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53小九不愿意别人玩

2019-02-27 06:51 | 宝宝成长

2553-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一日星期一多云转阴天32~21℃客厅早晨温度27PM2.5-59

我还在电脑跟前坐着,外婆递给我一个塑料袋。

外婆说:“这是妈妈准备扔掉的零食,她走到时候忘了拿出去了。”

塑料袋里有一袋没有打开包装的良品铺子,一包不知道是哪国文字的零食,其他就是零零散散的其他零食。有一些散开的饼干,已经拆开小包装小袋的良品铺子,还有二十几根棒棒糖。

我说:“棒棒糖不能吃,还是扔掉吧,其他东西我们还是可以吃掉的。”

打开那一包不知道名称的零食,原来那是一包中东产的薯片。

现在人们的钱多了,看见就想买,买回来多了,时间长了忘了,拿起来看过期了,马上这些东西又变成垃圾了。

我和外婆还属于穷人的范畴,能够不扔的尽量不扔,能够不浪费的尽量放进我们无关紧要的肚子里。

外婆送庆兔兔上学,外婆临出门说:“小九起来就让他喝奶。”

外婆刚刚出门,庆小兔就在喊妈妈。

我说:“现在还早,我们再睡一会。”

庆小兔反而睁开眼睛看着我。

看着庆小兔在喝奶,一会就没有看见奶瓶在哪里。

我问:“小九,奶瓶呢?”

顺着庆小兔手指的方向,奶瓶横躺在庆小兔的脚跟前,要庆小兔继续喝,庆小兔装模作样喝一口,奶瓶很快滚到一旁去。

庆小兔只喝了六十毫升牛奶,庆小兔只喝了一半牛奶。

庆小兔的尿不湿上没有尿,到卫生间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尿了很多。

洗脸洗屁股是在沙发上完成,庆小兔在看《光头强》。

外婆回来说:“你不喝牛奶,我们去买包子吃去。”

远远地就看见紫小兔一家三口坐在马路旁的桌子上吃饭。

这是一家开业没有多少天的包子店,这一家的包子独出心裁是一种很小很小的包子,包子个头只有板栗那么大,而且包子的口味并不是很咸很辣,应该说是比较清淡健康的早饭。

既然小口味比较清淡,自然就成了小朋友的首选,小朋友在这里买了早饭,于是爸爸妈妈要跟着一起吃了。

这种小包子也成了庆小兔偶尔的早饭。

紫小兔妈妈拉过来一个凳子笑着说:“小九,你也出来吃早饭呀,来跟哥哥一起吃饭。”

庆小兔并没有去坐凳子,庆小兔两个眼睛紧紧地盯着紫小兔妈妈,庆小兔两个手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

我说:“我们买了包子还要走,我们要到他的姨奶奶家去。”

外婆买了小包子出来,外婆要庆小兔跟紫小兔他们再见,庆小兔也伸出手再见,但是庆小兔没有开口说话。

一个小小的包子,走到豆苗家小区,庆小兔包子只吃了半边。

豆苗外婆抱着豆苗在外边迎着庆小兔,庆小兔看见豆苗,庆小兔没有一点兴奋的感觉,豆苗倒对庆小兔微微地笑着。

豆苗家地板上铺着拼装泡沫塑料板,豆苗进屋就走到泡沫塑料地板中央,没想到豆苗现在已经走得那么平稳了。

我把庆小兔放下地说:“你跟妹妹玩。”

庆小兔抱着我的脖子根本就不松手。

我说:“小九,你今天怎么了?”

豆苗递给庆小兔一包橡皮泥,庆小兔连看都不看,庆小兔把头扑在我的肩膀上。

外婆给豆苗一个小包子,豆苗对包子一点兴趣也没有,包子没有进到豆苗的嘴里,一会功夫泡沫塑料地板上星星点点到处都是小包子的残渣碎片。

豆苗外婆说:“豆豆,你怎么把包子都撕碎了扔在地上了。”

豆苗只是看看自己的外婆,豆苗外婆一个手牵着豆苗说:“你把包子捡过来给外婆。”

豆苗没有理睬自己的外婆,豆苗外婆自己过去捡起来放进了嘴里。

豆苗外婆拿了一个类似于琴键的玩具,豆苗外婆用手在上边按会发出声响,键盘还会发光。

我要庆小兔下来玩,庆小兔只是弯下腰用手摸了一下,庆小兔还是不愿意下地。

没有办法,外婆把我们带来的东西留在豆苗家,豆苗外婆给了我们一袋茶叶,我们抱着庆小兔就回来了。

在豆苗家楼下端了尿,回来上楼就没有想起来给庆小兔端尿。

忽然外婆说:“小九,你尿尿怎么不喊呀?”

