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601不要忘了我们是中国人

2019-04-15 11:04 | 宝宝成长

2601-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星期日小雨35~24℃客厅早晨温度27PM2.5-21

昨天快递把金东方学校的暑假作业送来了,这四本书都是儿童文学,都是一色的外国童话小说,如果不注意的话还以为金东方学校是一个国外学中文的学校。

《傻狗温迪克》《长腿叔叔》《长袜子皮皮》《勇气》,不过我还是看到一本《道德经简读本》。

这几本书好像我都翻过,《傻狗温迪克》《长腿叔叔》琴行的茶几上就有,这是供孩子休息时候看的。《长袜子皮皮》《勇气》我们家就有,只不过是版本不一样,不是一个出版社的刊物。

科学不分国界,我们承认西方国家先行一步,很多科学技术我们还没有赶上他们的水平。

可是文化却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各个国家的文化可以交流,可以互相学习却不能替代不能照搬。

如果把美国的文化生搬硬套地强加在中国人身上,那就我们就不是中国人了,我们的民族就会变得不伦不类。同样,中国的孔孟之道美国人可以学习,但是美国不可能变成中国,仁义道德也不可能代替上帝。

学校让买这几本书,名义上是暑假作业,让外人看来就像是在帮着外国宣传文化,是帮着出版社推销图书。

中国人不是没有自己的文化,中国有几千年的古老文明。

中国人不是没有好的童话作品,而是有一些人自己脑子被西化了。

在外国人眼中,中国永远不如他们,中国人还是东亚病夫,中国人还是长袍大辫子。

中国人不能自己看不起自己,不能忘了我们是一个中国人,中国很快就可以赶上世界上的先进国家。

宣传鼓励孩子们多读书是大势所趋,但是读书并不是老师牵着孩子的手去学习,老师只是孩子人生旅途上的引路人,而不是让孩子们沿着老师的足迹一步步前行。

天还是阴沉沉的,天上冒着零星小雨。

我和外婆八点钟买菜回来,庆兔兔已经在刷牙,庆小兔光着屁股在玩。

外婆买了酸奶豆浆油条煎饼。

妈妈说:“庆兔兔,小九,你们看外婆买了什么了?”

外婆问:“庆兔兔,你要吃什么呀?你是喝酸奶还是喝豆浆?”

庆兔兔说:“外婆,我要吃快餐面。”

妈妈说:“外婆刚刚买回来,还是热乎乎的,快餐面留着晚上吃。”

妈妈喝豆浆,庆兔兔喝酸奶,自然庆小兔也和庆兔兔一样。

庆小兔喝酸奶成了一种游戏,酸奶庆小兔还没有吸几下,庆小兔就有了新吃法。

庆小兔用劲吸一口酸奶,庆小兔把吸管拔出来。庆小兔把吸管倒了过来,庆小兔把吸管放进嘴里,庆小兔把吸管里的酸奶都吸光。庆小兔把吸管滴在酸奶上边的酸奶用舌头舔干净,庆小兔这时候重新把吸管插进酸奶盒里,庆小兔又重新上演刚才的循环。

庆小兔要我抱起来,庆小兔到柜子跟前要吃奶糖。

这是姨妈这次外出学习买回来的,可能是各家各户牧民的产品,没有商标,没有生产日期,没有生产厂家,也没有条形码,纯粹就是一个三无产品。

可是庆小兔却很喜欢这种味道,筷子粗细,三厘米长,每一个封装在一个塑料袋里。

庆小兔要听喜马拉雅唱歌,妈妈在家里是不能给庆小兔开电视机的,于是庆小兔就迷恋上了喜马拉雅。

庆兔兔做作业复习功课,我就带着庆小兔出去。

今天外边比昨天还要凉爽,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雨,把十几天的酷暑削除了许多。

外边不时地还飘落几滴雨星,我带着庆小兔去了中建之星。

商业街虽然已经开始运转,除了一楼的商店开门营业外,楼上基本上还看不到有商店进驻。中建之星还在建设中,进驻的居民还三三两两,自然去商业街购物的人就寥寥无几。

一路上庆小兔不愿意下地。

就在空空荡荡的商业街上转着,庆小兔只是对电梯着迷,庆小兔对各种各样的装饰品感兴趣。

雨渐渐地大了起来,不打伞已经寸步难行。

打着伞走在回来的路上,一路上人少车稀,小区之间的道路上更是看不见一个人。

我发现庆小兔的眼神呆呆的。

我说:“小九,我们马上就要到家了,我们不能睡觉。”

