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56要抱我们就回家

2019-03-02 07:47 | 宝宝成长

2556-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日星期四多云31~22℃客厅早晨温度27PM2.5-67

还不到九点钟下楼,远处已经看见紫小兔童车在路上停着,我们来到紫小兔旁边,紫小兔外婆把紫小兔放下地。

我把庆小兔往地上放,庆小兔用劲地搂着我的脖子。

我说:“小九,你这几天怎么了?下来跟哥哥一起玩。”

我继续把庆小兔往地下放,庆小兔把我楼的更紧。

紫小兔走到我的跟前,紫小兔妈妈手里拿着一把会响的枪。

紫小兔妈妈说:“小九,你看这是什么呀?”

庆小兔趴着我的身上一动不动,我把身体转了一个方向,我让庆小兔面对紫小兔妈妈,庆小兔又把身体转过来。

我又一次把庆小兔的脸对着紫小兔妈妈手里的枪,紫小兔妈妈再一次把枪按响,紫小兔妈妈把枪往庆小兔跟前凑一点。

紫小兔妈妈说:“小九,你要不要玩枪呀?”

庆小兔看着枪又把头扭过去,我把紫小兔妈妈手里的枪接过来。

我说:“小九,你看,这是一把会响的枪,你要不要玩呀。”

庆小兔还是一动不动的看着远方。

外婆问:“你们这是出去还是回来呀?”

紫小兔妈妈说:“回来,我们早上很早就出去了,峻峻早上五点钟就醒了。”

我惊奇地问:“五点钟。”

外婆说:“我们小九八点多才起来。”

我说:“这么早起来,峻峻不是会缺觉呀。”

紫小兔妈妈说:“峻峻是被蚊子咬醒了的。”

我说:“你们到现在还没有弄蚊帐呀,楼上蚊子少,挂一个蚊帐要好一些。”

紫小兔妈妈说:“挂蚊帐好麻烦。”

我说:“什么麻烦呀,现在蚊帐都是支架,几分钟就可以装起来,你们大人不用蚊帐,你们也要为峻峻想一下,你们可以就给峻峻紫兔兔单独装一个蚊帐呀。”

今天的太阳依旧不温不火,知道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地上的影子时隐时现。

去三期,三期小广场没有一个孩子,外婆在石凳上坐下来,庆小兔却要抱着不下来。

来了一个爷爷带着一个孙女一个孙子,三个人在吃着早点。男孩女孩应该是两个学生,可能是有病没有上学。

小广场两条石凳,另外一头石凳上不知道谁把吃早餐的塑料袋放在石凳上,于是女孩过来坐在外婆的旁边,外婆自然往旁边让一下。

男孩也挤到女孩旁边坐了下来,女孩往外婆这边靠了一下,外婆又往边上移了一下。

爷爷手里拿着一块煎饼站在外婆跟前在吃,外婆只好站起来说:“我们到四期去看鱼吧。”

外婆起来,爷爷自然而然就坐在小姑娘的旁边。

路上碰见我们隔壁楼一楼的小男孩回来了,小男孩已经躺在童车里睡着。

外婆问:“你们已经回来了,我们刚刚才出来。”

男孩奶奶说:“我们这个早上五点钟妈妈起来,他就醒了,没有办法只好把他带出来玩,看他睡着了,就把他送回家睡觉。”

走上第一个小桥,我把庆小兔放下来,庆小兔不愿意下来。

我说:“你不下来怎么看鱼呀,你要是不下来,我们就回家。”

庆小兔下来了,庆小兔下到桥上去看鱼,接着庆小兔沿着小道往另外一个小桥跑去。

鱼塘旁边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一个两岁男孩,一个还抱在手里的八个月的小姑娘。

男孩的奶奶说:“弟弟过来和哥哥玩。”

庆小兔反而要我抱起来。

小男孩走过来。

我说:“小九,哥哥要找你玩,我们去和哥哥一起玩。”

我把庆小兔放下来,庆小兔两个手吊在我的脖子上,庆小兔的脚就是不落地。

我说:“小九,你到底怎么了,连着四天了,出来就要抱,也不跟小朋友一起玩。”

喷泉突然开始喷水,庆小兔这才要下来,庆小兔要去玩水,庆小兔拿着勺子去舀水。

男孩过来说:“我也要玩水。”

我说:“弟弟的车子里有水壶,还有一个耙子。”

我喊外婆拿一个水壶过来。

男孩奶奶说:“不用了,就随便玩一会就可以了。”

外婆还是给了小男孩一个喷水壶。

男孩奶奶说:“我经常看见你抱着小家伙,我们没有这样的身体,你是不是有六十五岁了。”

我说:“我已经七十岁了。”

奶奶说:“我有一个姑娘,他们的儿子已经很大了。我今年六十三岁,这个小家伙现在才两岁,这个是我儿子的儿子,如果他们要二胎,我也要到你这个年纪了,到那时候要我带,我也带不动了。”

我说:“带不动可以请保姆呀,请一个保姆也要不了多少钱,现在的退休工资请一个保姆应该没有问题。”

奶奶给男孩找了两颗鹅卵石,奶奶说:“把一个石头给弟弟。”

男孩走到庆小兔跟前,男孩举着手并没有把石头递给庆小兔,男孩看着我摇摇头。

我说:“你不想给弟弟一个呀?”