庆小兔的短裤已经湿了一块,地板上已经有了一滩尿。

看见外婆在接手机,庆小兔把外婆的手机拿过来。

庆小兔把手机放在耳朵跟前,庆小兔在喊:“喂。”

庆小兔拿着手机当着遥控器对着电视机在按,庆小兔拿着手机对着窗户在摇。

玩具架上变形金刚汽车十几辆,现在家里堆着那么多遥控器,现在也不知道哪一个是对那一个了。

原来我在每一辆汽车上贴着标签,标签上写着字母和数字,在相应的遥控器上也贴着标签。时间长了,再加上庆兔兔庆小兔有时候喜欢撕上边的东西,现在这些汽车都变成一动不动的普通汽车了。

庆小兔玩变形金刚汽车,庆小兔把汽车放在小房间床上玩,一会功夫变形金刚就露出马脚,变形金刚想变成变形金刚又变不成,汽车又不像汽车了,这样的汽车已经不能再在床上推了。

庆小兔又要我拿其他汽车玩。

庆小兔又找了一辆线控挖掘机,现在线控挖掘机庆小兔还用不好遥控器了,庆小兔还要我去按动板腱。

庆小兔拖着线控挖掘机在走,庆小兔突然拿着遥控器的电线来找外婆。

外婆说:“哟,这个遥控器怎么断了,你赶快找外公去修。”

我走过来看,挖掘机的遥控电缆在离挖掘机五厘米左右的地方被拉断了。

庆小兔拿着遥控器一端电缆断头,庆小兔放在挖掘机另一端断头上,庆小兔向着我啊啊地叫。

连着三天午睡都是外婆陪着庆小兔睡觉的。

现在庆小兔喜欢玩了,就是在床上庆小兔也忘不了玩,睡觉屋里窗帘都拉上了,庆小兔喝完牛奶经常还兴奋不已。

我是到时间就要睡觉的,我忍受不了庆小兔没头没了的在床上疯,庆小兔越是兴奋,我就越是想睡觉。于是吃完饭我就一个人去睡觉,由外婆陪着庆小兔睡觉。

我午睡起来,我在给庆小兔修理线控挖掘机。

人老不中用,眼睛看东西有一点吃力了,电缆线太细,实在有一点看不清楚。我把挖掘机放在窗户跟前,偶尔我还要动用放大镜才能够完成任务。

原来这样的事情轻而易举,现在已经变成非常困难的问题。

睡觉起来庆小兔就要我把他抱起来,庆小兔让我抱着他在柜子上找零食。

有两罐庆小兔吃过的零食,外婆都已经藏了起来,可是柜子上还有那么多零食。

庆小兔拿起黄色的薯片罐。庆小兔要我打开。

我说:“这个我们小九还不能吃。”

庆小兔放下手里的薯片罐,庆小兔拿起一包小包装的零食。

我说:“这个不能吃的。”

庆小兔还是把包装袋放进嘴里嚼了几下,庆小兔又拿起棒棒糖,棒棒糖庆小兔看见庆兔兔吃过,不管我怎么劝说,庆小兔还是把棒棒糖放进嘴里唆起来。棒棒糖外边有一层透明的包装塑料袋,庆小兔看得见,庆小兔却没有办法吃到,庆小兔还不知道棒棒糖是什么味道。

庆小兔要我把棒棒糖包装袋撕开。

我说:“这是棒棒糖,小朋友是不能吃糖的。”

庆小兔用手指着透明塑料盒里的薄片芝麻饼,庆小兔要吃芝麻饼。芝麻饼又香又甜,庆小兔吃了会上瘾的。

我连忙喊外婆:“你藏起来的三峡酥放在哪里了?”