因为下雨外边有一点冷飕飕的感觉。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庆小兔就已经趴在我的肩膀上闭上眼睛。

十点半庆小兔才回到家,给庆小兔脱裤子穿尿不湿,准备让庆小兔睡觉,庆小兔又睁开了眼睛。

妈妈在收拾玩具,妈妈只要不是很顺眼的玩具都扔进垃圾篓,外婆又把一部分玩具悄悄地藏起来。

庆小兔玩玩具并不要一定是新的,也不见得就是完美无缺的,庆小兔要的就是一个有。

妈妈认为只要完整如初的玩具才叫玩具,玩具几部分不在一个地方也会成为抛弃对象。

外婆说:“这些东西都是好好的,小九一直都在玩,就是少胳膊瘸腿,小九一样喜欢,我们可以把这些玩具让小九带出去玩,就是丢了也不可惜。”

外婆把菜都端到餐桌上。

姨妈问:“庆兔兔,你的饭里是加绿豆汤还是加绿豆沙?”

庆兔兔说:“我要吃快餐。”

姨妈说:“哪里来的快餐呀?”

庆兔兔拿起一包快餐面说:“中午我要吃这个。”

姨妈说:“外婆已经把饭菜烧好了。”

庆兔兔说:“我要吃快餐面。”

姨妈说:“你看外婆炒了那么多菜,我们晚上再吃快餐面好不好。”

妈妈说:“快餐面是在没有时间吃饭的时候临时应付一下的,一个人中午就要营养丰富,一个人一天消耗的能量,要中午把它补充起来,快餐面里就是油炸面条,也没有什么菜,快餐面不能为我们提高足够的营养。”

庆兔兔拿着快餐面就是不放下。

外婆走过来说:“好了,你既然非要吃快餐面,外婆给你煮。”

姨妈说:“既然妈妈说了就听妈妈的,不要一个人一个主张。”

妈妈说:“不要管他。”

庆兔兔放下快餐面,庆兔兔抱着两个胳膊,庆兔兔气鼓鼓的瞪着眼睛看着大家。

姨妈说:“你老是说改,你哪一天改了。”

姨妈说:“庆兔兔,你现在不吃,等我们吃完饭,我们把碗收拾了,你就不要说我们没有给你饭吃了。”

庆兔兔慢慢地移动步子来到餐桌跟前。

外婆在吃早上买回来没有吃的油条。

外婆拿着庆兔兔的饭碗说:“你看看你要吃什么,你跟外婆到厨房去盛去。”

庆兔兔的胳膊没有放下来,庆小兔只是伸出几个指头挂住自己饭碗的把子。

庆兔兔用手指着外婆手里的油条,庆兔兔说:“我要吃这个。”

外婆说:“你要吃,就早一点说呀,外婆都快要吃完了。”

外婆把自己刚刚咬过的油条缺口撕下来递给庆兔兔。

庆小兔伸出手也要油条,妈妈说:“你给弟弟弄一点油条。”

庆兔兔举起油条说:“我自己就一点点。”

说归说,庆兔兔还是给庆小兔掰下一段油条。

妈妈说:“快餐面是快餐,就是来不及吃饭的时候吃的,你下午还要去打跆拳道,快餐面没有一点营养,人吃了就像面条一样软趴趴的。”

妈妈说:“吃饭就要在家里吃,外边的菜,你知道用什么不新鲜的蔬菜猪肉呀,放什么油呀。”

