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83小九要和哥哥在一起

2019-03-28 09:01 | 宝宝成长

2583-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一日星期三多云转小雨35~24℃客厅早晨温度27PM2.5-61

妈妈起来,庆兔兔也起来了。

七点半庆小兔喊了一声妈妈,庆小兔就把手指向了电视机。

我说:“外公,外公,外婆,外婆。”

庆小兔只是看着我在笑,庆小兔还是金口难开。

庆兔兔的饭是妈妈昨天买的蛋糕,还有一个鸡蛋,庆兔兔蛋糕就吃了一点。

庆兔兔说:“外婆,我不想吃了。”

庆兔兔趴在床上看《植物大战僵尸》。

外婆说:“庆兔兔,我看你以后怎么办,晚上不想睡,午睡睡不着,这一会又不吃饭。”

外婆说:“以后两个人不能在一个床上睡觉,昨天晚上我们睡觉了,两个人还在床上疯。”

动画片中间有一段接缝,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我以为是节目已经演完了,我说:“已经演完了,我们到客厅里去吧。”

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哭了起来,屏幕上又出现图像,我说:“小九,你看又开始了。”

庆小兔抱着我,庆小兔闭着眼睛在哭。

这个已经成为庆小兔的一道风景,庆小兔不是嚎啕大哭,庆小兔也不是轻轻地哼哼,庆小兔的哭声连续不断,庆小兔哭的时候眼睛是紧紧地闭着,庆小兔的眼泪一点没有。

我拿起一个鸡蛋在磕,庆小兔睁开眼睛,庆小兔看见了鸡蛋,庆小兔伸出手,庆小兔马上就笑了。

庆小兔拿着寒冰射手在射击,我就是一个装填手。

庆小兔从房间里出来,庆小兔一个手拉着我,庆小兔来到我和外婆的房间。

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脑桌旁边的蚊帐,我往蚊帐旁边一看,原来是寒冰射手的炮弹落在蚊帐和电脑桌的缝隙间。

外婆让庆小兔喝牛奶,喝完牛奶庆小兔就往外走。

今天已经是太阳高照,天上只有一点稀薄透亮的云,真正的夏天可能就要来临。

现在唯一可以去的地方就是四期的鱼塘。

在童车的包里找鱼食竟然没有,我这才想起来昨天把鱼食的瓶子放在我背的包包里了,今天也忘了给庆小兔带喝的水。

一个两岁半的小姑娘站在小桥上,庆小兔下地就用手指着水里的鱼对小姑娘说:“鱼,大鱼。”

小姑娘也用手指着水里的鱼说:“这个是妹妹,这个是弟弟,这个是妈妈。”

在旁边的大石头上坐着小姑娘的奶奶,小姑娘奶奶正在看手机。

外婆跟着说:“哦,这个是妹妹,这个是弟弟呀。”

这时候小姑娘的奶奶才抬起头说:“她把大鱼说成鱼爸爸鱼妈妈,把小鱼说成鱼弟弟鱼妹妹。”

小姑娘奶奶接着埋下头继续看手机。

小姑娘拿着一根树枝把身子伏下来,小姑娘把树枝伸到鱼塘里。

小姑娘说:“钓鱼。”

外婆连忙用手去挡了一下小姑娘。

外婆说:“不要靠那么近,当心掉进水里了。”

小姑娘奶奶听到了,小姑娘奶奶连头也没有抬一下说:“当心呀。”

于是我给庆小兔撇了一根柳枝,庆小兔拿着柳枝去钓鱼。

小姑娘的树枝很短,小姑娘也想要一根柳枝,小姑娘奶奶也弄一根长柳枝给了小姑娘。

庆小兔看见小姑娘拿了一个柳枝,庆小兔马上把手里的柳枝扔进水里,庆小兔来到小姑娘奶奶跟前,庆小兔向小姑娘奶奶要柳枝。

我说:“你不是有树枝吗?”

我把水里的柳枝捞起来,庆小兔不要这个柳枝,庆小兔把我递给他的柳枝又扔进水里。

外婆从包里拿了一把勺子给庆小兔,庆小兔不要勺子,庆小兔自己从包里找了一个喷水壶。

小姑娘走到外婆跟前,小姑娘用手指着勺子说:“这是勺子吗?”

