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编辑这篇日记 《庆兔兔日记》2539要加入少先队了

2019-02-13 09:16 | 宝宝成长

2539五月二十八日星期一多云27~19℃客厅早晨温度24PM2.5-78

妈妈上班的时候说:“过了端午节,我要去上海出差。”

妈妈去上海,可能是妈妈在为出国做准备。

妈妈的不在家确实又要给我们增加了许多负担,但是这是妈妈的工作,上班工作天经地义,我们也无能为力,我们只能奉献微薄精力。

庆小兔肯定只能我们带了,姨妈就要负责庆兔兔的一切,姨妈没有时间,姨妈如果有事情,庆兔兔的一切也要划归我们管辖了。

外婆问:“我们是带小九,还是照顾庆兔兔。”

我说:“庆兔兔的作业我们管不了,小九晚上天天要外出,姨妈也不可能带他天天出去。”

外婆说:“妈妈说,小九的小床如果不睡了,就把小床送给别人了,我们是不是把小床拆散捆扎起来。”

睁开眼睛庆小兔在喊妈妈。

外婆说:“外婆,外婆。”

庆小兔马上闭口不言,外婆要庆小兔起来,庆小兔还是在床上滚一会。

我说:“小九已经开始说话,小九昨天已经在说姐姐妹妹阿姨挖掘机月亮。”

外婆还不相信,我对着庆小兔说:“月亮。”

庆小兔没有张开嘴。

我说:“姐姐。”

庆小兔说:“姐姐。”

我接着说了妹妹阿姨,庆小兔也都跟着说了。

不过庆小兔说的还不是非常清楚。

外婆疑惑地说:“他是在说吗?”

我说:“那你认为小九刚才说的是什么?”

去江边成了每天必做的功课,来到江边就要下到水边去,庆小兔拿着勺子来到长江边。

一只金毛犬浑身湿漉漉地站在岸边,金毛犬的主人把一个矿泉水瓶子朝江水里扔给去,金毛犬奋不顾身地跃入水中,金毛犬吃力地在水中追逐矿泉水瓶子。

庆小兔用手指着金毛犬,庆小兔拱着嘴说:“汪,汪,汪。”

我说:“这是狗,狗,狗。”

庆小兔又不说了。

庆小兔蹲在渡口斜坡上玩水,庆小兔拿着勺子在舀水,庆小兔捡起石头往江里扔。

庆小兔没有一直扔,庆小兔也没有一直舀水,时间长了庆小兔自己就要求换地方。

回家的路上庆小兔没有坐车,在粮行外婆买了一袋米,外婆把米放在童车上。

这一下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用手指着米袋子,庆小兔意思米袋占据了他的车子。

我把让庆小兔坐在米袋上,我牵着庆小兔的手,外婆推着童车往小区里走。

小区里园林工人还在修剪树木,几个人在整理灌木草坪,庆小兔要留下来看园林工人劳作。

我说:“我们帮着外婆把米拿回家,我们再出来玩。”

我下楼搬童车和大米,庆小兔站在门口等着我。

记得原来我们厂就专门成立绿化部门,一年投入无数,树还是种了几课绿化的业绩还是平平,每年看见数不清的树苗买进来,却没有看见几棵树长起来。

现在绿化已经完全市场化,现在政府只要出钱,政府只检查监督,城市已经变成了以往的公园,甚至现在的城市街道比过去的公园还要美丽。

看,庆小兔还是看,看多了庆小兔也就失去了耐心,庆小兔开始了其他项目。

楼后的亭子里是一批爷爷奶奶们战斗的地方,打牌的人有座位,看牌的人没有凳子,于是人们把其他人抛弃的凳子盒子捡回来放在亭子里。

一个没有底板的木框子,可能以前是一个大抽屉,木框子很大很重,庆小兔把木框子当做自己的玩具。

庆小兔把木框子推倒,庆小兔再费力地把木框子扶起来。

一次庆小兔把木框子扶起来,庆小兔站的有一点远,结果庆小兔没有把木框子完全扶正,庆小兔刚刚松开手,木框子又倒了回来,庆小兔两个手用力想把木框子扶正,庆小兔已经没有回天之力,木框子还是倒了下来。

尽管庆小兔退了一步,木框子的边还是压在庆小兔的脚上,庆小兔只是看了我一眼,庆小兔没有哭,庆小兔重新把木框子扶立起来。

池塘一边修了四个平台,也可以说是四个桥墩,每一个桥墩中间有十五厘米空隙。池塘边沿离池塘底有八十厘米深。

庆小兔以前走过去,庆小兔知道迈步跨过去,但是庆小兔不知道调节步幅。庆小兔就是一步跟着一步,明明已经离空隙距离远了,庆小兔一样奋勇向前,我要使劲牵着庆小兔的手让庆小兔渡过难关。

今天庆小兔走到跟前,庆小兔两个脚停在空隙边沿,庆小兔想自己走过去,庆小兔几次提起一个脚,庆小兔试了几次都最终没有敢跨过去。

庆小兔伸出手要我牵着,庆小兔今天不再奋勇向前,庆小兔走上一个桥墩,庆小兔来到一个桥墩的空隙,庆小兔会停下来,庆小兔慢慢地挪步把两个脚停在空隙边沿,然后庆小兔再往前跨一步过去。

每一个桥墩庆小兔都会这样走,先走的缝隙跟前,把两个脚并齐,然后在往前跨步。四个桥墩,五个空隙,庆小兔来回走了好几遍。

前几天看见一个很小的花狗,今天又看见了,几天不见小花狗又长大了一点。

庆小兔下地就伸出手要小狗过来,因为我在跟前小狗停下来看看,小狗马上躲进墙根树丛中。

庆小兔自己走到门洞的平台上,庆小兔用手要小狗从树丛里过来,小狗真的走到庆小兔跟前。不过小狗还是警惕地保持一个距离,庆小兔捡一些石头树叶要小狗过来。

我看见庆小兔在摸屁股,但是我没有在意,很快庆小兔身子后边落下了巴巴。

我说:“小九屙巴巴你要说呀,屙巴巴要蹲下来。”

好在庆小兔穿的开裆裤,我连忙把庆小兔抱起来端巴巴,然后把庆小兔抱回家。

今天上午庆小兔一直没有兜尿不湿,一直到后来,庆小兔吃完一块馒头,庆小兔自己爬上小房间的床上,外婆才给庆小兔兜上尿不湿。

我先在吃饭。

外婆在招呼庆小兔在床上玩。

我吃完饭过来。

外婆问:“小九,花,小九,花在哪里?”

