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98从高凳上摔了下来

2019-04-12 09:15 | 宝宝成长

2598-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星期四阴天转多云36~25℃客厅早晨温度28PM2.5-35

早上起来打开窗户,外边的地面竟然有一点阴湿,这是雨水夜里留下的脚印。

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的十几天让宜昌也进入火炉中,今天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

当庆兔兔背着书包去上课的时候,太阳公公的笑脸又在注视着庆兔兔的身影,蓝天白云一副晴朗的天空。

庆小兔的起床马上就想到了看电视。

庆小兔对动画片挑剔起来,庆小兔一个劲地要更换动画片,动画片刚刚开头,庆小兔马上把遥控器递给我,庆小兔要我更换节目。

庆兔兔小时候我下载了很多动画片,最多的还是原版的英文动画片。

以前庆兔兔常看的动画片也就二十几部,今天庆小兔不停地让我更换节目,没有想到还有那么多原版的英语教学动画片没有打开过。

有一些庆小兔很喜欢,里面就是孩子们在家里在幼儿园的生活,孩子们一边舞蹈一边歌唱,是一种很随意的舞蹈唱歌。

其实中国这几年不仅仅是电影电视剧质量大有提高,动画片的质量也前所未有,国内的优秀动画片也雨后春笋一样涌现出来。

乐高积木里有一种花,这种花是六个花瓣,有一点像紫荆花

庆小兔在看《勇闯迷宫》,庆小兔用手指着奥特曼。

我说:“这是奥特曼。”

庆小兔还是用手指着奥特曼,庆小兔用手捂住脸,庆小兔要我拿奥特曼面具。

外婆拿着发糕给庆小兔,庆小兔小时候吃过小发糕,这种发糕庆小兔没有吃过,庆小兔拿起发糕就咬了一口。

外婆把桃子削了皮切成一片片,外婆给了庆小兔一片桃子,庆小兔马上把桃片放回盘子里,庆小兔在盘子里找了一个最大的桃子啃起来。

吃饭庆小兔自己坐在凳子上,外婆给庆小兔喂饭,庆小兔推开外婆的手,庆小兔不要外婆喂饭,庆小兔要自己吃饭。

听见庆小兔在喊:“巴巴。”

庆小兔站在爬行毯上,我以为庆小兔要屙巴巴了,我三步并两步来到庆小兔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跟前爬行毯,庆小兔尿尿了,庆小兔的脚下一滩尿。

有声挂图在播放蔬菜水果,我让有声挂图自动把所有的蔬菜水果都朗读一遍。

每当有声挂图播放一种水果,庆小兔马上张开嘴,庆小兔上前靠到这个水果跟前假假地张开嘴吃一口,有时候庆小兔也驴头不对马嘴,但是庆小兔吃的动作是神气活现。

玻璃球跳棋已经被庆小兔淘汰出局,现在已经不是棋盘而是一堆废纸片。外婆准备扔掉的跳棋盒,外婆把跳棋盒放在门口的鞋架上。庆小兔到厨房拿簸箕扫把,庆小兔要扫把把跳棋盒扫进簸箕里,庆小兔拿不好扫把,庆小兔放下扫把,庆小兔用手把跳棋盒碎末放进簸箕里。

外婆说:“庆兔兔数学考试只考了七十七分,嘉兔兔考了八十三分”

我把庆兔兔的考试卷拿来看,这是暑期阶段测试,选择题每题五分。

将完全相同的糖块放进下边的杯子中,()杯子中的水最甜,()杯子里的水最不甜。

我问外婆:“这个哪里是数学题呀,这明明是逻辑思维的题目。”

外婆说:“这个应该是奥数,好像妈妈是给庆兔兔报的是奥数。”

我说:“数学庆兔兔才刚刚起步,脑筋急转弯是庆兔兔弱项,庆兔兔的逻辑思维不是很好,为什么不行还有赶鸭子上架。庆兔兔记性很好,庆小兔的文科可能会很好,庆兔兔应该朝文科方向发展,而不是学什么奥数。”

