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99小九看图说话

2019-04-13 11:39 | 宝宝成长

2599-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星期五小雨转多云36~26℃客厅早晨温度28PM2.5-36

七点半就听见小九在喊,我进屋拍庆小兔,庆小兔不让拍,我要庆小兔起来尿尿,庆小兔也不起来尿尿,庆小兔伸出手在要奶奶。

看见庆小兔把奶瓶放在床上,我以为庆小兔已经把牛奶喝完,其实庆小兔牛奶只喝了一半。

我要庆小兔起来,庆小兔往庆兔兔那里爬过去,庆小兔爬到庆兔兔身上,庆小兔趴在庆兔兔的身上在笑。

庆兔兔翻了一个身,庆小兔躺在了床上,庆小兔闭上眼睛又睡了。

也就几分钟的功夫,又听见庆小兔在喊奶奶,庆小兔把奶瓶里剩下的牛奶喝完了。

庆小兔坐在沙发上,庆小兔拿起削铅笔机器人。

这个削铅笔的机器人全身红色,黑色的双臂银色的护肘,黄色的摇把,机器人比一般的茶杯还要大。

庆小兔拿了一支铅笔塞进机器人的孔里,但是机器人需要扳动双臂的机关,才可以塞进铅笔并且锁紧铅笔,还要把锁紧孔的面板拉出一定的距离保证铅笔能够完全运动。

庆小兔还没有那么大力气把面板拉开,庆小兔手指头也没有能力把锁紧孔板键移动位置。庆小兔只是把铅笔塞进锁紧孔,剩下的事情都由我帮着完成。

庆小兔一个手按住削铅笔机器人的头,庆小兔一个手摇动手柄,然后庆小兔把铅笔拿出来看看。

听见庆小兔在小房间喊,庆小兔站在书桌的椅子上,庆小兔手里拿着一支铅笔。就像小老鼠上灯台,庆小兔能够爬上书桌的椅子,庆小兔站在上边却不知道怎么才能下来,因为庆小兔手里拿着一支铅笔。

削铅笔的工作完成了,庆小兔的手指向电视。

庆兔兔这时候也坐在庆小兔旁边,我想打开电视也没有什么,庆兔兔不看动画片可以看看新闻。

新闻刚刚出现,庆小兔拿着遥控器递给我,庆小兔要看动画片。

庆兔兔要去打架子鼓。

我说:“庆兔兔,你学习结束了,你可以自己回来。”

琴行现在就在小区侧门旁边。

外婆要送庆兔兔走。

庆兔兔说:“外婆,我今天自己去琴行。”

庆小兔看见外婆买的大西瓜,庆小兔蹲下来两个手在抚摸大西瓜,庆小兔两个手抱起大西瓜,大西瓜有一点重,庆小兔接连试了几次,大西瓜也没有离开地面。

突然庆小兔发现厨房还有一个大西瓜。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还有呀?”

庆小兔把手比着一把大刀,庆小兔在大西瓜上边用手在一下一下地砍着。

我说:“等一会,哥哥从琴行回来我们再吃西瓜。”

虽然没有下雨,感觉外边不是那么燥热。

我说:“小九,我们下楼玩一会。”

庆小兔抱着大皮球来到楼下,我要庆小兔下地玩球,庆小兔不愿意下地。

我说:“我们出来就是玩的,你不下地我们就回家。”

庆小兔这才站在地上,庆小兔把皮球远远地抛向门洞里。

庆小兔依偎在我的腿上一动不动。

我说:“你去把球拿回来玩呀。”

庆小兔转过身伸出手要我抱。

听见小狗的叫声,庆小兔要去看小狗,同样庆小兔没有下地自己走。我们来到小狗的旁边,庆小兔一样不愿意下地。

外婆推的车子去买米,我们跟着一起去。

在房屋的阴影里还觉得不是那么热,走出小区马上就来到另外一个世界,阳光迎面扑来,太阳依旧热情奔放。

本来还打算在阴影中带着庆小兔到处转一圈,阳光热度让我们的信心顿时消失殆尽。

来到门口庆小兔就要进地下车库,地下车库几乎被庆小兔遗忘了,有时候我要庆小兔去地下车库,庆小兔也连忙摆头。

自从天温度急剧升高以后,庆小兔已经很少出来,地下车库更加成了庆小兔的禁区。

我把大米童车送回家,我带了大皮球和一辆警车去车库。

还没有开始往地下车库走,地下车库里面飘出来的气味让人不爽。

没有地方可去,这是酷暑唯一的选择。

在地下车库,我让庆小兔自己玩,庆小兔抱着球不愿意下来。我们来到地下车库尽头,这里相对安全一点,我又让庆小兔下来,庆小兔还是不愿意下地。

我说:“你要是不愿意下来自己玩,我们就回家。”

庆小兔这才答应下地,庆小兔把皮球扔到地上,庆小兔用手指着球,庆小兔想要我帮着把球捡回来。

我说:“你自己去把球捡回来。”

庆小兔这才过去把皮球抱起来又扔到地上,我把滚过来的球踢回去,庆小兔也把球踢回来。

庆小兔不踢球了,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我把警车递给庆小兔,庆小兔在地上推了几个来回,庆小兔把警车也搁置在一旁。

