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96小九迷恋上动画片

2019-04-10 09:08 | 宝宝成长

2596-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星期二晴天36~26℃客厅早晨温度28PM2.5-54

庆小兔现在越来越痴迷于动画片了,只要庆小兔想起来,庆小兔马上就会要求看动画片。庆小兔玩腻了,庆小兔如果看见大家在看电视,庆小兔拿着遥控器要更换成动画片。

现在有时候庆小兔一天要看五六次,当然每次不能让庆小兔看超过半个小时。

动画片的节目开始庆小兔没有什么要求,庆小兔只要有就可以,这几天庆小兔已经在挑选节目。前两天看的《火车宝贝》,已经被庆小兔暂时搁置一旁,从昨天开始庆小兔迷恋上了《贝贝生活日记》。

庆小兔在晾衣架跟前玩的时候,庆小兔的脚磕在晾衣架腿上,庆小兔是光脚,这一下庆小兔可能会很疼,庆小兔马上大哭起来。

九点半庆小兔才想起来要看电视,庆小兔往床上爬,庆小兔刚刚喝完奶,庆小兔又没有尿尿,我让庆小兔坐在木椅子上,没有想到庆小兔安安稳稳坐在椅子上看完二十分钟。

庆小兔不看《米奇妙妙屋》,庆小兔也不看《数码小兄弟》,庆小兔还是要看《贝贝生活日记》。

《贝贝生活日记》看完了,庆小兔还要再看,我说:“我们过一会再看。”

庆小兔用手指着餐桌上的奶瓶说:“奶奶。”

外婆说:“我们喝一点水吧。”

外婆在喝水的奶瓶里装上水,庆小兔不要要这个奶瓶,庆小兔要用喝奶的奶瓶,水倒进了喝奶的奶瓶。

庆小兔来到餐桌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奶粉罐说:“奶奶,奶奶。”

外婆说:“天热了,我们要多喝一点水。”

庆小兔不知道怎么把配奶器拿到手里,庆小兔打开配奶器的盖子,庆小兔想拧开奶瓶的盖子,庆小兔打不开,庆小兔拿着配奶器,庆小兔把配奶器的出口直接扣在奶瓶上。

配奶器里已经没有奶粉,只是残留的一点奶粉被震到了口子上,庆小兔用手指头把奶粉粘到手指头上,庆小兔把手指头送到嘴里。

外婆说:“这里的奶粉就那么好吃吗。”

庆小兔不断地把手指头伸进配奶器的孔里,庆小兔把孔沿的奶粉吃的干干净净。

庆小兔要拿玻璃球跳棋,庆小兔把玻璃球一个个地拿出来,可能庆小兔嫌弃一个个捡有一点麻烦,庆小兔把跳棋盒子拿起来,庆小兔把盒子翻转过来,庆小兔把所有的玻璃球一股脑地倒了出来。

庆小兔把玻璃球往寒冰射手嘴里塞,寒冰射手嘴大喉咙小,玻璃球塞进去。

庆小兔把玻璃球往漂移车轨道里放,玻璃球蹦蹦跳跳地滚了下楼。

我把小汽车的轨道拿来,庆小兔把玻璃球放在最顶端,玻璃球围着轨道盘旋而下,玻璃球越滚越快。

庆小兔把轨道的传送带打开,庆小兔把玻璃球放在传送带最下边,只听见咕噜咕噜响,玻璃球在传送带上欢歌舞蹈就是不肯上去。

传送带是把小汽车托运上去的,所以传送带并没有将整个坡道填满,玻璃球刚刚往上走,玻璃球就从旁边滚落下来。庆小兔用手托住玻璃球,玻璃球跟着往上走一会,庆小兔没有这个耐心,庆小兔以为我已经送玻璃球一程,玻璃球应该自己走了,庆小兔松开手,玻璃球又回到原地。

