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90把识字卡都翻了出来

2019-04-04 09:02 | 宝宝成长

2590-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八日星期三多云转晴天35~25℃客厅早晨温度27PM2.5-65

庆兔兔刚刚起来,庆小兔就紧跟着睁开了眼睛。

屋里就像一个蒸笼,闷热难耐,客厅的温度始终固定在二十七度上。

庆小兔躺在床上不愿意起来。

我说:“我们去送哥哥上课去。”

庆小兔这才爬起来要我抱。

已经一夜里,庆小兔屁股上的尿不湿好像没有尿尿。

我说:“我们去看哥哥刷牙,我们尿尿给哥哥看。”

到卫生间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看着庆兔兔刷牙。

庆兔兔一边刷牙,庆兔兔一边说:“小九,哥哥在刷牙,你怎么来尿尿呀。”

庆小兔的尿没有任何方向之言,庆小兔的尿液斜着射向一旁。

庆兔兔笑着说:“小九,你的尿尿到哪里了。”

庆小兔的尿射程远,我要跟着不断地调整方向,庆小兔的尿多,庆小兔的尿那不是一般的多。

我跟外婆说:“小九的尿越来越多了。”

外婆说:“整整一夜的尿,能够不多吗。”

我说:“如果小九已经知道憋尿,弄不好天凉快的时候小九基本上就不用兜尿不湿了。”

外婆说:“睡觉的时候还是要兜一下,万一小九在梦里尿尿怎么办。”

早上的外边没有一丝凉意,打开门似乎外边比屋里还有热,外边就和屋里一样闷热,没有一点小风吹过来。

早上外婆没有给庆兔兔准备早饭,庆小兔起来急了,外婆也没有来得及给庆小兔喂奶。

反正现在只要带上钱,想吃什么都有千万种选择。

小包子是庆兔兔庆小兔经常吃的,也是很多家长带孩子光顾的地方。

普通大一点的包子,孩子一个吃不饱,两个又吃不完,这样像荸荠大小的包子,有一点像孩子的玩具。

虽然小包子贵了一点,但是看着满满的肉馅就感到货真价实,这里也就成了孩子们吃早饭的地方。

来吃早饭的好几个都是庆兔兔一个补习班的同学,庆小兔对面坐着的就是一个女同学。庆兔兔是看见谁都不陌生,庆兔兔可以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庆兔兔虽然说话还不是十分流利,但是庆兔兔还是滔滔不绝地跟同学在聊天。

双胞胎姐妹的妈妈买了四杯酸奶,双胞胎妈妈给庆兔兔一杯酸奶,庆兔兔是来者不拒,庆兔兔马上就伸出手接了过来,当然礼貌也是庆兔兔的特长,庆小兔随口说:“谢谢舒兔兔妈妈。”

庆小兔好像还没有胃口,庆小兔一个小小的肉包子没有吃完。

把庆兔兔送到培训班,外婆还打算带庆小兔去喂鱼,天实在有一点太热。

我说:“等天凉快我们再去喂鱼吧。”

