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55小九不跟小朋友玩

2019-03-01 06:57 | 宝宝成长

2555-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三日星期三多云30~21℃客厅早晨温度28PM2.5-58

庆小兔八点钟就醒了,庆小兔躺在床上用手指着电视机。

外婆进门问:“小九洗完了吗?”

我说:“小九起来就要看电视,我只是给他洗完脸了。”

外婆说:“小九,我们要洗屁股了。”

我伸出手要庆小兔过来,庆小兔很快就爬过来,我给庆小兔端了尿。

最近庆小兔端尿已经习以为常,庆小兔偶尔也有站着尿的,一般庆小兔一天最多一次尿裤子,在外边已经基本上没有兜尿不湿了。

屋里把泡沫塑料拼装垫撤下,换上庆兔兔时代的爬行毯。

庆小兔马上把各种各样的玩具堆满爬行毯。

蓝天上漂浮着一层薄薄的云,云在天空中唱主角,蓝天只是萎缩在云的缝隙间,蓝天隐藏在白云后边。

天并不是阴天,太阳光撒在地面上,但是阳光似有似无,看地面就连大树的影子都分不清楚。

小广场没有一个人,既然好容易今天阳光萎靡不振,这时候去江边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要庆小兔去轮渡码头玩水去,庆小兔却把手指向了胭脂園。

外婆说:“小九下来,我们跑步。”

庆小兔很快摆好了跑步的姿势。

外婆也做了一个跑步的姿势说:“预备,跑。”

外婆摆开双臂,外婆是原地踏步,庆小兔一下子就冲到前边。

于是我跟着庆小兔跑步,庆小兔停下来了,外婆推着车子在前边走。

庆小兔抬头看见外婆走远了,庆小兔停下来伸出手,庆小兔要外婆回来。

我说:“你去追外婆呀。”

庆小兔没有去追外婆,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起来。

外婆在一个长椅子上坐下来,庆小兔也下来,庆小兔把包里的勺子拿出来挖草。

勺子是圆的,勺子是舀水的,庆小兔舀不起来枯草,庆小兔把勺子递给我。

我把勺子上放上一片枯树叶,庆小兔把枯树叶倒在护坡下边,庆小兔也学着把树叶放在勺子上。

天下那么大,天下又那么小,竟然在这里碰见紫小兔。

紫小兔从童车上下来了,庆小兔反而要我把他抱起来。

外婆给紫小兔一个光头强惯性车,庆小兔看着紫小兔,庆小兔用手指着紫小兔手里的光头强车子。

我说:“你下来和哥哥一起玩。”

庆小兔不愿意下来,庆小兔只是一直注视着紫小兔手里的玩具。

外婆给庆小兔拿了一个上发条的小公鸡,庆小兔这才下地玩小公鸡。

紫小兔看见不一样的玩具,紫小兔往庆小兔这边走来,庆小兔马上拿起小公鸡,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起来。

紫小兔要玩勺子,庆小兔也要勺子,于是把铲子给了庆小兔。

外婆在演示怎么样挖土。

紫小兔妈妈来电话要紫小兔回去,紫小兔外婆推着童车回家了。

庆小兔把泡泡水拿出来,庆小兔还是要我吹泡泡,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的泡泡水就吹不出几个泡泡来。

泡泡水还是以前的泡泡水,泡泡水和以前一样的调制方法,手动泡泡机扔掉了,原来的几个泡泡棒不知去向,现在用大泡泡棒改的泡泡棒却几乎无法生产泡泡来。

往回走,几个我们附近几栋楼的小朋友在一起玩,我要庆小兔下来和小朋友一起玩,庆小兔还是不愿意下来。

我说:“这么多小朋友,你现在怎么不愿意跟小朋友一起玩了。”

但是我们走过了,庆小兔却又下来了。

庆小兔在挖沙,庆小兔在扔石头。

我不知道庆小兔这几天怎么了,已经连续三天了,庆小兔不再跟大部分小朋友玩。

往回走,庆小兔要去四期看鱼。

一个小朋友拿着一根枯树枝在水里搅动,庆小兔也要树枝,于是给庆小兔一个树枝。

来了一个五岁的小男孩,手里拿着一个馒头,小男孩给旁边站在的一个三岁的男孩一块馒头。庆小兔也伸出手要馒头,小男孩也掰了一点馒头给庆小兔,庆小兔接过馒头,庆小兔毫不犹豫地把馒头扔进水里。

我说:“我们小九还扔不好,以后我们要外婆买馒头来喂鱼。”

回到家外婆给庆小兔一个桃子,庆小兔一个桃子下肚,庆小兔又要我抱,庆小兔用手指着我的鞋。

虽然太阳不是火辣辣,但是一个热总不是好滋味,于是我们去地下车库。

一股强烈刺鼻的油漆味道从地下车库涌上来,地下车库的施工如火如荼,这种污染的环境里我们是不能下去的,于是庆小兔在楼后树荫里玩。

一会就发现庆小兔在挠痒,又没有看见蚊子,庆小兔的脸上胳膊上都已经伤痕累累,庆小兔不能再等蚊子来叮了。

庆小兔把鞋柜里拿出一只鞋,庆小兔又把鞋柜门关上,庆小兔拿着鞋咚咚咚地跑进小房间,庆小兔把鞋放在床上。

庆小兔又咚咚咚地跑过去,庆小兔来到鞋柜跟前,庆小兔又拿了一只鞋。看着鞋柜里的鞋在减少,而床上的鞋变得密密麻麻。

外婆从厨房出来说:“小九,你在干什么呀?跑来跑去。”