庆小兔拿起跳棋盘盒子,庆小兔把跳棋的带孔的面板撕下来,我没有阻止庆小兔的行动,这个棋盘已经岁月沧桑,已经被无数的不粘胶和浆糊涂满,跳棋盘已经风雨飘摇。

庆小兔把下边的支撑也一点点撕去,棋盘一会功夫被庆小兔一点点蚕食干净,棋盘就连一点残渣也没有剩下。

庆小兔来到我的电脑旁边,庆小兔拿起我的充电手机,庆小兔先把手机屏幕按亮,庆小兔用手指头在手机屏幕上滑动。

手机开始唱歌,庆小兔把数据线拔下来,庆小兔一个手拿着手机,庆小兔一个手拿着数据线的插头,庆小兔喊我,庆小兔在把数据线往手机插线孔里插。

我给数据线插上去,庆小兔马上就拔了下来,庆小兔再叫我把数据线插上。

庆小兔看见桌子上空调遥控器,庆小兔拿着遥控器对准空调在按着。

我说:“这个空调我们现在不开,我们去把客厅的空调开开。”

回到客厅我以为庆小兔已经忘了开空调的事情。

听见客厅有搬东西的声音,我赶紧出来了,我看见庆小兔在搬木马,庆小兔在把木马往空调跟前拖,庆小兔想站在木马上去开客厅的空调。

我用手扶着庆小兔,我让庆小兔站在木马身上,庆小兔伸出手把空调打开了。

客厅的空调已经在吹出冷风,庆小兔到每一个房间找遥控器,庆小兔想打开每一个房间的空调,我只能看见一个空调遥控器,我就把遥控器没收。

外婆从外边回来的时候庆小兔已经吃完一碗面条。

庆小兔拿了风车对着空调转。

庆小兔拿起来乒乓球发射器,庆小兔往发射器里放了一个乒乓球,庆小兔把发射器递给我。

我把发射器的板腱开关往里用劲一握,只听见啪嗒一声,乒乓球随着响声弹射到了空中,庆小兔要高兴地拍手。

庆小兔把乒乓球找回来,庆小兔把乒乓球放进发射器里,于是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发射。

外婆吃完饭,外婆照看庆小兔,我接着吃饭。

庆小兔继续在玩发射器,我无意中发现并不是外婆在发射乒乓球,而是庆小兔自己。

我没有教庆小兔怎么发射乒乓球,我认为庆小兔的手那么小,不可能握住发射器的板腱开关。庆小兔的手也没有那么大的力气能够把发射器开关合起来。

我惊奇地问外婆:“小九自己把乒乓球发射出去的?”

外婆说:“是的,我教小九怎么发射的。”

我还是有一点好奇,庆小兔是怎么样把乒乓球发射出去的。

庆小兔找到乒乓球,庆小兔把乒乓球放进发射器的漏斗里,庆小兔一个手握着发射器的把柄,庆小兔一个手按着板腱开关。庆小兔好像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只听见啪嗒一声,乒乓球就腾空而飞。

庆小兔有一点睡意,我哄庆小兔睡觉,等我把屋里的空调打开,庆小兔又不是那么想睡觉了。

十二点半我睡觉,我十三点半午睡起来,听见外婆在笑着斥责庆小兔,庆小兔在屋里咯咯咯地笑。

我推门进去,庆小兔刚刚从卫生间里出来。

外婆说:“我看着小九进卫生间,小九进去就把门拉上,一会庆小兔出来了,小九在屋里转一圈,小九又去了卫生间,一会还听见小九按水箱的声音。我跟着小九偷偷地从门缝里往里看,小九拿了一张抽纸,小九掀开马桶盖,庆小兔把抽纸扔进马桶里,接着小九就去按水箱按钮。当庆小兔打开门出来的时候,我进去一看,马桶里已经丢进了许多抽纸,我只好把抽纸藏了起来。”

我说:“你睡觉,我来带小九。”

庆小兔打开门,我说:“客厅空调关了,客厅里很热。”

庆小兔探出头看了一会,庆小兔还是来到客厅里。

庆小兔玩乒乓球发射器,这时候的庆小兔已经成为一个发射器专家,庆小兔把乒乓球放进去,庆小兔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乒乓球发射出去。

庆小兔要爬人字梯,庆小兔要在人字梯上发射乒乓球,庆小兔往人字梯上边爬,庆小兔还不让我用手去保护他。我只能远远地地用手护着庆小兔,庆小兔低头看见我的手,庆小兔马上就用手把我的手推开。