外婆把三峡酥拿了出来,庆小兔高高兴兴接过一片三峡酥。

一片二片三片,庆小兔又伸出手要,三峡酥很小就指甲盖大小,三峡酥并不是甜食,但是这是油炸食品,油炸食品属于垃圾食品范畴。

我说:“我们再吃一片就不要了。”

很快庆小兔又伸出手要。

我说:“这是垃圾食品,小朋友不能吃太多。”

外婆说:“你怎么又给他拿了,小九不能再吃了。”

我说:“他要要怎么办,他妈妈的零食都放在外边,小九看见会不要吗?”

我这次给了庆小兔两片三峡酥,庆小兔拿着手里,庆小兔没有再要三峡酥了。

庆小兔找到一个雪白的海豚,庆小兔把海豚放在小桶里,庆小兔把小桶提到饲养泥鳅的鱼缸跟前,庆小兔想要把海豚倒进鱼缸里。

庆小兔垫着脚也不能够把海豚倒进鱼缸里,庆小兔仰起头喊外婆。

外婆说:“鱼缸里是喂活的鱼的,你的海豚不会游泳的。”

庆小兔想把插座上的小夜灯拿下来,庆小兔的手刚刚靠近,小夜灯就亮了起来。

庆小兔也不拔小夜灯了,庆小兔用手去挡小夜灯,庆小兔不知道为什么小夜灯会无缘无故地亮起来。

我用手在小夜灯中间档一下,小夜灯又亮了起来,庆小兔马上也用手指头去按中间的空档。

我说:“这是光敏元件,当它被挡住了,它就会把小夜灯点亮。”

我拿一个一块钱的钢镚放在小夜灯中间,庆小兔也把钢镚放在小夜灯上边。有时候庆小兔钢镚没有全部当住光敏元件,小夜灯发出微弱的光芒,我帮着移动一下钢镚,小夜灯马上大放异彩。

于是庆小兔用手把钢镚来回移动,庆小兔把手掌放在小夜灯上。

我抱着庆小兔在学校门等庆兔兔放学,门口挤满了爷爷奶奶爸爸妈妈。

一个奶奶在说:“你的身体真好呀,我们这样一直抱着早就受不了了。”

说了好一会,我问:“你是接孙子,还是孙女呀?”

奶奶说:“我是磊兔兔的外婆呀?”

我这才想起来这个是磊兔兔外婆,我和磊兔兔奶奶非常熟悉,磊兔兔外婆见过几次,还是磊兔兔上幼儿园放学回家的路上,因为回家是在公交车上,我和磊兔兔外婆还没有说过话,我本来就没有记性,所以和磊兔兔外婆不是很脸熟。

学校大门刚刚打开,门外的家长蜂拥而至,庆小兔也随着人流来到教室你看,外婆已经站在教室里。

庆兔兔说:“外婆,我今天考试考了九十九分。”

外婆说:“不错呀,有进步。”

奇兔兔说:“我今天还考了一百分呢。”

一个小姑娘拿着一个篮子走到奇兔兔跟前,小姑娘把篮子的一个提把靠近奇兔兔,奇兔兔拉着提把跟着小姑娘一起去倒垃圾了。

奇兔兔外公来了。

我说:“奇兔兔去倒垃圾了。”

奇兔兔外公说:“奇兔兔只要有人叫,就会去打扫卫生。”

看见我抱着庆小兔,奇兔兔外公说:“小九,你也来接哥哥放学呀?”

庆小兔并没有微笑迎客,庆小兔马上把背对着奇兔兔外公。

奇兔兔外公说:“小九,你还不好意思呀?”

我说:“不知道怎么了,这几天小九看见谁都不理,小九也不愿意下地。”

庆兔兔在吃学校的面包,庆小兔马上伸出手也要面包。

来到学校外边,庆小兔要下地,庆小兔要跟着庆兔兔跑,庆小兔马上变了一个人,庆小兔跟着庆兔兔打打闹闹地跑。

庆兔兔去打架子鼓,庆小兔要去四期看鱼,外婆就自己回家了。

磊兔兔已经早早地来到四期,磊兔兔拿着馒头在喂鱼,庆小兔也要馒头喂鱼,磊兔兔给了庆小兔一点馒头。

磊兔兔外婆说:“磊兔兔喜欢看鱼,外边一个馒头店卖一个这么大的馒头,就两块钱一个,我们就买了放在冰箱里,每天掰一点拿来喂鱼。”

