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82庆兔兔上数学补习班

2019-03-27 10:51 | 宝宝成长

2582-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星期二小雨31~25℃客厅早晨温度27PM2.5-47

小雨断断续续,雨水把空气中的污物冲洗的干干净净,已经一个星期的优良空气了,PM2.5一直低于五十。

昨天又是一夜的小雨,早上起来地面上还阴湿阴湿的。

六点四十分妈妈起来了,庆兔兔也跟着妈妈一起走出了房间,今天妈妈给庆兔兔报了数学补习班。

小学一年级就是熟悉学校,学习一下基本常识,数学就是学习一般的加减法。妈妈现在又在给庆兔兔报数学班,我不知道数学补习班能够给庆兔兔带来什么。

庆兔兔的课已经够多的了,跆拳道,架子鼓,英语课,写字课,机器人,现在又是数学课。

我们的事情也更多了,外婆要买菜做饭,外婆要送庆兔兔上学上课。

我要带庆小兔玩耍,我还要接替外婆接庆兔兔回来。

外婆过来说:“庆兔兔下午还有跆拳道,那么远送去了还不能回来,晚上我还要做饭。”

我说:“我带着小九去送庆兔兔。”

外婆说:“小九那一会醒了吗?”

我这才想起来这时候小九还在睡觉。

我说:“你送完庆兔兔就回来,我等小九醒了,我再去接庆兔兔回来。”

外婆问:“庆兔兔的书包怎么办?”

我说:“不要紧,书包放在那里不会丢的。”

外婆问:“庆兔兔坐汽车要不要车票呀?”

妈妈说:“不要紧。”

外婆说:“好像司机没有问过。”

我说:“还是给庆兔兔办一个学生卡,司机现在不问,不等于司机永远不问,万一司机问,是不是要买票了怎么办,你就要投两块钱,来回四块钱,一旦开始投币,这个汽车费就不能省下来。我是从来不带钱的,我总不能没有钱抱着小九,带着庆兔兔走去走回来。”

外婆在问:“坐汽车怎么坐?每次坐车我都是你们喊上车下车,我从来没有注意过在哪里上车下车。”

我告诉外婆从那里走,在那里等车,快速公交等车还有方向。

其实在我们小区就有一个很大的培训机构,庆兔兔的数学培训班就在这个培训机构上课,同样这里也有跆拳道,妈妈却舍近求远,好像妈妈报的跆拳道才是正规学校一样。

我说:“庆兔兔现在应该知道在那里上车下车的。”

七点十分庆兔兔跟着外婆去金方法上课去了。

九点半庆小兔出门,我和庆小兔往江边去。

庆小兔看见什么都想说,但是大部分庆小兔说的都不清楚,只有爸爸妈妈说的很清晰。

我要庆小兔说姨妈外公外婆哥哥弟弟妈妈姐姐,庆小兔都说了,大部分的词庆小兔说的我还能够听得懂,其他的基本上是含糊其辞,只有庆小兔自己知道。

但是庆小兔每次都跟着说了,我让庆小兔先后说了两遍。

江边的人行小道旁边停着一辆童车,童车的前边的挡板上一边一个橡皮鸭。

庆小兔要去摸,我要庆小兔下来自己去摸,庆小兔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不下来。

我只好抱着庆小兔让他摸,庆小兔用手摸了一下橡皮鸭,这时候庆小兔才要下地去摸鸭子。

庆小兔对童车上下左右都检查一遍,庆小兔对童车的主人,一个一岁一个月的小姑娘无动于衷。

庆小兔在推童车,庆小兔还想把童车推到草地里去。

十点钟庆兔兔要下课的时候,我们来到金方法的四楼。

大厅里人满为患到处都是等待下课孩子的家长。

庆兔兔接下来还有架子鼓课,于是我们又马不停蹄赶往琴行。

庆兔兔打架子鼓,庆小兔就去四期喂鱼。

鱼庆小兔还是喂,一会功夫庆小兔的鱼饲料没有再给鱼,鱼食庆小兔塞进小桥的缝隙里,鱼食扔进没有鱼的鱼塘里,庆小兔还把鱼食扔到灌木丛中。

两个三岁左右的小姑娘在摘树叶,庆小兔也跟着一起摘树叶。

小姑娘把摘的树叶给坐在亭子里的奶奶手里,庆小兔也把自己摘的树叶放在奶奶的手里。

奶奶对庆小兔说:“你真棒。”

庆小兔跟着两个姐姐继续去摘树叶,庆小兔跟着两个姐姐一起摘树叶。

庆小兔还把掉在地面的树叶捡起来,送到奶奶的手里面,自然奶奶也不断地用好话进行奖励。

庆小兔拉着一个姐姐到自己刚刚摘过树叶的树丛旁边,庆小兔摘了一片树叶递给姐姐,小姐姐就在一旁等着,庆小兔就不停地摘树叶,一会功夫小姐姐手里捧满了树叶。

在游乐场,庆小兔跟荡秋千的女孩说话打招呼,庆小兔还和他们的妈妈说话。

十一点钟去琴行接庆兔兔。

琴行地上有几个气球,庆小兔伸出手要气球,我把庆小兔放在地上,我说:“你自己去拿。”