庆小兔在人字梯上发射,我在下边给庆小兔提供弹药。

庆小兔拿着发射器下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庆小兔试了几下,庆小兔没有敢把脚踏在下边一格,最后庆小兔还是要我抱了下来。

庆小兔把昨天的画作拿到沙发上,庆小兔拿了两支彩色笔,庆小兔给我了一支彩色笔。彩色笔的笔帽庆小兔打不开,庆小兔要我帮着打开。庆小兔画一道,庆小兔也要我跟着画一下,今天庆小兔没有昨天那么专心,庆小兔只是演示一下就不画画了。

庆小兔重新回到屋里。

外婆说:“给他铺上瑜伽垫,让他在上边看能不能睡觉。”

我铺好瑜伽垫,我给庆小兔拿来枕头,庆小兔嘭地一声就躺在了枕头上。

庆小兔看见我坐在旁边,庆小兔用手指着瑜伽垫,庆小兔拉着我一起睡觉。

我躺下来了,庆小兔反而爬起来,庆小兔爬到床上,庆小兔从外婆的身上爬过去,庆小兔拿了一个大枕头从床上扔下来。

庆小兔还没有到睡觉时间,庆小兔的睡觉就是逢场作戏,庆小兔很快就从瑜伽垫上起来。

庆小兔打开卫生间的门,庆小兔掀开马桶盖子。

我用手捂住嘴和鼻子说:“小九,马桶很臭很臭。”

庆小兔马上转身去按水箱按钮,不过庆小兔的手指头还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只听见水箱按钮在响,水没有流下一滴。

庆小兔去找抽纸,抽纸已经被外婆藏了起来。

庆小兔想拉淋浴头的龙头,我一个手按住水龙头,我一个手把庆小兔抱起来。

我说:“这个水龙头不能开,水龙头打开了,我们小九就要变成落汤鸡了。”

庆小兔不知道什么是水龙头,庆小兔根本也不在意什么是落汤鸡,我挡住了庆小兔的游戏,庆小兔哼哼地不愿意了。

外婆说:“让他哼几声,他也要快睡了。”

很快庆小兔趴在我的肩膀上就不吭气了。

这时候外婆才真正的睡觉,这时候已经离庆小兔进屋准备睡觉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

我去接庆兔兔下课,庆兔兔手里拿着一架纸飞机走了出来。

庆兔兔说:“这是严老师给我叠的。”

我没有看见其他学生出来。

我问:“其他同学呢?”

庆兔兔是:“有一个同学被老师罚站了。”

这时候有一个同学从门里出来,庆兔兔挥挥手说:“王毅说再见。”

一个年轻妇女挎着一个竹筐,一个手提着一个塑料桶在太阳底下走着。

庆兔兔在喊:“浩兔兔妈妈。”

浩兔兔妈妈没有听见,浩兔兔妈妈从庆兔兔身旁走过。

庆兔兔回过头喊:“浩兔兔妈妈。”

这时候浩兔兔妈妈才停下来,回头跟庆兔兔打招呼。

庆兔兔的记忆里并不差,庆兔兔小时候的同学,同学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庆兔兔只要见过的庆兔兔都能记得,庆兔兔就是喜欢玩,庆兔兔喜欢玩的习惯一直都改不掉。

路过水果店,庆兔兔在门口喊:“奶奶。”

来到渔具店门口,庆兔兔还专门进去喊:“奶奶好。”

回到家庆小兔正在嚎啕大哭,庆小兔看见我伸出手要我抱。

外婆说:“听见小九在哭,小九打开门站在门口哭,我要小九过来,小九一动不动就是一直哭,小九一直哭到现在。”

庆兔兔在喝冰红茶,庆小兔也要喝,庆兔兔已经喝的底朝天,。

庆兔兔把瓶子让庆小兔看,庆兔兔说:“没有了。”

庆小兔还是把冰红茶的瓶子拿过来,庆小兔仰面朝天地在喝,庆小兔还喝的津津有味。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