庆小兔又要我抱。

我说:“你去把皮球警车拿回来。”

庆小兔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庆小兔还是伸出手要我抱。

我把皮球和警车收回来。

我伸出手说:“过来,外公抱。”

庆小兔不过来,庆小兔举着手在哭,我怎么要庆小兔过来,庆小兔就是不过来。

我说:“你过来不过来,你不过来外公就走了。”

庆小兔还是站在那里举着手在哭。

我往前走,庆小兔就是一个劲地哭,我躲到一个立柱后边,听到的就是庆小兔的哭声。

大概过了两分钟,听见庆小兔哭声的声调变了,庆小兔向着我这边走来,庆小兔看见我在立柱后边,庆小兔又停下来不走了。

我要庆小兔过来,庆小兔还是犟着不过来。

于是我向着更远的地方走去,庆小兔停了片刻,庆小兔又哭着走了过来,庆小兔还是远远地站在那里不过来。

我拐弯走向出口,庆小兔也哭着跟着过来,庆小兔始终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站到楼梯上,庆小兔来到楼梯跟前,这一次庆小兔伸出手,庆小兔拉住我的手。

就在地下车库的那一会功夫,庆小兔的额头上被蚊子叮了一个大包。

回来庆小兔马上就想到看电视,我把电视机打开,我说:“我们看新闻联播。”

庆小兔看见不是动画片,庆小兔拿着遥控器递给我。

我说:“我们先看一会新闻,过一会我们再看动画片。”

庆小兔竟然瞪起眼睛。

庆小兔好像知道哪里是卡通频道,看见我在调台庆小兔高高兴兴地坐了下来。

庆小兔一边看动画片,庆小兔一边吃西瓜,庆小兔今天吃了很多西瓜。

我的电脑莫名其妙地在休息的时候出现屏保画面,看着绚丽多彩的画面确实让人心旷神怡。我喜欢新事物,但是我对一些太时髦和生活工作无关的东西有一点麻木不仁。

庆小兔来到我的电脑旁边,一个猫咪睁大眼睛看着我们。

庆小兔用手指着猫咪说:“喵喵。”

我说:“猫。”

庆小兔要跟着说了一声猫。

雾蒙蒙的江面上一个小小的渔船。

我说:“船。”

庆小兔也跟着在说船。

没有想到一幅幅不断变化的画面,竟然成了庆小兔学习的媒介。

桌子上放着外婆的钥匙,看见庆小兔把钥匙拿起来,再看把外婆的钥匙已经不在庆小兔的手里,也没有听见钥匙掉在地板上的声音。

我在庆小兔站的地方找了一圈,这才发现庆小兔把外婆的钥匙塞进了卷纸筒里。

我跟外婆说:“你猜小九把你的钥匙放到哪里了?”

外婆说:“是不是放进小九的口袋里了。”

我说:“小九把你的钥匙放进卷纸里了,要是不知道庆小兔曾经拿过你的钥匙,你的钥匙这几天就不可能找到了,一直要等到卷纸用完。

庆小兔撕了几段卷纸,庆小兔把卷纸揉成一团,庆小兔拿起一个打开的纸巾袋,庆小兔想把卷纸塞进去,可惜庆小兔还没有学会这项技术,不管庆小兔怎么用力,塑料袋都被撑破了,庆小兔也没有把卷纸塞进去。

庆小兔看见餐桌上的配奶器,庆小兔把配奶器的盖子打开,庆小兔把手指头塞进去掏,庆小兔把粘着奶粉的手指头放进嘴里。

配奶器旁边粘着一些奶粉,庆小兔手指头够不着,庆小兔两个手一起用力,结果配奶器掉在地上,配奶器里的奶粉马上撒落了许多。

我连忙去把的地板上的奶粉用手去清理,庆小兔马上要跟着蹲下来用手去沾奶粉。

我怕庆小兔把手指头再放进嘴里,我拿抽纸给庆小兔擦手,我用抽纸把地板上奶粉清理干净。

我把配奶器放回餐桌上,庆小兔用手指着庆兔兔喝水的杯子。

我说:“我们用奶瓶喝水。”

庆小兔用手把奶瓶推开,我拿一个带把的矮杯子让庆小兔喝水,庆小兔也把矮杯子推开,庆小兔坚持要用庆兔兔的杯子喝水。

庆兔兔的杯子很大很深,是庆兔兔平时上课带着的,我怕庆小兔喝不好。

我在庆兔兔的杯子里倒上水,庆小兔抱着杯子就喝。

杯子太深,庆小兔喝不到嘴里,我用手轻轻地抬高杯底,庆小兔这才把水喝进嘴里。庆小兔再喝,我刚刚把手伸过来帮忙,庆小兔用手把我的手推开。

水庆小兔喝到了,庆小兔的衣服,庆小兔跟前的地板上也都跟着一起沾光。

庆兔兔打架子鼓回来,庆兔兔在做作业,庆兔兔还是一边做作业,庆兔兔手里还拿着玩具。

外婆说:“庆兔兔,你要做作业就不要玩。”

庆兔兔把手里的作业本往书桌上一摔。

外婆说:“你不要这样,你学习又不给外婆学习,你学不好和外婆没有关系,还是回来让妈妈去管你。”

外婆跟我说:“庆兔兔越大越不好管了。”

我说:“都是妈妈的指导思想,妈妈只要庆兔兔睡觉前做完作业,妈妈不会去管的。”

庆兔兔问:“外公,道场是什么意思?”