图画里有三个瓶子,A瓶子和C瓶子一样粗,B瓶子是一个细瓶子。A瓶子里的水比C瓶子里的水少。

庆兔兔把第一个括号里填了A,第二个括号里填了C

错一题扣五分,老师在右下角用红笔写了一个-6,接着又觉得不对又改成了-7,可能老师认为这么简单的问题,怎么还会做错,应该多扣几分。

庆小兔坐着瑜伽垫上,庆小兔把一个脚翻转过来,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脚说:“巴巴。”

我发现庆小兔脚板底上粘着一颗西瓜子,我把西瓜子给弄下来。

我说:“这个不是巴巴,这个叫做垃圾。”

我又把瑜伽垫上残留的垃圾一点点地捡了出来。

庆小兔跑到厨房里,庆小兔拿着扫把来到客厅,庆小兔拿着扫把在瑜伽垫清扫垃圾。

不过庆小兔不是在扫地,庆小兔是在来回推拉着扫把,庆小兔还是像模像样地往簸箕里扫垃圾。

庆小兔在沙发上发现一支水彩笔,庆小兔拿着水彩笔就往小房间里走。

庆小兔站在书桌的椅子上,庆小兔拿起书桌上的纸画画。

庆小兔又指着写字台上边的水彩笔的盒子,庆小兔从盒子里拿了一支水彩笔给我。

庆小兔拿着水彩笔画几下,庆小兔也要我跟着画几下。

庆小兔的水彩笔画到自己的手指头上,我用手把庆小兔手上的颜料擦掉。庆小兔抬起手看了一眼,庆小兔把手指头给我看,庆小兔的手指头上还有隐隐约约的颜料的颜色。

我说:“外公去拿毛巾给你擦一下。”

我去卫生间拿擦手的毛巾,当我回来的时候,庆小兔正站在椅子上尿尿,庆小兔用手指着让我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没有想到给庆小兔端尿,我在吃午饭,庆小兔站在爬行毯上在尿。

我说:“小九,你尿尿怎么不喊呢?”

外婆说:“小九你可以坐痰盂呀。”

我去卫生间拿擦地板的布,我刚刚拿在抹布出来,庆小兔从爬行毯上走出来,眼看着庆小兔的脚一滑,庆小兔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

先是噗通一声,接着就听见庆小兔的后脑勺磕在地板上,庆小兔哭了,我赶紧过去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庆小兔哼哼唧唧地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就趴在我的身上睡着了。

早上还是蓝天白云,这一会已经乌云滚滚,可是干打雷不下雨。一阵风吹过乌云马上就亮了许多。

就那么一会乌云,外边的空气马上就降了几度,也可能是大雨已经在附近那个地方下了。

庆兔兔从教室里走出来,一个奶奶也在教室门口等学生,奶奶探头往教室里望了一眼,奶奶伸出三个手指头问:“你们班就三个学生呀?”

从培训班出来,我就往公交站那里走去,庆兔兔用手一指五一广场。

庆兔兔说:“外公,我们往那边走好不好?”

我问:“你不坐公交车了。”

庆兔兔说:“我不想坐公交车,我想走回家。”

我说:“走路怎么不好,你现在老是吃零食,身体已经开始微微发胖,是要多锻炼一下了。”

庆兔兔一路小跑,庆兔兔跑到前边,庆兔兔马上停下来等着我。

天上不时地还落下雨滴,虽然雨滴稀稀拉拉,可是雨点却有那么大。

从五一广场十字路口过来,庆兔兔来到文具店。

庆兔兔说:“外公,我进去看看。”

庆兔兔不是去看文具,庆兔兔进去是看玩具的。

接下来庆兔兔所有的商店都会进去转一圈,所有的商店庆兔兔兔就是从一个门进去,庆兔兔又从另外一个门出来。

回到家外婆说:“给小九兜尿不湿吧。”

