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58今天庆兔兔七岁

2019-03-04 06:53 | 宝宝成长

2558-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六日星期六阴天转多云32~22℃客厅早晨温度27PM2.5-71

庆兔兔起来还在刷牙,妈妈的手机铃声响了。

妈妈说:“庆兔兔,爷爷的电话。”

庆兔兔接过手机问;“爷爷,你好呀?”

爷爷说:“爷爷好呀,庆兔兔你好不好呀。”

庆兔兔说:“我好呀。”

爷爷问:“庆兔兔,你现在正在干什么呀?”

庆兔兔说:“我刚刚起来,我还在刷牙。”

庆兔兔问:“爷爷,奶奶好不好呀?”

爷爷刚刚说:“奶奶好

旁边的奶奶接着说:“庆兔兔,奶奶也好呀。”

爷爷问:“庆兔兔,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看爷爷呀?”

庆兔兔一脸茫然,因为妈妈还没有说过什么时候会去当阳。

奶奶说:“端午节,你也不来当阳吗?”

庆兔兔马上说:“我来。”

妈妈接过手机说:“我们来不了,二姑妈这几天有事情。”

因为妈妈没有买车,自己坐车去当阳很麻烦,路上还要转车,如果打的去可能要二百块钱,回来还是要坐其他车回来。于是庆兔兔庆小兔去当阳就必须坐二姑妈的顺风车。

爷爷说:“我去给你二姑妈打电话。”

一会功夫二姑妈的电话来了。

二姑妈说:“我们是有一点忙,我们打电话让三姑妈来接你们,二十号晚上我们接你们回来。爷爷奶奶都把菜都买了,你们又不回来吃饭,爷爷奶奶会想庆兔兔和小九的。”

有一次去看爷爷是三姑爹专门从当阳开车来宜昌接庆兔兔庆小兔去的。

很快妈妈的手机又响了,这一次就是三姑妈的电话。

三姑妈说:“爷爷奶奶看不到庆兔兔小九,急的不知道像什么一样。”

庆兔兔和妈妈去练跆拳道,庆小兔在姨妈家也没有过来。

姨爹今天上班,姨妈一个人带着庆小兔,姨妈现在每个星期都一个人带庆小兔两天。星期天晚上庆小兔回来,姨妈再带庆兔兔过去睡觉。

咚咚咚地敲门声,我还以为是庆小兔回来了,门外一个年轻女子手里提着一个袋子。

年轻女子问:“这是庆兔兔的家吗?”

外婆在屋里说:“是的,是不是庆兔兔的生日蛋糕。”

今天是六月十六日,庆兔兔已经七岁了。

不是别人送蛋糕了,我都忘了今天是庆兔兔的生日了。

吃完饭的时候姨妈抱庆小兔回来了,一会庆兔兔和妈妈也回来了。

看见茶几上的西瓜,庆小兔拿起一片西瓜在吃。

庆小兔现在吃西瓜已经轻车熟路,一会功夫庆小兔已经啃到西瓜皮看见了白,庆小兔嘴在吃,庆小兔眼睛却看着电视机。

我把西瓜皮从庆小兔手里给拿下来。

我说:“小九,西瓜皮好吃吗?”

我又给庆小兔一片西瓜,这一片西瓜庆小兔就把一个尖啃掉一块,庆小兔就把西瓜还给了我。

外婆把生日蛋糕从冰箱里拿出来。

我跟庆小兔说:“小九,你看外婆拿的是什么?”

这种蛋糕是私人订制,蛋糕盒是一个正方形。

庆小兔只是抬头看了外婆一眼,庆小兔继续玩自己的玩具。

庆兔兔看见蛋糕说:“哦,这是我的生日蛋糕。”

看见庆兔兔来到生日蛋糕跟前,庆小兔马上也走了过去,庆小兔透过蛋糕盒上的透明塑料纸看见里面密密麻麻一层各种各样颜色的颗粒,庆小兔知道这个东西是可以吃的。

庆小兔用手去扒蛋糕盒,庆小兔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庆小兔急的嗷嗷叫。

我说:“这是哥哥的生日蛋糕,今天是哥哥的七岁生日哟。”

庆小兔并不知道生日的含义,庆小兔只是注意着蛋糕盒里的东西。

我把生日王冠给庆小兔戴上,庆小兔用手把头上的异物拉下来。

庆兔兔说:“这是我的生日王冠。”

庆兔兔把王冠戴在自己的头上,庆小兔这才发现刚刚戴在自己头上的东西原来是这个模样。

庆兔兔开始发叉子,庆兔兔在发盘子,自然每一样庆小兔都是要要的。

蛋糕盒打开了,庆小兔第一个把叉子伸过来,庆小兔的叉子一下子插进生日蛋糕里。

庆兔兔说:“小九,你不要急,哥哥还没有把蛋糕切开。”