我问:“是不是校场,校场就是一个比较大的学习比武的地方。”

庆兔兔拿着作业本让我看。

外婆说:“你不是有字典吗,你为什么不查字典看呢?”

庆兔兔说:“这个道场就是我在字典上查到的。”

我说:“这个词有一点蹩脚,好像很少出现过,你是不是换一个词来。”

庆兔兔说:“外公,你还是帮着我查一下吧。”

道场是很少见,网上查询:佛教道场。即佛寺。

接着我帮着庆兔兔查了很多单字好词组。

今天中午外婆炖黄古头鱼汤,庆小兔吃黄古头鱼津津有味,黄古头鱼就一根大刺,很适合小孩子吃。

外婆给饭里加了一点黄古头汤,饭庆小兔很快就吃完了,看见碗底还剩下的鱼汤,庆小兔抱着碗仰起头把碗喝了一个底朝天。

外婆说:“好喝呀,我们再来一点。”

给庆兔兔庆小兔准备的一碗鱼汤,两个人马上喝的干干净净。

外婆说:“鱼汤那么好喝呀,我们去把锅端过来。”

我把一锅鱼汤端过来,黄古头鱼汤还有一点烫,我拿了一个小碗盛出来一些。

我晃着小碗,我用勺子在搅动鱼汤,我给庆小兔碗里舀了一点鱼汤过去。

外婆还没有来得及用嘴吹,庆小兔就把碗夺了过去,庆小兔仰头就把碗里的鱼汤倒了进去。

外婆还没有反应过来,庆小兔的手伸过来一把抓住晾鱼汤的碗,我和外婆不约而同地按住碗沿。

庆小兔不愿意了。

我说:“外公到空调跟前让鱼汤凉快凉快。”

我端着鱼汤到空调跟前冷却鱼汤,庆小兔又哭又闹想从凳子上下来。

外婆说:“外公马上就过来。”

我端着鱼汤来了,外婆往小碗里倒了鱼汤,外婆用勺子舀了鱼汤往庆小兔嘴边送。

庆小兔一把把勺子打开,洁白的鱼汤马上腾空而起,外婆连忙撤身躲过了飞过来的鱼汤,鱼汤直接来到地板上,鱼汤给地板洗了一个澡。

庆小兔大哭起来,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

外婆说:“小九可能要睡了。”

很快庆小兔就进入梦乡。

庆兔兔说:“外公,你猜猜,我们休息的时候看的什么电视了?

我说:“是不是熊出没。”

余坤灿说:“是奥特曼。”

这时候的天空已经浓云密布,看上去就像一副深秋的水墨画,浓墨重彩。

庆小兔一个手拿着枪,我问:“小九,你怎么带着枪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爬行毯说:“尿了。”

外婆连忙跑过来说:“刚刚才给你端的尿。”

这时候外边云压了下来,一瞬间雷声大作狂风骤起,到处飘荡着树叶纸片塑料袋。

可惜是干打雷不下雨,让人空喜欢一场。

可是屋里完全暗了下来,外边的风比屋里的空调还要凉爽,空调都关了,电灯却全部打开了。

听见噼里啪啦的雨声,外边有人在欢呼雀跃:“下雨了。”

人们的声音还没有落下,雨已经骤然停下。

外婆来到窗户跟前说:“这雨下到哪里了,晾衣杆上连雨滴都没有看见。”

庆小兔在看电视。

外婆说:“不能再看电视了。”

趁着外边难得凉快,我说:“小九,我们去接姨妈吧。”

没有想到庆小兔马上就伸出手要我抱起来。

沿着姨妈下班的路线,始终没有看见姨妈的踪影。

庆小兔刚刚回到家,姨妈已经出现在门口。

姨妈伸出手说:“小九,姨妈带你去接妈妈。”

庆小兔不愿意跟着姨妈走,看见姨妈已经站在门外,庆小兔又犹犹豫豫,最后庆小兔还是跟着姨妈走了。

庆小兔拿着点读笔的书,我连忙在找点读笔,整个沙发上我都找了没有找到。庆小兔用手指着玩具架,我往玩具架上看了一遍没有发现点读笔的踪影。

我在沙发上继续找,庆小兔用手一直指着玩具架,我把沙发背后都找了,点读笔还是没有现出原形。

我只好顺着庆小兔手指的方向看去,几本点读笔的书放在玩具架的最上边,就在书的旁边不起眼的地方,看见了点读笔确实在玩具架上。

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外婆。

外婆说:“今天上午小九也要玩点读笔书,我也是找不到点读笔,小九从沙发上下来直接在地上的盒子里把点读笔找到了。”

妈妈在整理玩具。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