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95暑假成了补课日

2019-04-09 10:21 | 宝宝成长

2595-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三日星期一多云35~25℃客厅早晨温度28PM2.5-52

七点二十分外婆进屋去喊庆兔兔起床。

听见外婆在说:“小九,你什么时候醒了,你起来也没有喊呀。”

我连忙过去看,庆小兔坐在庆兔兔旁边,庆小兔在拉庆兔兔起来。

可能是庆兔兔翻身把庆小兔弄醒了,庆小兔看见庆兔兔在床上,庆小兔也就没有叫。

庆兔兔今天又多了一门功课-语文,因为已经上了半年的课了,孩子们需要适当地休息几天,暑假期间天气炎热,也可以让孩子们享受一下空调下的阴凉。

现在却事与愿违,放假不仅不能成为放松休息的日子,学校不上课反而成了孩子们加油站,让孩子们不得不加班加点。

庆兔兔原来就有架子鼓跆拳道英语写字机器人,现在又多了语文和数学。

外婆送庆兔兔回来。

外婆说:“老师说,星期五的数学卷子有一道题还没有来得及讲,要把卷子带的学校去。”

我送卷子回来。

外婆说:“嘉兔兔奶奶到了金方法想把书拿出来,这时候才发现拿错了书包。出去等公交车,等了十几分钟也没有一辆公交车,嘉兔兔奶奶只好跑着回家拿书包。”

要知道嘉兔兔家在艾家嘴,公交车要走三站,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年人,为了孙子酷暑下跑三站。

可怜天下父母心,现在已经不是父母,这是隔代爷爷奶奶的一片心。

庆小兔没有下床就要看电视,庆小兔的脸是在床上擦的,屁股是外婆回来洗的。

听见庆小兔在喊妈妈,我连忙来到庆小兔的房间,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

电视机屏幕上出现节目结尾的字幕,一个目录下一般都是二十分钟动画片。

我说:“电视不能看了,我们要把眼睛休息一下。”

虽然庆小兔看电视并不安生,庆小兔看电视的姿势五花八门,庆小兔看电视的位置不断地变化着,有时候庆小兔还在玩其他玩具。

看电视会损伤眼睛这是有目共睹的,为什么看电视看手机会伤害眼睛,是因为长时间的在固定的距离下看东西,让人的眼睛不能适当的自由活动,使眼睛的神经肌肉处于僵持状态,年常日久眼睛自然而然地就会受伤。

虽然庆小兔看电视在不断地动,庆小兔还小,还是不能看电视时间太长。

庆小兔不愿意,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庆小兔不愿意从床上下来。

我说:“我走了。”

我假假地原地跑步,庆小兔笑了,庆小兔要我抱起来。

庆小兔来到喜马拉雅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说:“小雅。”

于是喜马拉雅开始播放儿歌。

庆小兔这个赤脚大仙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穿鞋了,庆小兔不时地会把脚板底翻转过来,庆小兔的脚底粘了许多垃圾。

庆小兔拿着自己的鞋来了,庆小兔突然心血来潮,庆小兔要我给他穿鞋。

十一点半庆兔兔回来了。

门刚刚打开庆小兔就跑了过去,庆小兔用蒙古人的舞蹈迎接庆兔兔的回家。

庆小兔的两条腿微微弯曲,庆小兔两个脚远远地跨开,庆小兔的两个胳膊高高的抬着,就像蒙古人在摔跤前的舞蹈动作。

庆兔兔走到哪里,庆小兔跟到那里,庆小兔的舞蹈也表演到那里。

庆兔兔说:“小九,你怎么那么高兴呀。”

庆兔兔看见餐桌上的小包子,庆兔兔马上就拿起一个塞进嘴里。

庆小兔看见庆兔兔在吃包子,庆小兔喊着包包跑到庆兔兔跟前。

庆小兔举着手,庆小兔嘴里喊着:“包包,包包。”

庆兔兔又把一个包子塞进嘴里。

庆兔兔说:“包包没有了。”

庆兔兔拿起空塑料袋给庆小兔看,庆小兔拿着空塑料袋去找外婆。

外婆说:“你不是吃过包包了吗?包包没有了,外婆明天早上再给你买包包吃,外婆给你洗黄瓜好不好?”

庆兔兔回来了,我切下半个西瓜。

我问:“小九,你吃不吃西瓜。”

庆小兔马上把头摇的就像拨浪鼓一样。

我拿起一片西瓜说:“今天的西瓜很甜哟。”

庆小兔马上用手推开西瓜。

庆小兔一直很喜欢吃西瓜,昨天买的西瓜没有熟透,瓜瓤有一点硬,西瓜的口感不是很好,没想到已经一天了,庆小兔还记忆犹新。

庆兔兔走过来,庆小兔拿起一片西瓜说:“小九,哥哥吃西瓜哟。”

庆小兔没有看庆兔兔吃西瓜。

庆兔兔吃了一口西瓜说:“今天的西瓜很甜哟。”

庆小兔马上用手指着盘子里的西瓜,我拿起一片西瓜送到庆小兔的嘴旁,庆小兔抿着嘴小小的,庆小兔用牙齿轻轻地咬下一点西瓜,庆小兔砸咂嘴,庆小兔好像在想什么,庆小兔这才张开嘴狠狠地把西瓜咬了一口。

吃完午饭,我准备送庆兔兔去姨妈那里,上午姨妈来电话说:“下午我去送庆兔兔去上课。”

外婆说:“还是我来送吧,庆兔兔说,小九喜欢外公。”

庆兔兔说:“小九看不见外公会哭的。”

庆小兔说:“巴巴。”

我让庆小兔坐便盆,外婆让庆兔兔快一点走,我用身子挡着大门的方向。

外婆说:“庆兔兔,你要走就要快一点走。”

庆兔兔把一本书放在背后,庆兔兔侧着身子在走。

外婆问:“庆兔兔,你在干什么呀?你手里拿了什么呀?”

