个爷爷喊着过来,庆兔兔说:“刘奕彤在休息室。”

庆兔兔的嗓子有一点哑了,爷爷没有听清楚庆兔兔说什么,我向着这个爷爷说:“你孙子在休息室。”

庆兔兔说:“我要从五一广场过。”

我问:“你不坐公共汽车了?”

庆兔兔说:“不坐了。”

庆兔兔想一下说:“我们从五一广场过来再坐。”

我说:“那不是要绕一个大圈呀?这一会广场上那么热,你不怕吗?”

五一广场是西式园林,除了草坪就是大理石地面,到处都是阳光灿烂。

阳光下遮阳伞还是要打,庆兔兔一直行走在大理石台阶上。

庆兔兔还在咳嗽,好像咳嗽还有一点加重。

我说:“庆兔兔,你这是吹风扇吃冷饮的结果,不是不让你吹风扇,也不是不让你吃冷饮,什么东西都要有一个度,不能没头没了。你说这么热的天,你会受凉咳嗽,是不是有一点好笑呀。”

现在的年轻人只是贪图一时的舒服愉快,有好吃的就饱餐一顿,吹风扇恨不得钻进风扇里去吹,这样子就是再好的身体也经不住这样的折磨。

钱再多也不能大吃大喝,身体再好也有到慢慢地退化的时候。

身体是自己的,身体受伤了,是自己一辈子的事情。看一些老年人弯腰驼背,蹒跚行走的样子,就应该想到自己的明天。

庆小兔看见端过来哈密瓜,庆小兔伸出手要哈密瓜。

先是给庆小兔一小块哈密瓜,哈密瓜很快消失在庆小兔的嘴巴里。可能庆小兔觉得哈密瓜的味道不错,庆小兔又要了一大片哈密瓜。

再好吃的东西,多了一样也会让人失去兴趣,庆小兔像啃西瓜一样把表面的哈密瓜消灭干净。

忽然姨妈在喊:“小九,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正在把嘴里的哈密瓜吐出来,哈密瓜没有完全嚼碎,就是一下黄豆大小的颗粒,庆小兔面前的爬行毯上吐出一堆金黄色的哈密瓜来。

    二十二点四十分了,庆小兔都有一点揉眼睛想睡觉了,妈妈还在给庆兔兔辅导功课。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