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41地下车库成了游乐场

2019-02-15 06:55 | 宝宝成长

2541-五月三十日星期三小雨转中雨28~19℃客厅早晨温度23PM2.5-41

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夜,早上起来楼下的雨棚还嘭嘭嘭地响个不停。

庆兔兔虽然一个人能够睡觉,但是胆子还不够那么坚强,庆兔兔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心虚。

夜里的客厅里风扇的声音可以让庆兔兔不敢出来,同样窗外的滴滴答答的雨声让庆兔兔睡不着觉。

外婆半夜起来的时候,庆兔兔房间里点着一个台灯,夜里睡觉屋里太亮可能会干扰庆兔兔的睡梦深度,外婆把台灯关了。

客厅里有一个小夜灯,外边的雨声让庆兔兔要增加屋里的亮度。本来还有一个小夜灯,这个小夜灯是用遥控器控制的,遥控器不知道被庆小兔扔到何方。

等我起来到庆兔兔房间里看,庆兔兔手的旁边放着一个电子蜡烛,我把电子蜡烛电源关了。

七点钟外婆叫起庆兔兔的时候,庆兔兔很快坐了起来,外婆从饭厨房回来,庆兔兔还坐在床上。

外婆说:“庆兔兔,动作要快一点,昨天晚上的教训要记住,不要再拖拖拉拉的了。”

庆兔兔起来了,庆兔兔这一会动作很快,七点十一分庆兔兔跟着外婆就出门上学了。

庆小兔现在睡觉也开始翻滚起来,一个大床无处不在,庆小兔的头的方向也漂泊不定,不过庆小兔还没有滚到地上。

一方面庆小兔睡觉,我们会把蚊帐的拉链拉上,另外就是庆小兔好像很小心,尽管庆小兔周游天下,庆小兔还是不愿意来到天涯海角。

庆小兔稍微醒了一点,庆小兔就会喊妈妈,庆小兔睡觉感到冷了,庆小兔会自己拉被子毛巾被盖上。虽然庆小兔不会严丝合缝地把自己包裹起来,庆小兔还没有着凉过。

庆兔兔刚刚离开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就在喊妈妈。

我说:“妈妈上班了。”

庆小兔还是在喊妈妈。

我说:“喊外公,外公。现在还有一点早,我们再睡一会觉吧。”

我拍庆小兔,庆小兔一动不动,我一停下来,庆小兔马上就移动身体。

庆小兔就好像和我捉迷藏一样,我再看庆小兔,庆小兔睁着眼睛看着我。

我也不想继续拍庆小兔睡觉,我把屋里的窗帘打开了。

我用手指着床里面的火火兔说:“小九,火火兔。”

庆小兔看了一眼火火兔,庆小兔爬过去打开火火兔,当歌声响起的时候,庆小兔的标准舞蹈动作就开始了。

庆小兔突然跪起来,庆小兔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我。

我说:“小九,你是不是要屙巴巴了。”

我连忙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我把庆小兔纸尿裤脱下来,我刚刚站在便池跟前,只听见啪地一声,一坨巴巴落到便池里。

庆小兔洗完脸换好衣服才七点半。

妈妈临走的时候说:“小九今天早上还没有喝奶。”

于是我冲了一百五十毫升牛奶给庆小兔。

庆小兔的奶喝完了,外婆也送庆兔兔上学回来了。

外婆说:“小九,你怎么不多睡一会,这两天怎么起那么早呀。”

看见外婆洗的水果,庆小兔伸出手要吃,通红的李子庆小兔只是咬一口,接着就是遭受庆小兔的抛弃。

我说:“小九,你要吃就吃,你不吃就不要。”

但是庆小兔继续要,庆小兔继续扔,庆小兔多咬了一口,三个李子也被抛弃在地板上。

庆小兔扒在餐桌跟前继续要,给庆小兔一个油桃,油桃很快变成庆小兔的美味佳肴。

庆小兔继续要油桃,我给庆小兔一个芒果,芒果庆小兔很快填进肚子里,庆小兔的两个手,庆小兔的脸上,庆小兔的围兜上,全部是金灿灿的芒果残渣。

庆小兔把挖掘机拖了出来,庆小兔把挖掘机拉的大门口,庆小兔要我穿皮鞋。

外婆说:“外边在下雨,不过雨还不是很大。”