庆兔兔说:“书,我要带书去姨妈家看。”

外婆说:“你去姨妈家睡觉,还带什么书呀?”

庆兔兔说:“我还要看呢?”

外婆说:“你到姨妈那里,你还要睡觉,你看一会书,你还能够有时间睡觉吗?”

我用手在背后示意庆兔兔赶紧出去,庆兔兔站在门口与外婆对峙起来。

外婆说:“又不是不让你学习,中午就那么一会时间,你哪里有时间看书呀。”

我说:“庆兔兔,你快一点走,我在挡着小九呢,小九看见你走了小九会要跟着出去的。”

庆兔兔猛地把书往后一甩,书重重的落在书架旁边,庆兔兔两个眼睛登的圆圆的。

听见书掉在地上的声音,庆小兔又听见关门的声音,庆小兔从便盆上站起来,庆小兔在找庆兔兔。

我说:“小九,你不是在屙巴巴吗?”

庆小兔就尿了一泡尿,庆小兔要我抱起来去开门。

我说:“外边现在很热很热,出去会中暑的。”

庆小兔还是要我把门大开,一股热浪迎面扑来,刺眼的阳光照得人不由得眯缝起眼睛。

庆小兔还是要探出头看看,热气让庆小兔犹豫了,庆小兔楞了片刻,庆小兔终于同意回来。

庆小兔往窗户外边找庆兔兔,庆兔兔早就走的不知去向。

空调的冷风让庆小兔打了一个激灵,这反而让庆小兔产生联想,庆小兔要我把风车拿过来,庆小兔还是要一个大风车。

庆小兔已经知道怎样才能让风车转起来,庆小兔把风车面向空调出风口,风车很快地急速旋转起来。

虽然风车很大,风车庆小兔可以一个手操纵自如,有时候庆小兔还会用另外一个手让风车的叶片停下来。

庆小兔要进自己的房间。

我说:“屋里那么黑,我们就在客厅玩一会。”

庆小兔的房间已经把窗帘放下,已经准备开空调降温了,庆小兔是想看电视的。

庆小兔哼哼起来,很快庆小兔爬着我的身上睡着了。

庆小兔起来马上就要看电视。

我去接庆兔兔培训班下课。

阳光让人无处藏身,高温让人无汗溢出。

公交站看远处没有公交车的身影,反正就一站路,好在路旁已经有了阴影。

这个培训班我没有来过,我按照外婆的嘱咐寻找安得心,大概位置好找,但是来到跟前就麻了爪子。

附近所有的门脸都看了,都是一些饭馆宾馆,没有看见一个培训教学机构。转到外边马路旁,看见有一个培训机构,我就上前打听,工作人员说:“我们不是安得心,你往里面看看。”

结果我只得去吃回头草,我看见有人躲在阴凉处就打听,没有人知道安得心在哪里,大部分人都是在等孩子下课的。

于是我看见门就推开,看见楼梯就往上爬,还是有一个培训班的人告诉我:“转一个弯就是了。”

我又回到原地,回到外婆告诉的地方,迎面墙上贴着一张红纸,上边写着《全得新教育机构》,我就进了一个不大的玻璃门里,没有人就一个楼梯,一直看到有了人影,才知道我找错了门。

按照别人的指引,出门进入一个狭窄的巷子,进入一个小小的门。门口没有任何标识,换一个人一样不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

上楼也没有看见一个人,深深的的走廊让人生畏。不宽的走廊,两边都是一个个教室,门口不是一般的几零几的教室,而是CLASCC的英文字母,后边注明的是A1A2B3B5V1U2,我不知道为什么中国人要用英文字母当门牌。

我正在犹豫应该往哪里找,一个教室的门开了,出来的竟然是庆兔兔,庆兔兔是出来吐痰的。

下课了,庆兔兔出来了,我往教室里看,教室里空空荡荡就有一个老师,从教室里出来的连庆兔兔在内就三个学生。

我问:“庆兔兔,你们一共几个同学?”

庆兔兔说:“就我们三个呀?”

还没有走到公交站,就看见K2公交车来了,虽然很近我们没有跑,但是奇怪的是公交车没有停下来,公交站还有好几个人在等车。

我往远处看,有公交车过来了,我发现一愣K2公交车在前方四十几米的地方停下来,这辆K2公交车到汽车站并没有停下来。一辆80S的公交车停下来,接着的K2公交车同样没有停下来,我这才想到是不是公交站移位置了。

我们来到前边公交车停下来的地方,真的K2公交车移动站台了,我们白白的等了二十分钟。

回到家外婆高兴地说:“小九今天说爷爷奶奶,小九说的很清楚。”

外婆说:“小九是跟着有声挂图说的。”

我说:“小九你会说爷爷奶奶了。”

外婆说:“小九,说,爷爷,奶奶。”

庆小兔马上用手指着餐桌上的奶瓶说:“奶奶。”

外婆说:“外婆要你说,爷爷奶奶的,不是要你喝奶的。”

庆小兔干脆走到餐桌跟前要喝奶。

庆兔兔在吃棒棒冰,庆小兔看着庆兔兔在吃,庆兔兔拿着棒棒冰在庆小兔的手上轻轻地碰一下。

棒棒冰的寒冷让庆小兔的手缩了回来,但是庆小兔并没有罢休,庆小兔昨天尝过棒棒冰的味道,庆兔兔把吸了差不多的棒棒冰递给庆小兔。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