这一次庆小兔停下来了,庆小兔把叉子上的奶油送进嘴里。

庆兔兔切不好蛋糕,因为蛋糕上铺了一层各式各样的水果颗粒。

我把蛋糕分割成对称的八瓣,我把蛋糕放进盘子里,还没有等庆兔兔分发蛋糕,庆小兔就把自己的一份拉到自己的跟前。

庆兔兔端着一份蛋糕走到外婆跟前。

庆兔兔说:“外婆,这是我的生日蛋糕。”

外婆接过盘子说:“庆兔兔,生日快乐。”

庆兔兔说:“谢谢。”

外婆从屋里拿了一个红包。

外婆把红包递给庆兔兔说:“庆兔兔,给你一个红包,你又长大了一岁,以后你就要听话一些,好好学习哟。”

庆兔兔把蛋糕送到姨妈跟前。

姨妈说:“庆兔兔,生日快乐,你已经七岁了,你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了,你已经是一个大孩子了,你要像一个大哥哥一样,做任何事情都要给小九做一个榜样。”

吃完晚饭,十九点钟庆兔兔去小广场表演架子鼓,其实就是琴行的一个推荐活动。

姨妈抱着庆小兔去看庆兔兔表演,外婆也跟着去看看庆兔兔学习架子鼓的成绩。

二十二点爸爸的视频来了。

妈妈说:“庆兔兔打架子鼓打的超好,主要是视频太大,没有给你发过去。”

庆兔兔没有和爸爸对话,庆兔兔在打乒乓球,乒乓球在地板上噼噼啪啪地蹦着。

外婆说:“庆兔兔,晚上了,外边有一点安静了,楼下会听的很不舒服的。”

妈妈说:“庆兔兔,你不要只顾自己玩,你要顾及别人的感受。”

庆小兔进屋开始看书。

妈妈说:“庆兔兔的脚上老是起泡泡,每天抹药能够好一点,让庆兔兔穿凉鞋,庆兔兔说,老师每天上学要求穿旅游鞋。以后不行的话,就让庆小兔穿凉鞋上学,再带上一双旅游鞋上学上课用。”

妈妈说:“庆兔兔现在有一点发胖了,以后要让庆兔兔活动一下。”

妈妈拿着手机对着庆兔兔的肚子让爸爸看。

妈妈对庆兔兔说:“以后让爸爸给你买一辆自行车,你每天骑一会自行车。”

看着别人的孩子在外边有说有笑的跑跑跳跳,看见庆兔兔一天到晚在妈妈的督促下在上各种各样的学习班,在学习复习各种各样的功课,确实让人感到酸楚的味道。

妈妈对庆兔兔的要求太高,庆兔兔就是一个学习机器。

我没有看见庆兔兔有什么活动时间,看见的就是庆兔兔坐在书桌跟前做作业复习功课。

庆兔兔没有一天晚上二十二点钟从书桌跟前站起来,庆兔兔的拖拖拉拉的生活节奏,让庆兔兔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学习上。

其实庆兔兔就有自行车,庆兔兔想出去骑自行车,庆兔兔想跟小朋友们一起玩,妈妈都以学习为由拒绝了。

妈妈说:“我们端午节要去当阳。”

爸爸说:“过节了,还是让庆兔兔和小九去看看爷爷。”

妈妈说:“我们不是不去,我们只能搭二姑妈的顺风车,我们不好意思影响他们,每一家都很忙。二姐说,她去跟三姐说,让三姐接我们去当阳,晚上我们送你们回来。”

爸爸说:“我们可以买一辆车呀?”

妈妈说:“只要你不回来定居,你就不要打算我买车。”

庆兔兔说:“我要买车呀。”

妈妈说:“买车干什么,把车放在那里贬值呀。”

妈妈怎么突然想起来帮着外婆晾衣服,妈妈一边晾衣服,妈妈一边喊:“庆兔兔,过来帮着外婆晾衣服。”

外婆告诉庆兔兔什么样的衣架晾什么样的衣服。

庆兔兔正在晾自己的裤衩。

外婆说:“外边的裤子衣服要反着晾,裤衩就要正着晾,你的裤衩晾反了。”

庆兔兔问:“为什么呀?”

外婆说:“外边的衣服,里面有口袋衣衬,比较厚不容易干,再说外边的衣服是给别人看的,不能弄脏了。里面的裤衩衬衣就不能这样,因为衬衣裤衩是紧贴在身上的衣服,弄脏了可能会伤害我们的皮肤。”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