外婆把勺子递给小姑娘,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要把勺子拿回来。

我说:“你和姐姐一起玩,一个人玩多没有意思呀。”

小姑娘奶奶听到了说:“这个是弟弟的玩具。”

我说:“不要紧的,玩具就是要大家玩,没有小朋友,玩具就可能变成一个摆设。”

于是两个人各行其乐,庆小兔用喷水壶灌水,庆小兔还够不到,我要扶着庆小兔的腰,庆小兔探下身子去装水。

小姑娘虽然大一点,但是小姑娘舀水确实让人担心受怕。

小姑娘奶奶没有忘记手机里的兴奋,外婆就站在小姑娘的后边照看小姑娘玩水。

外婆悄悄地对我说:“现在的人都怎么了,看手机比看孩子还要重要。”

我说:“这是我们落伍了,现在有几个人不玩手机呀,你的几个弟弟妹妹,哪一个不玩手机呀。”

庆小兔的短裤很快就出现湿痕,庆小兔不知道要把喷水壶远远地浇水,庆小兔就是在自己的跟前在洒水。

小姑娘到底大了一点,小姑娘就是裙子边沿被打湿了。

庆小兔出来喷了防蚊水,庆小兔两个脚上都套着防蚊圈,庆小兔的腿上胳膊上还是被蚊子叮咬的红肿起来。

一个小男孩来了,妈妈正在给男孩吃小包子。

小姑娘走过去,小姑娘站在男孩妈妈跟前。看着小姑娘渴望的眼神,小男孩妈妈给了小姑娘一个小包子。

男孩妈妈说:“你要吃小包子呀,给你一个包子。”

小姑娘接过小包子,小姑娘没有吃包子,小姑娘连忙走到小桥上,很快水面上飘起多多白花的包子沫。

庆小兔也来到男孩跟前,男孩妈妈说:“你也要吃呀?”

男孩妈妈也给了庆小兔半个小包子,于是鱼塘里的鱼又多了一个喂食的人。庆小兔没有把整个包子扔进水里,庆小兔也是一点一点地撕碎抛进水里的。

水里的包子都进到鱼的肚子里,小姑娘又来到男孩妈妈跟前。

男孩妈妈说:“你又来要包子呀,小弟弟还没有吃早饭呢?”

我说:“小孩子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喂鱼的,就是他们自己饿着肚子,也要看着鱼在吃东西。”

外婆把买的菜和西瓜香蕉送回家,外婆去接庆兔兔数学课下课,外婆还要送庆兔兔去打架子鼓。

庆小兔回家拍拍地上的大西瓜,庆小兔抱着一挂香蕉走过来。

庆小兔吃了一根香蕉。

西瓜庆小兔吃了一片。

葡萄庆小兔还是咬一口就扔了。

庆小兔找到一本书,书很大,书很重,是一本硬皮书。

庆小兔抓住的是一个封面,庆小兔拿着拿着书就被打开了。

庆小兔勉勉强强提着书走过来,庆小兔拿不动了,庆小兔把书放在地上拖。

很快听见庆小兔在喊,原来庆小兔上床了,庆小兔用手指着床上的书。

这是一本《海底小纵队-海怪传奇》,庆小兔用手指着书上上巴克队长呱唧谢灵通皮医生,庆小兔又转过来用手指着电视机,于是庆小兔看《海底小纵队》。

今天上午在家里,庆小兔端了三次尿,庆小兔没有在地板上尿一泡尿。

庆小兔不管是在吃饭,也不管自己在玩,庆小兔必须要庆兔兔在旁边。

庆兔兔做作业,庆小兔就趴在庆兔兔旁边,外婆只好陪着庆小兔在床上玩。

庆兔兔写作业,庆小兔就趴在旁边看,庆兔兔在背诗词,庆小兔在玩点读笔。

外婆用卡片给庆兔兔复习加减法,庆小兔也要拿卡片,我给庆小兔一摞数学算式卡片。

外婆说:“妈妈说了,这个不能给小九玩,小九会把这个撕坏的。”