男孩点点头,庆小兔只是看着男孩手里的石头,庆小兔没有伸出手要。

男孩奶奶说:“给弟弟一个石头,要学会分享呀?”

男孩奶奶从男孩手里拿下来一个石头,庆小兔转身伸出手要外婆抱了起来,男孩也不愿意分享鹅卵石,男孩迅速把奶奶手里的鹅卵石要了过去。

看见游乐场有小朋友在玩,庆小兔往游乐场方向跑去。

外婆在喊:“小九,快一点过来,你看有人在喂鱼。”

庆小兔没有听见,但是我们打算让庆小兔过去,因为庆小兔看见有人在喂鱼,庆小兔就会要馒头喂鱼。

我曾经跟外婆说过,我说:“我们也带一点馒头让小九喂鱼。”

外婆出去买菜并没有想起来买馒头的事情。

庆小兔喂鱼,就是看一个热闹,庆小兔不管手里有多少,庆小兔手一举,馒头就飞向池塘,庆小兔马上就伸出手再要馒头。

一下子来了五六个会跑会跳的大朋友,一个个有备而来,每个人手里拿着馒头在喂鱼。

庆小兔摆开跑步的架势往游乐场跑,我看见庆小兔已经跑过游乐场的路口,庆小兔还低着头,甩开双臂在往前跑。

一直跑到游乐场另外一个入口庆小兔这才拐弯进去。

已经有一个男孩在那里,男孩高高的个子瘦瘦的脸庞,男孩的妈妈也很高。

男孩从滑道往上爬,庆小兔也跟着学。庆小兔也能够爬两步,庆小兔再往上爬就不行了,庆小兔不断地脚底打滑。

男孩跟妈妈说:“我就能够爬上去。”

男孩妈妈说:“你多大了,小弟弟还那么小。”

男孩妈妈说:“弟弟的鞋有一点滑,如果是光脚就不那么滑了。”

男孩妈妈的提醒,让我茅塞顿开,庆小兔光屁股从滑道上滑不下来,穿着鞋自然就不容易爬上去了。

我把庆小兔的鞋和袜子脱了,庆小兔光着脚很快就爬到滑滑梯的上边,庆小兔坐在滑滑梯上边一动不动。

我说:“小九,你滑下来呀,要不你就继续往里面走。”

庆小兔用手指着鞋,庆小兔要我给他穿袜子穿鞋。

男孩从口袋了拿出两个小汽车,这是一种最简陋的玩具汽车,跟庆兔兔的高档汽车差不多大小,这样的汽车我们就有几十辆,庆小兔却对这样的车子感兴趣了。

庆小兔和其他孩子一样,只要是别人的他都喜欢,哪怕自己的东西比别人的好。

庆小兔伸出手跟男孩要汽车。

男孩说:“这是我的汽车。”

男孩妈妈说:“给弟弟玩一个嘛。”

男孩还是一句话:“这是我的汽车。”

我说:“小九,我们家不是有很多这样的汽车吗?我们回家去玩汽车。”

庆小兔还是要男孩的汽车。

外婆没有过来,庆小兔的车子里还有玩具。

我打电话要外婆过来。

我说:“我们要外婆过来,我们小九不是带汽车来了吗。”

外婆来了,外婆给庆小兔拿了一辆小公鸡的车子,庆小兔拿着小公鸡去找男孩。

男孩还看不上庆小兔的小公鸡,其实小公鸡的汽车比男孩的好很多。

庆小兔拿小公鸡就站在男孩旁边,外婆给小公鸡上了发条,小公鸡在地上吱吱扭扭地跑起来。

小公鸡不走了,庆小兔拿起小公鸡又来到男孩跟前。

我说:“我们去拿光头强的汽车跟哥哥换汽车。”

男孩妈妈说:“你就跟弟弟换一辆车玩呀。”

男孩就是不愿意跟庆小兔换车。

庆小兔只好到一边玩自己的汽车了。

看见庆小兔走开,男孩咕咕唧唧地说:“我要跟小弟弟玩。”

男孩妈妈说:“你又不愿意把汽车给小弟弟玩。”

我问:“哥哥今年要上幼儿园了。”

男孩妈妈说:“是的,现在他就三岁半了。”

我说:“哦,和我们的一样,我们这个也是年初出生的,上幼儿园也要三岁半了。”

男孩妈妈说:“我们这个上幼儿园不行,开始我们给他报了托儿班,去了他就天天哭,没有几天就感冒了,只好接回家没有再去上幼儿园。”