庆小兔用手指着床单上的花说:“花。”

十二点半庆小兔喝完奶,庆小兔拿着奶瓶说:“没有了。”

我把奶瓶拿过来,庆小兔又把奶瓶拿过去,庆小兔含着奶嘴就睡着了。

楼下传来过路人在问:“你们怎么不打草了。”

园林工人说:“我们领导说了,要两点半才能打草,要不会影响别人休息的。”

是的,昨天我和外婆刚刚躺在床上,外边的割草机就轰隆隆地响起来,我只好起来把玻璃窗关上。

当庆小兔来到庆兔兔的教室门口,教室里庆兔兔还在收拾书包。

外婆从教室里出来了。

外婆说:“我进教室里,所有的小朋友书包都收好了,就庆兔兔的书包没有收,张老师大声说,庆兔兔,你还要奶奶帮着你收吗,庆兔兔这时候才过来收拾书包。”

庆小兔把庆兔兔送进琴行,庆小兔就要去四期看鱼。

志兔兔和志小兔在鱼塘看鱼。

我问:“志兔兔,你现在在哪里上学呀?”

志兔兔说:“我现在在龙盘湖幼儿园上学,我每天坐校车上学放学。”

志兔兔比庆兔兔小几个月,所以志兔兔今年还不能上学。

志兔兔妈妈问:“庆庆在金东方小学读书吗?是不是金东方上学很难呀?”

我说:“是的,现在公立学校一般讲的比较少,私立学校相对讲的多一点。”

志兔兔妈妈说:“龙盘湖幼儿园老师说,在龙盘湖幼儿园上学的孩子,可以直接到金东方小学上学。”

庆小兔要拿一片水中生长很长的叶子,庆小兔用叶子在水里钓鱼,其实庆小兔就是在用叶子划水。

志兔兔的妹妹也要叶子,志兔兔马上给志小兔也弄了一片。

庆小兔的额头鼓起一个红包,蚊子神出鬼没,不知不觉又盯上庆小兔的脑袋。

庆小兔不看鱼了,庆小兔两条腿快步往一边走,庆小兔来到小小的游乐场。

游乐场一个人也没有,庆小兔刚刚走到滑滑梯跟前就不动了,庆小兔在尿尿。尿开始尿到地上一点,接着尿斜射到裤子上,尿顺着裤腿流了下来。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已经尿完了。

我说:“小九,以后尿尿要蹲下来,不要站在那里尿。”

我让庆小兔蹲下来试一试,庆小兔坚决不蹲下来。

庆小兔开始爬滑滑梯,庆小兔的裤子是湿的,庆小兔的屁股露在外边,庆小兔的屁股被黏在滑滑梯上下不来,我只好把庆小兔的屁股抬起来,我帮着庆小兔往下滑。

好容易看见一个小朋友来了,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小男孩,小男孩一个眼睛还盖着眼罩。小男孩十一个月,已经能够脱手走几步。

我问男孩的妈妈:“他眼睛怎么了。”

男孩妈妈说:“他的眼睛弱视。”

我惊奇地问:“这么小就能发现弱视了。”

看见一个小朋友来了,庆小兔跟着小朋友后边转,小朋友上滑滑梯,庆小兔上滑滑梯,小朋友坐秋千,庆小兔也要坐秋千。

十八点钟要接庆兔兔下课了,庆小兔才勉强答应离开。

回来外婆跟妈妈说了在学校收拾书包的事情。

妈妈说:“庆兔兔,妈妈怎么跟你说的,下课了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庆兔兔说:“收拾书包,我在看书呀。”

妈妈说:“以前就跟你说过,下课先收拾书包,收拾完书包,你想干什么都可以,以后外婆去了你没有收拾书包,外婆就自己回来,外婆不会在学校等你慢慢地收拾书包。”

庆小兔这些天只要听见歌声就会舞动手臂,庆小兔的舞姿更加潇洒。

妈妈说:“庆兔兔要加入少先队了。”

姨妈说:“庆兔兔,你表现不错吗,第一批入队就有你。”

妈妈说:“现在是全部一次入队。”

我说:“那不是失去了少先队员的先进性的意义了。”

姨妈说:“可能这就像一个孩子的成年礼了,庆兔兔他们马上就要进入二年级了。”

妈妈说:“就是说彻底与幼儿园时代划了一个句号。”

妈妈说:“庆兔兔,以后每天看学校的作业有多少,作业不多,就写十五行字,作业多了,晚上就写十行字。”

妈妈在要庆兔兔整理书包削铅笔,庆兔兔不知道怎么跟妈妈顶起嘴,妈妈打了庆兔兔嘴巴一下,打还有一点象征意义,但是这是妈妈第一次打庆兔兔。

庆兔兔准备去姨妈家的时候,外婆在要庆兔兔做什么,庆兔兔又在跟外婆翻嘴。

我有一点听不下去,我大声地说:“庆兔兔你在干什么?”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