庆小兔把鞋举起来让外婆看,外婆看见庆小兔走进小房间。

外婆说:“小九你怎么把鞋搬到床上了,床上是哥哥睡觉的地方,也是你和哥哥玩耍的地方。”

庆小兔把手里的鞋往床上一扔就跑回自己的房间,庆小兔爬上床,庆小兔躺在床上。

我以为庆小兔要喝奶,庆小兔没有要喝奶,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要我开。

十二点钟庆小兔一碗饭就在床上吃完了,这时候一集《超级飞侠》也演完了。

我回屋睡觉,外婆陪着庆小兔睡觉。

今天下楼,庆小兔就下地自己在跑,庆小兔一边跑,庆小兔一边玩。

庆小兔看见石头捡石头,庆小兔看见树叶捡树叶。

庆小兔最近喜欢渔具店门口的折叠椅,折叠凳被庆小兔推折叠起来又拉开。

渔具店的奶奶说:“当心哟,当心把凳子推倒哟。”

庆小兔又去推旁边的凳子,庆小兔又去欣赏装鱼的篓子。

看见卖西瓜的车子来了,我打电话给外婆要外婆过来买西瓜。

美容店门口的标志灯,庆小兔两个手抚摸着来回看,这是一个落地矩形标志灯,庆小兔从两边不同角度看着里面选择的LED灯。庆小兔门这边的看过了,庆小兔又去看门那一边的,庆小兔看看我,庆小兔又转回去继续看。

沿着人行道庆小兔一路小跑,庆小兔一直走到益丰大药房门口。益丰大药房门口有一个称体重的磅秤,庆小兔马上就站了上去。

称称没有问题,庆小兔两个手扶着称盘,庆小兔是在称上边蹦,本来这种磅秤就不是很稳当,庆小兔在上边一蹦,就像一个破的铁皮箱子发出咣当咣当刺耳的声音。

这是商店的财产,这是供大家使用的工具,我听到耳朵难受,我怕把磅秤踩坏。

我说:“小九,不要在磅秤上蹦,这是给大家称体重的。”

庆小兔看了我一眼,庆小兔又在磅秤上蹦了几下,药店里面的服务员还探出头看了一眼。庆小兔没有一点难为情,庆小兔还看着我笑,庆小兔又蹦了起来。

我把庆小兔抱下来。

我说:“小九,外婆在买西瓜,我们回家吃西瓜好不好。”

庆小兔转身就往回跑,路过美容店,庆小兔没有忘记看一眼标志灯。美容店的门口的音箱在播放音乐,庆小兔马上舞动双手跳起来,音乐停下来庆小兔继续往前跑。

外婆已经买好西瓜。外婆说:“小九,跟奶奶再见。”

庆小兔马上以自己的方式跟渔具店奶奶再见。

渔具店奶奶说:“小帅哥很聪明嘛。”

外婆说:“他什么都听得懂,就是到现在还不会说几句话。”

接着庆小兔就和卖西瓜的爷爷再见。

外婆把西瓜一片片切好,外婆上边没有西瓜子的尖子给庆小兔削了一些放在餐盒里,外婆把餐盒给庆小兔端来,庆小兔推开餐盒,庆小兔抱起一片西瓜就吃了起来。

看着庆小兔在吃西瓜,我去卫生间。

一会外婆问我:“小九呢?”

庆小兔已经不在客厅里,再看庆小兔已经爬上床,庆小兔躺在床上用手指着电视机。

外婆说:“小九,你吃完西瓜还没有擦嘴擦手。”

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要外婆擦。

庆小兔看动画片,外婆烧饭,我就写几行日记。

忽然听见客厅里推东西的声音,过来看庆小兔在推小椅子,屋里的动画片还在演着。

庆小兔推小椅子转一圈,我们还是比较新奇,庆小兔看见我们来了,庆小兔又接着在客厅里推椅子。

外婆说:“小九,你推椅子,楼下杨奶奶会听到不舒服的,杨奶奶会问,是不是我们小九推东西呀。”

庆小兔看了外婆一眼,庆小兔继续推小椅子。

外婆用手指着屋里的电视机说:“小九看,汪汪队。”

庆小兔马上放下椅子进屋看电视了。

吃完晚饭,我带庆小兔出去玩。

庆小兔还是愿意下地自己跑。

小广场上,庆小兔看见小朋友会走到跟前去看,庆小兔也会跟着小朋友后边跑,但是庆小兔没有跟小朋友玩,庆小兔也没有和小朋友打招呼。

看见旁边停着的滑板车剪刀车,庆小兔会走到跟前去看,但是庆小兔不会去用手去摸,庆小兔是用脚往前靠一下,庆小兔用脚去轻轻地去碰一下。

看见小商贩在卖玩具,庆小兔也伸出手要,看见闪闪发光的气球庆小兔也想摸一下。

杨小跳爷爷过来和庆小兔说话,杨小跳跑了过来。庆小兔想和杨小跳疯,庆小兔看着杨小跳,庆小兔对着杨小跳在叫。杨小跳和爷爷说了一句话,也可能杨小跳没有看见庆小兔,杨小跳很快消失在黑影中。

庆兔兔晚上在市里上写字课回来,庆兔兔在小房间复习英语,庆小兔坐在小房间的床上自己一个人玩。

妈妈回来我去江边走路,二十二点半庆兔兔才把英语复习完。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