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91小九擦地板

2019-04-05 12:36 | 宝宝成长

2591-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星期四多云34~26℃客厅早晨温度27PM2.5-55

庆兔兔对钱还是没有什么概念,数学题里很多元角分转换,这些题庆兔兔一直没有做。

早上外婆拿着几个硬币给庆兔兔讲元角分的转换。

外婆说:“十分钱就是一角,一元钱就是一百个一分钱,一元钱也等于十个一角钱。也就是说一分钱的十进位就是一角,一角的十进位就是一块钱。”

庆兔兔说:“我知道一角钱等于十个一分钱,一块钱等于十个一角钱。”

外婆说:“一块钱也等于一百个一分,其实就是分是个位,角是十位,一块钱就是百位。在使用钱的过程中一块两角五分,我们没有再用一百二十五分,一百我们在这里就是一元,二十不说二十分而是说两角,最后不到一角的我们直接说分。”

外婆拿了两个一块钱的钢镚,外婆问:“这是多少钱?”

庆兔兔说:“两块钱。”

外婆问:“两块钱等于几个一角?”

庆兔兔说:“等于二十个一角。”

外婆问:“两块钱是多少分呢?”

庆兔兔不假思索地说:“二百个一分。”

外婆拿了一个金黄色的五角钢镚。

外婆问:“这个是多少?”

庆兔兔凑过来看了一眼说:“这是五角。”

外婆问:“一个五角等于几个一角?”

庆兔兔说:“五个一角。”

外婆问:“一块钱等于几个五角?”

庆兔兔稍微迟疑了一下说:“两个五角。”

外婆接着又问了庆兔兔许多,庆兔兔还是能够转换过来、

外婆说:“这些都是一下基本常识,很多像你这么大的小朋友都在帮大人买东西了。”

庆兔兔说:“我还不是帮着姨妈买东西了。”

外婆说:“不是简单的买东西,是要你知道,你要买什么东西,买的东西多少钱,要买几个这样的东西,一共多少钱。你带去多少钱,老板应该找给你多少钱,临走还要数一下是不是钱找对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外婆已经具备当一个辅导老师的责任,外婆的文化水平不高,可是外婆的记忆力是一般人不能比拟的,外婆辅导庆兔兔已经绰绰有余。

庆小兔起来就是要喝奶。

接着庆小兔就是玩寒冰射手,庆小兔喜欢啃硬骨头,庆小兔愿意挑战困难,庆小兔的炮弹专门飞向人烟稀少的地方,不过今天炮弹并没有下落不明。

庆小兔在玩叠叠乐,我们买的叠叠乐是一个很大的杂木的木制品,是一个三根立柱的叠叠乐,所有的物件在一起会感到很重。

我唯一害怕的就是怕叠叠乐砸在庆小兔的脚上,也担心庆小兔会磕在叠叠乐的立柱上。

叠叠乐庆小兔很早就会玩,庆小兔知道把各种形状的物件插到立柱上,但是庆小兔还不知道怎么去对孔。庆小兔就是盲目地把物件往立柱上放,物件在立柱顶端随意地滑动着,大部分时间庆小兔还是能够把物件插进立柱上。有时候一时对不准孔洞,庆小兔没有去想为什么,庆小兔是更换一个立柱继续去插。

庆小兔还没有按照大小去排列,庆小兔也没有形状概念,庆小兔只要拿起来,庆小兔就会往立柱上插。

把物件从立柱上拿下来肯定没有问题,但是由于物件有一定的厚度,有时候一个手拿可能会使物件失去平衡,物件中间的孔的边沿会卡在立柱上,于是庆小兔就会晃动一下物件。

有时候庆小兔会嫌一个个拿的麻烦,庆小兔会把整个立柱底座拿起来,庆小兔把立柱底座翻转过来,于是一瞬间所有的物件都会倾泻下来。

早上庆兔兔是吃的面条,昨天晚上姨妈给庆兔兔买了快餐面,庆兔兔吃了一点说:“外婆,你为什么给我在面条里放辣椒呀?”