我说:“可以给他端尿。”

外婆说:“我给他端尿,他就是不肯尿,我让他坐痰盂,庆小兔也不坐。”

我说:“你要跟小九说好话,小九就会尿的。”

外婆说:“我让小九坐痰盂,小九拿起痰盂让我坐。”

我抱着庆小兔说:“我们去卫生间浇水。”

庆小兔马上就尿了。

庆小兔跟着庆兔兔来到小房间。

庆兔兔把庆小兔拆卸的轨道车的轨道拆卸组装起来,庆兔兔把传送带开开,庆兔兔把所有的玻璃球放在传送带上。

一个两个玻璃球在传送带上无法上行,那么多玻璃球挤在一起,大家互相衬托,玻璃球反而轮流向上,但是还是没有一颗玻璃球上到最顶端。

庆小兔看着玻璃球推推嚷嚷咔啦咔啦地在往上走,庆小兔也高兴地叫了起来。

庆兔兔要吃小包子,庆小兔同样也拿起小包子在吃。

外婆要庆兔兔做作业,庆兔兔在读课外书。

庆小兔看到我电脑屏幕上的屏保图画,庆小兔不走了,我给庆小兔播放宠物狗的视频,我把庆小兔放在方凳上。

因为要下班了,我想把客厅的瑜伽垫收一下,平时庆小兔在看电视,我一般会离开一会,我时时刻刻都会过去看看,一般不会超过一分钟,庆小兔叫的时候我也会过去。

接着这时候听见嘭地一声响声,庆小兔嚎啕大哭起来,我连忙放下瑜伽垫过来看,庆小兔已经趴在了地板上,方凳旁边的木椅子也倒在地上。

可能是庆小兔想用手扶着前边椅子的靠背,椅子有人坐着可以把背靠上去,现在椅子上没有重量,当庆小兔的重量压下来,椅子马上失去重心往后倒下来。方凳很高有四十五厘米,庆小兔坐在上边,庆小兔的脚还悬在空中,庆小兔的手失去支撑,庆小兔整个身体扑向地面。

我着实吓一跳,我抱起庆小兔,我赶紧在庆小兔身上头上看,好像庆小兔还没有大碍,庆小兔脸上也没有看见外伤。

外婆也过来问。

外婆问:“小九怎么了?”

我说:“小九摔从凳子上摔了下来了。”

外婆问:“是不是屋里的木椅子?”

我用手指着我电脑前边的方凳说:“小九从这个凳子上摔下来的。”

外婆马上一惊说:“这么高,小九会不会摔摔伤呀?”

我说:“我看了一下,小九好像没有摔伤。”

外婆说:“你平时那么注意,今天怎么了,你要我时时刻刻不要离开小九,你今天怎么走开了。”

我说:“我也不是没有走开过,我只是在庆小兔看电视的时候才离开一会,找我的时候小九是会叫的。”

外婆说:“要是小九摔伤了,我们怎么向她们交代呀?”

门铃响了,看着可视门铃中的图像,庆小兔在喊:“妈妈。”

庆兔兔听见说是妈妈,庆兔兔就像箭一样跑进小房间写字去了。

庆小兔推开门来到楼梯上,庆小兔探出头往楼下喊:“妈妈。”

楼下传来姨妈的声音,姨妈说:“是姨妈,不是妈妈。”

庆小兔还是一个劲地喊妈妈,庆小兔到现在家里所有的人都是喊妈妈。

姨妈说:“小九,今天外边好凉快,姨妈带你出去玩一会。”

姨妈给庆小兔穿短裤,姨妈给庆小兔穿凉鞋,姨妈刚刚把凉鞋穿上一只,庆小兔弯下腰就把凉鞋拽了下来。

姨妈笑着说:“小九,你是什么投胎,这么热的天,穿凉鞋还要穿袜子。”

