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92十个字以上的造句

2019-04-06 14:16 | 宝宝成长

2592-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星期五多云35~25℃客厅早晨温度28PM2.5-62

今天庆小兔要打防疫针。

姨妈问:“小九的防疫针不是打完了吗?”

妈妈说:“这是另外的防疫针,是他姑妈要打的,他姑妈就是搞这方面工作的。”

妈妈的单位现在天热管理严格起来,上一次就是我和外婆一起带小九去打的防疫针。

今天不行,外婆要送庆兔兔上数学课,然后外婆要接庆兔兔去打架子鼓,我要一个人带庆小兔去打防疫针,外婆又不放心我一个人带庆小兔到市里。

我说:“不要紧,我又不是没有带过小九,小九出去大部分都是我一个人带的,就是有时候你们跟着,小九还是我一个人抱。”

外婆说:“打防疫针还要开票缴费,要楼上楼下跑。”

我说:“就当是带小九在楼梯上玩的。”

妈妈最后决定上班后也去防疫站去一趟。

外婆说:“小九出门的时候就给你打电话。”

妈妈说:“出去要给小九兜尿不湿,要不在车上医院里尿了怎么办?”

我说:“我又不是没有带过孩子,庆兔兔从小到大都不是我一手抱大的,你们有谁跟着带过他们。”

其实妈妈就是晚上带庆小兔睡一个觉,就是妈妈休息在家里,庆小兔一样是我带。

妈妈又不断地在说,路上要注意什么,路上还要带什么,好像我不知道怎么带庆小兔出去一样。

外边热气蒸腾,但是好像空气中没有多少水分,虽然热却没有汗流浃背。空气干燥,空气中水分不足,意味着下雨不是这一两天的事情了。

平时有时候庆小兔不到八点钟就起来了,今天庆小兔八点钟还沉浸在睡梦中。

已经八点半了,庆小兔睡意正浓,用手在庆小兔的身上轻轻地晃了几下,庆小兔只是调整了一下睡姿,庆小兔抱着毛巾被继续游走在睡梦中。

打开火火兔,儿歌的声音并没有影响庆小兔的好梦,庆小兔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也可能庆小兔在梦中倾听儿歌演唱会。

不能再等了,外婆把庆小兔扶着坐起来,庆小兔哼哼着,庆小兔就像一滩稀泥又瘫在了床上。

外婆说:“不早了,我们今天还要去姑妈那里。”

外婆把庆小兔扶着站起来,庆小兔没有睁开眼睛,庆小兔微微地带着一点哭腔站在那里。

我说:“外公抱。”

庆小兔没有动。

我背过身说:“外公背。”

庆小兔一样扭动着身体不愿意过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

我说:“我们到客厅看电视。”

庆小兔这才走到床边来。

牛奶庆小兔只喝了一半,小包子庆小兔一个也没有吃完。

我说:“小九,我们去坐汽车去。”

九点十分有一辆通勤1公交车,原来的十九路公交车停开半年后摇身一变成为现在的公交车。

我们九点钟准时出发。

火辣辣的太阳照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来,热气围绕在我们的身旁不依不饶,整个公交站都在太阳公公的注视下,等车的人们都跑到马路对面的房屋的阴影里。

九点十分没有看见公交车的影子。

九点十五分公交车一样没有来,不是没有公交车,而是不是我们要坐的公交车没有来,人们一个个翘首以盼,庆小兔想上每一个停下来的公交车。

十点二十分有人在大声地喊:“来了。”

马上人们像潮水一样涌向马路对面。

现在庆小兔坐公交车不会在摇晃着睡着,庆小兔兴致勃勃地看着从车窗外边飞驰而过的房子和大树,庆小兔同样注意着公交车旁边的汽车。

每当驶过一辆不一样的汽车,庆小兔就会用手指着说,于是我就跟庆小兔说,这是什么用途的汽车,这是什么颜色的汽车。

我们上车的时候给妈妈打电话,我们汽车刚刚在步行街站停下来,就看见妈妈正在站台上仰着头在朝汽车里张望。

进医院庆小兔还没有一点异常,一旦庆小兔看见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庆小兔马上就大哭起来。