外婆说:“外婆没有放辣椒,就是几个调料袋里的东西。”

庆兔兔说:“我看见里面有红色的辣椒。”

外婆说:“这个哪里是辣椒呀,那是胡萝卜。”

庆兔兔还是不吃快餐面了,外婆又重新个庆兔兔煮了面条,结果庆兔兔面条也没有吃完。

庆小兔看见餐桌上的面条,庆小兔也要吃面条,我拿筷子喂庆小兔,庆小兔伸出手就在碗里抓面条往嘴里塞。

我让庆小兔坐下来,外婆给庆小兔拿来餐盒,于是庆小兔回到原始社会,就像西藏人一样用手抓面条。

庆小兔的嘴上脸上挂满了面条,餐桌上庆小兔的衣服上凳子上地板上都出现面条的身影。

庆小兔吃了一会面条,庆小兔又伸出手到碗里抓,我就不断地往庆小兔的餐盒里加面条。

这时候庆小兔吃的少,面条就是遍地开花,一直吃到庆小兔不想吃为止。

今天上午庆小兔一直很好,庆小兔每次都端到尿,我还想表扬庆小兔。无意中我发现爬行毯上有反光,不知道庆小兔什么时候在爬行毯上尿了一泡尿。

我拿了擦地板的抹布把尿液擦干净。

庆小兔来到自己的床上,庆小兔在床上到处找东西,我以为庆小兔在找毛巾被,庆小兔不要毛巾被。

庆小兔拿了一个他睡觉盖肚子的破床单,很小的一块床单,庆小兔拿到客厅来。

外婆突然笑着说:“你们看,小九在干什么?”

我出来看,庆小兔拿着破床单在我刚刚擦过尿液的地方在擦。

庆小兔蹲在爬行毯上,庆小兔弯下腰两个手使劲地擦着。

外婆说:“小九学的真快,你看他干的像模像样。”

庆小兔很擦了一会功夫,庆小兔站起来了。

外婆说:“小九,你擦干净了。”

庆小兔看了一眼外婆,庆小兔转一个角度又蹲下来擦起来了。

庆小兔不是就擦跟前的地方,庆小兔把整个爬行毯都擦了一个遍。

外婆说:“你怎么不给小九录像呀?”

我说:“我开始没有想起来,等想起来录像,我又怕庆小兔不擦了。”

我拿了手机给庆小兔录像,庆小兔还是擦了几块地方,庆小兔又走到爬行毯外边擦起地板来。

当庆小兔站起来准备收工的时候,外婆用手指着爬行毯说:“小九,这里还没有擦干净。”

这样庆小兔的劳动场面又多录了一分钟。

庆小兔又兴致勃勃地擦起来。

庆兔兔跆拳道下课,我们刚刚经过医院门口的时候,听见姨妈远远地在喊:“庆兔兔。”

自然庆兔兔不会再跟着我一起回来。

庆兔兔跟着姨妈回来,庆兔兔手里已经多了一根雪糕。

姨妈回来喊:“小九。”

庆小兔看了姨妈一眼,庆小兔看见庆兔兔进门,庆小兔马上就朝庆兔兔走去。庆兔兔躲在餐桌后边撕雪糕上边的包装纸,庆小兔就跟着后边想看庆兔兔手里拿的是什么。

庆小兔不知道什么是雪糕,但是庆小兔知道雪糕是可以吃的,因为庆小兔看见庆兔兔在偷偷地舔雪糕。

庆小兔伸出手跟庆兔兔要雪糕。

庆兔兔说:“小九,这个你还不能吃。”

庆小兔是不要了,但是庆小兔并没有离开庆兔兔,庆小兔一种跟在庆兔兔的旁边。

雪糕外边裹着一层巧克力,庆兔兔舌头的热量慢慢地把雪糕里面的冰融化,雪糕上的一块巧克力剥落下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地板上的巧克力,庆小兔喊姨妈看巧克力。

姨妈说:“庆兔兔,雪糕是要咬的,要不上边的巧克力都会掉下来的。”

姨妈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庆兔兔雪糕上边一块更大的巧克力掉在地板上,庆小兔不知道巧克力可以吃,庆小兔在喊我,庆小兔要我去拿抹布。

我把地上的巧克力捡起来,把地上滴下来的白色雪糕擦干净。

接着听见庆小兔在喊,庆小兔用手指着地板上,原来这里也滴了雪糕的粘液。

于是庆小兔沿着庆兔兔走过来的地方,庆小兔把庆兔兔滴在地上的雪糕水一点点地找出来让我擦。

外婆说:“刚刚小九自己打开便盆的盖子,庆小兔自己坐在便盆上屙巴巴的。”

突然外婆大声地喊:“小九在尿尿。”

姨妈在说:“小九,你尿尿,你要喊呀?”

我赶紧拿着抹布过来,姨妈说:“小九一边喊着尿尿,一边就在尿。”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