吃完饭,妈妈带着庆兔兔庆小兔出去给庆兔兔洗照片,回来庆小兔就爬到床上,庆小兔躺在枕头上喊:“奶奶。”

看见妈妈把奶瓶拿来,庆小兔高兴地拱起腰,庆小兔屁股在床上一弹一弹的。

妈妈说:“看你那个兴奋的样子。”

姨妈今天已经去威海出差,姨妈要星期五才回来,这就是说这个星期我就不能出去锻炼身体了。

姨妈不在家,晚上庆小兔就没有人带,妈妈一晚上都要陪着庆兔兔做作业。

于是我抱着庆小兔出去。

妈妈说:“不行,不能老是抱着小九,一定要小九坐车。”

妈妈把童车推过来,妈妈要把庆小兔放进童车,庆小兔卷缩着身子,就是不愿意坐进童车里。

最后还是我抱着庆小兔出去了。

姨妈不在家,我们还是要去给大毛放风,路上碰见豆苗,于是豆苗跟着一起起来姨妈家。

庆小兔就和豆苗疯,大毛屙巴巴回来,庆小兔就和大毛玩,庆小兔还用手去打大毛。

在小小的走道上,看见豆苗跑过来,庆小兔还不会及时避让,豆苗一下子把庆小兔撞一个满怀。庆小兔坐在地上看着我。

我说:“不要紧,豆苗在跟我们小九在玩。”

庆小兔站起来,庆小兔把手上的灰拍一下,庆小兔又继续和豆苗玩起来。

吃过晚饭庆兔兔做作业,我们带着庆小兔就来到小广场。

杨小跳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小桥栏杆旁边,庆小兔看见杨小跳,庆小兔马上就从我的身上下来。

杨小跳是庆兔兔幼儿园的铁杆朋友,杨小跳,庆小兔并不是很熟悉,

庆小兔刚刚出生的时候,杨小跳来看过庆小兔几次,后来庆兔兔上学了,杨小跳继续上幼儿园,杨小跳就慢慢地疏远了,杨小跳很少再找庆兔兔玩,杨小跳只是偶尔和庆小兔打一个招呼。

庆小兔好像还有印象,庆小兔却跟着杨小跳疯起来,杨小跳在和庆小兔躲猫猫,庆小兔就跟着后边找杨小跳,一直到杨小跳跑远了,庆小兔看不到杨小跳为止。

一个爷爷用绳子拖着一辆小马的四轮车,庆小兔用手指着走过去,一个两岁多的小姑娘也看见了,小姑娘迅速地跑到小马跟前。

小姑娘到跟前就往小马上骑,小姑娘的奶奶紧紧地跟着后边,庆小兔也一直朝着小马跑过去。小姑娘骑上了小马,小姑娘奶奶看小姑娘没有问题就快速地退了回来,庆小兔这时候刚刚走到这个奶奶的后边。

外婆大声地喊道:“后边有人。”

我也跨步向前,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庆小兔被奶奶的屁股撞到在地上。

我怕这个奶奶继续后退,我连忙把庆小兔抱开来,这个奶奶这时候才转过身说:“对不起,我没有看见。”

由于我的扶持,庆小兔反而哭了起来,于是我们只好带着庆小兔回家了。

外婆在后边逗庆小兔开心,很快庆小兔也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

回来已经二十一点钟,庆小兔洗完澡,庆小兔就要上床,上床庆小兔躺下来要喝奶,牛奶庆小兔没有喝完,奶瓶还剩下三分之一。

妈妈二十一点半才把庆小兔抱过去,庆兔兔开始写生字,庆小兔把剩下的牛奶喝完。

妈妈说:“庆兔兔,你今天做作业还是蛮认真的,能够坐下来静下心来做作业,以后要坚持下来。”

妈妈认为我带庆小兔,就是因为一天到晚抱着庆小兔的缘故,所以妈妈坚持让庆小兔坐童车。

其实我不是体力不够,而是我从早上起来,一直到晚上九十点钟,一直带着庆小兔,我还要一直为庆小兔担心受怕,我是精神高度紧张了,而且我也没有时间去锻炼我的身体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