姨妈要抱庆小兔出去,庆小兔搂着我不肯要姨妈抱,姨妈说:“姨妈是带你出去玩。”

姨妈抱过庆小兔,庆小兔一边哭着一边伸出手要我抱。

姨妈抱着庆小兔出门,姨妈说:“姨妈是带你出去玩,你不愿意出去玩呀。”

一直到姨妈抱着下了几步楼梯,庆小兔才停止哭声。

外婆说:“妈妈把小房间床上的东西全部搬了出来,妈妈说,有一些不要的玩具就不要了。”

外婆脱了拖鞋到爬行毯上找东西,庆小兔的右脚插进外婆拖鞋里,庆小兔拖着拖鞋在客厅里走。

外婆说:“小九,你把拖鞋给外婆拿来。”

庆小兔不愿意把拖鞋给外婆,庆小兔穿拖鞋时间长了,庆小兔又不想走了。

外婆穿上拖鞋。

外婆说:“我们小九穿自己的拖鞋吧。”

外婆把专门给庆小兔买的一双小拖鞋拿出来,。

外婆说:“小九,这是你的拖鞋,小九来,外婆给你穿。”

庆小兔扭头就走。

我把拖鞋拿到庆小兔跟前,我说:“外公,给你穿拖鞋。”

庆小兔拿起拖鞋就扔到一边。

妈妈跟庆兔兔说:“庆兔兔,你的床上以后不能再放玩具,以后我再买两个箱子给你装玩具,你没有放进箱子里的玩具我都给你扔进垃圾箱里,现在这个家里,所有人都是乱放东西。”

妈妈的话实际上是说给我听的,妈妈认为我们这样的放置玩具影响庆兔兔了。

现在庆兔兔的玩具已经和庆小兔玩的有一些不一样了。庆小兔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能够拿的都是玩具,只要可以上去,可以爬上去的都是庆小兔的游乐场。

外婆说:“不行的话,我们就不让小九在床上玩了。”

我说:“小九还是一个孩子,小九正在通过自己的感官去了解世界。我们不能按照成年人的意思去理解孩子,我们把家里弄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小九怎么办,小九看见的是空旷的空间,听到的是寂静的世界,看到的就是白白净净的四壁,小九还要学习什么呢。”

其实妈妈是忽视了庆小兔的存在,妈妈的满脑子就是庆兔兔的学习,妈妈认为像庆兔兔这么大的孩子,应该懂得收捡,应该学会整洁,妈妈的要学会成年人的生活习惯。

至于庆小兔会有什么需求,庆小兔需要什么样的教育,庆小兔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学习环境,妈妈脑子里还没有空余的地方。

庆兔兔小时候白天都是我带,晚上外婆姨妈都可以带,妈妈经常做的事情就是给庆兔兔念书。

星期天总是姨妈带着庆兔兔出去玩,一直到了庆兔兔幼儿园大班最后一个学期,也就是庆小兔即将出生的日子,妈妈才开始带着庆兔兔上学放学。

现在庆小兔妈妈连晚上也不管了,妈妈的下班回来的时间都给了庆兔兔。

妈妈是以一个老师的身份要求庆兔兔,妈妈是要求庆兔兔像一个高年级学生一样学习。

庆小兔不能算作一个学生,庆小兔现在就连一个幼儿园的学生都不是。

庆兔兔每天不到二十二点钟不会收工,今天庆兔兔二十二点四十分才开始收拾书包。

二十三点钟妈妈过来要庆小兔睡觉,庆小兔不要妈妈,妈妈转身就离开了。

庆兔兔准备好要睡觉了,妈妈又过来抱庆小兔睡觉,庆小兔一样不要妈妈。

庆兔兔已经上床了,妈妈再一次过来,庆小兔站在庆兔兔的书桌椅子上,我站起身就走开了,妈妈这才得以把庆小兔抱回屋里。

等我和外婆把衣服洗完晾好了,这时候时钟已经越过了零点。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