庆小兔还是下楼了。

庆小兔伸出手在雨里试一下,雨点打在庆小兔的手掌上,庆小兔要到外边骑挖掘机。

雨还在继续下,不过雨不是很大,庆小兔在雨中走了二十米。

我说:“小九,你看,外边一直在下雨,我们到地下车库去骑挖掘机吧。”

十四点钟我进屋看庆小兔睡觉,我看庆小兔是不是盖着被子,因为屋里亮度很低,我只能在黑暗中摸索。当我的手刚刚触摸到庆小兔身上的时候,庆小兔睁开眼睛看着我。

起来庆小兔就去拖扭扭车,外边肯定不能玩,只有到地下车库是唯一的选择。

我拉着扭扭车前边的绳子,我把庆小兔的两个脚放在扭扭车的前边,庆小兔马上就把脚拿下来。

我说:“小九,把脚放在上边,你的脚就不会在地上拖了。”

庆小兔还是不愿意把脚抬起来,庆小兔和庆兔兔小时候一样,不愿意把两个脚放在前边台子上,可能是觉得身子不容易平衡。

庆兔兔小时候骑扭扭车,庆兔兔两个脚是拖着后边地面上,庆兔兔几双鞋的鞋头都磨穿了。

庆小兔两个脚没有在后边拖,庆小兔是两个脚在地上蹬,有时候两个脚一起往后蹬。

突然扭扭车拉不动了,扭扭车的轮子卡在下水道的沟槽里,等把扭扭车拯救出来,扭扭车的轮子被沟槽含在嘴里。

重新装好的车轮已经不堪重负,没有走一会就发现车子沉重起来,一个扭扭车的轮子再次掉了下来。

这一次不仅仅是轮子掉下来,就连轮子两头的固定件也不知去向,好容易把轮子附件找齐,扭扭车已经不能骑了,庆小兔这时候只能回家了。

从地下车库上来,庆小兔站在地下车库门口玩起来,庆小兔一会进去,庆小兔一会又出来,庆小兔进进出出又不让我扶着。地下车库这一面有十八阶台阶,我怕庆小兔一步踏空滚到地下车库底下,庆小兔进去我也挤进去,庆小兔出来我又跟着出来。

进到楼里上楼,庆小兔不让我牵着,庆小兔扶着楼梯栏杆往上爬。

庆小兔一边上楼,庆小兔嘴里大声地喊着:“哇,呜,哇,呜,

这几天我已经很少带手机出来,我看着庆小兔在各种各样的表演却无法给庆小兔录像拍照。

今天庆小兔到地下车库六七趟,外边在下雨,确实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就这样庆小兔还整整玩了一个小时。

回到家庆小兔就开始修理车轮,庆小兔把扭扭车翻过来,庆小兔把轮子装上去又拆下来,不过庆小兔的安装只是糊弄白痴的,因为庆小兔只是把轮子放在原来轮子的位置而已。

今天晚上妈妈又带着庆兔兔去市里上课去了。

当姨妈准备回家的时候,庆小兔再一次要我带他出去。

外边的雨越下越大。

我说:“小九,你看外边在下雨,外边一个小朋友也没有。”

庆小兔转身就要到地下车库去。

地下车库不分黑夜白昼,就是车多车少的区别。

庆小兔用手指着要我往远处走去,我们转了一圈又一圈,我要庆小兔下来玩,庆小兔还不愿意。

我说:“叮叮当当要跟你玩,你不跟她们玩,峻峻要找你,你也不理睬峻峻,你说,你一天到晚在车库里看到了什么。”

庆小兔下来了,庆小兔开始捡石头,地下车库四周堆放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庆小兔就去拉扯地上丢弃的物品。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