针头拔出来,庆小兔马上就偃旗息鼓。

姑妈说:“小九再大一点,我就不能再给他打针了,要不以后小九就不会要我了。”

姑妈不管怎么说多多少少也是一个干部,已经有了自己的办公室,给庆小兔打针只是心疼自己的侄儿子。

十一点二十分,我们回到家准备开门,外婆也拿着伞准备开门出来,外婆准备去接庆兔兔下课回来。

外婆连忙过来给庆小兔脱衣服擦汗。

庆小兔用手指着餐桌上的奶瓶说:“奶奶,奶奶。”

经过一上午的热气中的奔波,庆小兔是有一点饿了,庆小兔在回来的公交车上就要喝奶。

茶几上放着桃子和梨,那么大的水蜜桃看着都让人垂涎三尺。梨就没有那么显眼了,虽然梨肉雪白诱人,梨是削了皮,切成了一片片的小块,梨并不是格外显眼。

庆小兔的首选自然是桃子,桃子不能要小的,哪个最大,那个就是庆小兔的最爱。

桃子再好吃,无奈桃子太大,庆小兔把桃子啃的面目全非,庆小兔把桃子递给了我。

梨子的味道其实也很顺口,庆小兔也吃了几片。

庆兔兔趴在地板上,庆小兔在推一辆小汽车。

庆小兔把小汽车压在手掌下,庆小兔来回拖动小汽车,好像庆小兔认为这样小汽车就会有了足够的动力。

庆小兔把汽车用劲往后一拖,接着庆小兔猛地把小汽车往前一送,汽车并没有像庆小兔想象中的那样飞驰出去,小汽车连滚带爬翻转着往远处滚了出去。

庆小兔用的方法没有错,庆小兔的思路也没有跑题,关键是汽车有一点小,汽车还不够重。

这是庆兔兔买的模型汽车,确实是货真价实,庆兔兔一共买了五辆这样的汽车。

模型终归是模型,汽车的体积还是有一点小,庆小兔用力太猛,汽车只能四蹄腾空飞了出去。

庆小兔并不甘心,庆小兔一次次地把汽车送出去,汽车也一回回地让庆小兔失望。

我没有去给庆小兔讲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因为庆小兔还不可能理解这些物理学的深奥的理论。

庆兔兔拿起一个大皮球,庆小兔伸出手推了一下庆兔兔,庆兔兔随手就用手推了一下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大哭起来。

我说:“庆兔兔,你怎么推弟弟呀?”

庆兔兔说:“小九要球,小九先推了我。”

我说:“弟弟小呀,你就是把球给弟弟怎么不行呢。”

庆小兔爬到沙发上,庆小兔爬到沙发背上,庆小兔朝沙发背后看了一眼,庆小兔要我也看沙发后边。

庆小兔用手指着沙发背后的球,各种各样的球,还有小汽车小鹅卵石。现在沙发背后成为庆小兔的一项娱乐活动,庆小兔不断地把能够找到的东西扔到沙发背后,然后庆小兔要我给他拿长柄夹子在沙发背后夹东西。

沙发背后看不见东西了,庆小兔从沙发上下来,庆小兔趴在着地板上,庆小兔拿着手电筒在沙发下边照。

庆小兔要我拿棍子给他,庆小兔把棍子伸到沙发下边的球都掏出来。庆小兔还没有这个本事,庆小兔只能把边上的球赶出来,剩下的庆小兔还是要我和外婆去帮他实现愿望。

接下来谁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庆小兔把掏出来的战利品再一次扔到沙发背后。

外婆给庆小兔喂饭,外婆让庆小兔坐在沙发上,很快庆小兔就在沙发上走起来。

庆小兔站在沙发扶手上,庆小兔爬着缝纫机上玩健身架上的按钮,庆小兔脚一蹬,庆小兔的脚从沙发扶手上滑到沙发上,庆小兔一条腿跪在沙发扶手的楞子上。

庆小兔站起来,庆小兔一副哭相。

沙发是布艺沙发,扶手上裹着一层厚厚的织物,庆小兔并没有磕疼,庆小兔只是受了一点惊吓。

我说:“又没有摔疼,又没有磕伤,有什么哭的。”

