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35玩水成了小九主旋律

2019-02-11 08:44 | 宝宝成长

2535五月二十四日星期三多云转小雨29~20℃客厅早晨温度26PM2.5-93

早上起来晾完衣服,我又测量了一下血压。

血压一切正常,高压一百二十六,低压八十六,昨天的高血压让我吃惊不小。

七点半听见庆小兔的说话声音,我过来看见庆小兔坐在床上,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哄了一会,庆小兔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夏天了,天长了,早上也亮得早了,太阳的光芒也有一点强势,窗帘已经不能完全阻挡外边的光亮。

我怕亮光影响庆小兔睡觉,我用一个深色床单挡住蚊帐外边的光线。

玩水今天成了庆小兔玩耍的主旋律。

今天外婆不买菜,我们出来就直奔江边。

庆小兔直接下到江水旁,庆小兔拿着自己全套玩水工具站在碎石子上边。

庆小兔用勺子舀水,庆小兔把勺子里的水倒进喷水壶里,庆小兔把喷水壶里的水喷出来,庆小兔把水细细地喷在大石头上。

庆小兔把喷水壶按进水里,庆小兔不再拿起喷壶喷水,庆小兔是把喷壶底朝上,喷壶里的水从上往下倾泻而下。

水从喷壶口流出,水从喷水壶所有的出口冲了出来。

水顺着庆小兔的手流下来,水沿着胳膊流淌下来,又流向庆兔兔的衬衣袖口,一会的功夫庆小兔的衣服可以拧出水来。

我把庆小兔长袖外套脱了,我把衣服递给外婆,把勺子喷壶给了外婆。

庆小兔继续玩水,庆小兔捡起石头,庆小兔把石头扔向远,听见噗通一声,石头溅起一圈圈水花。

庆小兔石头一块又一块,落水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

庆小兔跟前的石头没有了,庆小兔又在附近找,庆小兔清空了自己跟前的一切,庆小兔还向更远的地方寻找。

外婆说:“不早了,我们到别的地方玩一会。”

外婆推着车子转身就走,庆小兔招手要外婆过来,庆小兔还想继续玩水。

看着外婆远去的身影,庆小兔这才离开码头。

等我们追上外婆,庆小兔还要重新下到江边去玩水。

我把泡泡水拿出来。

我说:“小九,我们吹泡泡吧。”

外婆把泡泡水拿出来,外婆拧开瓶子盖子,结果把瓶子里只有一点点泡泡水,外婆又拿出一个泡泡水瓶子,这个瓶子也只有残留一点泡泡水的痕迹。

外婆说:“我们回家再弄泡泡水。”

庆小兔并没有想起来瓶子里面有没有泡泡水,庆小兔只要看见里还有一点点泡泡水,庆小兔还是拿着泡泡棒在瓶子里蘸一下在吹泡泡,泡泡棒勉强能够吹出几个很小的泡泡。

庆小兔把泡泡枪的头放进瓶子里,庆小兔像模像样地在瓶子里浸一下,庆小兔拿出来扣动扳机,泡泡枪扳机庆小兔扣不动,其实泡泡枪也没有蘸到泡泡水。

江边草坪上有一棵树冠蓬松的大树,大树的树荫下边有五六个小朋友在玩。树下铺着塑料布,几个妈妈坐在地上看着孩子们在玩。

外婆说:“小九,你看那么多小朋友,你是不是跟他们一起玩呀。”

庆小兔只是看了一眼,庆小兔继续玩自己的泡泡棒,我把庆小兔抱到那一群小朋友附近,我把庆小兔放下地,庆小兔反而要我把他抱起来。

外婆说:“小九,你怎么了,现在怎么不跟小朋友玩了。”

我说:“我们去四期看鱼玩水。”

庆小兔马上用手指着四方向说:“鱼。”

鱼成了庆小兔四期的代名词。

四期看鱼是一部分,玩水是庆小兔真正的工作,庆小兔一个手拿着勺子,庆小兔一个手拿着铲子,庆小兔左右开弓,不过庆小兔主要是用右手。

从四期玩水回来,庆小兔不愿意回家,庆小兔还要继续在外边玩,外婆就只好自己先回家了。

十一点半回到家,庆小兔找了一辆大汽车,庆小兔抱着大汽车,庆小兔抱着汽车就往楼下走出去。

外边一个小朋友也没有,庆小兔一个人推着汽车在玩。

回到家庆小兔拿着勺子喷壶来到卫生间,庆小兔又在卫生间里舀水玩。庆小兔把喷水壶按到洗澡盆的水里,庆小兔把喷水壶的水倒进便池里。庆小兔拿起大的舀水瓢子,庆小兔用瓢子把水舀出来,瓢子装满水庆小兔拿不起来,庆小兔用两个手握住瓢子,庆小兔两个手一样提不起瓢子,等庆小兔把瓢子提出水面,瓢子里的水只剩下一个底了。

外婆说:“昨天晚上碰见双胞胎爸爸,他说,两姐妹现在特别喜欢说话。”

庆小兔还是不说话,庆小兔不是不说,庆小兔说的也太简单了,庆小兔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进展。

