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94可爱的布偶

2019-04-08 11:40 | 宝宝成长

2594-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二日星期日多云35~25℃客厅早晨温度28PM2.5-58

妈妈抱着庆小兔去卫生间,听到的就是庆小兔哼哼唧唧,庆小兔就不愿意去洗脸洗屁股。

庆小兔被妈妈抱了出来,庆小兔到处在找我,妈妈把庆小兔递给我。

妈妈说:“要不要给小九兜尿不湿呀?”

我说:“早上起来,你给小九端尿呀。”

妈妈说:“他不愿意尿。”

我抱着庆小兔来到卫生间。

我说:“小九,我们给池子里浇一点水。”

马上庆小兔的尿喷了出来。

外婆跟妈妈说:“小九的一泡尿好大哟。”

在小房间,庆小兔把斑马手偶递给我。

以前妈妈买了二十个指偶,四个手偶。二十个只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见了,四个手偶都完好无损。

四个手偶,一个狮子,一个斑马,一个长颈鹿,还有一个猴子。

手偶就像一个手套,五个手指头各行其责,中指是手偶的头,其他四个手指头负责手偶的手和脚。

我用斑马手偶和庆小兔握手,我让斑马和庆小兔碰头,庆小兔拿着东西让斑马拿着。

庆小兔也要把斑马手偶套在手上,庆小兔把手伸进斑马里,庆小兔的五个手指头还伸不进斑马的头和腿里,庆小兔的斑马不会表演,庆小兔很快把斑马放弃了。

庆小兔跑进自己的房间,庆小兔爬到床上要看电视,妈妈在家里这是万万不能的,这是妈妈的大忌。

尽管庆小兔一百个不愿意,还是宛然拒绝庆小兔的要求。

庆小兔几次要看电视,我都跟庆小兔晓之以理,我不知道庆小兔听懂没有,反正妈妈在家庆小兔不能看电视这是铁律。

点读笔兴趣在减退,庆小兔打开点读笔,庆小兔在书上点了几下小动物的叫声,庆小兔就去玩别的东西了。

不过这几天庆小兔开始对有声挂图感兴趣,我们把家里的两套有声挂图都拿了出来,我让有声挂图自动播放声音,庆小兔也会跟着学几个。

庆小兔虽然没有一直跟着读,但是庆小兔的读音相当准确。

庆小兔到我电脑跟前来找我,进门庆小兔随手将门往后带了一下,庆小兔拉着我就往客厅去。

门已经微微张开着,门开着庆小兔知道用手去拉着门把门打开,门已经几乎就要合拢的时候庆小兔就不知所措,庆小兔不是想办法拉开门,庆小兔是用手往前推一下,门被轻轻地关上了。

庆小兔回头看着我,庆小兔做了一个想拉门把手的动作,庆小兔还不够高,庆小兔还够不着门把手。

我把门打开一条缝,庆小兔把门慢慢地拉开。

就在这时候庆小兔大哭起来,庆小兔光着脚,庆小兔的脚趾头比门板下边的缝隙小,门把庆小兔的脚趾头挤在门下边。

我连忙把庆小兔抱了起来,我仔细看了一下庆小兔的脚趾头,庆小兔好像没有受伤。

庆小兔的脚趾头不红不肿,我还是怕庆小兔的脚趾头的骨头被挤伤了,我轻轻地抚摸庆小兔的脚趾头,庆小兔的哭声并没有明显变化,这就是说庆小兔的脚趾头骨头完好无损。

哭声并没有因为我检查没有大碍而停下来。

妈妈听到哭声过来了,妈妈把庆小兔抱过去,哭声随即戛然而止。

妈妈只是一个过渡,庆小兔又伸出手要我抱。

庆小兔下地了,庆小兔要我跟着一起看书,庆小兔玩点读笔《冠军宝宝》。

妈妈喊:“小九。”

庆小兔马上喊着跑到妈妈跟前,我就去屋里写日记。

妈妈说:“小九,妈妈和你一起搭积木。”

庆小兔转身就到房间找我。

庆小兔打开轨道车开关,轨道车传送带嗡嗡嗡地转动起来。

一会庆小兔拿着一节一号电池给我,庆小兔把轨道车的电池拆了下来,庆小兔想重新装回去,庆小兔已经没有这个能力。

庆小兔爬上庆兔兔的书桌椅子,庆小兔把书桌上铅笔盒里的铅笔橡皮一样样从桌面和支架之间的缝隙里扔到地上。

妈妈一边捡着地上的铅笔橡皮,妈妈一边说:“小九,这是哥哥学习用的东西。”

庆小兔不扔了,庆小兔拿起一支铅笔在书桌上画了起来。

昨天庆小兔画的杰作还没有完全清除,庆小兔又在书桌上锦上添花。

妈妈拿来一张白纸说:“小九我们在纸上画画吧,你在书桌上画,外婆就来不及擦干净了。”

有了不一样的东西庆小兔就在纸上画,妈妈拿来一支绿色彩色笔给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就把铅笔放下来。

庆小兔的绘画就是斑斑点点,庆小兔一边画着,庆小兔嘴里还振振有词。

妈妈问:“小九,你画的是什么呀?”