庆小兔真的大哭起来,我怎么劝也没有用。

外婆说:“让他哭,小九最近变得娇气了,稍微有一点不如意,他就会哭上好一会。”

庆小兔没有停下哭声,一直到我伸出手,庆小兔才把哭声停下来。

外婆说:“今天跟嘉兔兔外婆坐了一会,嘉兔兔是老二,他上边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哥哥。嘉兔兔也报了四个培训班,嘉兔兔这里下课了,嘉兔兔还要去学钢琴。嘉兔兔奶奶说,报这么多课他们会学会吗。”

我说:“现在不是都是这样,赶鸭子上架,谁也不愿意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至于孩子是不是愿意学,孩子是不是在这方面有天赋,学了一点总比一点不学强。在别人面前有了夸夸其谈的理由,可以自豪地告诉别人自己的孩子在学多少课。”

因为嘉兔兔和庆兔兔在幼儿园就是一个班的同学,现在暑期学习班又在一个数学班上课。

以前庆兔兔幼儿园放学就经常和嘉兔兔在一起疯,现在在课前课后到处还是活跃着庆兔兔嘉兔兔打打闹闹的身影。

外婆要庆兔兔做作业,庆兔兔拿着本子趴在沙发上做。

我说:“庆兔兔,你这是做作业呀?”

庆兔兔说:“我已经做了好几道题了。”

四十道题庆兔兔转眼间就做完了。

庆兔兔在喊:“外婆,我的题做完了,你来给我检查。”

一会庆兔兔拿着本子让我看。

庆兔兔说:“外公,我又得了一个一百分,我已经得了四个一百分了。”

外婆说:“你现在做的题快多了,题目基本上都做对了,不过你的数字还要好好的写一下,有一些答案都写到等号上了。”

庆兔兔在念课外读物,庆兔兔趴在大黄球上,庆兔兔两个手下垂,书是放在地上在念,庆兔兔的身子还不断地在移动着,大黄球在庆兔兔的动力下来回在移动着。

我说:“庆兔兔,你念书就好好的念书。”

庆兔兔一边在朗读书中的段落,庆兔兔一边说:“我不是在念吗。”

十五点听见庆小兔在哼哼,原来外婆把庆兔兔叫起来,庆兔兔在床上的翻身把庆小兔惊醒了。

我拍庆小兔,庆小兔还是不断地哼哼,我只好把庆小兔抱起来,一直到庆小兔软绵绵地趴在我的肩膀上。

庆兔兔在做组词的作业,书上的每一个学过的生字进行组词,庆兔兔拿着新华字典在查。

庆兔兔问:“外公,告诉的诉,怎么组词呀?”

外婆说:“可以写诉苦呀。”

庆兔兔说:“要写三个词组。”

我在电脑上查《诉》,外婆说:“妈妈说,让庆兔兔查字典,让他自己查。”

我说:“有现代化,为什么不用现代化。”

电脑上搜索到:告~。~苦。~愿。~衷情。倾~。

外婆说:“你写了就要会读会写,晚上妈妈检查,让你重新写,你要能够写出来哟。”

庆兔兔马上把刚刚写的词组念了出来。

庆兔兔说:“外公,我说的很快很快。”

我说:“你是说的很快。”

庆兔兔马上就一顺溜把刚刚说的又说了一遍。

庆兔兔问:“外公,京可以组成什么单词呀?”

我马上就想到了南京东京,可是再要我想,我就脑袋空空。

电脑是一个好东西,很快电脑上出现:南京、京剧、京东。

庆兔兔问:“门可以组成什么词呀?”

