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34小九打防疫针

2019-02-11 08:43 | 宝宝成长

2534五月二十三日星期二多云转阴天23~16℃客厅早晨温度22PM2.5-80

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外婆妈妈庆兔兔都起来了。

庆小兔今天要去打防疫针,所以今天早上妈妈送庆兔兔上学。

庆兔兔穿好衣服洗完脸,又趴在茶几上做作业,昨天庆兔兔的数学作业还没有做完。

经过几天的大暴雨的洗礼,今天起来的第一感觉就是阳光灿烂,但是屋里的气温明显降了下来。

八点四十分庆小兔才醒来。

外婆给庆小兔一个小包子。

我说:“可以把包子带在路上吃。”

外婆说:“路上不带包子,带上水和奶粉奶瓶路上喝。”

我说:“牛奶可以在家里喝,在外边弄奶不方便。”

外婆说:“现在喝奶有一点早了。”

妈妈说:“小九早上五点钟喝的奶。”

我说:“已经四个小时了,现在可以喝奶了。”

有了奶,庆小兔包子啃了几口就不要了,结果牛奶庆小兔也只喝了八十毫升。

外婆上次去市里坐出租车晕车了,今天去市里只能坐公交车了。

从公交车上下来庆小兔才想起来妈妈。

庆小兔看见姑妈就是笑,妈妈有电话把庆小兔给了姑妈,庆小兔转身伸出手要我。

姑妈说:“姑妈穿上白大褂你就不敢认姑妈了。”

庆小兔要找妈妈抱,到楼上给庆小兔检查身体,庆小兔也不要姑妈抱。

妈妈给庆小兔打针去交费,庆小兔要我跟着去找妈妈。

妈妈抱着庆小兔,妈妈刚刚坐在打针的护士跟前,庆小兔就开始哭起来。

庆小兔从注射室出来,庆小兔眼睛里还挂着泪水,庆小兔看见我就伸出手要我抱,来到门外庆小兔又要妈妈抱。

妈妈抱庆小兔只是一时兴起,很快庆小兔又会来到我的跟前。

今天另外一个任务就是我和外婆的乘车卡已经到期,需要到公交公司办理公交卡。

公交车上庆小兔也开始在我和妈妈之间穿越,我抱着庆小兔,庆小兔回头看着妈妈,妈妈抱起庆小兔,庆小兔又伸出手要我抱。

回来的路上庆小兔就有一点闹人。

妈妈说:“小九可能饿了。”

我说:“给小九喝一点水。”

妈妈说:“他现在是想喝奶,他不会要水的。”

庆小兔一直哭哭兮兮,惹的车上的人都在往这边看。

妈妈说:“要不去万达广场去买一点东西给小九吃,我们就在万达广场吃午饭。”

我说:“回家又要不了很长时间,下车找地方,还要点菜等待饭菜上桌,弄不好小九早就睡着了。”

离下车还剩下一站路,庆小兔就已经趴在妈妈的肩膀上睡着了。

我抱着庆小兔回家,妈妈去饭馆炒菜。

回来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马上就哼哼起来。

于是等外婆到家给庆小兔冲牛奶。

牛奶喝了,庆小兔好像还清醒了许多。

十二点钟到家,庆小兔十三点半还没有睡觉,哄庆小兔也没有用,庆小兔似睡非睡。把庆小兔放在枕头上,庆小兔在床上到处爬,用手指着床上的东西和我说话。

我有一点太瞌睡了。

我说:“小九,你到底睡不睡,你不睡,外公就走了。”

听见我说我要走,庆小兔马上躺下来,庆小兔只是稍微安静了一会会,马上庆小兔又开始爬起来。

我关了蚊帐,我打开门出去,听见庆小兔在屋里轻轻地哭泣。

过了一分钟我进来,庆小兔嘭地一声倒在床上,庆小兔头枕在枕头上,庆小兔的眼睛看着我进来,庆小兔还在低声地哼哼。

我说:“你这样多好呀,我们要睡觉了。”

我拍庆小兔,庆小兔看着我笑了。

庆小兔只是安静了两分钟,庆小兔又爬起来坐在那里,一会庆小兔又站起来走。

我把庆小兔抱回到枕头上,庆小兔又撑起胳膊,我有一点生气了,我再一次离开房间。

这一次我离开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听到庆小兔的哭泣声音低了许多,我进屋看,庆小兔又躺在枕头上,庆小兔背对着外边,庆小兔身上盖着毛巾被。

我拍了几下庆小兔,庆小兔没有啃气,庆小兔很快就睡着了。

要接庆兔兔放学了,我打开火火兔,让火火兔喊庆小兔起来。

火火兔的歌声让庆小兔坐起来,庆小兔抱着火火兔扭动身体。

给庆小兔端了尿,我抱庆小兔起来。我说:“我们走吧。”

外婆说:“走哪里,今天妈妈接庆兔兔。”

我说:“我怎么没有听你说过。”

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还要出去,于是我把庆小兔放进童车。

外婆问:“你们这要去哪里?”