我给庆小兔拿了生字卡片,生字卡片很大,十厘米的正方形,每个卡片上一个汉字,反面是拼音和解释。

我让庆小兔看一张卡片,我就念一张,庆小兔也跟着念,庆小兔念的读音基本上还算马马虎虎。

但是庆小兔有时候拿第二张卡片的时候,我念了这个生字的读音,庆小兔还是重复刚才念过的生字。

外婆把所有的数学卡片让庆兔兔做了,外婆拿出一张卡片念题目,庆兔兔就开始做,庆兔兔并不能所有的题目一口清,庆兔兔有时候还要悄悄地扳指头。

庆兔兔休息的时候,庆小兔也开始看动画片。

外婆说:“庆兔兔,你现在还看这样的动画片呀?”

我说:“动画片谁都可以看,何况这是英语教学片,对庆兔兔的英语很有帮助。”

庆小兔自己玩一会,庆小兔就来到庆兔兔的书桌跟前,庆小兔也拿着一根铅笔在纸上画画,庆小兔把庆兔兔的暑假作业完成情况的表格画满了道道。

庆小兔拉着庆兔兔跟他去爬行毯上玩。

庆兔兔说:“小九,哥哥还要做作业。”

庆小兔不依不饶拉着庆兔兔的胳膊,庆小兔不让庆兔兔做作业。

庆兔兔说:“外公,小九不让我做作业。”

我说:“那就让你休息五分钟。”

听见庆小兔在喊,接着庆兔兔也在喊:“外公,小九尿了。”

庆小兔站在爬行毯上一动不动在尿尿。

我拿了抹布来擦尿。

我说:“小九,你要尿尿就喊,你可以去坐痰盂尿尿。”

又听见庆小兔在喊什么,我连忙过去,庆小兔愣愣的站在那里,庆小兔嘴里还在咕咕唧唧地在说什么。

我问:“小九,你是不是要屙巴巴了。”

我把庆小兔放便盆上,很快庆小兔屙了很多巴巴。

屙完巴巴,庆小兔非要庆兔兔跟着他一起玩。

庆兔兔喊:“小九尿尿了。”

这一次庆小兔是站在地板上尿尿。

等我拿来抹布,庆兔兔在喊:“小九在用手在擦尿。”

我看见庆小兔用手在尿液里来回抹着。

我连忙把庆小兔抱起来,我说:“这不是水,这是尿,尿很脏的。”

姨妈今天回来晚了。

姨妈问:“妈妈还没有回来吗?”

外婆说:“今天妈妈在外边上课。”

姨妈说:“自己的两个儿子在家里,自己却给别人的儿子去辅导。”

既然姨妈在家里,我还是觉得出去锻炼。

外婆看见我拿着东西出去。

外婆说:“你还要出去呀?”

我不能这样继续下去,我要善待自己的身体,我可以为孙一辈贡献力量,但是我也不能把自己身体断送在自己的手里。

除非妈妈姨妈都不在家,晚上我才可以牺牲自己的身体不出去。

晚上我回来的时候,庆兔兔正在卫生间里洗澡。

庆兔兔从卫生间伸出头来问:“外公,你的衣服怎么换了?”

现在外边的天太热,我出去一趟就要换一次衣服,我早上出去是穿的白衬衣,晚上出去是新换的咖啡色的T恤,跳舞回来浑身是汗,我在上汽车的时候要把汗湿的衣服换下来,我换了一套黑色的T恤,没有想到就这么一点细微的变化,庆兔兔竟然都观察到了。

洗完澡的庆兔兔继续在做作业,做一些必须家长在跟前的题目。

庆兔兔说:“妈妈,我的昨天昨天的作业呢?”

妈妈问:“你要前天的作业干什么?你前天的作业不是都做对了吗?”

庆兔兔说:“老师说,学习到新的学习方法,可以把以前的题拿出来重新做一遍。”

外婆问:“庆兔兔,你今天改过的卷子是不是要带给老师看呀?”

妈妈说:“庆兔兔,你像今天的表现就很好,能够主动把学习到的知识,重新运用一遍,如果以后你一直要这样,你的学习就会越快越好。”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