我马上开始在电脑上查。

外婆说:“有什么可以查的,大门,木门。”

我说:“一个人的智慧总是有限的,有时候还会出现盲区,一时想不起来那么多,有机会有条件,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多学习一点新东西呢。”

姨妈回来了,姨妈给庆兔兔复习二十以内的加减法。

姨妈拿出一张卡片,庆兔兔就说一个得数,大部分庆兔兔会脱口而出,也有庆兔兔还要扳指头的时候。

并非是太复杂庆兔兔答不出了,比较大的数进行加减法,庆兔兔可能会马上说出来,有一些几乎极其简单的算式,庆小兔好像大脑发生短路,庆小兔扳着指头还要想一下。

只要庆兔兔不能马上兑现答案,姨妈就把这一张卡片放在一边,最后把这些卡片重新回锅一趟。

姨妈拿出来一张11-8,庆兔兔没有说三,庆兔兔用英语在说:“three。”

庆兔兔猛然说一句英语,姨妈也愣了一下,姨妈说:“对,three。”

接下来庆兔兔不再说中文数字,庆兔兔一直在说英语数字。

庆兔兔的十以上的数字不是很流利,庆兔兔有时候还结结巴巴,姨妈虽然也知道一些英语,但是姨妈不是非常熟练,不知道的就只好问姨爹。

姨妈突然看见庆兔兔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熊。

姨妈问:“庆兔兔,你是不是又去抓娃娃了。”

庆兔兔说:“我要试一试我的手气。”

姨妈说:“你试一下手气,你按那么一下,这就是钱哟。妈妈挣钱不容易,你把钱都用了,小九就没有钱买奶粉了。”

庆兔兔在一旁老是东摸摸西抓抓,一会又会躺在沙发上。

姨妈把庆兔兔放在自己的腿上抱着,姨妈让庆兔兔在练习汉语拼音。

庆小兔马上爬到庆兔兔跟前,庆小兔用手拉着庆兔兔的胳膊,庆小兔想把庆兔兔从姨妈的身上拉下来。

庆兔兔肯定不会轻易就范,庆小兔又去拉姨妈的胳膊,于是姨妈把庆小兔也抱在怀里。

庆兔兔练习的是四本卡片,《整体热度音节声调学习》《韵母声调学习》一样两本。

今天庆兔兔练习的是《韵母声调学习》,《韵母声调学习》卡片一面是一个红色带声调的韵母,反面是这个韵母在横格中书写位置,下边是和这个韵母有关的两组单词,最下边是推荐一组单词造句例题。

庆兔兔翻到一张卡片,庆兔兔念一个韵母读音,姨妈检查庆兔兔读的音调是不是正确的。

庆兔兔念反面的两个词组,庆兔兔再念下边的例句。

接下来庆兔兔就要自己造句,庆兔兔造句已经不像一般一年级孩子那样,一个造句可能就几个字,甚至是四个字的句型。

庆兔兔的造句一般不会少于十个字,多的时候可能会超过二十个字。

这些可能是庆兔兔读书听故事的结果,庆兔兔小时候每天听故事,大了一点就开始看书。庆兔兔每天看过的书可能比我日记的字还有多,庆兔兔只要没有事情,庆兔兔就会拿起书在看。

我只是留意庆兔兔在不断地造句,我不住地为庆兔兔的用词在悄悄地喊好,我没有用手机记录下来,我也没有能够完整地记下一句两句。

以后我还是要留意给庆兔兔留下一些读书造句的影像。

门铃响了,外婆说:“是不是妈妈回来了。”

庆小兔马上跑到门口喊:“妈妈。”

开门进来的果真是妈妈。

妈妈说:“小九,你知道妈妈回来了。”

妈妈坐下来说:“小九,给妈妈拿拖鞋。”

很快庆小兔把妈妈的拖鞋拿了过来。

妈妈说:“小九,把妈妈的鞋子放回刚才放拖鞋的地方。”

庆小兔拿着妈妈的鞋子放到刚刚拿拖鞋的位置。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