开始庆小兔不愿意,一会庆小兔又同意下地。

庆小兔走到气球跟前,庆小兔站住了,庆小兔想拿又不敢伸手。

我说:“你拿呀。”

庆小兔这才把气球抱了起来。

一个妈妈带着一个男孩坐在门口。

男孩妈妈说:“他好像庆庆哟,你还认识我们吧,那时候在外国语幼儿园上亲子班。”

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我问:“我说,我没有记性。你家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男孩妈妈说:“田田。”

我这才有了印象,不是我有了孩子的轮廓,而是我想起田田这改名字非常熟悉。

田田有一个弟弟,田田的弟弟已经三岁,今年将有上幼儿园了。

田田弟弟有一把没有剑梢的发光宝剑,庆小兔拿起来马上就把宝剑按亮。

田田跑过来,田田伸手就把宝剑拿了过去。

田田妈妈说:“你是哥哥哟,哥哥就要保护小弟弟哟。”

田田弟弟马上把宝剑还给了庆小兔。

庆兔兔下课了,我在打开小区侧门,庆小兔用手指着四期。

庆小兔说:“鱼,大鱼。”

我说:“我们刚刚不是喂了鱼吗?”

庆兔兔说:“可是我今天没有喂鱼呀。”

我说:“今天带的鱼食都用完了,明天我们再来喂鱼。”

在楼下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的小男孩,庆兔兔认识这个男孩,男孩和庆兔兔一起在琴行学架子鼓。

庆兔兔问:“外公我可以不可以在楼下玩一会?”

我想庆兔兔一天到晚的学习,还是让庆兔兔在外边玩一会。

庆兔兔问了男孩,男孩今年也是七岁。

看见庆兔兔和男孩说话,庆兔兔的朋友自然也是庆小兔的朋友。庆小兔马上要求下地,庆小兔马上走到跟前和男孩说话。

男孩走,庆小兔也走,男孩跑,庆小兔也跑。

庆兔兔把庆小兔抱起来,男孩也过来抱庆小兔。

庆兔兔问:“我弟弟重不重。”

男孩说:“有一点重。”

男孩又跑了起来,庆小兔接着后边追。男孩从汽车后边转了出来,庆小兔迟迟没有看见跟着出来。

我正想跟前看看,庆小兔从原路返回,可能庆小兔没有追上男孩,庆小兔躲在汽车后边等待男孩出现。

庆小兔看见了男孩。

庆小兔在喊:“妈妈,妈妈。”

庆兔兔跟男孩说:“我弟弟在叫你妈妈。”

庆兔兔对着庆小兔说:“小九,是哥哥,喊哥哥。”

庆小兔没有喊。

男孩再次从汽车后边跑过去,庆兔兔抱起庆小兔去追,庆兔兔抱着庆小兔晃晃悠悠地,我非常担心庆兔兔会绊倒把小九扔到地上。

我说:“庆兔兔,你不要抱着小九跑,因为你们的力气还很小,你们控制不好重心,这样很可能会把小九摔倒在地上。”

庆小兔还是摔倒在马路上,不过不是庆兔兔抱着摔倒的,是庆小兔自己跑的太快了摔倒在地上的。

庆小兔穿的是短裤,马路虽然是刷黑路面,地上天长日久,马路上的细小的石子历历在目,我还是怕庆小兔把腿磕破了。

庆小兔趴在马路上,庆小兔回头看看我。

我说:“小九,起来。”

庆小兔起来了,庆小兔没有哭,也就是说庆小兔没有受伤,庆小兔两个手互相拍了几下,庆小兔继续去追男孩。

外婆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外婆说:“庆兔兔,你要做作业了。”

男孩的妈妈来了,男孩跟着妈妈回家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男孩的背影,庆小兔竟然哭了,庆小兔还流下了眼泪。

我说:“哥哥,要回家了,我们也要回家了。”

回来庆小兔洗完手,庆小兔爬着床沿上,庆小兔要看电视。

庆小兔没有脱鞋,庆小兔已经很少爬上床,庆兔兔过去帮着庆小兔把鞋脱掉。

外婆说:“庆兔兔,做作业了。”

庆兔兔就一会在找这个,庆兔兔一会在找那个,庆兔兔刚刚坐下来,我就发现庆兔兔拿着《植物大战僵尸》在看。

我说:“庆兔兔,你要做作业就做作业,耽误的时间是你自己的。你小时候不养成雷厉风行的习惯,长大了进到社会你会四处碰壁的。”

外婆说:“也不知道庆兔兔的个性像谁。”

