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77小九的话多了

2019-03-22 09:20 | 宝宝成长

2577-二零一八年七月五日星期四小雨转中雨27~25℃客厅早晨温度27PM2.5-28

早上闹钟响了的时候,外边的雨声也跟着传进耳朵里,雨点咚咚咚地击打着楼下的遮阳棚。

外婆说:“昨天下了整整地下了一夜的雨。”

我说:“我怎么不知道呢?”

外婆说:“哪一天夜里你会睡不着的,可能天上打雷你也不会醒。”

今天庆小兔要去打防疫针。

妈妈说:“现在单位管的严了,连中午外出吃饭都要打卡,请假已经变得非常困难。”

庆小兔起来我和外婆带着庆小兔去打防疫针。

原来的十九路公交车停运了以后,那么多人联名写信,后来不了了之。过去的时间长了,人们已经把公交车事情遗忘了的时候,突然又冒出一个通勤1公交车来。线路还是和原来十九路一模一样的,公交车的运行时间稍微变动了一下,上午和下午中间有一小段时间没有车,还有就是星期六星期天没有车。

沿江大道平时除了红绿灯,沿江大道就是一马平川,没想到今天沿江大道怎么堵起了车。

公交车走走停停,两个红绿灯不到五百米,公交车等了两个红绿灯,到了第三个红绿灯终于过了路口,但是公交车还是被停在对面的路口上。

好在这里不是十字路口,就是人和汽车停在马路上,不会出现汽车乱做一团。

庆小兔上车就站在我的座位前边,庆小兔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下雨,公交车挡风玻璃上的雨刷不时地刮动几下,庆小兔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一个长杆子怎么会突然在玻璃上滑动。

我说:“这是雨刷,下雨了,雨点落在挡风玻璃上司机就看不见前边的东西,有了雨刷,玻璃上的水迹就可以没有了。”

司机师傅上方的电风扇,庆小兔一样惊奇不已。

我说:“这是电风扇,有时候不是很热,用不着开空调,就要打开风扇。”

汽车前边的反光镜也是庆小兔的研究方向,庆小兔用手指着反光镜让我看。

我说:“这个是反光镜,反光镜可以看到司机平时看不到的地方,反光镜还是一个凸透镜,这样司机就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

二姑妈不在办公室,外婆进去登记,我带庆小兔到对面的房间里骑木马。

爸爸在国外给二姑妈买了手表,外婆把手表送到二姑妈那里去。

很快二姑妈笑盈盈地走来,庆小兔看见穿着白大褂的二姑妈,庆小兔马上就大哭起来。

登记的医生笑着说:“你这个姑妈肯定是一个假姑妈,怎么我们小九看见就哭呀。”

我说:“这一个月来小九有一点认生了,小九不愿意跟小朋友玩。”

二姑妈说:“上一次回家,小九开始还不是谁也不要,不过过一会小九谁都要了。”

我说:“他和他哥哥性格完全是反的,他哥哥跟谁都玩,小九是看人下菜碟。庆兔兔是只要有人跟他玩,庆兔兔什么玩具都可以给别人,别人玩小九的玩具,虽然庆小兔没有阻止,小九还是想把玩具要回来。”

护士问二姑妈:“是不是你今天亲自操刀呀?”

二姑妈接过针剂看了一会,二姑妈又把针剂递给护士看:“是不是这个药呀?”

护士说:“我早就看过了,是不是因为是你的侄儿,你看什么都不放心呀?”

医生在一旁说:“今天你的姑妈要做恶人了。”

二姑妈说:“小九是看见姑妈穿着这一身白大褂,小九现在已经知道害怕打针了。”

外婆到楼下缴费回来了,外婆接过庆小兔抱着,外婆跟姑妈说:“我们去打针吧。”

庆小兔犟着不愿意让外婆抱,我把庆小兔接过来说:“小九已经打过针了。”

二姑妈说:“现在小九连外婆也不要了。”

既然庆小兔和二姑妈一下子还熟不起来,于是我们只好提前回家。

要庆小兔和医生护士再见,庆小兔还是举起手再见。

二姑妈说:“小九在笑。”

庆小兔的眼角还挂着泪珠。

回来庆小兔一直趴在我的肩膀上,在公交车上一样庆小兔没有站起来。

一碗饭对庆小兔不费吹灰之力,吃饭并没有影响庆小兔看电视,但是吃完饭给庆小兔擦嘴却犯了难。

毛巾还没有送过来,庆小兔已经哼哼着把头扭过去,用毛巾给庆小兔擦嘴,庆小兔马上用手挡过来,真正的毛巾擦在庆小兔的嘴上,庆小兔马上大哭起来。

我说:“不就是擦一个嘴吗。”

于是哭声就像一个开了闸的水库,庆小兔的哭声汹涌澎湃川流不息。

切好的西瓜拿来了,庆小兔马上停止哭声,庆小兔看见西瓜笑了起来。

给庆小兔兜围兜,庆小兔马上就把围兜拉下来扔到地上,庆小兔最近已经不愿意围围兜吃东西了。

第一片西瓜庆小兔吃的干干净净,从第二片西瓜开始,庆小兔的西瓜就剩下的越来越多,庆小兔放下手里的又要盘子里的。

我说:“小九,你要把西瓜吃干净了再拿。”

庆小兔转身就往屋里跑,庆小兔爬上床要看电视。

我拿了毛巾给庆小兔擦嘴,庆小兔不让我擦嘴。

我说:“你刚刚吃了西瓜,嘴上都是西瓜水。”