庆小兔回到家就开始翻箱倒柜,庆小兔并没有在找吃的,庆小兔把识字卡片都翻了出来。

我们家的书多,同样的识字卡片一样多,不是一张两张,而是各式各样几百张。

识字大卡印有家用电器,也有数不清的日用品,有各种各样常见的飞机轮船汽车,也有神气活现的各种动物昆虫。

更多的就是白底黑字的汉字和拼音,有只有一个汉字的卡片,有两个的词组卡片,还有三个字四个字的句型或成语。

庆兔兔现在学习的基本上全部是汉语拼音。

识字卡片大的有二十乘二十和二十乘十五的彩色图片,没有图画的就稍微一点,二十乘十,十乘十的正方形。

庆小兔把这些卡片一摞摞搬出来,庆小兔要我给他念,庆小兔也跟着我念。

庆小兔现在还没有真正的把学习放在日常程序中,我还没有念到第五张,庆小兔又拿了一摞卡片过来。

我还没有开口说话,庆小兔已经开始把卡片像仙女散花一样撒满了地板上。庆小兔用手指着一张张卡片在嘟囔着,不知道庆小兔是在说话,还是庆小兔在数数。

接着庆小兔就爬到床上看电视。

我就负责给庆小兔打扫战场。

今天看电视,庆小兔已经开始挑挑拣拣,其实前几天庆小兔已经开始对有一些动画片失去兴趣。

动画片庆小兔没有看完,庆小兔从床上爬下来。

庆小兔说:“巴巴。”

我要庆小兔坐痰盂,庆小兔坐在上边,很快庆小兔就起来了,庆小兔没有屙巴巴,庆小兔就尿了一泡尿。

我说:“小九,你不是要屙巴巴吗,你怎么站起来了。”

庆小兔去玩点读笔,庆小兔把点读笔打开,庆小兔在点读笔的书上点着。

庆小兔对书上的读音诗词儿歌不感兴趣,庆小兔喜欢点上边的小动物。

点读笔点到小狗,小狗汪汪汪地在叫,庆小兔也跟着汪汪汪地叫。

我说:“小狗。”

庆小兔没有说话。

我说:“你说小狗,外公给你鼓掌。”

庆小兔自己倒鼓起掌来。

我说:“是你说小狗,外公给你鼓掌。”

庆小兔的点读笔已经点到小青蛙的身上,小青蛙呱呱呱地在叫,庆小兔马上跟着呱呱呱地叫几声。

接着庆小兔就是点小鸟,庆小兔的点读笔来到小猫的身上。

庆小兔又去点绵羊,庆小兔用手捏着鼻子学着羊在叫。

庆小兔拿着点读笔就来到便盆跟前,庆小兔掀开便盆的盖子,庆小兔把脚抬起来,庆小兔跨过便盆坐在便盆上。

庆小兔站起来了,庆小兔没有尿尿,庆小兔没有屙巴巴。

庆小兔重新来到床上,庆小兔不断地要求我更换动画片节目。

连续几个动画片庆小兔都只看了几分钟,最后我打开英文版的《火车宝贝》,这时候庆小兔才安静下来。

庆兔兔打架子鼓回来了,庆小兔马上从床上下来,庆小兔拉着庆兔兔来看《火车宝贝》。

外婆午睡起来,外婆把一摞摞卡片拿给我。

外婆说:“用过的东西要收起来,不要放的到处都是。”

我说:“这是我早上收拾起来的,小九把这些卡片撒了一地。”

外婆说:“既然已经收拾好了,就要把它们放起来。”

我说:“小九还要看,小九这几天已经经常要我给他念卡片。我们把卡片放起来,小九看不到,小九就可能想不起来。小九看见了,小九就会要我们念,哪怕每天给小九念一个字,就是以后无数字的开始。就像玩具一样,孩子看得见就会去玩,玩具放起来,家里是清净了许多,孩子就可能失去对玩具玩的机会,等孩子长大了再把这些东西翻出来,这些东西可能就要变成一堆垃圾。”

庆小兔用手指着茶几,庆小兔只是哎哎地叫,我一样样地拿给庆小兔看,庆小兔都摇头说不是。我把庆小兔抱到茶几上,庆小兔这才用手指着茶几上放着的几个罐子。

爆米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打开了,我给庆小兔倒了一些在一个大口的干果透明罐子里。

庆小兔抱着罐子就像喝水一样往嘴里倒,接着庆小兔是用手往里抓,随着庆小兔的手爆米花就像天女散花,最后送到嘴里的可能还没有十分之一。庆小兔吃东西基本上不让我们帮忙的,为了锻炼庆小兔动手能力,就是再浪费一点也在所不惜。