庆兔兔说:“他们放地沟油。”

妈妈说:“要身体健康就要吃家里的饭,你下午跆拳道还要跑步踢腿,那要消耗好多能量呀。”

庆小兔趴在沙发背上,庆小兔要我拿长柄夹子夹东西。

我说:“沙发背后什么东西也没有。”

庆小兔非要我在沙发背后去捡,我只好把沙发上一端的绒布动物玩具一样样地夹到庆小兔跟前,庆小兔笑着把一个个绒布玩具拿下来。

庆小兔趴在沙发下边,庆小兔用手指着沙发底下,庆小兔要我拿棍子掏沙发底下。

我说:“沙发下边什么东西也没有。”

庆小兔抓起一个塑料球就扔到沙发底下。

庆兔兔没有午睡,妈妈说庆小兔睡了一个小时。

姨妈要庆兔兔背诗词。

庆兔兔一边背着诗词,庆兔兔不断地从小房间里出来。

庆兔兔过来背诗词给姨妈听,姨妈不时地提醒庆兔兔。

姨妈说:“就那么一点诗词,我就给你提示了几次,你为什么不好好的念几遍呢。”

庆兔兔背了一会又过来,庆兔兔还是不能流畅地背下来。

姨妈说:“你不好好背,就给我加罚多背三首。”

庆兔兔说:“我不多背三首。”

姨妈对庆兔兔说:“要你好好的背,你就是不好好背,一天一首诗也背的结结巴巴。”

妈妈对姨妈说:“你不要管了,我来跟他说。你第一首诗给我念十遍,你要念的口齿清楚,还要读出感情来。念完了,你到我这里背,不是跟念经一样的念,要念出感情了,背好一首诗,再给我背第二首诗来。”

庆兔兔坐在爬行毯上,庆兔兔嘟嘟囔囔地念一句,庆兔兔猛地来回蹬着腿。

庆兔兔自言自语地说:“我不再多背两首诗,我背不了三首诗。”

我说:“庆兔兔,你是一个学生,学生就是要学习的,你不能像社会流子一样胡乱耍赖。”

姨妈说:“我们已经给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珍惜机会,姨妈这里,要你好好的多读几遍,这样背的时候就不会磕磕巴巴的了,结果你还是不好好的念。”

妈妈用手指着庆兔兔说:“大家都不要管他,他背不了,他文化课就学不好,还要学跆拳道干什么呢,今天背不出三首诗词,你下午就不要去上课了。”

姨妈说:“这个诗词就是暑假作业,你暑假作业做不完,你开学也用不着报名了。”

我说:“庆兔兔,每一个人都有上进心,我们虽然不去争取前几名,但是我们不能总是排在班上的最后吧。”

外婆说:“姨妈都是为你好,你书念不好,长大了怎么办?”

妈妈说:“我在家里,你们都不要管。”

庆兔兔背了两首诗,妈妈说:“不早了,我们先去打跆拳道,晚上回来我们继续背诗词。”

庆兔兔说:“我讨厌姨妈。”

妈妈说:“你讨厌姨妈,姨妈都是为了你好。你学习好不好和姨妈没有关系,姨妈是为了让你好好学习。”

姨妈说:“你平时要买什么东西,姨妈那样没有给你买了,是不是你以后就不要姨妈给你买东西了。姨妈是为了你的学习,姨妈是为了你以后能够上一个好学校,长大了能够找一个好工作。”

庆兔兔去换衣服。

妈妈说:“小孩子有一点脾气很正常,像庆兔兔这个年龄正处在逆反期,让他发泄一下也好。”

妈妈带着庆兔兔,姨妈抱着庆小兔,四个人一起去了国贸新天地。

我说:“国贸新天地三楼有一个水池,里面又很多锦鲤,很漂亮,很大,那里的儿童乐园是开放型的,可以让小九在那里玩。”

当庆兔兔回来的时候,庆小兔在妈妈的身上已经睡着了。

妈妈说:“小九今天出去就没有下地,小九就这样一直要抱着。”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