我说:“我们还是去学校,我们和妈妈一起去接哥哥去。”

外婆说:“他妈妈带庆兔兔去市里去上课了。”

我说:“为什么你就不跟我打一个招呼呢?我也知道应该怎么做呀?”

庆小兔还是要出去,出去玩可以,但是已经不是去学校接庆兔兔了。

庆小兔不断地用手指着,我们一直来到江边,我们来到轮渡码头。

一艘小小的轮渡船慢慢地靠近码头,轮渡船前边的大铁斗剐蹭在水泥斜坡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骑电动车的,抱小孩的,买菜卖菜挑担子回家的。

以后在不远处就是修了长江大桥,附近的人们可能还是离不开轮渡船。

轮渡船呜呜叫着离开了码头,一个胖胖的中年人手里提着许多食品来到码头上。

今天码头上系着一条紫红色的橡皮艇,这种船一般只是在电视里可以看到,今天在这里看到了也是一个稀奇。

中年男子把食物放进橡皮艇里,男子解开系着橡皮艇的绳子,男子把橡皮艇推到水里。

胖男子穿上救生衣,胖男子把橡皮艇后边的发动机抬起来,胖男子拉动绳子,橡皮艇柴油机轰隆隆地发动起来,橡皮艇迎着波浪驶向江心,没有一会功夫橡皮艇就消失在长江对岸。

这个轮渡码头是很多孩子来的地方,因为轮渡码头是修的一个漫坡,沿坡都是核桃大小的石头铺地,很适合小朋友玩水,危险程度相对较低一点。

庆小兔也经常来的这里,庆小兔用手舀水,庆小兔把石子扔进另一边的水里。

轮渡码头也是宠物爱好者的乐土,每天都有许多宠物狗过来洗澡嬉戏,今天也有两只宠物狗,一个是金毛,另外一个是伯恩山犬。

狗主人不断地把矿泉水瓶扔进水里,两只狗马上就扑进水里把矿泉水瓶叼回来,庆小兔看的兴高采烈。

突然距水边两米处游过来一只乌龟,乌龟有一个小碗差不多那么大。

两个狗主人要两个狗去把乌龟叼过来,宠物狗只是看着狗主人在挥动双手,狗主人往乌龟跟前扔石头,金毛犬马上就游过去叼起乌龟,但是乌龟不是矿泉水瓶,金毛犬很快张开嘴,乌龟马上沉到水里。

金毛犬的主人拿着一块石头说:“毛毛,你怎么那么没有用呀,连一个乌龟都不知道抓来,今天回家妈妈不会给你吃饭了。”

在外边一个人带庆小兔有一点困难,因为庆小兔不是一直坐在童车里,有时候庆小兔要我抱着,我一个手还要推着童车走。

江边不是大马路,庆小兔不会一直走在小路上,等我回到家的时候,我已经感到有一点累了。

吃完晚饭,外婆洗澡,我就发现自己的头有一点闷,非常不舒服。

我还是等了一会,我拿了血压计测量一下血压。庆小兔看见血压计马上也要玩,我不让庆小兔在血压计上按,庆小兔还不高兴。

血压量完,我看了吓一跳,我的高压一百四,低压一百零四。

外婆洗澡出来,我又测量了一下,这一次血压更加吓人,高压一百七十九,低压一百二十九,心跳七十五。

我只能躺下睡觉了,外婆带着庆小兔出去。

在床上躺了一会,再度测量血压,血压竟然已经恢复正常,低压八十三,高压一百一十四,心跳才六十五。

外婆带庆小兔不会去很远,我来到小广场就看见我们家的童车停在那里,外婆远远地喊我。

外婆抱着庆小兔,庆小兔看见我就要我抱,庆小兔要离开小广场。

一个房产中介的玻璃门窗外边,由于屋里灯光通明,玻璃墙上爬了很多小蚊虫。

庆小兔站在玻璃墙旁边,庆小兔高兴地用手拍打着上边的蚊虫。

外婆说:“又没有蚊子呀?”

我说:“可能不会有蚊子吧,蚊子好像不是趋光昆虫,最起码这种灯光不会吸引蚊子过来。”

外婆一个个仔细地观察。

外婆说:“好像是没有蚊子。”

我说:“你以后一个人带小九,就不要拿车子,你就在楼下玩一会。你本来走路就吃力,再抱着庆小兔拿着童车下楼,如果你滚了下楼,把小九摔伤了,没有人会同情你的,所有人都会埋怨你的。”

外婆说:“晚上了,楼底下那么黑,一个小朋友都没有,只有来小广场。”

外婆的腰不好,外婆的腿不行,一个人带庆小兔确实有一点勉为其难,但是我不舒服,外婆只能带病上战场。

晚上上床睡觉,我测量血压也一切正常。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