我说:“小九,你马上就要一岁半了,你的金口什么时候才能吐出玉言来。”

今天中午庆小兔睡觉很快,十二点半庆小兔就睡着了。

庆小兔整整睡了三个小时,起来庆小兔就看动画片,动画片看完庆小兔就去推车子。

于是庆小兔提前出去接庆兔兔放学,时间还有一点早,我们沿着长江边走走玩玩。

我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犟着身子不尿。

紫小兔外婆推着紫小兔过来,紫小兔外婆把紫小兔抱出来。

紫小兔外婆说:“峻峻,我们跟弟弟玩。”

紫小兔走到跟前庆小兔跟前说:“妹妹。”

紫小兔外婆说:“哪里是妹妹,这是弟弟。”

紫小兔没有再说,庆小兔坐进车子里不出来。

庆小兔手里拿着一辆消防车,紫小兔伸出手想要消防车,庆小兔马上把手躲开。

我把捏着会叫的小白兔递给紫小兔。

紫小兔含含糊糊说了一句:“谢谢。”

我说:“峻峻,你还会说谢谢呀。”

紫小兔妈妈说:“他哪里会,他是瞎说的。”

我说:“我们小九还在原始社会。”

庆小兔和紫小兔一起来到胭脂園,两个人来到胭脂鱼浮雕跟前。

庆小兔用手指着浮雕说:“鱼,鱼。”

庆小兔也指给紫小兔看,庆小兔也对紫小兔外婆说。

庆小兔突然不动了,庆小兔用手指着地下的水迹,我知道这是庆小兔尿尿了。

庆小兔的雀雀尿歪了,尿都喷向自己的裤腿上,我把庆小兔抱起来端尿,庆小兔已经尿完了。

我说:“小九,尿尿你要喊呀,你也可以蹲下来自己尿呀。”

我们去接庆兔兔放学,紫小兔妈妈的电动车放在胭脂園,紫小兔没有跟着妈妈去接姐姐。

庆小兔刚刚走进学校大门,庆兔兔已经从教学楼里出来。

庆小兔要从车子上边下来,庆小兔要和庆兔兔一起走,庆小兔和庆兔兔一起疯。

路上庆小兔又尿了一次,这一次庆小兔把皮鞋袜子也打湿了。

庆小兔从学校一直走到我们小区的侧门。

姨妈下班回来带庆小兔去接庆兔兔架子鼓下课。

姨妈给庆小兔戴防蚊环,姨妈把防蚊环套在庆小兔的胳膊上,庆小兔用手想把防蚊环拿下来。

姨妈说:“这个是防蚊子的。”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脚腕,庆小兔想让姨妈把防蚊环套在脚上。

姨妈说:“你穿的是穿长裤子,你上身是短袖,套在胳膊上可以不让蚊子叮我们小九。”

庆小兔还是用手去扒防蚊环。

姨妈笑着说:“你每天戴着腿上,你现在是短袖呀,好吧,姨妈给你移到腿上。”

庆兔兔回来了,姨妈把庆小兔放下地。

姨妈问外婆:“绿油膏在哪里,我被蚊子咬了。”

外婆拿了绿油膏给姨妈抹蚊子叮咬的地方,看见外婆把绿油膏放回原处,庆小兔对着外婆叫起来,庆小兔用手摸着自己的胳膊。

外婆说:“你也要抹绿油膏呀,你又没有被蚊子叮咬了。”

庆小兔还是用手指着绿油膏。

外婆说:“好好,外婆给你抹绿油膏。”

外婆假假地给庆小兔抹了几下,庆小兔又指着身上的其他地方,庆小兔要外婆继续抹绿油膏。

妈妈下班回来,妈妈说:“今天茜茜发视频来了,茜茜已经会说很多话了。茜茜知道爸爸叫什么,妈妈叫什么,爷爷叫什么,奶奶叫什么。茜茜还会学狗叫,猫叫,还会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外婆说:“小九什么都听得懂,就是不愿意开口说话。”

姨妈说:“小九还不是会猫叫鸭子叫。”

妈妈说:“小九会小狗叫。”

姨妈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呀。”

妈妈问:“小九会猫叫吗?”

姨妈问庆小兔:“小九,猫怎么叫的。”

庆小兔喵喵地叫了两声。

姨妈问:“鸭子怎么叫的?”

庆小兔的鸭子叫有一点听不清楚。

妈妈说:“这是鸭子叫吗?”

姨妈说:“这个怎么不是鸭子叫呀。”

 

昆虫,最起码这种灯光不会吸引蚊子过来。”

外婆一个个仔细地观察。

外婆说:“好像是没有蚊子。”

我说:“你以后一个人带小九,就不要拿车子,你就在楼下玩一会。你本来走路就吃力,再抱着庆小兔拿着童车下楼,如果你滚了下楼,把小九摔伤了,没有人会同情你的,所有人都会埋怨你的。”

外婆说:“晚上了,楼底下那么黑,一个小朋友都没有,只有来小广场。”

外婆的腰不好,外婆的腿不行,一个人带庆小兔确实有一点勉为其难,但是我不舒服,外婆只能带病上战场。

晚上上床睡觉,我测量血压也一切正常。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