妈妈接连问了几次,庆小兔都没有回答。

一张白纸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图画,孩子的人生就像一张白纸,一张白纸没有负担,但是白纸却可以画出一个人最美丽的人生。

很快白纸上被绿色所覆盖。

妈妈又给庆小兔拿来一支红色的水彩笔。

庆小兔不要红色的水彩笔,庆小兔还是紧紧地撰着绿色的水彩笔。

庆小兔要我拿起红色的水彩笔,庆小兔要我在纸上画画。

我随便用笔在纸上点了几下,庆小兔也拿着水彩笔在纸上画,庆小兔又要我跟着画。

我说:“我们画一条鱼吧。”

一条鱼的轮廓还没有画完,庆小兔就把我的手推开,庆小兔自己一直在纸上戳戳画画。

妈妈把白纸翻转过来,妈妈说:“刚刚那一面纸已经画不下了,这一面你还可以画很多东西。”

我在纸上画了一只猫头,庆小兔用手指着说:“喵喵。”

我说:“猫,猫。”

庆小兔也跟着说了一声猫。

庆小兔用画笔在猫头上添加了许多绿色的斑点。

我画了一只坐在那里的狗,庆小兔说:“汪汪。”

我说:“狗,狗。”

庆小兔不画了,庆小兔拿着笔帽往笔杆上套,没想到庆小兔很顺利的就把笔帽套上了。庆小兔把笔帽拔下来,庆小兔把笔帽往彩色笔尾部套上去。

外婆在喊:“吃饭了。”

庆小兔咚咚咚地跑过来,庆小兔来到自己平常吃饭的位置,庆小兔两个手扶着凳子,庆小兔一条腿已经在往凳子上翘。

庆小兔嘴发出嗯嗯的声音。

我过来把庆小兔抱到凳子上,庆小兔伸出手就住跟前盘子里抓。

我说:“我们擦一下手。”

妈妈说:“手要洗一下。”

庆小兔犟着身体被妈妈抱到卫生间。

妈妈还没有把庆小兔放到板凳上,庆小兔已经伸出手抓了一把绿豆芽塞进嘴里,庆小兔的嘴马上就像长了一堆胡子一样。

妈妈给庆小兔拿来餐盒,庆小兔马上把嘴里的绿豆芽一点点地褪了出来,庆小兔的嘴里绿豆芽太多,庆小兔已经无法把嘴合起来。

妈妈说:“小九,看你吃豆芽的相,你吐出来多恶心呀。”

庆小兔无所谓恶心不恶心,庆小兔精打细算慢条斯理吃起来。

餐盒里的绿豆芽一点点地在减少,庆小兔伸出手又到盘子里去抓绿豆芽。

妈妈挡住庆小兔的手说:“妈妈给你弄筷子夹。”

庆小兔眯缝起眼睛,庆小兔微微地低下头,庆小兔的眼睛却偷偷地看着我们。一会庆小兔睁开眼睛看一下我们,接着庆小兔又表演同样的节目,这一套技艺不知道庆小兔是跟着谁学的,故意眯缝着眼睛做怪相和别人捉迷藏。

妈妈又给庆兔兔报了一个语文有关的培训班。

十三点钟妈妈要外婆跟着一起去熟悉地方,以后外婆又多了一项送庆兔兔上课的事情。

外边骄阳似火,人在屋里经没有空调几乎无法喘气,让一个七十岁身体有病的外婆在阳光下暴晒,我真的怕外婆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庆兔兔学习是要,但是还有看一下有没有条件,不是我们还年轻,不是外婆和我一样身强力壮,现在也不是就庆兔兔一个,外婆每天还要买菜做饭。

其实昨天外婆说起,有一些家庭孩子在啃老,我们家并没有啃我们的钱,因为我们本来退休工资就不多,我们正在慢慢地消耗着自己的身体。

就近那么多培训班,妈妈非要选择要坐公交车才能够到达的地方。

十五点四十分庆小兔醒了,庆小兔坐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看电视。

妈妈不在家,可以适当满足庆小兔的要求。

给庆小兔播放《汪汪队》,庆小兔不看《汪汪队》,庆小兔要看《火车宝贝》。

《火车宝贝》看了两分钟,我说:“我们尿完尿再看好不好?”

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要我抱,没想到庆小兔尿了那么大一泡尿。

动画片刚刚结束,庆小兔拿起笔就开始画画,这一次庆小兔一共画三张纸。

十六点四十五分庆兔兔才回来。

妈妈买了肯德基的薯条和炸鸡腿炸鸡翅。

庆小兔已经熟练有加,庆小兔是咬一口薯条,庆小兔用手指头去沾一点番茄酱。

庆兔兔说:“小九,不是这样吃的。”

庆兔兔拿着薯条演示给庆小兔看,很快庆小兔也知道用薯条去沾番茄酱吃了。庆小兔拿着薯条在番茄酱上沾一下,庆小兔把薯条放进嘴里咬一口,接着庆小兔再来沾番茄酱。

庆兔兔在啃炸鸡腿,庆小兔并没有要吃炸鸡腿。

妈妈说:“庆兔兔,你要给姨妈留一点。”