男孩还是要跟庆小兔玩,庆小兔没有得到汽车,庆小兔也没有再理睬男孩。

男孩走了,庆小兔也跟着后边回家了。

庆小兔回来吃了一个桃子,庆小兔看见外婆在吃桃子,庆小兔桃子还没有吃干净,庆小兔咣当一声就把桃子扔到地板上,庆小兔伸出手跟外婆要桃子。

庆小兔要吃芒果,芒果庆小兔却吃的干干净净,但是庆小兔吃芒果,庆小兔的旁边的一切都遭殃,围兜里肯定会有芒果汁,庆小兔的手上,衣服上都是芒果汁,庆小兔把芒果核扔在垫子上,马上垫子上就是一片黄色。

十六点半去接庆兔兔放学。

还没有走到学校门口,庆小兔就要抱起来。

来到教室门口停下车,我把庆小兔放下地,庆小兔愣愣的抓住我的胳膊,庆小兔企图还要我抱起来。

我说:“我们去看哥哥姐姐在操场上锻炼身体,你要是要抱的话,我们就回家。”

庆小兔这才松开手,我牵着庆小兔去操场上。

今天庆兔兔放学好像速度很快,我们刚刚站在操场旁边看同学们跑步,庆兔兔就出现在庆小兔的旁边。

看见庆兔兔的书包放在童车上,庆小兔用手拉着书包,庆小兔向上翘起了腿。

刚刚离开学校,庆小兔又要我抱起来。

今天庆兔兔不打架子鼓,小区的侧门对着四期的大门,庆小兔不愿意回小区,庆小兔喊着要去看鱼。

外婆说:“今天哥哥不打架子鼓,我们和哥哥一起回家。”

庆小兔根本就不听外婆说的,庆小兔用劲往后挺着身体。

外婆说:“不能养成这个坏习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说:“算了,小孩子就是想玩一会。”

磊兔兔站在桥上用馒头喂鱼。

我问:“磊兔兔,你的作业做完没有?”

磊兔兔说:“我的数学做了一张卷子,我的语文改错已经改完了,我的英语也做了一部分。”

磊兔兔外婆说:“给弟弟一块馒头。”

磊兔兔掰了一块馒头走过来,庆小兔刚刚伸出手,磊兔兔没有把馒头递到庆小兔的手里,磊兔兔把馒头扔在庆小兔跟前的地上。

磊兔兔外婆说:“磊兔兔,你怎么能够这样呢?馒头要给弟弟的手里。”

我把一点馒头捡起来,我把馒头掰的更小的块块,我让庆小兔一块块往水里扔。

一块馒头落在水面上,马上无数的鱼游过来,几张嘴迎着馒头挤到一起。

看见锦鲤在水中跳跃,庆小兔要高兴的不得了。

看见庆小兔的一点馒头没有了,磊兔兔外婆说:“磊兔兔,你再给弟弟一块馒头。”

没想到磊兔兔故伎重演,这时候我就有一点生气了,但是我的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成年人身上,这样的行为就是对另外一个人的侮辱,磊兔兔还是一个孩子,既然磊兔兔外婆说了,我不能做任何表态。

这样的事情我们自己要尽量避免,我们一样也可以买馒头喂鱼。买馒头喂鱼,我跟外婆提及了几次,可能外婆没有当一回事,每次外婆买菜都忘了。

吃完晚饭,姨爹回家跟庆小兔再见,庆小兔非要跟着姨爹一起走,庆小兔要姨爹抱着不肯下来。

妈妈说:“小九,明天姨妈就会回来了,明天晚上我们再跟姨妈一起回家。”

庆兔兔在家里做作业,我就带着庆小兔去小广场。

庆小兔看见停在桥旁边的一辆扭扭车,庆小兔跟前用手扶着扭扭车,庆小兔想抬腿骑上去,庆小兔还没有这种本事。我把庆小兔抱了上去,庆小兔骑在扭扭车上,庆小兔一个手扶着扭扭车方向盘,庆小兔一个手指向远方。

我说:“小九,这是别人的扭扭车,晚上那么黑,别人会担心自己的扭扭车会找不到的,我们家不是也有扭扭车吗,我们回家去骑扭扭车去。”

我抱起庆小兔,我还没有走几步,庆小兔看见有人在拍篮球,庆小兔就要下来,庆小兔伸出手要我去拿篮球。

接着庆小兔就要去江边,等我们从江边回来,庆兔兔还在做作业。

妈妈在大声地呵斥庆兔兔。

妈妈说:“你不是不会,你是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上一次也是这个冒号,今天还是这个冒号,你为什么就不能记住呢?你就是不认真,今天就让你记住,每一个字你给我抄写二百遍。”

庆兔兔哭兮兮地说:“我不想抄二百遍。”

妈妈说:“这是第一次,如果下一次还是这样,我就让你抄四百遍,你还不改,以后就让你抄八百遍。”

庆兔兔的作业又是到了二十二点半才结束。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