毛巾刚刚从庆小兔的嘴上撸过,庆小兔马上嚎啕大哭起来,我以为我离开了庆小兔就不会再哭了,没想到庆小兔哭了有五分钟,庆小兔没有看电视,庆小兔趴在床上,庆小兔撅着屁股趴在那里哭。

外婆要我吃饭。

我说:“小九今天怎么了,小九一哭起来看没头没了,让他去哭吧,哭一会他自己就不会哭了。”

我的饭吃完了,庆小兔还在哭,我把火火兔打开播放儿歌,火火兔也对庆小兔失去魔力。

我午睡刚刚起来,看见外婆急匆匆地抱着庆小兔从屋里出来。

我问:“怎么了?小九醒这么早呀?”

外婆说:“小九屙巴巴了。”

我问:“睡着觉,你怎么知道他屙巴巴了?”

外婆说:“我发觉小九在动,接着我听见他在梗巴巴。”

由于庆小兔醒的早,今天外边没有太阳,我就带着庆小兔去四期。

看见前边走过一个小姐姐。

我说:“姐姐。”

庆小兔也跟着说了一句姐姐,接着我继续说:“月亮,发糕,姐姐,妹妹,弟弟,哥哥,

庆小兔以前没有说过哥哥,今天庆小兔说了一次哥哥,我再叫庆小兔说,庆小兔没有再说第二句。

四期喷水池已经开始喷水,庆小兔拿着勺子往外舀水,庆小兔现在用勺子舀水已经能够熟练地操作了。

前边走着两只贵宾犬,庆小兔用手指着,庆小兔嘴里发出汪汪的声音。庆小兔还是把狗叫着汪汪,把猫叫着喵喵,把鸡比着咯咯。

我说:“狗,狗。”

庆小兔也跟着说了一个狗,接着我继续说,庆小兔陆陆续续说了好几次。

又看见一只狗,这只狗在屙巴巴。

我说:“狗。”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狗。”

我说:“狗在屙巴巴,臭。”

庆小兔也跟着说了一句:“巴巴,臭。”

回来庆小兔就要上床。

我说:“你要在床上,我们把尿不湿换上吧。”

庆小兔马上翘起一条腿让我穿尿不湿,我说:“我们把裤子脱了穿尿不湿。”

今天庆小兔睡觉到现在一个纸尿裤还没有一点尿。

庆小兔要看电视。

我说:“汪汪队。”

庆小兔马上也说了一句汪汪队。

十八点钟,庆小兔从屋里走出来,庆小兔来到客厅的空调旁边,庆小兔垫着脚想按空调上的触摸按钮。

庆小兔还不够高,庆小兔试图摸了几次够不着开关按钮,庆小兔扭头在喊我。

我跟外婆是说:“小九知道妈妈要回来了,小九要把客厅的空调打开了。”

外婆说:“小九是撞上了的。”

我说:“不见得,如果明天晚上妈妈下班回来,小九再要开空调,可能就是小九知道妈妈回来了。”

妈妈回来了,妈妈买了好几个塑料椅子。

外婆说:“妈妈准备办一个英语学习班。”

我说:“又不是没有钱,办什么学习班,应该想办法把自己的两个儿子培养好。”

外婆说:“他们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虽然我对妈妈的某些幼儿教育思想并不是非常赞同,也不能说明我的育儿思想就是完全正确的,没有一个十全十美的人。一个人只有敢于探索敢于实践就是一个有作为的人。

只要自己想到了,只要自己努力了,不在于旁边的人怎么说,当然别人是的想法还是可以三思而行。

外婆妈妈都是一个人才,是一个埋没在黄沙里的金子,可惜没有遇见伯乐,没有遇见合适的环境。

妈妈应该走上教育岗位,妈妈应该是一个优秀的老师。妈妈也在英语培训班当过老师,妈妈也在三峡大学科技学院教过英语,妈妈还被学院招聘为正式老师,只不过那时候还没有正式指标,妈妈才来到旱涝保收的国有企业搞外贸。

妈妈没有再去三峡大学当老师,学校打电话过来表示非常生气,妈妈的学生也打电话要妈妈回去给他们上课。

可是国有企业不死不活,外语人才只是一个陪衬,妈妈的工资还不如当了老师的同事的三分之一。

妈妈一个英语研究生放在国企就是一个资源浪费。

晚上我从外边回来,庆小兔手里拿着一个乐迪给我。

我拿着乐迪说:“这个是乐迪。”

沙发上放着一个小爱一个多多。

我问:“小九哪一个是小爱呀?”

庆小兔马上就用手指着粉红色的小爱身上。

我问:“小九,多多在哪里呀?”

庆小兔马上就把多多拿了起来,庆小兔嘴里还说着多多。

我跟外婆说:“小九认识超级飞侠。”

外婆问:“小九,乐迪在哪里?”

庆小兔把乐迪递给外婆,其实外婆搞不清楚超级飞侠里面的人物关系。

外婆问我:“这个是不是乐迪呀?”

我说:“是乐迪。”

外婆说:“刚刚小九说垃圾,小九去找妈妈,小九连着说了几遍垃圾。”

妈妈问:“小九,什么垃圾呀?”

庆小兔拉着妈妈来到茶几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茶几上的垃圾盘。

妈妈说:“我们小九知道垃圾了,垃圾晚上外公回来倒。”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