现在庆小兔已经进化了,庆小兔可以像喝水一样吃爆米花,庆小兔的嘴角有喝进的爆米花,但是漏下来的爆米花已经少之又少。

好景不长,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把罐子倒扣过来,爆米花全部撒在了沙发上。

我说:“小九,你要吃就吃,你不吃了也不要倒了。”

庆小兔马上用手在沙发上抓爆米花往嘴里塞。

庆小兔一个手拿着罐子,庆小兔一个手拿着盖子,庆小兔把盖子调整一个方向盖在罐子上。

罐子直径有九厘米,庆小兔那么小的手勉勉强强抓得住,庆小兔也没有把盖子的正反搞错。

庆小兔用手指着《植物大战僵尸》封面,庆小兔用手指头点着书上的寒冰射手的,庆小兔还不会说寒冰射手。

庆小兔拿着寒冰射手到处打炮,庆小兔开始还在床上打,一会功夫庆小兔转战四方,庆小兔专门找一些叽里旮旯儿打炮。

床底下,柜子缝隙里,冰箱的背面,最后庆小兔来到沙发跟前。

庆小兔趴在地上,庆小兔把寒冰射手伸到沙发下边,我还一直看着,庆小兔打了几次炮弹都找到了,最后一次炮弹就不知道藏在何处。

庆小兔拿了手电筒,庆小兔要我把手电筒打亮。

庆小兔趴在沙发跟前的地板上,庆小兔拿着手电筒在沙发下边找。

庆小兔站起来说:“没有了。”

我也拿着手电筒在沙发下边找,一样我也无功而返,庆小兔又要我给他拿棍子,庆小兔拿着棍子在沙发下边掏。

庆小兔在玩叠叠乐,庆小兔已经知道怎么把叠叠乐套在柱子上,但是庆小兔还不知道把叠叠乐分门别类,庆小兔也没有把不同大小的叠叠乐按顺序排放。

庆小兔在踢球,庆小兔拿了一根塑料棍在赶球。

晚上妈妈在市里上课不在家,姨妈给庆兔兔练习组词造句,给庆兔兔复习二十以内的加减法。

我出去锻炼身体的时候,姨妈外婆带着庆兔兔庆小兔去外边玩。

晚上我回来的时候,妈妈正在给庆兔兔复习组词,庆小兔在和外婆搭积木。

准备睡觉了,庆兔兔在冰箱里找零食。

外婆说:“庆兔兔,你不能再吃零食了。”

放假了,家里柜子上那么多零食成了庆兔兔的必需,庆兔兔隔一会就会去拿一样零食吃,庆兔兔今年明显的身体开始发胖。

妈妈说:“庆兔兔,你现在都那么胖了,你不能再吃东西了。”

外婆说:“马上就要睡觉了,晚上睡觉前吃东西容易发胖。”

庆兔兔说:“妈妈,你不是也在吃零食吗?”

妈妈说:“妈妈晚上没有吃饭,妈妈就吃了一点菜,妈妈现在需要补充一点能量。”

妈妈不知道在哪里看的书,妈妈现在健康饮食,妈妈早晚都不吃饭,妈妈早饭一根香蕉,晚上就是吃一点菜。

庆小兔拿着拖把在拖地。

我说:“小九,我们去客厅去拖地。”

我连忙去给庆小兔录像,庆小兔把拖把拿到客厅,庆小兔放下拖把,庆小兔趴在了地上。

我说:“小九,你不是拖地板吗?”

庆小兔这才爬起来拖地板,庆小兔拿着拖把在爬行毯上拖,庆小兔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手在拉动拖把。

外婆说:“小九,在家里玩水,在长江边水里,小九不敢下水。有一个小姑娘光着脚大人牵着在水里走,小九要姨妈抱着腰,庆小兔两个手在水里玩。”

庆小兔会拉蚊帐拉链了,庆小兔爬上我们的床上,庆小兔突然发现蚊帐的拉链,庆小兔很顺利地拉动拉链,庆小兔一会把蚊帐关起来,一会庆小兔又把蚊帐打开。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