庆小兔在吃葡萄,庆小兔今天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开始庆小兔拿葡萄我还是给他剥葡萄皮,庆小兔吃了两颗葡萄,再给庆小兔嘴里塞进葡萄,庆小兔不张嘴了。

庆小兔自己拿了葡萄往嘴里放。

我说:“小九,外公给你剥葡萄皮,你这样吃不好会浪费的。”

庆小兔看着我就是笑,庆小兔的嘴在不紧不慢地咀嚼着,我还是怕庆小兔把葡萄咬几下吐出来,没有想到今天庆小兔没有吐,庆小兔把葡萄全部吃下去了。

庆小兔吃完一颗葡萄,庆小兔又拿一颗葡萄,只看见盘子里的葡萄慢慢地减少,一会功夫盘子里只剩下一点残渣和水迹。

午睡,庆小兔在床上也没有睡觉,听到庆小兔和庆兔兔在说话打闹。

十三点半庆小兔终于从屋里出来。

我正在用艾蒿水泡脚,庆小兔拿了一个勺子也来舀艾蒿水。

外婆说:“这个你不能玩。”

庆小兔马上大哭起来。

外婆说:“让他哭,哭一会他就会睡觉的。”

庆小兔现在哭起来就是没头没了,庆小兔闭着眼睛在哭。

大概哭了十分钟。

外婆伸出手说:“外婆抱。”

庆小兔马上就走到外婆跟前,庆小兔趴在外婆的肩膀上,庆小兔很快就进入梦乡。

外婆把庆小兔送到屋里,庆兔兔从屋里走出来。

外婆说:“庆兔兔在床上折腾了一个小时没有睡觉,现在是又不能说,又不能打,要是是我们自己的孩子,我早就打上去了。”

外婆说的就是一个气话,外婆从来没有打过孩子,轻轻地在屁股上来两下,也只是象征性地告诫一下。

庆兔兔在问:“外公,氏怎么组词呀?”

外婆说:“氏可以任意的组合,把一个姓后边加一个氏就是一个词。”

我在电脑上查询,用氏组词基本上都是姓氏。

庆兔兔用手指着屏幕说:“无名氏,我们老师那天说,这个是谁的卷子呀,没有名字,是不是叫无名氏呀。外公,氏是什么呀?”

我说:“氏就是姓氏,古代姓和氏分用,姓是总的,氏是分支。秦汉以后,姓与氏合一,以后统称姓氏。”

外婆带着庆兔兔去练跆拳道。

外婆回来了,庆小兔醒了,我带着庆小兔去接庆兔兔下课。

庆小兔一路上都不愿意下地,在国贸新天地庆小兔一样不下来。

看小姑娘跳舞,看无数的孩子在学跆拳道,庆小兔就不愿意站在地上看。

一个里面装着棒棒糖的游戏机站在那里,庆小兔这才下地用手噼噼啪啪地拍打按钮。

庆小兔拍打几下按钮,庆小兔就会蹲下来,庆小兔推开下边盒子的门,庆小兔把手伸进去摸,盒子里什么要没有,于是庆小兔继续拍打按钮。

来了一个两岁多的小姑娘,庆小兔又把手伸进盒子里摸了一下,庆小兔对小姑娘说:“没有了。”

要吃饭了,外婆在拿筷子,外婆没有把抽屉推进去,庆小兔过来把饭铲子拿了出来。

外婆端来了饭准备喂庆小兔,外婆突然发现庆小兔在拿饭铲子在碗里挖饭。

外婆说:“小九,你在干什么,你怎么用铲子吃饭呀,你把铲子放回去,要用勺子吃饭。”

庆小兔咚咚咚地跑回厨房,庆小兔又把饭铲子放回原处。

外婆笑着说:“小九拿铲子吃饭,我一说,小九又放回原来的地方了。”

姨妈说:“还不是,小九会记地方,上次我回家把雨伞放在凳子上,小九把雨伞放进放雨伞的抽屉里。”

妈妈喂了庆小兔钙,庆小兔的勺子就不给妈妈了。

外婆说:“现在小九都要自己拿着勺子自己吃饭。”

妈妈说:“这样好呀,小九上幼儿园就不用担心吃不饱饭了。”

庆小兔在厨房里发现沙子,这是外婆保存生姜的地方。

庆小兔在屋里翻箱倒柜,庆小兔在找东西,庆小兔爬上床,庆小兔在床上找到一个舀奶粉的勺子。

庆小兔拿着勺子让我看,庆小兔笑着从床上下来,庆小兔拿着勺子来到厨房。

庆小兔在挖沙,沙子时间长了,沙子表面已经板结。庆小兔还也不会用勺子去挖沙,庆小兔好一会才挖了一点点沙,庆小兔拿着沙给外婆看。

外婆说:“你怎么让小九玩沙呢,小九会把屋里到处都弄到沙的。”

我说:“小九,我们不玩沙了,一会我们去姨妈家去玩沙。”

庆小兔不愿意。

妈妈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