庆兔兔用手指着肯德基盒子里的东西说:“我把这些留给姨妈。”

庆小兔把一箱乐高积木都扣倒在爬行毯上,庆小兔还把箱子翻过来看,庆小兔看看里面是不是还有积木。

接着庆小兔开始把积木往盒子装,看着庆小兔两个手捧起一大堆积木,等庆小兔的手从爬行毯上抬起来,庆小兔的手里只剩下一两块积木了,有时候庆小兔的在举起来的时候,庆小兔手里已经漏的空空如也。

庆小兔想从爬行毯中间出来,爬行毯上成了乐高积木的海洋,庆小兔的光脚不敢跨步,庆小兔的两个脚在爬行毯上拖行,庆小兔用脚在积木丛中穿行。

庆小兔把书架最高一层的书往下拽,书太多,挤的很紧,庆小兔费力地把书抽出来、

庆小兔想把书插进下边一层,庆小兔怎么也插不进去,庆小兔把书放在第二层书的书上。

庆小兔过来拉着我来到妈妈的房间门口,庆小兔推妈妈的房间门,我知道庆小兔想干什么。

我说:“屋里那么黑,屋里又没有开空调,我们不进去了。”

庆小兔不管屋里热不热,庆小兔也不管屋里黑不黑,庆小兔走到电视机跟前用手指着电视机。

妈妈在家里,绝对不能让庆小兔看电视,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我故意离开门口。

妈妈问:“小九,你要干什么?”

庆小兔用手推开妈妈,庆小兔还跺一下脚,庆小兔摆出一副狠狠的表情。

我说:“小九想看电视。”

妈妈摆摆手说:“想看电视,想都不要想。”

庆小兔根本就没有理睬妈妈,庆小兔径直走到我跟前,庆小兔拉着我往屋里去。

我拿了滑草板说:“小九,你坐在上边,外公拉着你跑。”

姨妈回来了,庆兔兔说:“姨妈,我给你留炸鸡腿了。”

姨妈问:“你们今天买肯德基了。”

妈妈说:“这是庆兔兔给你留的。”

姨妈看了一眼盒子里。

姨妈说:“庆兔兔,你就给姨妈留了一个啃过的鸡腿呀。”

庆兔兔说:“我有一点实在忍不住了。”

妈妈说:“庆兔兔,今天你数学题做了没有。”

庆兔兔说:“做了。”

姨妈说:“庆兔兔做一页,庆兔兔就被罚了四页。”

妈妈说:“你都检查了没有?”

姨妈说:“我都检查了。”

妈妈说:“我怎么还检查出一处错误呢。”

晚上我回来,庆兔兔在茶几上做作业。

我说:“庆兔兔,你怎么在茶几上做作业,这里背光,看不清楚本子上的字。”

妈妈说:“书桌庆小兔只要看见庆兔兔去,小九就会跟着要爬桌子。”

庆小兔在爬行毯上找东西,妈妈问:“小九,八呢?”

庆小兔并没有去找8,庆小兔用手指着英文字母Q

妈妈念道:Q。”

庆小兔要跟着说了一个Q

庆小兔用手指着字母W,妈妈念道:“W。”

庆小兔也一样说了一个W

接着庆小兔的手指向U,妈妈也说了一个U,庆小兔也学说了一U

庆小兔说的极其像,我不懂英语,但是妈妈没有纠正庆小兔的读音。

庆小兔手继续指下去,妈妈也跟着一个个地念,庆小兔现在只有要妈妈念的声音,庆小兔没有跟着妈妈念了。

庆小兔来到我的电脑跟前,庆小兔看见桌子上的绿油膏,庆小兔拿着绿油膏要我打开。

我怕庆小兔会像以前一样,庆小兔用指头挖出许多绿油膏,我让庆小兔的指头在盒子盖上假假地点一下。

庆小兔不把绿油膏盒子拿在手里,庆小兔做出一个两个手打开盖子的动作,我只好帮着庆小兔把绿油膏盒子打开。

还好,庆小兔把指头伸进绿油膏盒子里,庆小兔没有把指头深深地扎进绿油膏里,这一次庆小兔只是像我们一样,庆小兔的指头只是轻轻地在绿油膏上抹一下。

庆小兔把沾了绿油膏的手指头在自己的腿上抹着,庆小兔不是就抹一个地方,庆小兔抹了很多地方。

庆小兔又要我打开绿油膏盒子,庆小兔又在手指头上沾了少许绿油膏,庆小兔又在自己的另外一条腿上到处抹着。

庆小兔一次又一次,庆小兔抹了大腿抹小腿,庆小兔的胳膊一样没有忘记,庆小兔还掀起上衣给自己的肚皮上也抹了几下。

庆小兔又要我打开绿油膏盒子,我不想让庆小兔无休止地在抹绿油膏,我假假地在绿油膏上沾了一下,我给庆小兔在身上到处点了几下。

我说:“我们已经抹了很多绿油膏了,今天蚊子不会来叮我们小九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