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74小九可以平稳舀水

2019-03-19 09:51 | 宝宝成长

2574-二零一八年七月二日星期一小雨31~23℃客厅早晨温度27PM2.5-61

昨天晚上十一点钟,妈妈把庆小兔抱了出来。

妈妈说:“小九可能要屙巴巴了。”

庆小兔已经两天没有屙巴巴了,庆小兔没有要屙巴巴,妈妈是精神过分紧张了。

庆小兔要下地,庆小兔要到爬行毯上,庆小兔在地上找了很多玩具。

妈妈说:“我们只能拿一样玩具上床。”

庆小兔把手里的玩具放下来,庆小兔把轨道车的跑道提起来。

妈妈说:“这个不行,你换一个小一点的玩具。”

于是庆小兔把轨道车的轨道放下来,庆小兔去书架拿书,庆小兔一本又一本。

妈妈说:“这么晚了,我们就念一本书。”

妈妈坐下来,妈妈一边掀着书,妈妈一边敷衍了事地随便说了几句就把书放回书架。

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大哭起来,妈妈抱起庆小兔就往屋里走。

早上妈妈刚刚进到卫生间,妈妈的手机响了,外婆拿着妈妈的手机找妈妈。

外婆走到卫生间的门口,电话已经没有了声音。

外婆对着妈妈说:“庆兔兔这么早就给你来电话,电话还没有来电话接就挂断了。”

八点半才听见庆小兔在喊,我们连忙进屋里,庆小兔仰面朝天躺在床上。

外婆伸出手说:“小九,你醒了,我们去尿尿洗脸。”

庆小兔一咕噜滚到大床的里面。

我说:“他不起来就不起来吧,反正就是玩,在外边也是玩,在地下也是玩,只要他不感到无聊就行。”

我把火火兔拿来,庆小兔听到音乐马上两个手摆动起来,但是庆小兔就是昙花一现,庆小兔的舞蹈还没有十秒钟。

外婆说:“现在小九跳舞越来越简单了,小九就是在刚刚听到音乐的时候动一下手,你再叫他跳舞,他怎么都不愿意动一下。”

我说:“小九听到音乐能够跳,就是说明小九没有忘记音乐舞蹈,一个人的兴趣不可能长久不衰,只要他有这样的细胞就好,我们只要平时注意给小九提供音乐的环境,总有一天他的音乐细胞会迸发出来的。”

庆小兔床上有着各种各样的玩具,庆小兔坐在床上一样一样玩具玩一个遍。

尿尿,洗脸,换衣服,吃早饭,庆小兔终于可以出去了。

天上就像一个白色的天幕,天上似乎有太阳,又不知道太阳在什么地方。

我们下楼就碰见紫小兔一家从外边回来。

紫小兔妈妈问:“你们怎么才出来呀?”

外婆说:“小九刚刚才起来。”

紫小兔外婆抱着紫小兔,我抱着庆小兔走到跟前。

我说:“小九,我们下来和哥哥玩。”

庆小兔两个手吊着我的脖子不下来。

紫小兔倒从他外婆的身上下来,紫小兔并没有过来找庆小兔玩,紫小兔很快跑到妈妈跟前要抱。

难得阴天,今天又可以去江边转一圈。

难以捉摸的太阳光,刚刚踏在长江岸边,马上就感到热燥起来。刚才还看不到的树荫,这一会已经朦朦胧胧看见一些轮廓。

站在江边的人行道上,我们远远地犹豫了,太阳光就好像故意捉弄我们一样,树荫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庆小兔拿了一个喷水壶,我又给庆小兔一把勺子,我们就来到长江水边。

浑浊的江水已经快要跨上第一道平台,长江显得更宽,长江水流流的更急。

我让庆小兔站在轮渡码头台阶上,轮渡码头的斜坡几乎全部淹没在江水中。

站在江边就好像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好像我们随时随地都可能卷进江水一样。

庆小兔先用喷水壶舀水,然后把水从喷水壶里倒出来,接着庆小兔用勺子舀水再把勺子里的水倒掉。

庆小兔左手拿着喷水壶的提把,庆小兔用右手拿着勺子舀水往喷水壶里舀水。庆小兔拿勺子舀水没有一点生疏别扭的感觉,水一次次地舀起来,勺子又稳稳当当地送到喷水壶上方,水又安安稳稳到了喷水壶里。

太阳光还是不时地露出身影,夏天就是那么一点点的阳光也可能让人躲避不及,于是我们没有继续在阳光下工作,庆小兔也没有要求继续留下来。

我们很快回到家里。

庆小兔把生蛋的鸭子放在鞋架上。

鞋架短小狭窄,庆小兔在鸭子头上按一下,鸭子就开始找鸭蛋,鸭子鸭蛋没有找到,鸭子却摔了一个头破血流。

庆小兔把鸭子捡起来,庆小兔让鸭子继续这种冒险动作,一直到庆小兔自己没有了信心。

庆小兔爬上床,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

电视机打开了,庆小兔用手指着空调要我开。

我说:“今天不是很热,我们不开空调好不好,我们就吹风扇。”

我问:“我们看汪汪队好不好?”

汪汪队开始曲还没有结束,庆小兔要我更换节目,我看庆小兔手里拿着超级飞侠多多和小爱,庆小兔跟前还有一个乐迪。

我说:“是不是我们看《超级飞侠》呀?”

当画面上出现多多,庆小兔就举起手里的多多,当小爱飞过来的时候,庆小兔把小爱让我看。

庆小兔用手捂住屁股在梗巴巴,我连忙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很快庆小兔的巴巴蜂拥而至。这一下妈妈可以放心了,妈妈一直在为庆小兔两天没有屙巴巴而担心受怕。

庆小兔上床了,中午吃过饭我会把屋里的窗帘关上,这一会屋里已经昏暗一片。

庆小兔这几天经常光着脚在屋里跑,于是庆小兔上床就要拿湿巾给把脚擦干净。

庆小兔拿着电视机遥控器要开电视机。

我说:“现在已经要睡觉了,等睡觉起来我们再看电视。”

我午睡起来已经十三点半钟,我还没有坐稳就听见庆小兔在哭,开始我并没有在意,没想到庆小兔越哭声音越大,庆小兔有一点不想妥协的意思。

我推开门进去,外婆抱着庆小兔坐在床上。

外婆说:“要喝奶就给他喝奶,喝完奶过一会他又要喝奶,喝完奶他在床上乱翻,接着就是不停地哭。”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不哭了。

庆小兔好像鼻子有一点堵,庆小兔自从天热开空调那一天起,庆小兔的清鼻涕就没有停止过。

庆小兔还是瞌睡了,庆小兔很快整个身体瘫趴在我的身上,庆小兔发出轻微的鼾声,其实不是鼾声而是庆小兔鼻腔里的鼻涕影响庆小兔的正常呼吸声音。

已经十八点半了,妈妈还没有回来。

听见楼下有关门的声音。

我说:“小九,妈妈回来了。”

庆小兔马上站起来,庆小兔往门口走去,庆小兔一边敲门,庆小兔一边喊着妈妈。

我打开门,庆小兔推开门来到楼梯口,庆小兔探出头看楼下,妈妈提着东西上来了。

庆兔兔马上喊:“妈妈,妈妈。”

妈妈说:“小九,你来接妈妈呀,你看,妈妈给你买了什么了,这是纸尿裤。”

外婆高兴地说:“外公说了一声妈妈回来了,小九马上就喊着来到门口,看来小九什么话都能够听懂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